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宋国子监那些年 三十六陂春水 小说TXT下载

作者:三十六陂春水
类型:  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状态:连载中
主角:陈旻

文案:

庆历三年,范仲淹主持新政,着手教育改革,国子监为最高学府。
穿越者叶安机缘巧合下被破例安排进去读书
胸无点墨又身无长物的他在贵族子弟、学霸考神、名臣大佬的包围中,开始了自己的艰难求学之路……
没错,这是一篇北宋男版杉菜奋斗的故事!

请问在古代国子监念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叶安:谢邀,人在北宋,刚出学府。帅哥很多,心情很堵。神童遍地,惨成分母。毕业无期,谁有我苦!

正史野史掺杂,包含一点七五的人物,轻松种田文~

《在秦末争霸的日子》:少年陈旻一朝穿越到古代,每日挨饿,还要被逼着劳作。幸好有个疼爱自己的大哥,同时天降金手指。
正当陈旻狂喜,打算带着家人隐居之时,
他大哥:“大楚兴,陈胜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陈旻:“……”还能穿回去吗。

这是一个只想种田不想争霸的少年阴差阳错被推上王座的故事。
陈旻:“我种田、养猪、做饭、写字画画……但我知道我是个好皇帝!”

《我在北宋国子监那些年》小说精彩试读:

庆历三年四月。

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长,虽入春没多久,中牟县虎头村的乡民们就早早换上了短衫。大家都惦记着田里的庄稼,恨不得积雪一化就开始干活。

孙芳挎着篮野果,急匆匆往村边走去,面上的喜色掩饰不住,遇到平日里不怎么瞧得上的村民都热情打招呼。

村民们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看向她行进的方向,才恍然大悟,彼此交换了下目光,最后都默不作声转身离开。

沿着小路,孙芳走了许久,方才隐约见着人烟。前行两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二进的青砖房屋,虽说占地不大,却颇为干净精巧。

虎头村作为一个中原地区的小村落,物产不丰,也没什么出名的景色。拢共不过四十来户人家,大多是土里刨食的农户,勉强混个温饱。至于住的地方也都是些茅屋土房,讲究些的用篱笆围城个院子,这样整齐的屋子在村里还是头一份儿。孙芳依稀记得小时候这房子刚刚修好,连隔壁村的都来围观。想到这里,她不甘心的撇了撇嘴角,旋即收拾好心情,上前重重扣响大门。

“来了。”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从里面探出个小姑娘。瞧模样不过十二三,穿着青色的褙子,头顶双丫髻,脸蛋圆圆看上去颇为讨喜。看见孙芳,明显瑟缩了下,半天才开口叫了声“孙娘子。”

孙芳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颇为不耐道:“是梅香啊,快带我去找叶婆,前日子讲好了的。”

梅香顿了顿,方不情不愿的应了声,扭头带路。孙芳跟在后面,一双小眼睛四处打量着,再次感叹,这叶家真大啊!虽没有什么抄手游廊,可宅子坐北朝南,光是正房就有三间,又想起自己谋划的事,心中不由一阵火热。

等到了厅堂,只见一慈眉善目的老妇人正坐在正中。孙芳立刻堆起笑容走了上去,“叶婶子好啊,几日没见您老还是那么精神,我家那口子今天去县里买了些果子,也没舍得吃,特意给您送过来。”

老妇人,也就是她口中的叶婆笑着点了点头,吩咐梅香接过礼物,并拿出家中的糕点来招待客人。

梅香盯着篮子里又青又小的野果,暗中撇了撇嘴,气鼓鼓的端上茶点,老夫人就是人太好了!这孙芳成日里没少在村中编排她跟少爷,按她说应该直接打出去才是!

