此世之恶录 无敌时间玩家 小说TXT下载

作者:无敌时间玩家
类型:异世界,治愈,纯爱
主角:羽尔兹

文案:

如果离别是为了不断邂逅与重逢,那么,希望,或许就是为了拯救绝望而存在于此。 本书主打治愈向(真的很治愈) 男主全程不黑化(自带天然黑) 女主且不止一个(作者纯爱党) 各种奇怪cp组合(审美观有毒)

《此世之恶录》小说精彩试读:

这是一个玄幻的世界,魔法,妖精,异兽,甚至是被称为是“神明”的巨龙都共存的世界。这里,人族也不过是苍茫大地上的小蚂蚁。那么,位于巅峰的存在是什么样子的呢?

不明白呢。

在混乱与弱肉强食的世界之中,新旧王朝的更替总是很快,有时仅仅是一瞬的事情…

夜,在边缘地区的落后村庄中,村民们正小心翼翼地将一小孩大小的棺材,运往深山某个洞穴。

村民们将棺材推入了滑坡,就快步离去了。

当的一声,伴随着磕磕碰碰的碰撞声,棺材终于落在了地上。接着,过了许久,棺材被缓缓推开了,棺材里面铺满了干净的白花,而且里面还有一个五六岁左右的黑发女孩,她穿着一身素洁白衣,揉了揉自己惺忪眼眶,睁开了她的小眼睛。

然后,她看到了她此生都无法忘怀的场景,柔和月光,透过巨大洞天,照射在了它瑰美鳞甲上,那是比黑曜石还要透彻的纹理,它庞大头颅俯视着,虽然不知道它在看什么,但是感觉威风凛凛,犹如天上骄阳,不可触及,却又让人无限神往。

这是孩童所无法形容的,就像跪伏在神像前诚挚的信徒,亲眼目睹了神明的降临,满心欢喜与诚恳,却不知道该用多么华丽的词藻去歌颂般。

它曾被崇拜强大的龙族所信仰过,怀有智慧的生命,没有谁敢怀疑,它的存在不凌驾于此世万物之上。

它便是,时之魔龙,沃迪。

——

弹指一挥,百年已逝。

斗争厮杀的时代终落下了帷幕。

精灵们不用再远离世俗,矮人也厌恶了无止境的战争,居住深海的人鱼也不在神秘…

不同种族群,已能和谐的共存于这片大陆上。

阴暗的末世已然结束,新生时代,正如春日的嫩芽,迎来崭新的变化。

在繁华热闹的人族王城中,有一家新开的大型自助火锅店,店内,一位身着朴素白衣,白发披肩,长着纯白羽翼,好似天使降临般的俏男子,正在与火锅店老板娘商量着,是否可以砍点价格,

“我是羽族的,照理来说,不应该给我打个五六折吗?为什么在你们这里却是原价?”

“原因啊…先生,恕我直言,你掉的羽毛,已经让我们损失了七名新客人,没把你轰出去,就已经很!不!错!了!”老板娘笑得很“和善”,可是,额头上清晰的青筋已经暴露了她的愤怒。

倘若不是有国法,她早就抄起板凳了。

这个自恋男,进店不收翅膀,搞得好几桌人吃了一嘴羽毛,不仅少了客人,店里还损失了一笔钱。这货还想打折,是骨头打折吧!

“这是神使的恩惠,一堆不识货的人族土包子…”自恋男一边浏览着菜单,一边仍然展开着羽翼。

而后,他注意到了这家店里,居然有个临时大包厢,关键竟然占了店里四分之一的位置。

“等等…那有个包间。”老板娘刚觉不妙,那个自恋男已经瞬间移动到了门口,并且打开了门。

门内,身躯庞大的兽人,还有穿着法袍,戴着面具的魔法师(人族),尖耳金发的精灵,全身戴满了精美华贵的宝石与金子,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土豪气场的矮人,正在边等火锅煮熟,边玩大富翁,消遣自己的时间。

