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照明月归 芦叶满洲 小说TXT下载

曾照明月归 芦叶满洲 小说TXT下载

作者:芦叶满洲
类型: 言情,架空历史,奇幻
状态:已完结
主角:笙笙

文案:

地府徘徊的游魂,纷纷重返人间了。
在地府吃喝玩乐的笙笙姑娘一朝回到了死去的一年前,她的任务就是带回那些死而复生,执念横生的重生者。
可是后来。
笙笙一脸狼狈的看着阎君,问道:”阎君,我从来听您的话,您让我回来,我就回来,您让我引渡游魂,我就引渡游魂。可是,您没有告诉我,有一天,我要面对的任务对象,是我的朋友,相识多年,舍命相护于我的朋友时 ,我该怎么办?”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江湖恩怨 重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笙笙 ┃ 配角:明月籍,临川,封垔,叶宁息,叶宁霜 ┃ 其它:无

一句话简介: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立意: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曾照明月归》小说精彩试读:

秋风起,山蛇肥。
晋远多山多石,地貌贫瘠,唯独蛇的品种却是无比丰富。从常见的草蛇、菜花蛇,到剧毒的金银环蛇、眼镜王蛇,应有尽有,甚至令人闻风丧胆的过山风都能寻得到。
山风渐凉,寻常百姓都已经收好了一年的粮果,准备过冬事宜。但在晋远,垂头丧气了一年的百姓却渐渐活跃起来。这里几乎人人都会捕蛇,便是还未懂事的小孩童,见着了那滑溜溜的长虫也是不怕的。这种别人坐下来休息品茶的天气,于他们却正正是发财的好时节。
一个破败的小茶棚下,歪七扭八坐了几个人,一个耄耋老者,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少年,其余都是些壮年男子。老者慢悠悠的喝着茶,几个壮汉脚踩在长椅上,高谈阔论中时不时夹着几句荤话。倒是那小少年,百无聊奈的晃着腿,时不时还拿脚扒拉一下脚旁的布袋子。那袋子颇大,似是装了许多长条状的东西,时不时还会或快或缓的蠕动几下。
正出神间,小少年却见有道浅蓝色的身影映着夕阳余晖,不急不缓的走近。
那是一个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小姑娘,简单利落的裙衫只及膝盖,脚上绑着一双雪白的软长靴,此刻已是沾染了许多尘土。待再看清些,确实是个白白净净的清秀姑娘,头发似比一般同龄的姑娘短上许多,在耳后垂了两个丫髻,各绑了一根宝蓝色的长长丝带,柔顺的垂在胸前。最特别的,是她腰间别的那把匕首。那是一把直匕,漆黑的鞘壳与手柄,夹杂着暗蓝的纹路,早秋的残阳落在上面,便有光芒流转一般的错觉。
她左手捏着一张昏黄的纸页,右手是两支红彤彤的糖葫芦,边走边看手中的纸页,不时还咬上一粒糖葫芦。
茶棚一侧的帘子掀开,茶棚老板一露头便见到这姑娘,眼尖的发现她衣服料子倒是上乘,抹布往肩上一搭,提着壶凉茶便走上前去。
“姑娘这是赶哪去啊?前边可是荒山,往前几里地都没有人烟了,坐下喝碗茶再走吧?”
那姑娘这才从那破旧的纸张上抬起头来,朝老板笑了笑,十分的憨厚可爱,“喝茶是没问题的,但大叔得帮我指指路,这前头,可是问幽山?”
听到问幽山,老板愣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笑呵呵的回道:“沿着这路再走七八里地,看得一棵千年老槐便往左拐,翻过两个小土坡就看得见问幽山了。”
小姑娘将手中的纸张折了折塞入怀中,冲着老板甜甜一笑:“有劳大叔指路,我身上没得零钱,便拿这个抵了茶钱吧。您找个干净的葫芦,帮我装点粗茶,听您说的,怕是还要走上许久呢。”
老板接过她递上来的东西,眼珠子都瞪大了,应了声“好勒”,攥紧手心的东西便进茶棚去了。
不一会就拎着个半新的葫芦出来,递给那姑娘,态度阿谀不少,“小姑娘,咱们晋远不比别处,可没什么好茶,你将就着打下口干吧。”
小姑娘笑眯眯的接过葫芦挂在腰间,边系带子边说:“谢谢大叔,我还急着赶路,这就走了。”
“慢走、慢走啊。”老板点头哈腰的又送出几步,这才回到茶棚,手脚轻快的擦起桌子。
一个大汉凑过去,挤眉弄眼的道:“我说老孙,那小姑娘塞了什么好东西给你啊?咱瞧着你那脸色都变了。快拿出来给哥几个看看,这是撞啥好运了这?”
