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狐言先生 小说TXT下载

作者:狐言先生
类型:  都市情缘,花季雨季,情有独钟,校园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叶初阳,林晚晚

文案:

这是一段暗恋的故事。

也许暗恋着别人的你正被一个你不知道的人暗恋着。

所有的美好的因为遇见了你。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初阳,林晚晚 ┃ 配角:路人甲乙丙丁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暗恋与被暗恋的我们

立意:珍惜眼前人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小说精彩试读:

林晚晚第一次见叶初阳时是在2017年9月1号文山中学开学那天,而叶初阳第一次见林晚晚却是在2016年岁末,在后海的银锭桥上。

那年岁末,北京下了好大的雪,直到晴雪初霁时,叶初阳才敢出门,正是那会子,林晚晚穿着白色羽绒服站在后海银锭桥上凝望着桥的那一边的风景。

叶初阳在河的另一岸,透过堆满积雪的枝丫看着桥上的她不禁掏出手机,对着那座桥上的女孩,咔嚓一声,那画面永远地留在手机中,看着镜头中的风景。

叶初阳心头忽然浮现出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修饰了别人的美梦。

开学那天,正式进入紧张的高三,所有人都对未来的一年充满着期待与恐惧,唯有林晚晚一如既往地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成绩依然是拨尖儿的。

毕竟在外人眼中,她这样的学生,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清华,北大的。

曾几何时,他叶初阳不也是外人眼中那个一只脚踏进清华北大的好学生么?

然而再怎样厉害,叶初阳还是荒废了高二半年的学业,而今转学来文山中学上高三,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可以成功考上清华,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作为一个高三的插班生,当叶初阳被班主任李老师领着进教室时,李老师扫视了全班上下说:“你去和林晚晚同桌吧。”

