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养夫郎 灯火瞳明 小说TXT下载

作者:灯火瞳明
类型: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状态:连载中
主角:陆一鸣,裴星

文案:

文案:

陆一鸣在末世生活了十年,被亲信背叛,阴差阳错穿越到一个架空的朝代。

打了一辈子光棍的他,居然有了媳妇?还是个男的?

那还不得好好宠着!

从哪里开始呢……

要不,先播个种吧?

*

原本以为自己不饿死就非常满足,后来发现嫁的丈夫好像对自己越来越好。

媳妇,这个水果吃了美容。

媳妇,这个酒喝了助眠。

媳妇,你昨天是不是西瓜吃多了,怎么肚子鼓起来了?

*苏爽甜沙雕文,攻金手指很大,受软萌*

【食用指南】

1.前期攻宠受,后期互宠,封面是攻

2.生子文,随机掉落包子(包子:随机?那我走!)

3.本文架空,请勿过多考据

4.文笔一般,感谢支持

食用请注意文案和标签,鞠躬感谢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一鸣,裴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开局送个男媳妇儿

立意:夫夫携手,共创美好生活

《我在古代养夫郎》小说精彩试读:

穿到这个架空的朝代已经一个月,陆一鸣接受自己回不去的事实。
末世十年闯荡,每天都危机四伏,每天都心惊胆颤,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天灾面前,最可怕的不是变异物种,而是人,是人心复杂的人类。
成为基地领袖后,他的担子更重,这种疲惫更深,别看他表面风光其实内里早就千疮百孔,所以等到真正迎接死亡的时候,也不是特别难以接受。
他想过自己死于变异的丧尸,死于变异的动物,死于敌对之手,只是最终被信任的兄弟背叛,心中难免有些复杂。
两袖空空的来两袖空空的去,权利、财富、地位,该有的有,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人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至于现在,陆一鸣背靠在牛车的草垛上,头枕着手臂,嘴里叼了根稻草,翘着二郎腿,时不时惬意地晃悠晃悠。
植物系异能倒是跟着自己一起来了,只是又变成最初小苗一吹就倒的模样。
哧,真弱。
感受到主人毫不掩饰的嘲笑,小苗动了动仅剩的两片叶子,表达不满。
要不是有它在,不说末世就说这原身,不是它帮忙治愈,主人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现在还嘲笑它,变成这样不都是主人害的。
生气,等自己恢复了一定要“报仇”,以解心头之恨。
陆一鸣感受着小苗在它面前画个圈圈诅咒他,没放在心上。
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大荆国解甲归田的将士,西北大莱国与大荆国签订十年停战协议,这场历时五年的战役彻底结束。
除去朝廷的将领外,其他的士兵可以选择去留。
原主的运气不太好,眼看着战争结束,可以回家享福去了,没想到在最后一役中被人砍了一刀,熬不过,归西了。
原身死于伤口感染,他的左肩胛骨有一个贯穿伤,由于治疗不及导致感染,便宜了他这个异世游魂,不过这也导致小苗好不容易积攒的能量消耗殆尽。
他离开的时候给陆一鸣留了记忆,怕是放心不下家中的老父亲和老母亲,作为回报,希望他能够接替原身孝敬他的的父母。
陆一鸣答应了。
根据回忆,这五年原身与家里每隔半年就会有一次书信往来,上一次是半年前,来信说家里一切安好,不要担心之类的官方话,即使只道一些家常,原身每次收到信都会反复阅读。
唯一一件大事也就是三年前,原身的未婚妻退婚,而他的父母怕他到时候超过年龄被拉去官配,所以直接给他娶回了一个哥儿当夫郎。
哥儿是这个世界上特有的一种人群,他们耳后有红痣,可以给汉子生孩子,也可以让女人受孕,只是前者的生育率比后者高,但又比不上女人易生产。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有点鸡肋,所以地位如何可见一斑。
