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臣服 猫尾茶 小说TXT下载

作者:猫尾茶
类型: 言情,近代现代,爱情,情有独钟,励志人生,姐弟恋
状态:已完结
主角:南棠

文案:

上大学时,南棠认识了一个漂亮又孤僻的弟弟。
弟弟哪儿哪儿都透着小可怜的劲,她一时心软,全心全意地给他送温暖。
然而有朝一日,弟弟还是当着她的面摔门而去。

南棠只当他讨厌自己,随意笑了笑,便把这事抛之脑后。

却不想多年后重逢,昔日的漂亮少年长大成人,在影影绰绰的光线中低下头来,将滚烫的呼吸落在她的唇边,语气委屈又隐忍:

“姐姐,别扔下我。”

·

五年前的一个冬夜,南棠的母亲外出时被人杀害。

五年过去,南棠回到母亲遇害的县城,却意外发现当年那位弟弟和案件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密不可分的关联。

直到真相揭晓的那一天,她才知道。
原来世上真的有一个人,甘愿为她出生入死,也甘愿为她深情臣服。

《深情臣服》小说精彩试读:

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南棠正在办公室看剧本。

制片部每年能收到的剧本不计其数,其中大部分在手下人那里就被淘汰,只剩少数有独道之处的,才会发到南棠的邮箱里。

眼下这个,是南棠这周以来拿到的第三个剧本。
编剧是个颇有才华的新人,交出来的东西规整细致,但她仍然觉得缺少点什么。

中央空调源源不断往室内输送暖风,吹得南棠心浮气躁。她合上笔记本屏幕,眼角余光扫到办公桌上的相框。
相片拍摄于某个电影节颁奖仪式后的庆功宴,人群中间的南棠眉眼艳丽,乌黑浓密的卷发顺滑垂下,遮住些许白皙薄瘦的肩膀。
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与公司几位合伙人共同捧起当晚拿到的最佳影片奖座。

南棠淡淡地扫了眼,转而拿起静候多时的手机,查看刚刚收到的消息。

平静的目光在看到微信中某个地名时,停滞了一瞬。
她不自觉地挺直脊背,咬紧了嘴唇,几分钟后,又突然起身打开了办公室的玻璃门。

深夜十点,留在公司加班的人有所懈怠,正刷着微博浏览最近的娱乐八卦,听见开门声响,大家都迅速切换页面,装出努力工作的模样。

南棠没有在意,径直上楼去找温语冬。
温语冬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主管制片这块,算是她的顶头上司。

办公室里亮着灯,南棠敲了下门,接着便听见里面一阵手忙脚乱的动静。两三分钟后,才终于传出一声“进来”。

南棠一进门,就看见沙发上端坐着一个挺漂亮的姑娘,衣衫显然是匆忙整理的,下摆剩了一半没来得及扎好。
姑娘脸颊绯红,很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

温语冬是个命带风流的人,最爱把外面的姑娘领回公司胡来,南棠早已见怪不怪,也弯眼朝对方笑了一下,然后走到端坐于电脑前故作思考的温语冬面前。
画面有些荒唐,堂堂老板竟和摸鱼的员工没两样。

人家这儿正忙着,南棠不愿打扰太久,开门见山:“温总,我想请假。”
温语冬是个爽快的年轻老板:“请几天?”
“一个月,行吗?”

温语冬终于把视线从屏幕移开,抬头说:“这也太久了吧?”
南棠仍然笑着:“所以才来找你。”
否则她直接走行政流程就好。

温语冬想到一个可能性:“还没缓过来呢?”
南棠:“什么?”

“就你男朋友出轨那事儿。”
温语冬压低嗓音,“不至于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何况又不是初恋,有什么可感伤的。要不明天我给你攒个局,叫一群小帅哥来随便你挑?”

“……谢谢,不用了。”
南棠果断拒绝,随即解释,“是这样,我外婆留下的祖屋年久失修,前两天老家下大雪把房顶给压塌了,砸了别人家的院子,我得回去处理赔偿。”

“砸到人了?”
“没有。”

温语冬眯起眼,怀疑南棠在骗他。
又没砸到人,说到底不过就赔点钱的事,哪里需要一个月。
何况他是真不想放南棠走,她才做出一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他正盼着她赶紧再现辉煌呢。

可南棠的脾气,温语冬也清楚。

这姑娘美得相当不正经,但气质却很温和,容易给人一种很好相处的错觉。但只要你见过她在工作时雷厉风行的状态,就绝不会把她当成一朵好欺负的小白花。
不太好拿捏,也很不喜欢被人控制。

今天温语冬敢拒绝她请假,明天她说不定就敢离职走人。

思及于此,温语冬只好答应:“就一个月,到时候必须回来啊。”
南棠点点头:“放心,到时给你们带礼物。”

·

外婆的老家是宁平县,山清水秀,有些旅游景点,但没有机场也不通高铁。

南棠需要先从燕市搭乘飞机到省会城市,再转火车到宁平县所在的地级市,最后坐大巴车才能到达。

联想到沿途的舟车劳顿,她就心生疲惫,最后索性打了个电话给预订酒店的前台,询问他们是否提供接机的服务。
一刻钟后前台回话,说当天下午会有几个学生到机场,不介意的话可以和他们拼同一辆车。

南棠的机票订在上午,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出发当天,南棠的飞机延误了两小时。
落地后,她看向舷窗外纷纷扬扬落下的鹅毛大雪,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很快,酒店司机就告诉她:【那几个学生可能傍晚才能登机,到这里肯定要晚上了。】
南棠在转盘处拿了行李箱,回复道:【没关系,到了再通知我。】

