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嫌炮灰受重生后 灰泉 小说TXT下载

作者:灰泉
类型: 豪门世家 重生 爽文 复仇虐渣
状态:已完结
主角:时怀,顾经闲

文案:

时怀在十八岁那年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不过是一本书,而他这个被所有人宠爱的人竟然只是一个炮灰,惨死街头。
时怀:不信谣,不传谣。
周围人对他的喜欢,怎么可能是造假的呢?
直到某天,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少年搬进了家里,梦中的事一一兑现。
一直溺爱他的父亲第一次对他动了手,说话从来都温声细语的哥哥对他冷眼,喜欢的温柔竹马板脸不耐烦地让他滚。
当他死在雨幕街头,梦中的事才全部浮现。
那个少年才是时家真正应该捧在心尖的小少爷,而他不过是不知名的野种。
梦早就警告过他了,是他不以为然,贪心不足。
再一次睁眼,他这个万人嫌重生在了真少爷回家前夕。
这一次他如所有人的愿温柔对绿茶,没想到——
父亲:“你也不必这么懂事。”
兄长:“知道你受委屈了。”
竹马:“在我心中,他永远比不过你。”
最后连上一世他的死对头都迷上了他,愿意为他去死。
时怀:?不信谣,不传谣,谢谢。

阅读指南:
*一定虐渣,受不是受气包~
*架空,不要带入现实哦~
*极度狗血,做好心理准备~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重生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怀,顾经闲 ┃ 配角: ┃ 其它:↑废柴圣母美人受×满级黑化病娇攻
一句话简介:万人嫌?不信谣不传谣谢谢
立意:不必委曲自己,你就是光,无人能掐灭

《万人嫌炮灰受重生后》小说精彩试读:

南庭市的夏夜闷燥难忍,这时候只需要一点点摩擦,就能随意让一个人的怒火放大。
市中心的高级酒楼似乎被人包了,门口拉着一条又大又长的横幅,红底黄字地书着一行字。
【祝贺何康阳同学考上X大】
X大,全国一流学府,万千学子在高考中为它的一个学位争得头破血流。
酒楼外面看起来安和宁静,里面也本该是双手鼓掌祝福这大办庆功宴的主人公。
只一切的平静在一个人影冲上去后,刹那间就被打破。
“今天,我时怀在这里宣布,正式和时家断绝所有关系,永不来往!”
两个长得极其相似的少年,同时站在固定话筒面前,刚刚冲上来的,就是把话筒掰过去的少年。
他的语气坚定,只有极少数人听出了他的尾音带颤。
下面的人被这句话炸开了锅,纷纷偏头小声交流。
“诶,我就知道会有一出好戏,来的不亏。”
“之前就听说,时怀似乎不是时家的小少爷,那个何康阳才是真的。”
“啊?真假少爷人生调换?这是小说吗?”
时怀咬牙说完这句话,冲下了台,打算离开酒楼,却在即将和一个人擦肩而过时,被拽住了手臂。
“时怀,你到底在干什么?”
拽住他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平时儒雅的样子也因怒火多了几分犀利。
他的唇线拉紧,手下微微用了几分力气,把时怀的手腕都圈出了一圈红。
“不是说过让你不准来康阳的庆功宴么?”
“你现在还把现场搞得一团糟!”
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不绝于耳,细细一听,又听不太清,只能隐约听见“假少爷”“不顺眼”之类的字眼。
时怀只是停下,并没有回头看他。
“我不过说了你们做过的事情,这就叫做破坏了?怎么,还是说……”
也许是情绪有些控制不住,时怀的背影有些颤抖,男人抓他的手都感受到了手臂传来的微抖频率。
“觉得由我说出来,你们很不爽,是么?”
时谦眼中慢慢不耐烦:“说了多少次了,是因为你一直针对何康阳,所以我们才暂时让你们分开,冷静一段时间。”
两人之间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其中剑拔弩张的氛围明显,完全看不出来这俩人是两年前兄友弟恭的两兄弟。
“你不懂事也应该有个度,今天这种日子,你……”
“我是不懂事!”时怀反应激烈地甩开了他的手。
啪的一声,很重。
时谦原先情绪还有些抑制,见状,咬合肌都绷紧,眼睛冷冷地睨着眼前的少年。
“那现在我走,何康阳不就能名正言顺了?”
少年冷笑着,好看的杏眼里盛满了讥讽。
男人听到这话后,手臂瞬间扬了起来,在少年怔愣瞪大眼时,准备下来,却被另一个人抓住了手。
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高大俊美男人,发间还挑染了一抹灰。
男人死死抓住时谦的手:“时谦,你想打谁呢?”
这个黑衣男是顾经闲,在时怀被时家抛弃,单方面断绝联系后,唯一一个愿意对他伸以援手的人。
时怀见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护着自己,眼中不由得酸涩,喉咙都在发着苦。
顾经闲不过和他认识两年,都能看出何康阳的表里不一。
明明何康阳漏洞这么多,和他相处了十八年的家人,却被何康阳骗得团团转,抛弃了他。
时怀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抹了把眼睛。
他没有想到顾经闲也会来,现在的他实在是太狼狈了,他不想让顾经闲看见。
少年趁着两个男人在冷眼相互对峙时,挣脱了时谦锢住他的手,兀自地跑开了。
他跑得很快,这层楼里的人口流动又多,一下就看不见影了。
顾经闲见状,正准备追出去,却有一个长得和时怀十分相似的少年出现在面前。
何康阳焦虑地过来,询问着:“时谦哥哥,时怀是不是生气了啊……要不我出去找找他吧。”
戴着眼镜的时谦看了他一眼,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不需要,他自己能想清楚,我们都是为了他好。”
“你也不要到处乱跑,等会儿爸爸要宣布一件事。”
顾经闲本来要越过何康阳出去,听到两人的对话后,有些不敢置信。
“时怀是被何康阳邀请来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个何康阳,长得和时怀那么像,心思却坏得可以冒黑水。
明知道现在时怀被时家单方面断绝关系,还发帖邀请时怀来,简直杀人诛心。
他以为时谦应该看得出来才是,没想到竟然会听到时谦这样的回答。
时谦只是默了下,就毫无心理负担地替何康阳辩解。
“康阳只是想跟时怀分享一下喜悦而已,时怀却来破坏他的庆功宴。”
“?”顾经闲迷惑至极地看着曾经的舍友,最后哼笑一声。
“随你怎么想。”
匆匆扔下这句话,就出去找时怀了。
……
今夜大雨,时怀刚跑出来就淋了个满身,湿发紧贴消瘦的脸颊。
被精准预报的雨瓢泼而至,挟着热气拍在了他狂奔的身上。
噗叽的踩水声一下快过一下,冲出来的少年没想着要躲雨,只顾着在雨幕中狂奔。
他怕一停下来,他嘴里的泣音就会忍不住泄了出来。
和时家到了现在断绝关系的这一步,其实并没有出乎时怀的意料。
他小时候其实已经隐隐做同一个梦,梦中的他本和现实无异,直到一个看不清人脸的人出现,所有都改变了。
梦告诉他,出现的人是主角,他为了挤兑主角做了很多错事,原本宠爱他的人全都对他失望透顶,后来和他断绝关系,而他时怀最终被所有人抛弃,惨死街头。
一开始时怀对这个梦坚信不疑,认为总有一天主角会出现抢走他周围所有人的爱,他日日惶恐,夜夜不安。
后来,担心他的时谦和时爸跟他彻夜长谈,好笑地安抚了他好一阵子,用无微不至的行动和关爱告诉他,梦只是梦。
那个时候,时怀坚定地认为,无论是谁都无法破坏他们之间。
可再后来,梦中的事一件件变成了现实,家里来了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家里人的关注都被抢走。
时怀再一次陷入了惶恐,这一次却没人注意到他的反常,他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变成梦中连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可是没用。
时爸为了何康阳打了他一巴掌骂他混账,时谦护着何康阳对他的态度从未有过的冷漠,而他喜欢的人也不听他的解释,不耐烦让他滚远点。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比梦里他的遭遇还要糟糕。
更何况,一切都是何康阳的蹩脚设计,却也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纷纷站在何康阳那边,居高临下地指责他。
如今,时怀主动做出了和梦中截然相反的事,自己提出断绝关系。
他自己走,不需要别人赶他。
还在狂跑的时怀慢慢停了下来,急促地喘着,脸上淌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他也不在意,只觉得喉咙很不舒服,眼睛也看不清楚前方的路。
如果梦中都是真的,那么他惨死街头的结局……
时怀猛地看向了四周,是寥寥几人的昏暗街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一股莫名的恐慌感攫取住了他的心脏。
雨帘中立着的少年,看着街道慢慢往后退,却清晰地听见了有别于落雨声的别的声音。
……像是脚步声。
时怀手机此时响了起来,吓得他一个激灵,接通后,才发现对方是很久不联系他的于含明。
是他曾经喜欢的人。
他能够确定,现在的自己其实已经不喜欢于含明了,可现在这样惊悚的场景,他也顾不上别的,只觉得这个铃声是救命稻草,忙不迭地接通。
时怀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装作不在意地往后看。
“时怀,你是不是在小阳庆功宴上闹事了?”
时怀清楚地看见了,地上水洼倒影中,有两个人在跟着他。
“含明……”时怀现在心跳都快跳出来,下意识地喊出了以前亲昵的称呼。
他想求救。
他不想死。
“你别叫我!”那边粗鲁地打断他,顿了下,似是在平息怒气,“你过几天买个礼物,亲自去给小阳道歉。”
“我……”
那两个脚步越来越近了,时怀却连求救都被再一次打断。
“听着,你不去道歉的话,你就连和我的关系也一起断了吧!”
那边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时怀心跳漏了几拍。
趁着时怀脚步凌乱了几步,那两个黑影飞快地扑向了他。
尖锐形状从胸膛处破出,手机自掌心滑落,屏幕熄灭。
这个昏暗的街头,除了哗啦的雨声,还有一个倒地的闷响,和很快就响起来的手机铃声。
其中一个黑影上前,看着屏幕上跳跃的【顾经闲】,长按了关机。
时怀的身体重重倒在水泊中,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天旋地转间,他感觉力气从胸口处飞逝流失。
瞪大的杏眼,也渐渐无力地半阖上。
腥血漫了一地。
也在这最后的一瞬间,那个梦又一次浮现。
梦中的他也是被黑影杀死。
现实与梦,竟在这一刻重合。
曾经被时家捧上了天的小少爷,如今如梦中般横死在街头。
而宠他无边的时家,如今还在酒楼里,兴高采烈地宣布,他们终于找到了真正的时家小少爷。

  • {{attr.name}}:
小说库

我在古代养夫郎 灯火瞳明 小说TXT下载

2021-11-16 9:46:59

小说库

巨佬竟是我自己 刺猬的糖果摊 小说TXT下载

2021-11-16 10:01: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