而且,他们身后的火锅,居然有半个包间那么大。

门被打开了,可他们依旧在玩,完全没在意门口那位自恋男。

“判定…成功,恭喜你,算上之前,你一共欠我三万八千二百五十元过路费。”兽人投掷骰子,然后,矮人欣然一笑,准确报出了兽人所欠的金额。

“俺没钱…”兽人看着自己手心上一堆欠条,有点欲哭无泪。

“没事,可以继续打欠条,反正我兴致不错。”矮人脸上依然笑眯眯,继而打好欠条,递给了兽人。可怜的兽人,直到结束,也没赢过。

“你们???玩大富翁居然不带我?”自恋男有点不满地望向他们。

“谁叫你太慢了,阿鲁都比你先到了,羽儿子。”精灵女抽了张机会卡,获得了一千奖金。

“我叫羽尔兹,麻烦你记清楚了,安苏耶儿。”羽尔兹嘴角抽搐了一下,纠正了自己名字,都这么多年了,还记不住么。

“没事啦,名字叫错这种事不是常有的事情吗?对吧,羽,羽…emmmmm,哦,羽五号。”黑袍魔法师瓮声瓮气说道。

“就是,不要计较这种小事啦,羽嫣儿。”阿鲁正直地附和着,配合他兽人的外貌,格外老实。

“你们两个也好不到那里,给我反省去!”羽尔兹嘴角疯狂抽搐,表示想打人,这俩文盲居然连自己拼音都记不住,一个到火锅店的序号,一个是他妹妹名字,他名字有这么难记吗。矮人金币表示,还是自己机智,即使不知道,可没有开口就无法证明,自己不知道他名字。

这时,持续掉线的老板娘来了,羽尔兹强行忍着发火说,“老板娘,不用单桌了,我跟他们拼桌就行了。”

“老样子,AA制度。”羽尔兹用魔法收起了自己背后羽翼,顺便在里面,找个干净地方坐下了。

“你们是来吃火锅的?”羽尔兹随口问道。

“不然呢?”四个人异口同声反问道。

“好吧…那我猜猜剩下那两位,龙族那边沃尔妮不知去向中,而那人鱼族那,静水淼不喜欢人多,不干净,气息繁杂的场所。”羽尔兹推测完后,就看向了身后沸腾许久的大锅,照正常时间,应该早就熟了吧。但是…

“怎么还没熟,真奇…”

而后,一头半生不熟的肥牛,浮出了水面,羽尔兹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没煮熟。

“沃迪,要不你用时间魔法加速一下呗。”羽尔兹看了看还在专心玩大富翁的沃迪,试探地问了一下。

“不要,我时间不能浪费在这种小事上。”沃迪果断拒绝了。

也是,毕竟沃迪的时间魔法大部分都有不小代价。

“金币,你的千机盒有没有加热功能?”羽尔兹转头看向了“候补选手”金币。

“抱歉哦,我的千机盒里可都是爆炸原料,而且这里姑且算是我家分店。”金币无奈摊了摊手,表示没有办法帮上他。

“耶儿你…【此处停顿三秒后】你还是老实坐着吧。”羽尔兹将目光投向了安苏耶儿,三秒后,果断放弃了,上次,就是因为她乱放风魔法,害得他们差点成了纵火犯,险些要去牢里过年,还好有沃迪用时间魔法及时救场。

“好吧,古人曰,一起等待美味的过程,未尝不是一种不错的享受。”羽尔兹随手变出了本漫画书,拿来解解闷。而其余四人则继续大富翁。

过了好一会儿,火锅里的食材才终于熟了,众人围坐在火锅旁,准备开吃。

“听说火锅冬天吃,还是蛮滋补的。”羽尔兹淡定的补充着关于火锅的小知识。

“是啊…”沃迪点了点筷子,丝毫不着急,“一起吃吧,各位。”

“我开动了。啊!”阿鲁兴奋不已,可能是没注意力道,用手轻拍了一下桌面,伴随震动,里面食材腾地飞了起来,窜到了半空。

手滑了么?羽尔兹不解地看着。然而,他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对,脑补开始,

这个高度,正好在阿鲁触手可及的范围,也就是说,他的目的是想优先挑取好的食材,也就是,珍贵而稀少的肉食材吗!可恶!差点被骗了,原来一开始那么老实是为了模糊我们对其印象,欺骗我们信任,从而夺取胜利的果实吗!?

