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她打几份工? 双叶樱桃 小说TXT下载

作者:双叶樱桃
类型: 情有独钟,娱乐圈,重生,甜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沈星瞳

文案:

金影奖颁奖典礼当天,沈星瞳一时激动晕倒在舞台上。
醒来后她和同公司小艺人裴江雪互换了四年过往人生,过往名誉烟消云散,名下还多了数亿负债,穷到电话费都交不起。
她的存在突然变成了娱乐圈的一块烂肉,所有人对她不屑一顾。
除了她的前男友。
牧池放成名早,起点高,一双眼睛生的淡泊,偏偏看她柔情似水。
牧池放粉丝:繁星娱乐没有心!拒绝旗下艺人和吸血蛭捆绑!!
沈星瞳:我不是,我没有,都是他蹭我热度。
**
娱乐圈里风云变幻,人红的快也凉的快,很快,一个幸苦耕耘的女艺人默默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她能同时进三个剧组拍戏,还能抽空参加数档综艺。
网友:吸血蛭能有什么演技,让我来看看。
网友点开第一集,见识了什么叫教科书级别的演技。
点开第二集,手指不受控制的点了追剧。
点开第三集,连网站VIP都充好了。
三个小成本网剧全部荣登收视率榜首,参加的综艺也纷纷爆火。
粉丝:我的宝这么拼,真的有在努力搞事业!
沈星瞳:嘿嘿嘿,打完这份工就能退休了。
**
网传牧池放带资进组,斥巨资把自己砸进沈星瞳担任常驻嘉宾的综艺。
记者提及此事,牧池放有意无意转着手里的婚戒,语气颇为炫耀。
“老婆说我可以蹭她热度。”
* 狗血甜文,没什么逻辑,看个开心
* 求个收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星瞳 ┃ 配角:预收在专栏求收藏 ┃ 其它:完结文在专栏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不穷则已 一穷惊人
立意:努力奋斗赚大钱

《前夫有读心术后总在扒我马甲》小说精彩试读:

颁奖典礼现场,主持人正拿着手卡卖关子,他拖长了尾音,金影节最佳女主角获得者的名字呼之欲出,转眼又被咽下。
今天是四年一度的金影国际电影节,场外粉丝翘首以盼,场内人声鼎沸,闪光灯交错亮起。
沈星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束聚光灯静静的笼罩在她的头顶,不远处还有一个专属于她的机位。
耳边的音乐声有节奏地响起,舞台侧面的大屏幕在四个候选人间来回切换。
随着音乐声停止,画面最后定格在属于沈星瞳的画面上。
她迟疑了片刻,再三确认后,在掌声和欢呼声中起身,冲着各个机位微微欠身。
沈星瞳穿着一身浅绿色的晚礼服,裙摆上点缀有无数粉嫩的花朵,花心中镶嵌着一颗颗水钻,在聚光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她提着裙摆走上台,脑中几乎是一片空白,只觉得鼻头微微发酸,有些想哭。
周围的闪光灯连成一片,舞台灯光衬得她皮肤清冷白皙,一双鹿眼清澈勾人,眼底盛满了细碎的星光。
她看到礼仪小姐捧着那个属于她的水晶奖杯,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
鼓点伴随着她的心跳声越来越大,但她脑内的轰鸣声逐渐盖过了心跳,鼻腔内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耳边的音乐声变成了主持人的惊呼。
不好的预感蒙上心头,沈星瞳的眼前天旋地转,最后关头,她拼尽全力伸出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淦,她可不想第二天的头条是:《人气女星因获奖过于激动当场晕倒》。
·
沈星瞳醒来时在医院,眼前一片洁白。
她的胸腔内像有一团火在剧烈燃烧着,五脏六腑被痛感占据,只能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发生了什么?
沈星瞳揉着发胀的额头从病床上挣扎起身,房间的一角有个男人正背对着她打电话。
见她醒了,孙淼转过身,锐利的目光像刀锋一样剜在她的身上。
“呵,醒了?”孙淼将手中的文件尽数甩在沈星瞳身上,纸张刮过她的脸颊,皮肤传来一阵痛感。
沈星瞳被劈头盖脸扔过来的文件砸的有些愣怔,她低头看着四散在病床上的文件,全部都是各种欠条的复印件。
“让你陪老板你就给我乖乖陪老板,家里欠那么多钱,我给你份工作已经是施舍你了。”孙淼几步走到病床前,手背一下下拍在沈星瞳的脸上,“还敢自杀?我警告你,再有一次,我让你生不如死。”
孙淼手指上带着的戒指划过沈星瞳的脸颊。
戒指冰凉的触感和脑内撕裂一般的痛来回撕扯,沈星瞳捂着额头看向孙淼,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才想起他似乎是自己同公司的同事。
“孙淼,你到底在说什么?”沈星瞳的视线在病房内转了一圈,没看到自己的经纪人温辰,“我的经纪人呢?”
按理说她在台上晕倒这么大的事儿,温辰肯定会留在这里照看她。
孙淼笑了几声,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星瞳,“沈星瞳,你是不是几颗安眠药吃傻了,你经纪人不就是我吗?”
“你开什么玩笑?”沈星瞳挑眉,冲着孙淼伸出手,“我手机呢,给我。”
孙淼冷笑了一声,从病床旁的床头上拿起一个屏幕都碎成数块的手机,递给沈星瞳。
沈星瞳的嘴抿成一条线,“这是什么?我要我的手机。”
“这就是你的手机。”孙淼伸手拉过沈星瞳的手,把手机重重的拍在她的掌心,“我不管你想耍什么花招,今天的金影节,你就算是少胳膊少退,你都得给我去。”
沈星瞳冷静下来,不再和孙淼做无谓的争执,她环顾房间一周,拿着破旧不堪的手机走进了卫生间。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深呼吸一口气,按亮了手机屏幕。
手机没有密码,沈星瞳点开浏览器,想从事实新闻中获取关于自己在台上晕倒后的信息。
可她不管换多少个搜索平台,关于她的一切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仅有的百科只有三行字,作品栏里只留下她早年跑龙套时期的作品。
她的微博也只剩下一些零星的日常分享,不到百万的粉丝,寥寥几个点赞和评论。
沈星瞳踉跄着靠住洗手台,才勉强稳住身形。
她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
恶搞?整蛊?谁会在金影节那么大的场合费时费力和她开这种玩笑。
沈星瞳记得孙淼手下有两个艺人,她颤抖着手指在浏览器上分别输入两个人的名字。
裴江雪的百科出现的一瞬间,沈星瞳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好似凝固了一样。
她的作品和经历整齐的填写在裴江雪的履历中,关于裴江雪的最新动态,是出席参加金影节时的图片。
沈星瞳揉了揉一阵钝痛的太阳穴,“我到底是疯了还是在做梦……”
没等她理清前因后果,晕倒前的耳鸣再度响起。
眼前的画面飞速变化,像漩涡一样把沈星瞳吸入其中,她看到自己晕倒在舞台上,随后被人架上了救护车。
画面一转,她来到了某个人的葬礼上,而高挂在正前方的黑白照片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她死亡的新闻席卷各大新闻榜单,就连墓地都变成了网红打卡地。
沈星瞳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想询问发生了什么,可周围的所有人都对她视若无睹,仿佛她只是一团并不存在的空气。