“叶婶子,之前跟你说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孙芳大口吃着点心,热切的看着对方。

叶婆犹豫了一下:“这……容我再想想。”

“还有什么可想的啊!”孙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家中的那三十亩地那么偏,也不是什么良田,能卖上三百文都算不错了。今儿我出四百文,加一起可就是十二贯,叶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这……”叶婆确实心动了,十二贯不是个小数目,孙子以后还要念书,家里刚买了两个人也花了不少钱。

孙芳瞧着有戏,更加卖力劝说,甚至当场掏出银子就要付定金。

正当叶婆打算应下之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制止了她:“孙娘子有何事不如直接跟我讲,毕竟那地全都在我名下。”

孙芳僵了一下,转身望去,只见屋内走进两个少年。身量较高的那个穿着短褐,浓眉大眼样貌憨厚,此时面容严肃的站在后方,完全一副小厮打扮。

而开口说话的是另一个,此人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斜飞入鬓的眉配上多情的桃花眼,使他看上去仿佛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眉心一点朱砂红更是衬得其秀似芝兰,青色的襕衫罩在单薄纤细的身体上,显得腰身很细,可能是年龄尚小,整个人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美感。

即使是同村常常能碰见,可孙芳冷不丁瞧见少年依旧呆愣许久。回过神来不由恼羞成怒:“我当是谁,安哥儿这大白天的怎么不去上课,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掺和!”

少年微微一笑,更显得出尘如仙:“今天先生给我们放假,小子也是刚回家。之前就听过孙娘子想买地这件事,记得已经托人回绝过娘子了。”

孙芳目光闪烁,色厉内荏道:“你才十几?懂什么?这是我跟你姥姥之间的事儿,你啊,还是好好读书吧。”随即转头期待的看向叶婆。

谁知刚才还好说话的叶婆突然间沉下脸,对孙芳道:“孙娘子说笑了,老身年事已高,早就跟村里人说过叶家由安哥儿做主。既然他已说清楚,你今日就不该再过来,梅香元宝,送客吧。”

一男一女两个仆人恭敬的站在孙芳面前:“孙娘子,请吧。”

孙芳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小山一般的元宝堵得严严实实,只好愤愤离开。

待其人走,叶婆恢复了笑脸,慈祥的对旁边的孙子招招手:“安儿,快来,让姥姥仔细看看。”

叶安无奈的走上前,老老实实的被外婆拉住,回答着“不冷”,“不饿”,“学堂上一切都好”的老三样问题。

过了一会儿,梅香元宝回来了,告知孙芳已经送走。而此时叶婆才想起刚才的事,开口道:“安儿,孙娘子给的钱着实不少,家里那三十亩地从来都是托给别人耕种,左右也没什么用,为何不买了再买些良田。”

十二贯不是小数目,外婆仅凭自己的一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拒绝,甚至原因都没问,叶安心中不由微微感动,正色道:“外婆,你觉得孙娘子待我们如何?”

“这……”叶婆一时语塞,她虽性格温吞,但也知道孙芳平日里对叶家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别说叶家人,孙芳仗着自己是里正的小儿媳妇,整个虎头村就没几家能被其瞧得上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孙娘子怎么可能突然发善心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再说了,有那地在也算有条后路,真出什么事,我们祖孙不至于饿死。”

眼前玉树临风的外孙侃侃而谈,恍惚间仿佛看到他那出众的爹娘,一瞬间觉得孙子真的长大了,欣慰点头道:“就依安儿说的。”接着让梅香从自己房中取出一个木盒,小心翼翼的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两本书。

叶安整个人一僵,心中暗呼不好。

果然,只见外婆小心翼翼的将书取出来,书看上去也有些年头,纸质脆弱,但依然能看出之前主人的爱惜程度。

“这是你□□父的书,想着你在学堂待了那么久,《尚书》也该看完了,如今《孟子》和《春秋》是时候传给你了。”

叶安头皮发麻的看着满脸期待的外婆,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假装恭敬收下。

祖孙二人又闲聊片刻,叶婆就催促其进屋温习功课。叶安没办法,带着书童元宝回房。

刚关上门,元宝就忍不住开口道:“少爷,你还要瞒老夫人多久啊。”

“多嘴!”叶安皱眉:“等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外婆她老人家,让你办的事都办好了吗。”

元宝皱着张苦瓜脸,看起来更憨了:“办好了,按您说的,已经联系了县里的各大酒楼,他们似乎都对方子很感兴趣。”半晌,又道:“不过少爷,你说万一老夫人遇到熟人,知道你大半年都没去郑夫子那里上课,还拿着学费四处挥霍,会不会把你打死。”到时候自己这个小厮也讨不了好。

“什么四处挥霍!少爷我是在实地考察!村里就这几个人去夫子那念书,我们住的这般远,怎么可能遇到。不过嘛……”叶安眯起眼,凶巴巴的对元宝威胁:“倒是你,要是敢对外婆透露半点风声,以后好吃的都没你的份!”