那老板扬了扬眉头,掩不住的得色,拿手中的抹布将手擦了又擦,这才小心翼翼的从袖袋里掏出粒小小的东西。众人一时都围了过去,发出阵阵惊叹。
只见茶棚老板粗粝灰褐,满是皲裂的手心里,躺着一粒小拇指盖粗的东珠,温润细腻,周身一层白蒙蒙的光彩。虽然个头不大,却绝对是一颗万中无一的极品。
众人无不感慨这老板走了大运,却有一个大汉忽然笑道:“老孙,我们平头百姓的,可认不准这东珠真假,万一人家看着你一个土包子,随便拿了个假货给你,你也不知道啊。”
一时大家都跟着起哄,那老板在大家的哄笑声中顿时涨红了脸。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行了你们几个小子,隔着老远老头子都看的清楚,那绝对是上等货色。”
几个大汉讪笑几声,忙道:“是是是,您老自是不会看走眼的。”
说话的正是一直默不作声喝茶的耄耋老者,看了眼远处已是一个小点的小姑娘,老者叹息一声,“看着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跑到这荒山野岭的来,去的还是问幽山,这家里人也不知如何放得下心。”
那小少年忙坐近一点,好奇的问:“怎么的,问幽山去不得吗?”
老板此时已经将东珠收好,闻言应道:“自然去不得,问幽山上,可是住着妖怪呢。”
一个大汗也凑过来,“世上哪有什么妖怪,我倒是听说,问幽山上有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悍匪吧。”
小少年眨眨眼,“那,那究竟是有土匪,还是妖怪呢?”
老者悠悠喝了一口茶,“管他是土匪还是妖怪,总归不是什么好去处。”
天色渐晚,四处早已杳无人迹,厚实的落叶铺在路上,踩上去还不时有“咔嚓咔嚓”的枯枝断裂声。
小姑娘手中的糖葫芦早就吃光,低着头一蹦一跳的走在路上,专挑着有枯枝的地方走,空幽的山间,除了偶尔的鸟鸣,便只有她脚下不时响起的枝叶断裂的声音,她却半点不害怕,反而越踩越是有劲,还不时发出轻灵的笑声。
“咦,到了?”脚步蓦的一停,小姑娘好奇的看向面前巨大的老槐树。
这树说有千年怕也不是虚数,看着四五成人才能将将合抱。枝桠间挂了许多长长的布条,还有稀疏的几块木牌,木牌早已朽烂,布条也褪色得看不清颜色。看来很多年前这棵老槐树还是颇受香火的,只不知道如今怎的无人问津了。
看了几眼,小姑娘这才往左一拐,继续赶路。
问幽山顶,有一个三面环山的平地,上面建有一座简约却高大的木楼。楼前的一块药圃里,一个须发皆白,穿了灰布葛裳的老人正高挽起袖子,在给一排刚冒头的青苗浇水。
一个青年急急忙忙上得山来,隔着药圃给他行礼,“昀老,有人上了问幽山。”
老人舀起一瓢水,漫不经心道,“问幽山已封山近百年,早就无人记得了,便是有人无心闯入,又有何妨。”
青年顿了顿,“昀老所言甚是,只不过方才进山那小姑娘,似身怀九幽阴气,且行进路线未有丝毫犹疑,临川看她不似常人,这才让我上山来禀报您一声。”
“九幽阴气?”老人沉吟一声,弯腰将瓜瓢放入桶中,慢慢走出药圃,抬头看了眼天色,吩咐道:“你去将她带过来吧,顺便,把临川他们都召回来。”
青年恭敬的行礼应了“是”,这才回身下山去了。
老人放下袖子,负手看了一会渐暗的天空,“周天星辰反复移位,帝王紫气隐有颓势,来人莫不是与此事有关?”摇头叹息一声,捋着胡须慢慢朝木楼走去,只见他步伐稳健,丝毫不现老态。
待那小姑娘被带入厅堂,外间早已黑透,月光渐渐爬上山头。
老人坐在上首,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几乎有些不问世事的小姑娘。厅堂间连呼吸声都隐密不见,静的沉重。
捻了捻手中的珠串,老人开口问道:“小友自何而来?所求何事?”
小姑娘甜甜一笑,“顺捋天道,扶持紫薇。”
老人心中微惊,眼神慎重不少,不动声色的道:“小小年纪,倒是颇有志向。只是,来这荒山野岭寻我等村夫作甚。”
小姑娘闻言却是“噗嗤”笑出声来,清泠泠的,十分好听。
也不顾众人惊诧的神色,端端正正的站好,拱手弯腰行了个大礼,朗声道:“笙笙见过昀老先生,见过伽耶族各位大哥。”

书看的多而已

  • {{attr.name}}:
小说库

《真千金看见鬼之后》 红枫叶子爱上银杏 小说TXT下载

2021-11-20 18:19:46

小说库

真爱粉他掉马了 脱纲的野马 小说TXT下载

2021-11-20 21:04: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