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剑长歌 阿飞很爱吃 小说TXT下载

作者:阿飞很爱吃
类型:武侠,古风
状态:连载
主角:凌剑秋

文案:

二十年前的一场武林浩劫之后,一对志同道合的夫妻却背负起了浑然不同的名声:一个成为了江湖英雄,一个却成了“武林魔头”。而在流言蜚语之下,二人也各自走向了世俗为他们所安排好的结局。莫锦书也因妻子的死去而心灰意冷,便收了此生最后两名弟子,意图向整个江湖复仇。
而小弟子洛飞羽奉师命入江湖折剑,并且意在五年一度的祭剑大会上为师娘雪冤。却贪酒浊闯入金陵,结识了自盛唐传承迄今的剑器楼楼主公孙诗潋。在行走的

《折剑长歌》小说精彩试读:

西洲有一条路,叫作丝路,驼铃悠悠,黄沙漫漫,是九州与九州境外通商的枢纽。这条路自东南玉门、阳关起,向西边的境外延绵。

据说,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通商贸易可遍布世界各地。这条路上,有着胡陇、戎牙等城,更有着于阗等国。其中,在中原最富盛名的国度,莫过于楼兰。

倒不是说楼兰商贸发达,国力强盛,而是对美好的事物一夜之间沦为残缺的唏嘘——令楼兰驰名中原的,是那已成为荒芜的遗迹。中原祸平之后的,中原武林诸多势力涌入了楼兰,最终酝酿成了一场持续一年的血战,屹立百年的古国在一片刀光剑影间化成了泡影。

而吸引那些人前来的,是楼兰仅有的一幅壁画。

楼兰壁画虽不及敦煌莫高窟那般闻名遐迩,但在九州武林中传闻,这幅壁画中蕴藏着至纯剑意,只要领悟其中奥妙,便可胜过数十年剑术的苦练。就连不久前以一凡剑封死谪仙路的“剑祖”,也是受到了这壁画的启发,方才剑术卓绝,运剑无声,开启了江湖用剑的狂潮。

此刻的楼兰遗址已是遍地枯骨,正是八年前留下来的。其中,包含了那些居心叵测之人,同样也包含了为家国而战的楼兰国烈士。阳光拂照在骸骨上,更显凄凉。

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站在壁画前,他面前站着一群不过十岁的小童。

老者朝着距自己最近的那个小童问道:“你可从这壁画上看出了什么?”

小童正吃手指吃的滋滋有味,经老者这一提醒,浑身打了个一激灵,“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来,“好恐怖!”

“哪儿恐怖了?”老者轻抚着小童的头。

“这条龙。”小童抬起自己刚刚吃过的手指,指着壁画上腾飞着的巨龙。

“好孩子,莫怕。”老者虽是在劝慰,却是在心底默默地摇了摇头。好容易将这名小童平抚下来后,再将目光看向了人群中的一位面目沉稳的黑衣少年。

老者很早就认识这名少年了。黑衣少年是这群小童中最为年长的,在两岁时就父母双亡,在丝路中吃百家饭长大。虽不过十岁,却能帮助那些牧民放牧砍柴,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稳重,还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感觉。少年也注意到老者在看他,就自觉走到了老者面前。

老者虽认识他,却还从未知道过他的名字,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恭敬地行了一礼:“凌剑秋。”

老者眼中闪过了震惊之色,意味深长地问道:“你姓凌?”

少年却是埋头不答,像是在等待着老者下一步的指令。

老正想要说些什么,终是欲言又止,指着壁画朝凌剑秋道:“你从这壁画里能看出什么?”

凌剑秋平了身,来到了壁画面前。老者看着凌剑秋的背影,却在心中打定主意:不论结果如何,他都要收这个少年为徒。

“什么也没看到。”凌剑秋很快就坦然答道。

一直未将喜怒彰显于脸上的老者,在此刻终于闪过黯然,心中默叹:“就连老天也不愿意帮他吗……”

等老者缓了缓情绪,却看到了凌剑秋头顶上的黑发间多出了一缕白发,极为突兀,犹如长夜中的一抹霜雪。

老者大惊,语调中却是听不出悲喜:“好,好啊!至纯之心,玲珑无骛。果然,上天诚不忍欺我。”

在场所有小童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老者看着凌剑秋,点头道:“你可愿意随我练剑?”

“跟你练剑有饭吃吗?”憨厚老实的凌剑秋舔了舔嘴唇。

老者会心笑道:“饭自然是有的,就是随我练剑会很苦,你可愿意?”

“再苦也不会苦过放牧砍柴吧。”凌剑秋一脸单纯。

“好!”老者平静如水的眼中竟流露出狂热,随后转向了那群小童们,“孩子们,散了……”

“我还没看过这壁画呢。”一道张扬而又稚嫩的声音打断了老者。

一名面目俊朗、黑发黑瞳的孩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在孩童刚刚走出的那一刻,老者莫名就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孩童看似不过七八岁,腰间却悬挂着一个酒葫芦,脚步蹒跚,像是喝醉了一般,仿佛下一刻就要摔倒。然而,这孩童就这么迈着大步,来到了老者的面前。

老者笑眯眯道:“小兄弟,你这是喝醉了?年纪这么小就喝酒?”

洛飞羽却没回他,而是看了一眼自己脚旁的枯骨,又望向了面前的壁画,深沉道:“是不是因为这幅画,才造就了这满地的飞灰枯骨?”

老者讶然,就连老者身边的凌剑秋也不由得一怔。

半天后,老者才道:“你没醉?”

