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喜欢你 十九度 小说TXT下载

作者:十九度
类型:  言情,近代现代,都市情缘,校园
状态:已完结
主角:赵竹吟

文案:

简介
八十年代末,什刹海金丝四合院迎来了一个新的家庭。6岁的季敬竹怀抱着老旧的录音机,怯懦懦地跟在母亲身后,入住新家。10岁的沈枫扒在窗沿上打量新邻居,却看见一个白净的“软团子”蹲坐在客厅里,他怀里的录音机播放着时下最火的粤语金曲——偏偏喜欢你。

竹马竹马,破镜重圆。
沈枫X季敬竹(沈敬竹),HE,不逆!

10岁的沈枫:你做我家的小竹子。
6岁的季敬竹乖乖点头:好。
16岁的沈枫: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弟弟。
12岁的季敬竹:可以。
22岁的沈枫:我想当你男朋友。
18岁的季敬竹:行。
沈枫一直觉得,小竹子对他有求必应,直到一场婚礼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
31岁的沈枫:我是你法律意义上的哥哥,所以只能是哥哥。
27岁的沈敬竹:但我不想只是你弟弟。
[爱已似负累,相爱似受罪]
可我偏偏喜欢你。

排雷:
1.攻受重组家庭,且有少量父母爱情!!!
2.年代有些久远,两位主角就是最普通的普通人,恋爱谈得也是非常平淡。
3.沈枫在年少时略微有点狗,不过没有“追妻火葬场”。

《偏偏喜欢你》小说精彩试读:

2006年元旦,北京王府井大酒店。
“沈设计师,这是咱儿首都最牛逼的饭店!”李潮揽着一面容清俊的男人,走进包间,“一会儿您就敞开了吃,别和我们客气!”
沈敬竹垂下眼眸,拉开最外侧的椅子,点点头。
“哎哎,您别坐那儿啊!”李潮忙说,“坐主位,不然领导们来了非说我照顾不周。”
沈敬竹对着他轻笑一下:“不用。”
客气且疏离。
李潮看着这位年轻的设计师自顾自摊开面前的餐巾,就知道再劝已经是徒劳,他不免在此时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沈敬竹是杭州知名设计师,和国内不少高端企业合作过,均是好评如潮。这次李潮所在的红旗汽车厂好不容易请沈敬竹来了北京,就想寻求一个合作的机会。
结果这位沈设计师油盐不进,李潮不分昼夜地陪了他一周,愣是没怎么见沈敬竹笑过。
李潮突然想起领导给他布置的任务——带沈师转转北京城,吃好、玩好、陪好!
看这情况,恐怕是一“好”的成就都没达成,李潮不由打了个冷颤。
“沈师,我明天再带您去南锣鼓巷转转吧。”李潮替沈敬竹添了茶水,“那边热闹,老北京特色胡同也多。”
沈敬竹架在桌面上的手肘一滑,身体条件反射般僵住。不过也只有短短一秒,他便恢复如常:“不用了。您陪了我不少时间,不再耽误您的正事。”
“嗨,我的正事就是伺候好您。”李潮说,“南锣鼓巷那边路绕,您一个人去也容易走岔路。”
沈敬竹弯起眉眼:“那不可能。”
李潮愣了下,一时没搞懂沈敬竹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只能往回找补两句:“我不是说您路痴的意思,真的是那边乱——”
“我懂。”沈敬竹淡漠地打断他,笑意消退,“我家就在那儿。”
李潮彻底懵了,硕大的问号不断从脑袋顶上冒出来。
这啥意思?沈设计师年轻有为,房产投资都投到北京了?
也不对啊,那边全是四合院,这特么都能买得起???
而且不是说他是杭州人吗,为啥在北京也有家?那我这几天死乞白赖拉着他逛北京城的行为,不就是一个大写的“傻逼”吗!!
李潮还没想出来个所以然,包房大门被人推开,红旗汽车的几位高管走了进来。沈敬竹站起身和他们一一寒暄,高管们又对座位安排虚情假意地谦让了一番,这场带有商业目的性的饭局总算正式开始。
沈敬竹一开始还能坚守原则,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拒绝敬酒,但酒过三巡,难免大家都有些上头。这一桌子的人全是人精,应酬的天赋技能早已登顶,高管们借着三分酒意,开始半真半假“痛斥”沈敬竹躲酒的行为。
沈敬竹被闹得没办法,只得胡乱应下,等到在回过神时,只觉得脑中混沌一片。他仰靠在软椅上,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
这才几年的时间啊,就变得如此不能喝了,想当初……
李潮是个有眼力价的,早就让服务生备好了解酒茶,这会儿顺势挪到沈敬竹身边:“沈师喝茶。”
沈敬竹边吹开杯口的茶叶沫子,边听李潮说:“您这酒量不错啊。我们这几个领导是出了名的能喝,我还没见过和您一样撑到第三轮的。”
沈敬竹低嗤一声:“以前我哥带着我不学好,总拉我喝酒,练出来了。”
“您还有个哥哥呢…”李潮随口瞎问,“亲生的么。”
沈敬竹看着玻璃杯里上下浮动的茶叶,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亲生的。”
“那可真不错。”李潮说,“我是独生子女,从小到大就希望能有个弟弟或妹妹,可惜我出生那会儿赶上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就80年代末——”
他看向沈敬竹:“嗨,我都忘了,您才虚长我几岁,肯定清楚。”
沈敬竹不可置否地笑了笑。
李潮见他神情舒展,不自觉想套近乎:“沈师,那以后我干脆叫您哥得了,不显生分。”
沈敬竹斜睨他一眼,揉捏着隐隐跳动的太阳穴,从喉间低溢出一个字:“行。”
如果李潮和他熟识,此时便能看出来沈敬竹绝对上头了。都不提沈敬竹刚刚主动提及自己的“哥哥”,就单单这个十分常见的称呼,在他这里,都是绝对不能触及的雷区。
“那我喊您‘沈哥’?”李潮问了一句,又自我否决,“不行不行,我们总经理也姓‘沈’,我平时就这样喊他,容易搞混。不然我叫您‘敬竹哥’?”
沈敬竹却没听到他的下半句话,在李潮提到姓沈的经理后,他的心跳猛然乱了起来,连带着发木的大脑都是轰得一声空白。