信里把来龙去脉告诉了原身,那哥儿也是个可怜的,他是隔壁松阳村的人,三年前那边闹了一次饥荒,他家里因为人口多,无力负担五个孩子,无奈只能将人卖出去为奴或者嫁出去,总要比全家饿死的好。
陆一鸣属于被强征,所以在离开前官府给了不少补贴,这两年他也会陆续寄回去军饷和杂赏,陆家两位老人不至于过得太痛苦。
再加上免赋税的优待,饥荒影响比较小,所以当未婚妻家退婚的时候,两老也有底气买一个人进来。
字里行间透露两位老人对那夫郎是十分满意的,希望原身也能够忘记未婚妻接受这个新夫郎。
奈何原身是个喜欢女子不喜欢哥儿的,所以近三年的回信都选择性忽略这位夫郎。
陆一鸣倒是有些好奇哥儿这种新生物的,对于多个夫郎也无所谓,上辈子也没结婚,这辈子倒是包办婚姻了。
不过对方也不知道长得高矮胖瘦,要是太丑的,还是算了吧。
从西北边境到五河村,陆一鸣走走停停,用了一个月时间,身上的饷银花了个一干二净,要是再晚一天,他可能会成为第一个穿越就饿死街头的人。
这点钱根本不禁花,一下子就没了,回顾上辈子成为基地领袖的自己,哪会料想到自己也有缺钱的一天。
生活不易,鸣鸣叹气。
正直秋收之际,天蒙蒙亮,五河村的村民早就垫了垫肚子,往农田里去了。
原本三年前的饥荒已经让五河村的人备受打击,今年又经历了旱涝,种植的农作物减产,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星哥儿这又是去田里呐?”
“哎哟,这战争都结束了,咱村里的汉子都回来好几天了,你当家的咋滴还没回来?”
“谁都知道一鸣喜欢咱家妍儿,不喜欢带把的不是?怕不是知道了家里娶了个丑哥儿,跑了哟。”
“还是说已经被你这个丧门星给克死了?”
裴星,也就是陆家俩老帮陆一鸣娶回来的夫郎,背着背篓正往田里去,路过宋家的时候,低着头听着这越来越难听的话,一言不发。
宋家与陆家在村里都算得上是中等偏上水平的人家,嫁娶也算门当户对。
陆一鸣走后,宋妍因为美貌被镇上的廖秀才看上了,她本人也爱慕这种虚荣,果断与陆家断了亲,嫁给了镇上的廖秀才当了续弦。
宋家纵身一跃,成了五河村地位仅次于村长家的住户,暗地里虽有一些非议,但谁不想有一个秀才的亲人呢?
至于陆家,自打半买半娶回一个裴星,日子是越来越难熬,陆一鸣长久不回来,陆家两老的心就越忐忑。
特别是前几天参军的汉子都回来了,收到了一鸣重伤不久于人世的消息,陆老汉急火攻心,在床上彻底起不来了。
前天陆老娘带着陆老汉去镇上看病,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作为家里现在唯一的劳动力,裴星虽然着急,但也只能听老人家的话,去田里忙活,要是没人劳作,这日子估计真的不用过了。
这段时间家里省吃俭用,给陆老汉治病,但也只是杯水车薪。
裴星琢磨着秋收结束之后,去镇上找找工或者去后面的大山深处碰碰运气,要是运气好,找到一些药材,就好了。
陆家两位老人对裴星倒是挺不错的,也没有因为外面的流言蜚语对他冷眼相待,对这两位老人,裴星又感激又敬重,是他们给了饥寒交迫的他一个家。
至于陆一鸣,如果他不接受自己,裴星也不会占着正夫的位置不放,只希望他能够让自己继续报恩。
“跟你说话呢?聋啦?”
宋大娘这次没有随口说几句就让裴星离开,而是揪着他不放,路过的人赶着去秋收,没有人多管闲事,宋大娘更加肆无忌惮了。
“怎么,着急着去哪里?陆一鸣死了你可高兴了吧?听说陆家老夫妻打算把田都给你呀。”
“诶哟,默认了呀,七亩水田,三亩旱田呢,可真舍得,也不知道这家底会不会被你这外人给霍霍光哟。”
宋大娘不知道吃了什么火炮,这嘴喷出来的全是火。
以前裴星也反驳过无数次,每次都换来了更无理的对待,现在他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把手头的活干完才是实在的。
“走这么急干什么,去见你那情郎吗?听说陆一鸣快要死了,就急着找下一家了哟。”
“宋大娘!”
裴星停下了脚步,手里因为忍耐指甲都嵌进了手心,但他无所觉。
如果只是辱骂他自己,他也只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是被扣上不贞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着急了呀,不亏心你着急什么,我看那李大山对你好着呢,陆一鸣回来看见,指不定就成全你们俩。”
“我和大山哥没有越界的行为。”
“这表面没有,可心里怎么想,谁又知道呢?你说是吧,一鸣。”
