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疯起来连自己的白月光都不要了 一节藕 小说TXT下载

作者:一节藕
类型: 穿书,校园
状态:已完结
主角:苏蔼,顾羿

文案:

文案:

苏蔼穿书了,原身被所有人捧着宠含着疼

原身是天真纯稚的小少爷,也是书里可有可无的一个配角

可原身爱着敬着的邻家哥哥却是书里最大的反派

反派虽然是反派,可反派帮苏蔼写作业,为他打架,给他烤小蛋糕,这样看起来,他的世界里只有苏蔼

反派叫顾羿,虽然他自己从未亲口承认过,但所有人心知肚明,他喜欢苏蔼,苏蔼是他的白月光。

可苏蔼却在这溺死人的疼宠里战战兢兢,度日如年

原……原书的剧情,原身就是被反派这么毫无底线和原则的一路宠下去,将原身变成了一个废物

他……他在宠杀!

-小剧场-

同学A:“你好过分咯,顾羿那么喜欢你。”

同学B:“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同学C:“……”

顾羿也笑得相当无害:“对啊,我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苏蔼瑟瑟发抖:“你……你有本事先把刀放下!”

“……”

1.演技不错的受v演技炸裂疯批反派攻

2.没有(不确定)追妻火葬场

3.主角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原书反派行为自有惩罚,不建议只看半章就开麦,大家都要做积极向上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内容标签: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蔼,顾羿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反派他六亲不认

立意:活出自己,找寻自我

《反派疯起来连自己的白月光都不要了》小说精彩试读:

苏蔼用力拍着水箱,他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水箱中,水箱不大,但也不算小,挤进去十来个人没有任何问题。
但此刻,水箱里只有苏蔼一个人。
有一根水管,从水箱上方往水箱里灌水,现在是深秋,凉水从头顶浇下来,苏蔼脸色惨白,浑身湿透,站在波荡的水中,水面已经及小腿,但这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丝毫要出现人影的迹象。
苏蔼心底泛起无限恐慌。
“有没有人?”
“救命!”
“有人吗?”
苏蔼的手掌心拍得通红,他发着抖,水灌上了腰部,他整个人已经决定有些站立不住了,他不会游泳,但现在这种时候,会不会游泳,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蔼用力撞着水箱,声音喊到嘶哑。
“有没有……有没有人……”水漫进了鼻腔,争先恐后涌进嘴里、气道,耳朵里是进水的嗡嗡声,眼前是不断起伏的波浪。
苏蔼奋力挣扎,身体漂浮在水中,双手拍打着水面。
好疼……
耳膜被流水大力冲击,张开嘴就给了水进入身体的机会,身体被水压挤压得快要碎掉,如同置身于风雪簌簌的极寒之地,直到苏蔼闻见了血腥味。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开了,苏蔼用尽全力看清楚了,朝他慢慢走过来的人是……顾羿?
顾羿?
顾羿哥哥,救救我……
在闭上眼睛之前,苏蔼看见的是顾羿弯腰将水流调大,然后拿起手机,对着自己拍了张照片,最后抬眼望着自己,轻轻地笑了。
苏蔼失去全部的力气,置身于冰凉的水中,他双手抓不住顾羿,也握不住空气,他感觉自己像跌入了没有任何倚靠的漆黑楼梯,朝下仰去。
脸色惨白的少年即使身处这样凄惨的境况依旧像落入水底的宝石,闪耀璀璨。
站在水箱前的青年,垂着眼,宛如鬼魅。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苏蔼脑海里出现一个声音,他问苏蔼。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重生吗?”
“不愿意。”
“淦,那我找个穿的吧。”
“……”