想得挺美的,不过,只要我使用种族天赋【极.加速】,那么,我起码能夺得一半肉食材!平角裤,平角裤(弱小,太弱小)!兽人就是…

正当羽尔兹想发动自己的能力时,却发现周围人的速度变慢了许多,不对,是他的感知变慢了!是时间暂停!沃迪那个家伙,因为面具的缘故,根本猜不到他的想法!说好不浪费在小事上呢?!

可恶!你也是如此吗?不对,应该是我进入这个房间时,这两个家伙已经做好了争夺天下的准备了吗!?

上好的肉食材,在沃迪搜刮下,顿时少了一堆,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羽尔兹能拿到的,剩下都是一般肉类食材。

这是种怎样的感觉呢,就好比你穿越到了混乱的战国初期,想要招兵买马建设自己势力,结果有一帮比你晚来的穿越者,把当时优秀的兵啊,将啊,全给拐走了,只剩下些老弱病残让你挑选,那还打个锤子。

可是,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彻底击溃我羽尔兹的决心吗?这是不可能哒!只要,只要,我抢先一步拿下豆腐,我就还能翻盘,这天下还是我的囊中之物。

呵,不要小看豆腐,豆腐的价值可不比肉食材差太多,况且能在沸腾了这么久的汤锅里,依旧保持着光洁美白的切面与接近完整块状,肯定不是普通豆腐,而且,吸收了其他食材或多或少的精华所集合的美味,一定会异常的可口,这就好比在原本无名的小角色里,挑出隐藏惊人才能的人才,并加以任用锻炼的百军之心,军师。

没想到吧,沃迪,阿鲁,这就是我的进攻路线!wryyyyyyy(拟声词)!正当羽尔兹喜出望外之际,时间暂停已经结束了。

紧接着,一声“千机盒,发动”和“言灵.风熏”,顿时浇灭了羽尔兹刚刚燃起的斗志与野心。豆腐纷纷瞬间消失,来到了金币碗里,而锅里那些质量上乘的蔬菜,则落入了安苏耶儿碗里。

噗…(吐血状)不仅失去了军队与军师,就连名人(蔬菜)也被人抢了,这怎么打!送人头么!?

难道这场战役才一开始,自己就已经完败到如此狼狈的境地了吗?

看似老实,实则心机与城府还有体重并重的兽人;表面人畜无害,动起手来不择手段的人类魔法师;还有那个狡诈如狐,笑里藏刀的精灵女;以及利益至上,自私自利的矮人。输给它们,怎么可能甘心啊!?

不行,赌上羽族荣耀与存亡,我绝不能就这样倒下!(羽族:???这谁家熊孩子,拖出去打成半死吧。)

等等,还没有绝望,还有最后一丝希望,那就是——海鲜!没错,就是没人挑选的海鲜!

因为陆地上海鲜比较稀少,而且精通其烹饪与处理方法的人不多,一般会当做佐料辅助其他菜系,可是,不巧,我就是可以驾驭这支军势,并且将其发挥出最大作用的人。世界上除了陆地,其余的便是海洋,只要我统一这支海上军团,那么,即使无法入驻大陆,我依旧可以与他们鼎立于世。哈哈哈!我没输!

“喂!你们吃完了没有?会议要开始了。”门忽然被猛地推开,有着海蓝色衣袍,身材修长的美男子,眉头紧皱催促道,这种人多,气息繁杂之地,如果不是他们太慢了,他一秒都不想多呆。

“吃得差不多了,开会去吧。”众人纷纷起身,唯有羽尔兹,愣在原地,手上没剥完的虾掉在了地上,千言万语汇作了一样陆地上常见绿色植物。

火锅争霸,败家,羽尔兹,再起不能!

(从那之后,羽尔兹学会自己做火锅吃,果然冬天还是吃吃火锅舒服~)

——

代表大会,世界目前势力最大的七个种族代表,讨论各国之间合作以及大事件的会议,可谓是改变世界命运走向的会议。然而,在这举世皆知的大会的会场上…

“老师,”沃迪的学生之一,兼皇国准国王代表——白小夜,此时他正身着西方传统女式礼服,正不安地看着周围各族的大人物们,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的盛会,感觉有点紧张,脸蛋又红又热,头顶的呆毛也竖得很直。

“没事的,相信自己。而且就算你快挂了,我也能奶活你。”沃迪向上竖起的大拇指以及一本正经的话语,让白小夜由紧张变成了特别慌,“不是讨论大会吗?为什么会有死亡的危险!!?”

