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今天也在沉迷养崽[穿书] 山风满楼 小说TXT下载

作者:山风满楼
类型: 纯爱,架空历史,爱情,情有独钟,仙侠修真,穿书
状态:已完结
主角:沈无澈

文案:

人民教师沈无澈穿到了一本套路的修仙文里,成了嫉妒男主的高冷炮灰师尊。
按照剧情,他花式折磨男主,后来被黑化归来的男主一剑穿胸,从此功成身退,换个马甲过着平凡日子。

谁料他人不在江湖,江湖还是有他的传说。一朝风云再起,沈无澈被迫出山,还顺手救了一只小可怜,收他为徒。
此时沈无澈早完成了剧情,便开始放飞自我:
面对和主角同样身世悲惨的小可怜,
以前的沈无澈对主角:哦。
现在的沈无澈对小可怜:乖乖不哭,帮你报仇么么哒!

某披着小可怜马甲的主角怀疑人生,脸上带出危险的微笑:到底怎么回事,您要不要,解释一下
*
沈无澈发现,自己之于孩子们,仿佛猫薄荷之于猫,总惹得他们凑上来卖惨撒娇求抱抱。
比如某主角:“师尊,我父母双亡,求抱抱求安慰qaq”
某反派:“仙尊,我也父母双亡,求抱抱求安慰qaq”
某太子:“道友,我也父母双亡,求抱抱求安慰qaq”
沈无澈:……
沈无澈:我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宠着!
龙苍流x沈无澈
傲娇腹黑徒弟x温柔不羁师父

食用须知:
1、徒弟全程吃醋修罗场,师父美不自知万人迷
2、双向暗恋,酸爽甜,he

《师尊今天也在沉迷养崽[穿书]》小说精彩试读:

沈无澈是个大佬,起码曾经是。

那是一百年前,他刚穿到这本小说里来,名叫沈昏,是修仙界第一门派紫微天宫的掌门人。

不过风光只是一时的,因为“沈昏”在小说里的设定是个大炮灰,具体来说,他是嫉妒主角的恶毒师尊,前期疯狂欺负主角,后期被王者归来的主角踩在脚下。

如今沈昏的灵魂换做了沈无澈,却依旧要按照原著剧情走。沈无澈十分谨慎,在他的努力之下,一切如常进行,沈昏的恶行被揭发,修仙界骂声一片,接着就是沈昏被剥夺掌门之位,软禁在紫微天上,直到主角来找他决斗,做最终的了结。

这是他最后一场戏,待他被主角打败,便可以功成身退了。

沈无澈独自坐在紫微天上,仙人白发玉冠,气质高华,只衣袍下隐约露出镣铐的痕迹,暴露了他的狼狈。
他抬目看着眼前的主角,龙苍流。

一百年前他们初见时,沈仙尊早已名满天下,偶尔来凡间一趟,被一众侍从簇拥着于亭中赏景。侍从们为讨他欢心,着彩衣于花丛中舞剑,另有侍从弹琴吹箫,正欢欣热闹之时,龙苍流误入其中,刚被仇敌灭了满门的少年衣衫褴褛,望向那皎洁无暇的仙尊,心中只有自惭形秽四个字。

但百年过去,弹琴舞剑的侍从们早已树倒猢狲散,走的不知去向,紫微天空旷寂寥,只剩下沈无澈一个人。
而龙苍流则从落魄少年成长为举世无敌的仙界大能,从仰望沈仙尊,到如今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想怎么打量,便怎么打量。

但即使如此高下分明,龙苍流的眼神也还是内敛的,不见喜怒,不见蔑视或轻佻,唯有可怕的沉静。
好像他根本没经历过那些浮浮沉沉,好像他生而便站在这里,俯瞰众生一样。

沈无澈知道这是怎样一种可怕而强大的心境,所以他心想,不愧是主角,果然非同凡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主角算是他一手造就的,而如今,他一手造就的主角将要来亲手取他性命了。

沈无澈极轻地勾了下嘴角,继而照着剧本念道:“听说你要跟本尊决斗?”

龙苍流微微躬身:“正是。”
沈无澈道:“那就来!”

他说着,身上猛地爆发出一阵强大的灵力,震碎手上镣铐,拔剑而起!
天宫沈尊平日极少出手,修仙界只知道他修为在合体境巅峰,不差,但也不算顶尖。可如今沈无澈身上灵力澎湃浩荡,看起来却并不只是合体境修为。

龙苍流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继而侧身躲过他的剑势,反手一剑袭去!

