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谁是小麻雀 星森 小说TXT下载

作者:星森
类型: 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状态:已完结
主角:容丝丝

文案:

 

寇衡初到锦州城,听闻城南丝织商户容家长女对他表兄一见倾心,遂取笑:区区一个商户女,也想学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

被隔壁容家小女容丝丝,听个正着。

后来,尊贵的寇小侯爷,要求娶商贾之家出身的平民女子容丝丝。

容丝丝斜眼:听说,我这样的人,是麻雀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

寇衡笑嘻嘻:我不喜欢凤凰,我就喜欢小麻雀。

容丝丝作势就要拿针戳他:你说谁是小麻雀?

寇衡躲:我我我,我是小麻雀。

容丝丝这才罢休,背对他继续绣花。

寇衡小声:两只小麻雀,正好双宿双飞,相亲相爱。

容丝丝听得清楚,嘴角漾开一抹笑,心道:这个傻麻雀。

每天18点更新。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布衣生活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丝丝 ┃ 配角:寇衡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是!

立意:爱可跨越阶级,断不可随意轻视他人。

《你说谁是小麻雀》小说精彩试读:

庆和三十六年,锦州城,春。
清明时节雨纷纷,柳小五折腾着一把油纸伞,却怎么也撑不开,气得她一把撂下,直嚷嚷道:“什么破伞嘛,一点儿也不好使,回头我找那苏老头去,怎么修的伞!”
同她一道躲在了沿街商铺屋檐下的年轻女孩子,拿衣袖擦了把额头上被滴落到的雨水珠子,和气地笑:“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值得你生这样大的气。”
她俯身蹲了下去,亲自去捡起了那把旧伞来。
“这伞也修了好几回了,怕是也没的可修了。”她试着撑开,“回头我给你些钱,再去苏大爷家买把新的回来吧。”
一听要买新伞了,柳小五顿时便高兴了起来:“姑娘存的那些个钱,也该拿出来置些新的物件儿了,天天用这些旧的,没的叫人瞧不起。”
容丝丝也撑不起那把旧伞,只好竖在了墙边。又听了柳小五的一番话,不由得笑:“怎么,用旧物件儿就给人瞧不起了?”
柳小五添油加醋:“姑娘你是不知道,外头那起子小人,势力着呢。知道的,夸你节俭,不知道的呢,背地里还不晓得会怎么编排呢,坏心眼得很。”她翻了个白眼。
容丝丝被她这生动的一番话,逗得直发笑。同样笑了的,还有身后店铺里的老板娘。
“几天没见着,我们小五姑娘的这一张嘴呀,越发伶俐起来了。”李月娘笑着,将她二人往店里让。
“哎哟李嫂子,这要论嘴皮子功夫,我可比不过您呐。”柳小五谦虚着,抬腿就要往店里去。
容丝丝一把拉住了她,又望了李月娘,笑道:“李嫂子,你店里还做着生意呢,我们就不进去了,等等雨就该停了,我们还赶着往梨园去呢。”
李月娘知道她的脾气,小姑娘虽人看着和气,那说话却是从来都说一不二的,因此也就罢了。
她又看了柳小五怀里抱着的一只青皮包袱,遂笑问:“又往梨园去,那这包袱里的,又是给万姑娘备的吧?也不晓得是些什么好东西。”
她口中的万姑娘,正是梨园鸿禧班当红戏子万暮云。
容丝丝笑:“什么好东西?不过就是一件衣裳罢了。”
万暮云是唱戏的伶人,又正当红,这穿衣打扮上,绫罗绸缎必不可少,这些李月娘也是晓得的,因而她笑:“容二姑娘这话,说得可就谦虚了,这锦州城里谁不知道你们城南容家,那可是百年间数一数二的商户呢。就是一匹白布,那也比一般人家做出来的要精致得多。”
容丝丝垂首浅笑:“李嫂子可真是会说笑。”
李月娘一摆手:“欸——我这说的,可都是真话。”
恰逢有人来买糖包,李月娘就去了。
她才转了身,又从门里递了把青绸大伞出来,笑道:“瞧我可忘了,这原是先前借的你家厨房里王大婶的伞,现在正好,你主仆俩撑了。完了一路带回去,替我还给王大婶,也托小五姑娘,给我向她道个谢吧。”
柳小五听说是王婶的伞,便伸手接了,又打趣笑道:“李嫂子,你光嘴上一句谢呀,也没个什么东西……”
“小五!”容丝丝打断道。
李月娘于是笑道:“最近没得好糯米,回头我亲自下厨,做盘青团,送到府上去,可好?”
柳小五俏皮笑了:“这也就罢了。”说着打起了那柄青绸大伞,又对了容丝丝道,“姑娘,咱们走吧。”
容丝丝接了她手中包袱,又向李月娘道了别,这方走了。
走了没一会儿,将将拐过一方巷子,出来大街之上,这雨,说停也就停了。
“真是奇了怪了,”柳小五皱了眉头,收起了伞,又张望了灰蒙蒙的天,嘟囔着,“这雨怎么又不下了?”
容丝丝好笑:“不下倒不好了?”
柳小五忙堆起了笑脸来:“不下好,不下好。”说着又探手来接她怀里抱着的包袱,“姑娘,还是我来拿吧。”
才将包袱交去了柳小五手上,容丝丝便听得一阵得得的马蹄声响远远传来。她举目眺望,似是几个人,都骑了高头大马,正奔驰而来。