时间还早,南棠干脆没出去,直接在机场三楼的酒店开了间房补觉。
可等真的躺在床上了,睡意却迟迟不肯光顾。

南棠翻过身,想看看朋友圈的小妖精们有没有什么新鲜事。
谁知刚一点开,就看见已经成为前男友的某人陆陆续续发来的消息:

【听说你请假了?等你回来,我们见一面好吗?】
【我和她已经断了。】
【南棠,你不要难过了。】
【我还是爱你的。】

南棠面无表情地看完,一边思考这人盲目的自信源自何处,一边琢磨要不要提醒对方,她之所以还没拉黑他的联系方式,只是因为今后可能会有工作往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把指尖悬在了拉黑的按钮上,最终还是理智阻止了她。

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南棠的思绪出现了短暂空白。
她望着房间天花板怔了会儿神,忽然想抽一支烟。

能在影视圈混下来的,不会抽烟的是少数。
压力大、长期熬夜、交际应酬,有时总会需要这一点小小的放纵。

南棠从床上坐起来,开门穿过走廊,到尽头的吸烟区抽烟。

扔掉烟头时,正好进来打扫的保洁阿姨说:“小姐,你手抖得厉害,要不要帮你叫医生?”
“不用了。”她说,“穿太少了,冻的。”

保洁阿姨似有所悟地看着她。
女人约莫二十六七岁,身材高挑纤瘦,下雪天就穿件米色大衣,里面搭件棕灰色高领针织长裙,显然不够保暖。
吸烟区开着半扇窗,外面的寒风灌进来,不冷才怪。

“今天很冷,要多穿点才暖和呢。”保洁阿姨轻声嘱咐她。
南棠从善如流:“我等会儿就去买羽绒服。”

阿姨用力点头,脸上写满孺子可教的欣慰。

等南棠出了吸烟区,羽绒服就立刻被她抛之脑后。
她回到房间,从行李箱里找出药片,就着矿泉水服下,终于安稳地进入了梦乡。

南棠再次清醒过来,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第一时间就知道情况不妙。

手机里躺着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酒店司机打来的。

南棠赶紧回电过去,幸好对方并未发怒,只委婉提醒她稍微快点。
她迅速洗了把脸,拿上行李就去退房。

赶到约定的停车场时,天早已黑尽。
中午的大雪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只剩空气中残留着冰冷的气息,顺着衣衫缝隙往骨头里钻。

南棠按车牌号找到那辆商务车,气都还没喘匀,就先站在车门前道歉:“不好意思睡过头了,到了宁平请你们吃饭吧。”

车内的客人纷纷转过脸来,全是青涩的年轻面孔。
大概是她态度诚恳,加之他们自己确实到得太晚,大家竟然也没苛责,坐在副驾的男生还主动下车,帮她把行李箱放好。

迟到的事就这么翻了篇。

南棠低头上车,车内有六座,一眼望去只剩最后一排还有空位。
她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在车厢内只能猫着腰往前走,然后就站在座位前停下了脚步。

最后一排靠右的位置坐着个男生。
穿一身黑,冲锋衣的拉链拉到了顶,遮住了小半张脸,冲锋衣的帽子也严严实实地盖下来,挡住了大部分的眉眼,只留出一个高挺的鼻梁供人观赏。
他或许睡得很熟,长腿无意识地往旁边伸出一些,占据了她的座椅空间。

南棠还没来得及出声叫醒他,帮她拿行李的男生就先扭头说:“叫池焰醒一醒,他挡着姐姐的位置了。”

听见那个名字的刹那,南棠身影一顿。

而池焰也在此时睁开了眼。
他慢悠悠地掀开帽子,回魂似的愣了会儿,视线才总算由下往上落到了南棠脸上。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触彼此。

南棠不清楚池焰有没有认出她。
但对方很快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答案。

静了几秒,池焰移开视线。
他往前探出身,朝吵醒他的副驾男生说:“你过来,跟我换个位置。”

“啊?为什么?”男生不解。
池焰边说边起身:“我不想坐这儿,腿伸不开。”
男生莫名其妙:“上车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嘟哝归嘟哝,男生还是老老实实地下了车。

南棠没说话,侧过身给池焰留出空间。
车内过道仍显狭窄,擦肩而过时,两人的衣服布料摩擦出细碎的声响。她偏过头再退了点,池焰流畅紧致的下颌线在她视野内一闪而过。

也就那么一两秒的时间,池焰便下了车往副驾走去。

南棠下意识看着他的背影,像一下子被拉扯进了过去的回忆里。
他比从前高了许多,肩膀也宽了许多。
不再是她印象中孤僻少年的模样,而是在岁月里悄无声息长出了男人的轮廓。

车内无人留意到他们间涌动的暗潮。

南棠在靠左的位置坐下,想起池焰刚才刻意的回避,竟然有些想笑。

南棠知道池焰不喜欢她。
从她上大学时和池星远谈恋爱的那天起,池焰就没给过她好脸色。

可那又如何?

南棠慢条斯理地合拢大衣,借着沿途的街灯,打量这座雪后初霁的城市。

看她不顺眼的人不算很多,但也不少。
初恋男友的弟弟而已,在她眼里还排不上号。

书友点评:

姐弟恋,刺激

妙笔生花,给一颗地雷做奖励吧

二刷二刷!宝藏文

  • {{attr.name}}:
小说库

盛世荣宠 飞翼 小说TXT下载

2021-10-4 16:16:04

小说库

木叶:女装忽悠鼬七年,带土找上了我 写书戒烟 小说TXT下载

2021-10-4 16:29: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