“不要在意细节。”

“老师,人都死了,这已经不是细节了好吗?!”

一番对话后,白小夜想起了自己临走时,父皇那不舍的眼神和话语,“一定要活着回来”。现在回想,那应该不是玩笑,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诀别啊!

“老师,如果我挂了,请把我骨灰与临时遗嘱带给我父皇。”

白小夜露出了一个无比坚强的笑容,尽管他眼角漏出来的水分,表示他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一如既往的好吵。”人鱼族代表,蓝袍美少男静水淼正批改这次的文件,不过时不时的却将目光瞥向了沃迪那边,应该是多少觉得他们那边比较吵。

“热闹一点也不错啦,毕竟难得聚一回。”金币笑了笑,摸了摸手上的钻戒,刻意露出了自己几颗金牙。

“她又迟到了?”静水淼看了看空空的龙族代表位置,眼中有一丝不满,如果拿所有种族做个很在意信用排行,那么,人鱼族毫无疑问是第一名。

“她准时过吗?”羽尔兹靠在椅子上边吃仙贝,边看漫画,顺带无聊吐槽了一句。接着,又顺手又将一堆文件推给了跟他一同前来的羽族小公主。要批改的文件比她的身高还高,把她整个人都挡住了。

会议就这样持续过了三天,第四天晚上,闭目睡觉(?)的沃迪,忽然惊醒,拉上刚批改了大部分文件的白小夜跑了,中途还开了加速,瞬移,甚至还有传送。

“老师,怎么了!?”

白小夜又惊又懵,完全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难道,是敌袭吗?!但是,其它种族代表们…

“她来了,再不跑,我的麻烦就大了。”此时沃迪的语气居然有些紧张。一般,除了那位跟老师同等地位的贤者,居然还有人会让老师紧张起来。

来者是谁?正当白小夜好奇能让老师逃跑的人是何方神圣时,一道赤红的巨大光点,从他们头顶飞快的掠过,一眨眼的时间,就化作了一个小点,而它的目标,则好像是会议大厅。

几分钟后,会议大厅炸了,升起了缕缕黑烟,连这么远都能看见,可见其火势之大。

“究竟怎么回事!?老师。”白小夜惊恐问道,真的是敌袭么!?

“瓦斯泄漏,”沃迪冷静地解释(hu che )道,“放心吧,他们有分寸滴,大概,应该,或许…”

白小夜差点哭死过去,这老师能再不靠谱一点吗…那可是代表大会,说不准会引发世界大战啊!

“等等,老师,我们今晚住哪里?”对于这突然袭击,白小夜此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及,只能先考虑如何回去了。

毕竟现在,白小夜和沃迪正身处于不认识的某处荒山野岭,除了树和杂草,貌似也没有地方睡。沃迪跑得太快了,以至于一时间没刹住,于是,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身处在什么鬼地方。

“当然是回去啦,不然真睡这里啊。”沃迪凭空绘制出了复杂的传送阵,注入了大量的魔力后,就将他们传送回了王城的某间旅馆中,只有沃迪使用魔法时,白小夜才觉得沃迪原来还有正经时候。

“老板,晚饭来一份成人套餐和儿童套餐,分开送,我们先去泡个温泉,麻烦你了。”沃迪跟温泉旅馆老板打好招呼后,就领着白小夜去泡温泉了,这里的露天温泉里可是很有名,据说可以疏通魔力脉络和体内气血,还可以延缓衰老,美颜养肌。

“老师…”在路上,白小夜更加好奇起另一件事,老师口中“他”是谁?刚开口想问,沃迪立马说道,“别问,问就瓦斯泄漏,明天大概就能弄好,不用担心,反正你文件也改得差不多了。”

“不是问这个…”

“小孩不能喝酒,会变笨的。”

“也不是这个…”

简单对话的时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浴室。哎…还是没问到。算了,反正以后就会知道了吧(?)。不过,居然能和老师一起泡温泉,真是天大的好机会,尽管他不是很喜欢八卦。但是,他一次都没见过老师真面目,说不好奇,那是假的。这次终于可以一睹老师真容了吗。

是慈祥爷爷脸,还是俊秀而青稚的少年脸,亦或是随处可见,平凡大叔脸。不管哪种,都好期待!!