她赶紧拉了把柳小五,两人一道,避去一旁,贴了路边走。
听着马蹄声将近,却不期然打巷口冲出来个小乞丐,正好将柳小五撞了个正着。
柳小五一个没站稳,身子一扭,踉跄着便往街道上行了几步,眼瞅着就要往地上摔去。
“小五!”容丝丝惊呼。
又见柳小五行将跌倒之际,扬手就将包袱抛向了空中。那包袱本就是松松盖着的,这一下在空中打了个转儿,可不就散开了?
吓得容丝丝连着又喊道:“衣裳!”
那是一套湖青色绣出水芙蓉的衣裙,料子自然是上等的,更难得的是那上面的刺绣,花了容丝丝整整两个月的功夫,方才彻底制成。
这样一套费她心神的衣裙,眼看就要飘落地上,那青石地上满是雨水,混着泥沙,这一落,她这几个月的心血,岂不是都白费了?
“姑娘别急,我来!”柳小五挣扎着要爬起来扑去抢。
可哪里还轮得到她?
不等柳小五起身,围观的众人,都见一个宝蓝身影,自马背上飞起,伸手抓了那套衣裙,一个转身,轻轻松松便落了地。反应之灵敏,身姿之轻盈,都不禁让人想鼓掌叫好。
见此情景,容丝丝暗自舒了口气。她整了整心神,便走上前去,朝那身着宝蓝衣裳的公子屈膝行礼:“多谢公子出手相助。”
“这是你的?”那宝蓝衣裳的公子轻笑着问道。
容丝丝的视线落在他捏着衣裙的手上,他的手指纤长又白皙,只是那分明的骨节,提醒她这是男人的手。
“是我的。”她点头。
“哦?”那位公子的声音里笑意明显,“那你如何证明,这的确是你的呢?”
“啊,这……”容丝丝一愣,这还要证明吗?
“这就是我们家的!”柳小五一瘸一拐走了过来,她挡到容丝丝和那位公子中间,恶狠狠瞪了他,“你满城里去打听打听,除了我家姑娘,还有谁能做出这样好的针线活儿来!”
当了她的面,那位公子的脸上顿时就敛了笑意:“真是不知礼数的丫头。”他嘲讽道,“你先把自己脸上的泥巴擦干净了再来跟本……”他顿了一下,又道,“跟本少爷说话吧。”
柳小五气得要死,她还要再吵,却被容丝丝给拉住了。
“请公子见谅,原是我家丫头心急了些,口不择言。”她好言道,“还请公子大人有大量,将这衣裙还我。”
那公子跳了眉,上下打量她一回,吊儿郎当道:“你让我还我就还?你还没证明这就是你的呢。”他说着凑近了容丝丝,直看进她的眼睛里去,一字一顿,“我,偏,不,还。”
原以为是个文雅公子,哪成想竟是个无赖登徒子呢?饶是容丝丝好性子,这会子也动了气:“不还就不还!你的脏手碰过了,我还嫌弃呢。”
她说罢拉了柳小五,掉头就走。边走边气得想:真是,光天化日之下,这是明抢啊。
“我说阿衡,你这就不大厚道了吧,说是帮忙,怎么还给人姑娘家的东西拿回来了?”坐在马上的月白衣裳公子哥儿,扬声笑道。
寇衡哼了一声,道:“我乐意。”
谢明生听他那赌气的话,不禁笑得更狠:“你气了吧,竟还有姑娘嫌弃你手脏。”
寇衡不满:“可不是?我长了这么大,还没人敢当面儿嫌弃埋汰我。要说怎么是乡下人呢,没眼力见儿。”
谢明生当然清楚,他这个两姨表弟,平素在家是怎么个无法无天混世魔王样,因而只继续打趣:“是啊,你自己不也说了嘛,没人敢当你的面儿说。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寇衡虽惯爱胡闹,心里却跟明镜似的,清楚得很。还能是因为什么?不过,是都看在他靖安侯府小侯爷的面子上吧。
见他沉默,谢明生于是又笑:“你看,那姑娘又不识得你是谁,随口说出了心里话,又哪能怪得了她呢?”
不知为何,听了他这句话,寇衡心里更是冒火,他翻身上马:“你倒是很会为她说话嘛,怎么,瞧上了人家姑娘?”
谢明生知他小孩子心性,不怒反笑,故作了一阵沉思状,方道:“要说起来,那姑娘生得的确好,乌发雪肤,杨柳腰肢,最妙的,还是她那一双眼睛,盈盈秋波,叫人望之却俗。”
他说着,还忍不住一壁抚了掌:“我一直都以为,咱们帝京已占全了人杰地灵,没想到这一路南下,竟是叫我大开眼界,文人墨客自不必不提,单是这美人儿,就如百花缭乱。可见以往,咱们呐,还是做了井底之蛙了。”
寇衡听得直翻白眼:“一个女子而已,竟惹得你还长篇大论起来了。”他攥紧了缰绳,“你要真这么喜欢,不如讨了家去,日日红袖添香,说不定你就能著作等身了。”
谢明生还真就一击掌:“欸,你这倒是个好主意。等回头我托人去打听打听,问问那是谁家的姑娘,不定,还能请阿衡你做个傧相,吃杯喜酒呢。”
他说着,还真就叫了个随行的小厮过来,吩咐他去打听打听,刚才那姑娘是个什么来历。
小厮领命去了,寇衡却再度翻了白眼:“谁要吃你的喜酒。”他气上加气,一径打马去了。
谢明生哈哈笑着,也策马跟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宝贝们我回来了。
这篇文依旧很短小,但我写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希望你们也能看得开心。

  • {{attr.name}}:
小说库

青梅竹马经流年 糖荼 小说TXT下载

2021-11-20 17:31:48

小说库

《NO.One第一恋人(出版书)》 朵朵 小说TXT下载

2021-11-20 17:55: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