叶初阳傻呵呵地说行,没问题,然而他根本没有察觉到林晚晚那一脸冷漠拒绝的表情。
“你好。”叶初阳永远是那个最先向同学打招呼的人。
林晚晚坐派如此高冷,目光不移,头也不歪,一言不发。
叶初阳只觉着她是因为上课时间才不同他说话,于是笑了笑,也自个儿拿书出来上课了
课后,老师夹着讲义前脚走,后脚叶初阳就趴在桌上,埋怨说:“这课讲得,就四个字儿,天花乱坠。”
林晚晚低头记着笔记,似乎从来没有叶初阳此人存在,叶初阳却还不死心,又说:“你叫林晚晚吧?我怎么好像看你有点眼熟。”
林晚晚眉头微皱,叶初阳颇有些认真说:“这可不是为了泡妞才这样说的,我说真的,我还拍了照片呢?”
林晚晚终于抬眸看向叶初阳:“同学,你这么上赶着到底想干嘛?”
叶初阳嘻嘻笑了笑,有种奸计得逞的样子:“你这一天到晚都猫着在教室,念秧儿不挺好的吗?”
林晚晚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继续记她的笔记。
叶初阳急急地说:“嘿,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儿吗?”
林晚晚不答,他继续说:“我跟你讲啊,我叫叶初阳,我是满族人,我本姓是叶赫那拉,后来改了汉姓才姓的叶。”
“……”林晚晚沉默。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叶初阳吗?你记得周邦彦的一首宋词《苏幕遮.燎沉香》吗?我的名字就是……”
林晚晚明显不耐烦,打断了叶初阳的话,冷冷地说:“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所以,你是不是想说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
叶初阳惊喜地笑说:“你知道啊,太好了,那你的名字是哪个晚?是水木清华,婉兮清扬的婉吗?”
“不好意思,是晚上的晚。”
“……”叶初阳哑言,还想再说时,上课铃声响了,林晚晚冷声说“上课了,闭嘴。”
叶初阳以为林晚晚因为刚才自己说错话了,她生气了,不由说了句:“这小娘儿们,忒鸡贼了。”
林晚晚对叶初阳的印象就只有烦人,话唠了,饶是如此,叶初阳还是一寻到机会就和她扯淡。
这不,一下课,叶初阳就向林晚晚道歉,林晚晚似在冷笑,说:“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鸡贼。”
“那就好。”还没说完,就见林晚晚起身走了出去,叶初阳心生落寞。
这时,前桌的一女生回过头对他说:“嘿,你甭搭理林晚晚,她就那个臭脾气,班上没谁和她玩,都特讨厌她,连老师都不喜欢她,如果不是你,估摸着她高三毕业都没一个同桌。”
叶初阳忽然感觉有些心酸:“合着这高中几年,她就一个同桌都没有?”
“可不么?整一个灭绝师太,谁惹谁遭殃,你和同桌,可不得被她弄死。”
“不是我说,这林晚晚不是挺好的吗,咋地就被你们说得那么恐怖?”
“这就叫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对于前桌女生的好心劝告,叶初阳不以为然,反倒有些同情林晚晚,这么凄惨,竟没一个同桌,这么说来,他不就是林晚晚第一任同桌?
这些遭心事叶初阳倒不怎么挂心。
放学回家,他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回去,他家住在南锣鼓巷西侧的景阳胡同里,这个时间段,胡同里唠嗑,逗闷子的老大妈,下棋的老大爷估摸着都散了,但他一回到胡同,见人就打招呼,上至八十岁大爷,下至三四岁学话的小孩。
胡同里的邻居都说叶家这儿子实诚,有礼貌,叶初阳却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叶初阳回到家,他妈妈正在厨房做饭,听着了声就扯着嗓子说:“赶紧洗手去,一会儿吃饭。”
叶初阳应了声,将书包扔回房间,一进门就见顾峥躺在他床上,半睡半醒状态。
叶初阳皱眉看着他,转身出去问他妈妈说:“大哥怎么过来了?”
他妈妈敛了敛伤感的神色,说:“初阳,你就别问了,以后顾峥就住这儿了?”
叶初阳呆愣了一下,却不再追问。
吃饭时,顾峥沉默不语地扒着碗里的饭,叶初阳忽然问:“嘿,哥,你也上高三了吧?”
顾峥依然沉默,气氛一阵尴尬,不过叶初阳最不怕的就是尴尬了,他还打算说话,顾峥已经吃完了饭,转身就走。
“喂,哥,咋吃这么少,不是长身体吗,还要不要来点。”
然而,房门被重重地合上,隔绝外界一切声音。
叶初阳耸耸肩说:“没毛病,还是这个样子。”
叶妈妈叹息说:“你哥哥也是苦了他。”
话说顾峥莫名其妙过来这里住,叶初阳什么情况还不清楚。
叶妈妈大概猜出叶初阳想问什么,于是说:“你爸公司破产了,欠下巨债,一个人跑路了?”
叶初阳瞪大了眼,半晌才说:“还好老妈你和他离婚了。不然还不得你帮他还钱”
叶妈妈没好气地瞪了叶初阳一眼:“怎么说话的,毕竟是你老子,顾峥现在无家可归,咱们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叶初阳对此事表示无奈。
他妈在他出生前就和他爸离婚了,大哥顾峥跟了爸爸,成了个富二代,他叶初阳出生随母姓,被妈妈拉扯大,从小在这胡同里光着脚丫子跑着长大的。
不过现在他爸爸欠债破产,还跑路了,东三环的房子已经转手卖了还钱,如今顾峥当真是无家可归啊。
叶初阳从小就知道有个哥哥,对哥哥也是颇为敬重,奈何这哥哥和那林晚晚一个德行,高冷得不要不要的,着实让人不好受。
叶初阳洗完澡回到房间,顾峥一个人静坐一边玩手机,叶初阳想和他唠嗑几句都没个机会。
一直到他妈妈进来说:“初阳,该吃药了。”
“知道了。”
顾峥这才问:“你病了?”
叶初阳有点惊讶顾峥会主动和他说话,但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的事,他笑笑,说:“一点小病。”
顾峥看着高瘦的叶初阳,眉目脸颊线条硬朗,但是唇白无色,略有病态。不觉蹙眉说了句:“有病就医。”
“那是自然。”叶初阳眉飞色舞地说,其实顾峥高冷,左不过是伪装的外壳。
那么林晚晚的高冷,究竟是外壳还是内在?
正当叶初阳在想这林晚晚到底是人前伪装还是人后如此时,一样不为人知的事被叶初阳察觉到。
林晚晚一直成绩优秀,各科平衡,理科拨尖儿,一直是排在理科年级前十之内。
平常模拟,联考,她都如日常一样,但唯这次七校联考,林晚晚异常重视,尤其是数学,那简直是不拿下年级数学单科第一誓不罢休的感觉。
叶初阳见她上课,下课都在复习数学,不禁多了句嘴:“你这样学数学就不担心其他科目落下?”
林晚晚一记眼神扫过来,说:“要你管,你只要做好自己就好。”
然而七校联考过后,成绩公布,果然有得就有失,林晚晚数学全年级第一,语文英语却落后了三四名。
叶初阳想这么心高气傲的女生,语文英语考差了,一定心里不好受吧,还是不打算和她说话,免得招惹了她,自个儿讨没趣。
但是,林晚晚是笑着回教室的,那是叶初阳第一次见林晚晚笑,梨窝浅笑,温婉可人。
叶初阳第一次这么觉得一个女生长得还挺好看的。
“嘿,你干嘛去了?咋这么开心,中彩票了?”
林晚晚止住笑容说:“怎么了,一大老爷儿们儿瞎八卦些什么?有劲没劲?甭在这儿给我抖机灵了。你猜不着的。”
叶初阳被林晚晚堵得说不出话。
大课间时,听隔壁班的人说,数学单科万年第一的陆柏杨终于退位让禅了,取而代之的是林晚晚。
文山中学的人都知道,陆柏杨是高三唯一一个尖子班的前三名,数学更是从高二开始一直占据年级单科成绩第一,现下被林晚晚以语文与英语为代价夺去了数学的第一,想来心中不大好过吧。
果然,学霸都是异于常人的怪物,从来都是心高气傲的,当陆柏杨来找林晚晚时,林晚晚忍不住地甜甜一笑,那一瞬,叶初阳大概知道个所以然了。
陆柏杨找林晚晚,无非是下战书,扬言下次一定会重回第一宝座。
林晚晚当然一口答应了。
她求之不得呢。
回到教室之后,叶初阳笑问:“你是不是喜欢陆柏杨?”
林晚晚一滞,呆了半晌这才缓缓说:“没有。”
叶初阳笑笑,无所谓地说:“我知道,你数学考年级第一,不过是想引起陆柏杨对你的注意,你暗恋他。”
林晚晚猛然看向叶初阳,似哽咽得说不出话,她低了低头,脆弱无比,她的伪装被他看破了么?