然而,随后的事实,让他受了小小的刺激,三观或多或少有点崩的迹象。

“舒服。”沃迪第一次在白小夜面前卸下了伪装,长发如墨,帅气;皮肤白皙,丽质;目中似有星辰闪烁,灵性;身材平衡,完美;身下无鸟,天秀…等等,貌似有点不对劲???

“老师,您您您…女的!!?”白小夜蒙了,彻底的蒙了,怎么说好呢,就是懵得一塌糊涂,做了十年的弟子,居然现在才知道,老师不是男性…

正当白小夜胡思乱想之际,沃迪一记手刀,利落地劈在了白小夜的额头上,让这孩子稍微冷静一下,“安静一点,我可是货真价实滴男性,只是怕被龙阳之好(喜欢同性)的人盯上而已。”

被打了之后,清醒些后,白小夜才想起来,老师的隐蔽性魔法是可以针对单部位或全身,而且,老师一直以来都是去男厕所。

不过,老师这张漂亮的过分的脸,感觉很早之前就见过,好像是,“人鱼族悬赏了几千万珍珠,失踪的皇后…”白小夜轻锤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掌心,终于想起来了,一幅恍然大悟,可刚一说完,沃迪已经召出了法杖,“物理失忆和魔法失忆,你选哪种?要不,我帮你全选了吧。”

“我忘了!我已经忘了!老师,冷静啊!!——”

沃迪笑得很开心,白小夜已经被吓哭了。

这一次,白小夜又回想起了生命为何可贵,

一分钟过后,白小夜捂着头上红肿的大包,哭唧唧的躲在角落里,像极了被欺负的小奶狗。

“emmmm,这次是意外,我下手稍微重了一丢丢。”沃迪抱歉的说了两句。

您那是重了一丢丢?头包都被您敲出来了好吗。

“算了,作为弥补,在泡温泉这段时间,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些想问的。但,要是涉及刚刚那件事,我不介意再来几次,让你真正意义上完全失忆,懂了吗?”

沃迪浅笑着,安慰了一下受伤+受惊的白小夜,顺带再次威胁了一遍。

“嗯嗯嗯!”听到可以提出自己想提的问题,白小夜飞快点了点头,生怕错过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随即他便抛出了心里所想八卦滴。

“老师,今天我们避开的,是何方神圣?”能让老师这位人族顶级战力退避了三十多里不止的人物,肯定不简单吧。

“现任龙族族长的长女,也就是他独生女儿,赤炎龙姬,沃尔妮。”沃迪回答的很干脆,完全不怕掉自己的面子。

“老师,你躲她干什么?她不是你以前伙伴之一吗?”白小夜好奇问了下去。

沃迪沉默了一小会儿,吐出两字,“孽缘,”

“到我们小队解散为止,她曾威胁了我五十八次,三十次想羞辱于我,还有十次夜袭,我严重怀疑,那条龙想干掉我,”沃迪补充完了之后,一脸郁闷。明明一开始他们关系还蛮好的说…

“她不是老师您伙伴吗?为什么会威胁,夜袭,还有羞辱您呢?”白小夜愈加疑惑,

“不知道。印象最深的几次,一次,她搬来当时民政局,带着一堆价值连城的金银财宝,想要强迫我嫁给她。当然,我那时果断跑路了,”沃迪刚讲到这里,白小夜就提出了一个巨大问题,“咦?您当时为什么跑呢?是因为男性尊严么?”

“不,因为有人说,爱情就是人生坟墓,既然是坟墓,我干嘛要自寻短见呢?活着不好么?”这个回答,让白小夜懵了一下,可是,仔细一想,居然暂时找不到毛病!!