原本还在与宋大娘对峙的人背影僵了僵,转过头来朝着宋大娘目光所在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个约一米九的大汉站在不远处也不知道听了多久,裴星的脸瞬间惨白,他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只是低下了头。
虽然他没有见过陆一鸣,但从外貌上看,他与陆老汉颇为相似,可以确定真的是陆一鸣回来了。
陆一鸣一大早就坐了从新乡镇到五河村的顺车,本想找个人问问路,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一幕。
原本他想绕道而行,不过意外听到他那位便宜夫郎的名字,就停了下来,之前那女人是注意到他了,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往他这边看,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毕竟是混了这么久勾心斗角的生活,要是还看不出这是挑拨离间来,他这都可以打回去重造了。
“你是谁?”
宋大娘噎了噎,显然没想到陆一鸣没有认出她来。
“我是你宋大娘啊,你不记得宋妍了吗?当时我们可看好你们俩了,没想到,哎。”
“哦,所以呢?”
看着不按套路出牌的陆一鸣,宋大娘又顿住了,心里把他这小兔崽子骂了七七四十九遍,面上却是仍旧笑脸迎人。
“我这不是替你教训这个水性杨花的夫郎吗?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他和李大山背地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说起来裴星和宋大娘之前也没有交集,除了当了宋妍前未婚夫的夫郎外,并没有得罪她,他不明白为什么宋大娘要如此针对他。
“哦,是吗?”
“没有,我没有。”
这次倒不是宋大娘的声音,一旁低着头的裴星仰起头盯着陆一鸣,焦急地说道。
虽然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还是被陆一鸣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泪光,话说原身这夫郎,除了瘦了点,长相还算入眼,倒是与末世以前的娱乐明星有的一拼。
看着面无表情的陆一鸣和不知所措的裴星,宋大娘满足感爆棚,别人她不知道,陆一鸣想什么他还不清楚吗?这人可是非她家妍儿不娶,这新夫郎又是这样的一个,能让他好过?
陆一鸣看了看他身上的穿着,粗糙又单薄,背着个大大的背篓更显的小小一只,巴掌大的脸正望着他认真又紧张。
“既然没有,怎么还不去干活。”
虽然陆一鸣冷着一张脸,但裴星还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没有立刻走,而是询问陆一鸣:“你和我一起去吗?爹…你爹和娘去镇上了。”
陆一鸣注意到他停顿了一下,但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
宋大娘瞧着这发展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这怎么行,自己的目的可还没有达成,正当她要开口,陆一鸣瞥了她一眼,她顿时不敢动了。
这是什么眼神?
宋大娘终于记起来,陆一鸣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刚那一眼就令人背后发寒。
等到俩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宋大娘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胸口,心有余悸。
“不就当了兵,有什么神气的,还不是心里放不下咱家阿妍,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
等到她进了自家屋内,又开始破口大骂,好似能够给自己壮一下胆。

 

  • {{attr.name}}:
小说库

异世独宠之权戒 纯色猩红 小说TXT下载

2021-11-16 9:37:02

小说库

万人嫌炮灰受重生后 灰泉 小说TXT下载

2021-11-16 9:54: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