两人缠斗起来,但关键是,沈无澈是剑修,龙苍流却并不是。他选择跟沈无澈比剑,是为了让他输得心服口服,但在沈无澈眼中,却是赤/裸裸的蔑视。

沈无澈演戏演了这么多年,即使是如今被千万人唾弃,也全然不为所动,但当他感受到龙苍流此举背后似有若无的蔑视之时,却蓦地感受到一丝屈辱。
究其原因,大概是龙苍流不论如何,在他心中还是和别人不同。

至于哪里不同,沈无澈没空也不想去深究,只是被那屈辱驱动着,第一次展露出了全部修为,剑如雷霆而去,引得紫微天风云变幻!
这剑势之强,远超龙苍流预料,他堪堪挡住,继而深深望了沈无澈一眼,开口道:“师尊剑法超绝。”

沈无澈并不回答,只一剑又一剑挥去,好像是要借这最后一场戏,发泄身为炮灰的所有郁愤。

两人缠斗了整整三天,难分胜负,直到系统警告沈无澈第七回,他才露出了个破绽,被龙苍流一剑穿胸,吐出口血来。
两人都喘息着看着对方,龙苍流沉沉望着他,神色复杂,半晌才道:“师尊,你……”

他的话被沈无澈的闷哼声打断了,龙苍流低头看去,看见自己长剑没入他胸口,鲜血红的刺眼,叫他悚然一惊。
沈无澈也低头看自己的伤口,忽然长长出了口气,略疲惫道:“我认输了。”

他手上的紫微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宣告他的任务终于全部完成。

但沈无澈并不觉得高兴,毕竟一个剑修,弃剑认输,和跪地求饶没什么两样,实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他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心中一片空茫,居然后退几步,从紫微天上一跃而下!
紫微天下面是莽莽平原,他身受重伤,跳下去不死也残。

龙苍流瞳孔猛缩,下意识伸手,却只摸到沈无澈一缕灰白的断发。
他看着在层云中飞速下落的沈无澈,疾风吹散他鬓发、撕裂他衣袍,异常的狼狈,却又有一种凄绝的美。

这场景从此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往事如烟,眨眼就是六十年过去,俗世皇帝驾崩了,坊间按规矩哀痛沉寂之后,繁华更胜往昔,连卖菜的小贩都戴上了金项链。
那小贩在大肆吹嘘自家有多少亩田,周围人则低声八卦说这小贩不过是娶了个有钱的老婆,在家里伏低做小,没用的很。

沈无澈混在人群中,一面漫不经心地听着八卦,一面掏出这个月仅剩的十枚铜板,从小贩那买到一条鲜活的鱼,而后用修长的手指勾着渔网,往家中走去。

正是金秋十月,街上落满了金色的桂花,花香四溢,舒缓了他抑郁的心情。
他最近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这种预感在他走过拐角,一眼看到那只黑猫时,化作了现实。

那黑猫看到他,毫不客气地蹿了过来,一面口吐人言:“宿主大人,六十年不见,你这头白发更加炫酷啦!”

这猫就是系统,沈无澈望见他,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磨着牙道:“你还好意思来见我?”

这实在不怪他生气,而是系统太对不起他。
想当年系统跟他说完成任务后,他就能回到现代,但他从紫微天跳下之后,却并没有回去。

系统对此的解释是出bug了,他要回去找主神反映,然后一去就是六十年,渺无回音。

六十年间,沈昏身受重伤的身体支撑不住,已然羽化;主神为了补偿他遭受bug,给了他一个新的、年轻的身体——是他现代的那个身体,不过沈昏那一头灰白的头发,还有龙苍流留下的剑伤,依旧复制到了这个身体上。

虽然有补偿,沈无澈对于系统和主神还是没什么好感,此时便直截了当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干嘛,直说好了。”
黑猫闻言咳了一声:“好吧,我来是告诉你,我们查到bug出在哪了。”

沈无澈望着他,而黑猫则用一种微妙的语气道:“bug出在你与主角的最后一战上。那一战中,因为你一时冲动,主角发现了你的真实实力,由此猜测你这些年一直有事瞒着他,道心大为受损。再加上,当年的反派魔修近日亦卷土重来,道心受损的主角万一打不过反派魔修,那就要出大事啦!”