“说的貌似,好像,没有问题…”白小夜尴尬的微笑着。

“对吧对吧,而且事后见到了她,她还红着眼,甩给我一张黑卡,就不理我了,自顾自跑了。重要的是,那时我还很缺钱,所以,这不就是单纯的炫富吗?而且,还有有好几次,我睡得好好的,她忽然跑过来占我床位,害得我差点做了噩梦,真是条用心险恶的龙啊…”面对沃迪突破了下限情商,白小夜深刻同情沃尔妮大人,以及无语到了极点。

小说里实力强大的人物,一般都是“我强吗?牺牲颜值(智商)换的”,然而,沃迪却是,“我强吗?透支情商换的”。

“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白小夜单手捂着自己额头,头顶上全是打结过的黑线团。

隔壁,穿着浴袍,贴着墙壁偷听八卦的羽尔兹和安苏耶儿,正强忍着憋笑,阿鲁泡在温泉里,几乎快要睡着了。

金币运用千机盒里的探测器,边泡着温泉,边听着这有趣的八卦,太有意思,这趟温泉血赚啊。

本以为只是泡个温泉养生,没想到,居然还会收益这么有趣的信息。

在沃迪的另一隔壁,静水淼用力过头,导致手中纯金小酒杯已经变形的都不像酒杯了。

什么意思!?真要躲我一辈子不成!?还有,为什么他的存在地位感觉还不如那条蠢龙?!还好他没有听完整,不然…笑~

“温泉泡的差不多了,我先回房间去了,你别泡晕过去了。”沃迪戴回了自己的面具,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回到自己订好的房间后,沃迪直接背对天花板,尽情享受着这柔软的大床的舒适,果然还是又大又软的床适合自己这种老年人。过了会儿,他又翻过身子,望着单调的天花板。

“沃尔妮么…”老实说,他不想见她,并不是因为讨厌她之类的原因,而是别的缘故。

反正,他也只是她龙生中的一个小小的过客,现在,她也许只是因为觉得有趣,才想找上他的吧。

等再过几个十年,她也就忘了…毕竟说到底,他们从来不在同一个世界,他只是个普通凡人,而她,则是与他相反的存在呢。

与其相见,不如相忘。

他,既没有最初记忆,也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世,更没有属于自己的梦想之类,有的只是从逝去之人那里所继承的希望而已。

等他完成了老爷子夙愿之后,他能去哪里呢?

不知道…亦或是,根本不想去知道。

这次会议结束,先去皇城的皇家图书馆呆着吧。那里,说不定能查到些关于那群【家伙】的来历。

沃迪想完这些,就沉沉的睡去了。

在另一间房间里,阿鲁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幸好安苏耶儿用“言灵.风止”屏蔽了阿鲁的呼噜声,不然,他们行踪百分百就暴露了,到时候说不准也要被沃迪来一套强制失忆。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当年他们果断有一腿。”穿着白色睡衣的羽尔兹和安苏耶儿,还有金币,兴致勃勃讨论着这个新收获的八卦。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不过,沃迪躲了她快十多年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别说喜糖了,狗粮都没得吃。”安苏耶儿是在场唯一女性,所以她的话语权最高,毕竟最懂女生的,还是女生。

“这还不简单,我们羽族有一神奇的药水,名为天长地久,效果很简单,也就是心灵相通而已,但是…这可是已知任何魔法都无法破解的,只有一方死去,或者两人愿意接纳对方,才会自动消除。到时候,我们只要看戏就行了。”羽尔兹说完,脸上写满了得意,然后,拿出了一个小包包,这可是难得显摆的机会,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可十几秒过去了,二十几秒过去了,羽尔兹的表情逐渐凝固。他私藏的那瓶药水呢?!!

“药水呢?你偷喝了?”安苏耶儿不解地看向羽尔兹,气氛渐渐尴尬起来。

“好像…弄丢了,”此时,羽尔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丢脸丢大了。

明明记得带上了当时,可是,他行李基本交给妹妹保管,应该不会弄丢,难道,是中途某个环节出了岔子?

“emmmm…”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金币上来圆场了,“算了,算了,反正缘分什么的,上天早已注定了,我们管那么多干嘛…早点休息吧。”

众人散去后,那一夜,羽尔兹伤心+纠结了一晚上,死活想不到,自己把药水到底丢哪里去了…(郁闷ing)

书友点评:

买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好绝!!!

家人们
超级喜欢呐!!!

救命,太甜了,好喜欢

  • {{attr.name}}:
小说库

被迫背锅的我只好化敌为妻 小名姐姐 小说TXT下载

2021-9-4 16:56:55

小说库

死亡游戏的金手指是各位美少女 佳柒 小说TXT下载

2021-9-4 19:52: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