砰砰砰,洗手间的门被人敲的砰砰作响。
孙淼不悦的声音传进卫生间,“沈星瞳,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沈星瞳回过神,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太过真实,那种阴森森的感觉蔓延至她的全身上下,崩溃感压迫着她让她思考起更多的可能性。
她不安的摩挲着手机边缘的音量键,刚才她的注意力都在百度百科,现在才想起来看日期。
手机上的年月日没有问题,确实是金影节颁奖典礼当天。
但时间却对不上,她晕倒时颁奖典礼已经过了大半,差不多晚上九点左右。
而现在是下午四点半,颁奖典礼还没有开始。
心里隐隐不安的想法到了佐证,她不仅死而复生了,还和同公司的裴江雪互换了人生。
门外孙淼不耐烦的拍着门,“沈星瞳,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踹门了。”
沈星瞳颤抖着收起手机,慢吞吞的拉开卫生间的门,“孙淼,裴江雪在哪儿,我要见她。”
孙淼斜眼看着神经兮兮的沈星瞳,见她一副快哭的样子,把手里的高开叉的抹胸礼服扔到了她手中,“见裴江雪?你赶紧把衣服穿好和我一起去金影节现场,说不定还能让你见一面。”
沈星瞳看着手中的礼服反应了一会儿,“我能去现场?”
孙淼瞥了一眼她,语气鄙夷的开口,“我警告你别装疯卖傻,热搜我已经买好了,一会儿走红毯的时候,摔跤给我摔的真实点,你以后是山鸡还是凤凰,可全靠你今天这一摔了。”
沈星瞳捧着礼服,“假摔?”
“不然呢,像你这种小艺人,除了身材和脸能看,还有什么优势吗?我舍得给你花钱买热搜已经是看得起你,别不知好歹。”
沈星瞳摇了摇头,那种被现实冲击拉扯的感觉让她绝望。
但她转念一想,好歹还活着,稍微提起了点干劲。
沈星瞳看着孙淼给的红色礼服,慢吞吞的重新返回卫生间,“我去换衣服。”
她嗓音沙哑,像哭过,又像刚经历了毁灭性打击。
“有病。”孙淼唾骂一声,随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关上门后沈星瞳靠在角落里,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勉强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眼睛又干又涩,笑的一点都不好看。
那件红色礼服被她反复揉捏了许久,才慢吞吞的穿上。
沈星瞳换完衣服后孙淼正坐在沙发上斗地主,见沈星瞳出来,他慢慢抬起头。
他的视线在沈星瞳身上四处游走,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的出场顺序比较靠前,有人气的都压轴了,所以你前后的艺人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明星,你能在红毯上多磨蹭一会儿就磨蹭一会儿,懂了吗?”
沈星瞳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
孙淼见沈星瞳乖巧的模样,满意的笑了笑,继续低下头斗地主,点击屏幕打出去一张小王,“你要是肯按我说的做,早火了。”
孙淼的作风沈星瞳也略有耳闻,砸钱炒绯闻博噱头,听说还会让手底下的艺人陪酒,做一些龌龊的勾当。
总之什么来钱快做什么,从来不为艺人的长久发展考虑。
一局游戏结束,孙淼才抓了件沙发背上的薄外套扔给沈星瞳,“走吧。”
沈星瞳跟着孙淼,一路走出了医院。
没有人认识她,她辛苦打拼的一切顷刻间都化为乌有,仿佛置身于一场永远都醒不来的梦中。
她吸了吸鼻子,冷空气刺激的她忍不住浑身打颤。
·
金影节的现场沈星瞳还算熟悉,在走廊里拐了几个弯,她就顺着地上的箭头指引找到了会场入口。
红毯铺了十米长,两边的警戒线外,除了各大媒体,不乏一些眼熟的八卦娱记和自媒体博主。
沈星瞳走到会场的入口处,理了理身上的外套,走到工作人员身边登记。
工作人员翻着名单,很快找到了她的名字。
在后面打勾后,他看了眼上一个演员在红毯上的位置,对沈星瞳说,“麻烦您在等几秒钟。”
正如孙淼所说,现在走红毯的都是一些圈内的小演员,每个人都在红毯上拼尽全力凹造型,试图把握住每一个能让自己往上爬的可能性。
沈星瞳感觉到不少视线都朝她投来。
在她踏上红毯的瞬间,禁戒线外所有的镜头都齐刷刷地朝向她。
沈星瞳习以为常的伸出手,想到自己此刻的处境,手又尴尬的放下。
在现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她并没有听到属于自己的名字。
一个也没有。
她疑惑的转身,想看这些闪光灯是为了谁亮起,而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是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牧池放西装革履,黑色的头发散在额前,他的表情淡然冷漠,眼睛像是不见底的深潭。
那些闪光灯衬的他的脸颊轮廓分明,在视线对上的一瞬间,男人嘴角弯起,眼里也亮起了光。
“亲亲老婆?”

  • {{attr.name}}:
小说库

前夫有读心术后总在扒我马甲 伍肆叁 小说TXT下载

2021-11-16 15:03:28

小说库

我老婆成了雪族女王后对我始乱终弃了,怎么办? 不写完一个长篇不改名 小说TXT下载

2021-11-16 15:16: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