沈无澈神色一顿,黑猫则叹气道:“你看看,所以说小不忍则乱大谋,明明只差临门一脚了,现在又得重新来过。”

沈无澈眉头一跳:“重新来过?你不会还要让我回去做沈昏吧?”
黑猫刚点了点头,沈无澈便坚决道:“不去。死都不去,这事没得谈。”

黑猫:“别这样嘛,你看我连佩剑都给你带来了,你好意思不回去?”

他说着吐出一柄小剑,那剑迎风而长,三尺长的细剑闪着秋水般的光芒,四下紫光四溢,如神迹降临。
紫微剑。

沈无澈诧异道:“这是掌门佩剑,怎么在你手里?”

黑猫啧了一声:“什么掌门佩剑,主角大人根本看不上。自你死后,他不是道心受损嘛,整个人变得喜怒无常的,疯狂打压整个剑修分支,现在的紫微剑修,地位还不如气修的一条狗,你说气人不气人?”

沈无澈眼皮都不抬:“你不用激我,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何况主角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一个小小的炮灰,哪里管得着?”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伸手把紫微剑接了过来。

名剑有灵,激动地低声嗡鸣。沈无澈端详半晌,终于试着把灵力灌入其中,却感受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顺着手指经脉一路延伸到心口。

疼痛之下,沈无澈握不住剑柄,只听得当啷一声,紫微剑掉到了地上,把黑猫吓了一跳,沈无澈却并不觉得意外,叹口气道:“你看,不是我不想管,是我有心无力。”

他身上灵脉中残留着龙苍流的剑气,而龙苍流果然修为不凡,即使是六十年过去,这剑气也还是威力依旧,叫他完全动用不了灵力。

系统不死心:“伤是可以治的,你只要答应帮忙,我说什么也会想办法把你的伤治好……”
“不必了。”沈无澈语气淡而坚决,“你就是说出花来,我也不会回去的。”

黑猫困惑:“我不明白,沈无澈,你不是很喜欢修剑吗,当初做沈昏的时候,在紫微天练剑看花,不是过得很愉快?为什么如今你宁愿缩在俗世苟且度日,也不想重握剑柄,回到修仙界呢?”

“在紫微天当然很愉快,毕竟紫微天就我一个人。”沈无澈低声道,“可走出紫微天,就全是风霜刀剑,千夫所指——”
他叹了口气:“恶毒炮灰真不是人干的活。反正我是受不了了。”

黑猫见他整个人丧丧的,想了想道:“其实也不是非要回去继续做沈昏。bug的源头是主角道心受损,你只要想办法修复他的道心就可以。”
沈无澈眼神闪了闪,似乎有些心动,但最终还是道:“可我也不是很想再去见他。”

黑猫思索半晌:“你是不想见主角,还是不想见龙苍流?”
“?”沈无澈,“有区别?”

“当然有。”黑猫道,“我猜你是不想见龙苍流吧?因为你是他的手下败将?没事,不见就不见,问题不大。”

他眼中飞快闪过蓝色数据:“我给你指一条捷径。东都之中有个宗门叫做东都神教,神教有个少门主叫做云流,你若能收他为徒,把他培养成大能,便可修复主角的道心了。”

沈无澈茫然:“云流是谁?他和主角什么关系?为什么培养他能修复主角的道心?”

“这个么,”系统的谎言信手拈来,“东都神教是天宫气宗附属宗门,云流更是主角属意的弟子人选。你若能将云流的道心培养的完美无瑕,那么来日云流拜入主角门下,主角便能从他身上得到启发,从而成功悟道啦!”

沈无澈半信半疑,系统又道:“这办法的确迂回了点。但你不想做沈昏也不想见主角,那么这便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怎么样,答应吗?答应的话,就赶紧去东都神教找人吧!”

沈无澈无奈:“你急什么?让我再考虑考虑。”

“没多少时间考虑了。”黑猫诚恳道,“实不相瞒,我前些日子接到消息,东都神教马上要迎来一场灭门之灾——就在今天。”

沈无澈懵了:“今天?”
他话音刚落,外面忽然传出巨大的爆/炸声,继而是一个浑厚的声音,雷霆般响彻在东都上空:“东都神教的人听着,交出神教心法,否则你们所有人,今日都得丧命了!”

书友点评:

主受,但是是给攻送老婆的

猫吐剑 画面太美了吧

偶然翻书架看到居然完结了!!但是屯了好久剧情忘得差不多了orz打算从头看一遍

  • {{attr.name}}:
小说库

他真的很绿茶 撒空空 小说TXT下载

2021-10-4 16:06:05

小说库

盛世荣宠 飞翼 小说TXT下载

2021-10-4 16:16: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