叶初阳见林晚晚不大对劲儿,忙说:“和你逗闷子啦,你别当真啦。”
林晚晚摇头:“不,你说得没错。我就是喜欢陆柏杨,我就是暗恋他。”
她沉默了许久,似乎颇为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如果问什么时候开始,若没记错,应该是十岁那年,林晚晚在后海银锭桥上初遇陆柏杨。
初见时,在林晚晚脑海中的印象是年少执笔行书,在后海左岸默默写下北国风光,千里冰封的男孩。
林晚晚从那天开始,努力学习。
她想,如果有这么一天,她可以与优秀的他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甚至同桌。
她为他考上文山中学,她为他学了理,她为他放弃语文英语,只要数学第一。
也许林晚晚这些做法让叶初阳无法理解,但叶初阳能明白的一点就是,或许林晚晚真的好喜欢陆柏杨。
某日,叶初阳迷迷糊糊地说了这么一句:“暗恋,不过只是你一个人的暗恋,一世无终。”
林晚晚说:“我愿意。”
后来叶初阳才真正明白,原来暗恋一个人,重要的不是结果,过程才是最重要的,过程,很大程度决定你这么做是否值得。
林晚晚的暗恋,过程,成就了自己。
叶初阳的暗恋,过程,却是让他更加懂得生命的珍贵与唯一。

  • {{attr.name}}:
小说库

好色的瞎子 王海豹 小说TXT下载

2021-11-17 11:08:15

小说库

郡主是孤心上朱砂 九汐公子 小说TXT下载

2021-11-17 11:31: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