他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想起那个人,也姓沈,在知名汽车企业里任职。
不会这样巧吧……
沈敬竹胡乱地将玻璃杯放下,然而因为手指不稳,差点将杯子摔了。幸亏李潮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但还是有不少茶水溅到沈敬竹的西裤上。
李潮连忙抽出纸巾:“没事吧,烫到了么?”
应该是烫到了,沈敬竹想,不然大腿怎么会刺痛?可他现在全然顾不得这些,着急地翻找出手机,颤抖的指尖按在通讯录上——
电话还未拨出,包间的门又被人推开。
走进来一位眉宇冷峻,身形高大的男人。他一边脱下沾染凉气的大衣,一边说:“抱歉,我来晚了。”
沈敬竹按在手机上的指尖莫名晃动两下,随后又慢慢蜷缩。整个人倏地僵在椅子上。
“沈总,你一会儿自罚两杯吧!”一位高管笑着迎他,“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大设计师。”
在这一瞬间,沈敬竹感觉所有的声音都在离自己远去,他甚至是凭借着肌肉记忆站起、转身、抬头——
然后视线猝不及防地撞进他曾用指腹描绘过无数次的眉眼里。
他哥哥,沈枫的眉眼里。
自从沈敬竹半个月前重回北京,就想象过多次和沈枫重遇的场面——在那条熟悉的胡同口,在那个充满笑声的四合院里、在后海刻着他们名字的大柳树下……
又或者,在他们现在共同的“家”里。
可他从没想过,重逢会来得如此突然,如此毫无预兆。
沈敬竹甚至来不及调整自己的表情,万一脸部线条暴露了他慌乱不堪的内心,又要怎么办……
可他很快就意识到,慌乱并不只属于他一人,沈枫脸上同样只剩错愕。
这短暂的、只属于两人的目光交汇蓦地被人打断,那位高管走到两人中间,对着沈枫笑道:“这位是沈敬竹。”
随后又面向沈敬竹:“他是红旗的总经理——”
沈敬竹滚了下发干的喉头,不等高管说完,主动开口:“哥,我们有四年不见了。”
就因为这么一个寻常的称呼,沈枫浑身上下都是刺骨的冷。
他刚刚脑海里滚过的那些青葱年少的岁月,就像是被谁按下了暂停键。眼前人不是属于自己的少年,而是那个声嘶力竭大喊着“你只是我哥”,随后消失不见的弟弟。
满涨的情绪与思念在这个时刻消退,最后在高声吵闹的酒桌上,伴随着滚进胃里的烈酒,化为一缕抓不住、摸不到的雾气。
沈枫和沈敬竹似乎对于接下来的饭局都有些心不在焉,沈枫目不斜视地一根接一根抽烟,而沈敬竹窝在椅子上玩手机。
如果有谁能看一眼他的手机屏幕,就会发现沈敬竹对着一张老旧的照片发呆半个小时以上,而照片里没有人物,只有一个四合院大门。
比他俩还不在状态就是李潮,虽然沈枫和沈敬竹不约而同地说他们在早年间是邻居,然后沈敬竹就认了沈枫当哥哥,但李潮又不是个傻子,把之前沈敬竹莫名其妙的话语和沈枫串在一起,也能想出来个大概。
什么邻居哥哥,都是一个姓,分明就是沈敬竹说的亲哥哥吧!
再往深层想想,沈敬竹说自己在北京有家,可是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李潮安排的宾馆里……这八成就是个兄弟不合的伦理大戏。
李潮惨淡地想,这次合作肯定要黄了,他的奖金恐怕也会随之“拜拜”。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饭局结束后,沈枫主动开口要送沈敬竹回宾馆,并且沈敬竹也没有拒绝。
李潮看着他俩一同坐进车子的后排,自言自语:“难道是兄弟友恭,久别重逢的温馨剧本?”
沈枫和沈敬竹才不知道李潮跳脱的心思,沈敬竹对司机报出宾馆名称后,便用头轻抵住车窗假寐。
沈枫的余光注意到身边人阖上了眼,逐渐不受控地偏过头,用直白的目光碾过沈敬竹清俊的面容。
他似乎瘦了一些,以前就不大的脸庞更显精巧,仿佛用一只手掌就能遮住。
沈敬竹身上除了有酒气和烟味,还有一股不容忽视、淡薄的草木香。
是沈枫最熟悉的味道。
沈枫几乎是无意识地前倾身子,他此时像是位瘾君子,亟待用沈敬竹身上那丁点的味道“满足”自己的欲望。
这时,车子压过一条减震带,沈敬竹的头不受控地轻磕了下窗户。他茫然地睁开眼,鼻息在咫尺之间和沈枫的交汇在一起。
沈敬竹先是呆呆地看了沈枫几秒,随即身体后仰,笔直的脊骨紧贴在车门上。
十分疏远且有戒备性。
沈枫愣住:“抱歉,我想拿你前面的杂志。”
沈敬竹没说话,伸出手指拨弄副驾驶座后面的杂物空间,问:“你要哪本?”
沈枫顺势凑过去,膝盖虚抵住沈敬竹的,刚准备开口,前面的司机便友好地提醒:“沈总,您这边也有杂志,是一样的。”
沈枫:“……”