元宝大惊失色,连忙表示自己连妹妹梅香都没告诉,定会守口如瓶,只求少爷赏他口。想到叶安弄出的那些美食,一时间不由暗暗吞口水。

叶安哼哼唧唧的点头,表示看他表现。接着百无聊赖的从桌子上抽出一本《论语》,尝试阅读。结果才看了两页,就开始精神涣散,丢字落字,甚至直接窜行。

重重的叹了口气,叶安把书丢在一边。愁容满面的想,让自己这种轻度阅读障碍症患者去古代考科举,简直是要了老命。

没错,叶安是名穿越者。

他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三学生,自小父母离异,爹不疼娘不爱靠亲戚偶尔救济。不过他自己也争气,小时候趁着国家看重奥赛,一口气拿了不少奖,最后靠着奖状保送进名牌高校。无奈进去后才发现自己选的数学专业有多坑,他们学校转系又困难,只好咬牙一边打工一边念下去。、

穿越之前他正叼着早餐在大雨中骑车,只为去考研自习室抢个好位置,结果一道雷劈过,再睁开眼就穿成现在这位北宋同名同姓的小孩子了。

要说叶家也是多灾多难,叶安的曾外祖本是南唐高官,当年誓死抵抗大宋,待李后主降宋后带着家人远走,没多久就郁郁而终。叶安外公从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一下子变成平民百姓,读书不成,与人做生意还被坑的血本无归。只好带着妻女和所剩无几的家产定居虎头村。

村民们比较排外,虽羡慕叶家有钱也免不了指指点点。叶安的娘叶婉容幼时享受了几年荣华富贵,本身脾气也不太好。再加上从小出落得花容月貌,长大了就时不时有男子来献殷勤,不过全都被其呛了回去,因此也树了不少敌,孙芳就是一个代表。

直到有天,叶婉容在门口捡到了个身受重伤的男子。报案后也没人认领,便好心收留了他,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长生。男子俊美不凡,一来二去就跟叶婉容互生情愫,在父母的见证下两人结为夫妻。

没过多久,叶婉容便有了身孕。长生大喜,重新拿起书本,打算去考个功名。如果事情到此结束,还算是大圆满。谁知长生去在参加发解试的路上突然了无音讯,并且有不少人信誓旦旦的保证,曾经见过长生与其他女子出现在县里,据说还以夫妻相称。

叶婉容咬牙切齿,生下孩子便不顾家人反对要去找渣男对峙,结果同样不知所踪。

屋漏偏逢连夜雨,失去女儿女婿的叶家二老痛苦的发现小叶安自幼体弱多病,要一直喝药才能吊着命。于是叶老爷变卖家产,还进城找了份工作,只为给外孙续命。

只可惜叶安十岁那年,叶老爷也一病不起。老夫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外孙远去,谁知就在此时,小叶安竟然起死回生,不仅如此,身体还一日好过一日。

想来也知道,就是此时现代的叶安穿到这具身体上。

其实刚来的前两年,叶安都觉得有些恍惚。甚至化身哲学家,成日想着不知自己记忆中的上辈子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也许他本身就是北宋人……直到他听见一个消息。

他永远忘不了同村的小伙伴那日神秘兮兮的趴在他耳边说:“安哥儿,你知道吗,听说江湖上新出了一号人物,据说叫什么\’南侠展昭\’,剑术无人能及,能把熊揍到天上去!”

叶安彻底沉默了。

脑海中反复回荡着之前思考的哲学问题,庄周梦蝶、梦蝶……

梦你大爷!老子这是穿书了!

书友点评:

难道这就是展昭字熊飞的原因吗

好家伙我也没想到底下开始背古文了

既然是七五同人……朋友,拆违章建筑(冲霄楼)吗?

  • {{attr.name}}:
小说库

喜欢你就要追着你 烏夜啼 小说TXT下载

2021-10-2 17:48:27

小说库

我辣么大一个壳呢!? 停云里 小说TXT下载

2021-10-2 17:56: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