“没啊。”洛飞羽突然咧嘴笑道。

“那你这是?”老者指向了洛飞羽腰上的酒葫芦。

“是水。月迟姐说,小孩子不能喝酒的,就只允许我把水装进酒葫芦里过把瘾。”洛飞羽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

老者眉头一皱,“洛月迟……你是洛神家送过来的小子!?”

若是放在八年前,洛神族恐怕是能撼动整个西洲的大家族。西洲大多是沙漠,而沙漠中又有着蜃景。在很久以前,沙漠中的蜃景是无主的,一旦人踏入了蜃景,若是心智不稳,无法明辨蜃景,便会在虚无缥缈之中活活枯渴而死。而在洛神族入主楼兰中后,便凭自身的幻梦之术,将蜃景设成了受其所纵的幻境,以佑西洲人安宁。但自从中原武林的人涌入楼兰后,便被打去了八分的气运,本与世无争的洛神族人,也只能在偏安一隅的蜃影中苟延残喘。

老者心中颇为惊诧,并不是惊诧洛飞羽能够说出这么高深的话,而是惊诧洛飞羽的演技。自己虽不饮酒,却在年少时游历江湖的时候,结识过许多嗜酒的人。对于一个人喝醉的样子,老者早已烂熟于心。而洛飞羽刚刚装醉,却是骗过了自己。

“好一个有趣的小子。”老者笑着赞叹了一声,指向了壁画,“那好,你在壁画上,能看到些什么?”

洛飞羽收起酒葫芦,开始认真端详起壁画。

此壁画名为“仙斩白龙”。壁画上,有一名白发剑仙手持一柄利剑,剑锋所指向的,是一只腾飞着的巨龙,龙身漂浮着几片祥云,龙爪处正闪着一道雷电,凶狠异常。

“有一个人,一柄剑,还有一条龙。”洛飞羽认认真真地把壁画上的内容讲了一遍。

老者轻轻一叹,心中惋惜,正想着如何委婉的把洛飞羽劝走,却被洛飞羽打断了思路,“等等!”

“什么?”老者眼睛一亮,又看向了洛飞羽。

“这上面……”

“这上面有什么?”

洛飞羽又是凝视许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还有云朵和雷电。”

旁边有人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来。

老者也不由得憋出了苦笑,抬起手去拍洛飞羽的肩膀,想要将他揽到自己的身旁,却发现他整个人都像是被定住一般,愣是没能拉动分毫。

“这上面……这上面……”洛飞羽口中低喃,却只感到一阵眼花缭乱,那静止不动的壁画忽然就在他眼中快速动了起来。

他看到壁画上的龙开始张牙舞爪,正朝那柄剑显露出自己的獠牙,杀气凛冽,冷如秋霜。

他还隐隐感到耳畔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声音,清脆无比,仔细倾听后,感觉竟像是某把剑断裂的声音。

一声悦耳的惊响,惊得洛飞羽的脑海中一阵清明。洛飞羽缓缓凝目,却发觉壁画上仙人手中的那柄利剑,在一瞬间崩折!

洛飞羽感到一阵脑胀目眩,晕了过去。

等洛飞羽醒来时,已是在一间屋子里了。屋内冒着腾腾的热气,残阳从破陋的窗中照进来,拂在了洛飞羽的脸上。屋内有两人席地而坐,在桌前进餐,正是老者和凌剑秋。

洛飞羽一骨碌坐起:“我的酒呢?我的酒呢!?”

老者拿起了筷子,朝着桌上一指,“在这。”

洛飞羽起了身,来到桌前,无视了那些丰盛的菜肴,只是拿起了酒葫芦喝了起来。

老者笑问道:“这明明是水,你为何还能喝得如此有味?”

“心中有酒罢了。”洛飞羽放下了酒葫芦,脑海中却不断回想着自己在壁画上看到的景象,眉头渐渐紧锁。

老者笑了笑,起身拿了一张大饼,递到了洛飞羽的面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了,随我练剑吧。”

“你们两个,就是师兄弟了。”

洛飞羽困惑道:“做你徒弟?除了练剑,能学喝酒嘛?”

“我自出生时起就从未饮酒。”老者端起了茶杯,吹着茶上的热气,“我只喝茶。”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洛飞羽眯眼望着窗外的夕阳,口无遮拦地笑道:“剑就算练得再好,没有这馥郁芬芳的酒搭配,是成不了啥气候的。”

“酒香虽馥郁芳香,但茶香也亦然悠远。”老者微微含笑,将手中的茶饮尽,“香到茶水饮尽后,杯底尚还能留得淡香。”

洛飞羽看着从杯底升起的热气,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点了点头,他突然觉得师父这番话很有意思,但是他没有听懂。

随后,洛飞羽看向了凌剑秋,发现他正在看着手中的茶杯发愣。

良久后,凌剑秋拿起了茶杯,一饮而尽。洛飞羽看着师兄喝茶的样子,忽然洒然一笑。

有如此有趣的师父和师兄,入这趟师门,值了。

洛飞羽抱起了拳,“参见师父!参见师兄!”

书友点评:

加油,早日成神作!
从少年歌行过来的哈哈哈 很喜欢~加油加油!
大佬就是大佬,厉害!!!!
后排膜拜大佬,坐等回归。

  • {{attr.name}}:
小说库

家兄个个是妖孽 安小野 小说TXT下载

2021-8-24 22:41:59

小说库

纪行 学渣 小说TXT下载

2021-8-25 9:45: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