他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得不情不愿地退回去,随手抽出一本翻开。
司机再次好言劝慰:“这么黑您看得清么,别看坏眼睛。”
“……”沈枫有些不耐烦,“我就想看看图片。”
大概是平时沈枫没什么架子,年纪也和司机相仿,两人关系比较好。所以此时司机才能毫无顾忌地开玩笑:“什么图片非要现在看?你喜欢的女明星的写真照?”
正巧,沈敬竹借着窗外的路灯,瞟了一眼沈枫手里的杂志——还真是当红女明星的照片,连体的紧身衣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彰显得淋漓尽致。
沈敬竹的眸光黯了一分,拉回视线时和沈枫对视一眼。有那么一瞬间,沈枫想开口解释自己并不喜欢这位女明星,他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他猛然反应过来,只怕现在沈敬竹根本不在乎自己喜欢谁。
车内的气氛微妙地尴尬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平稳地停在宾馆前。沈敬竹客气地与沈枫道谢,在拉开车门的瞬间,又被沈枫喊住。
沈枫让司机打开副驾驶的收纳箱,递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方盒。他说:“敬竹,生日快乐。”
新年初始的第一天,对于沈敬竹来说意义非凡。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元旦,能蹭到国家法定假期,还因为他在这一天出生了。
过生日这种事情谈不上有多重要,至少沈敬竹在七岁之前都是这样认为的,直到他住进了四合院里,从此之后,他的每一个生日都过得无比精彩。
只因为沈枫会变着花样的给他送礼物。
沈敬竹一度以为,他在生日这天得到了上天的恩赐,不过很可惜,那些原本触手可及的温情,早已断裂在98年的夏日里。
“拿上吧。”沈枫笑说,“我本来是想饭局结束后,去一趟季姨和我爸那边,让他们转送你礼物,不成想咱们今天会碰见。”
沈敬竹突然就想起来,在杭州的那段时间,他在元旦过后的几天内,总能收到母亲的快递。
那些高档精致的礼品,到底是谁准备的,已经不言而喻。
“谢谢。”沈敬竹并未接过礼物,“不用再费心思,我已经好多年没过生日了。”
沈枫的笑意霎时僵在脸上,他那些还未出口的话语,就这样,失去了意义。
年少的沈敬竹对于他的安排和示好一直全数接受,除了两人唯一的一次争吵,沈敬竹从未对沈枫说过拒绝的话,可今天……
这种“拒绝”令沈枫莫名心慌,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攥住,按得他一抽一抽地发疼。
沈枫抿起唇,话语很错乱:“收下吧,这是格拉苏蒂的限量手表。我几个月前去德国出差,排了好久队——”
“谢谢。”沈敬竹还是那句话,“我不需要。”
说完这句话,他没再停留,大步走进宾馆。
沈枫隔着车窗,看着那道没有一丝犹豫远去的身影,忽然自嘲似地笑了一声。
短促、很轻,却不容忽视。
司机适时询问:“沈总,现在是回家还是去您父母那边?”
沈枫的拇指用力按了下眉心,点燃一根烟:“让我想想。”
司机没有多言,将车内温度调高一度,顺便打开车载电台。
甜美标准的女声充斥着车内每一个角落:“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又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间。在节目结束的最后时刻,为大家带来一首非常经典的粤语歌《偏偏喜欢你》。”
沈枫甚至都没反应过来,那首烂熟于心的、却多年不敢重听的金曲,就像重遇沈敬竹一般,毫无预兆地飘入他的耳廓。
[爱已似负累,相爱似受罪。]
短暂的沉默过后,沈枫掐了烟:“去我爸那边。”
他最后仰头看了眼沈敬竹入住的宾馆,轻声叹口气:“可我——”
偏偏喜欢你。
——————–
这篇文是伪骨科,文案里不让带这个tag,在这说一下,如果是雷点请一定要退出啊~

  • {{attr.name}}:
小说库

满载星光奔向你 哆啦酱 小说TXT下载

2021-11-20 17:03:21

小说库

怃奈神功 首续 小说TXT下载

2021-11-20 17:16: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