同名同姓者苏蔼光荣地传进了这本书里,成为了跟他同名同姓的一名配角身上,配角也叫苏蔼,家庭幸福,长相清秀乖巧,在高中之前,他的成绩都很优异,但是在高中之后,他的成绩优异就成了假象。
假象的形成还要从书中的一个反派说起,反派拥有比男主更加优秀的条件,就是心理不太正常,配角苏蔼初中时跟他成为邻居,两家父母生意上常有往来,他跟苏蔼也从那时起开始形影不离。
乖巧的苏蔼哪哪儿都好,就是差了点儿主见,他被无聊的反派慢慢养成了一个废物,作业帮做,考试给题,鞋带都帮忙系。高考时,苏蔼只上了一个民办三本,反派却在最好的大学。
大学两人正好在一个城市,远离家乡,苏蔼对反派越来越依赖,直到苏蔼的妈妈来了,发现苏蔼已经废得没眼看了,最后妈妈的哭泣敲醒了苏蔼。
苏蔼奋发努力,还傻乎乎地想要偷偷给反派一个惊喜,把一所重本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给反派看,反派又气又恼,把苏蔼给淹死了。
本来穿书这等该死的“好事儿”是轮不上自己的,但因为原身拒绝重生,于是苏蔼就被这个惊喜砸中了,他要么按照原来的轨迹行走,最后被淹死;要么努力改变命运,因为他现在就是原身。
这还不简单,离反派远远的,再凭借他自己那超高的智商,这好日子不就来了。
苏蔼看着镜子里的细胳膊细腿,白嫩柔软的肚皮,还有一张乖得令人心里软的脸。
不man,但很好看,是非常容易积累好感度的类型。
桌子上的日历显示现在是2016年4月5日,书本上写着高三,那么,距离高考只剩下两个月了。
苏蔼不太着急,实际上在他的世界里,他刚刚高考完,在确定自己是文科状元以后,苏蔼收拾行装准备去国外旅游,飞机在半空遇气流有点颠簸,其他乘客都没事儿,苏蔼却被颠到了这儿。
还又得再经历一次高考!
翻开课题发现都是会做的题目,苏蔼松了一口气,刚坐到椅子上,门就被敲响了,“阿酥,起床了吗?你下午不是还要到顾羿家里做作业吗?”
本来原身的小名叫阿苏的,但因为苏不太特殊,原身妈妈就将苏改成了酥,甜甜的那种酥。
苏蔼“腾”地一下站起来。
顾羿?
那个反派?
江琬还在下楼,身后房间的门就被拉开了,苏蔼跑下来,拦在她面前,“我不去他家里做作业了。”
“为什么?”江琬有些好奇,“你平时都是到顾羿家里做作业的啊,你徐阿姨还给你做了蛋挞。”
“就是,我已经做完了,”苏蔼说道,“不用麻烦人家了。”
虽然现在还没做,但他等会很快就可以完成。
“好吧,那我去给你徐阿姨说一声。”江琬摸了摸苏蔼的头,下楼去了。
江琬在楼下给反派他们家打电话,苏蔼在房子里上下跑熟悉熟悉环境,原身家里不是在本市特别有名望的生意人,有两家酒店,几个不小的铺面,就这样,已经足够原身家过得很好了。
苏蔼有拖延症,那些作业他很快就能完成,但他就想要晚上做。其实做不做作业于他而言不是特别重要,他已经参加过高考了,刷过的题可以用卡车计算,原身那几本练习册,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江琬就看着苏蔼在房子里逗狗玩,拉着那只哈士奇跑到了院子里,很快,院子里就响起了哈士奇的嗷呜和男生不耐烦的声音。
苏蔼很久没这么玩过了,原身的家庭,真的太幸福了。
而正是因为这样,苏蔼更加心疼原身,原身本来可以特别幸福地过完一生的。
却因为遇到了反派,落得一个被溺死的下场。
苏蔼躺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哈士奇叫狗牙,狗牙在他旁边吐着舌头,爪子搭在他的肩膀上,四月的太阳还很温和,落在脸上柔软得如绸缎,令人昏昏欲睡。
狗牙也跟着睡。
在睡着之前,苏蔼想,如果没有反派,他的智商压根没有任何用武之地,所谓神仙穿书也不过如此了吧。
但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短暂得要命。
苏蔼是被狗牙湿漉漉黏哒哒的舌头舔醒的,舌面的颗粒特别粗糙,狗牙下嘴没轻没重,苏蔼抬手就给了它一巴掌。
狗牙又开始呜呜呜呜地叫起来,苏蔼这才睁开眼睛。
而这时,院子的门正好被推开。
苏蔼一下坐起来,头发上还沾着几粒草籽。
进来院子的男生抱着两本书,穿着白色的卫衣,头发很柔软的搭在额前,眉眼温润干净如朗月,一看脾气就很好,非常好的那种。
苏蔼看看狗牙,他夹着尾巴,缩在自己旁边,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这是怎么了?见到鬼了?
“阿酥,你怎么在地上睡觉?”
语气熟稔,神态温柔,这人不错。
“江姨说你的作业已经做完了,我有两道题有点不确定,想问问你。”男生继续说。
谦和有礼,举止……等等,“江姨说你的作业已经做完了……”!如果苏蔼没猜错,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顾羿!那个反派!
那个在书里游走于法律之外的反派!
把原身淹死了的反派!
苏蔼拍掉头上的草,连滚带爬地爬起来,他清了清嗓子,眼神不躲不闪,“那个,作业,明天给你看吧。”
顾羿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现在不给我看呢?”
苏蔼心里想骂人,别人或许不清楚原身的水平,但顾羿应该是最清楚的,原身现在的功课特别差,更别提独立完成作业,还说有题不会要问问他?
顾羿知道自己在撒谎,却仍然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反派果然不一般。
“我也是抄的网上的答案,不好给你看。”苏蔼说道。
他知道自己应该要与顾羿划清关系,但绝对不能简单粗暴直接绝交,毕竟反派早就开始废物养成了,现在贸然打断,说不定明天自己就被掐死了。
顾羿看着苏蔼不自然的眼神,掩下眼底的冷意,温柔遍布全身,“阿酥不会,为什么不问我?”
要死了要死了,苏蔼快炸毛了,不管何时何地,苏蔼拿顾羿这种人最没有办法。因为这种人,不达目的不罢休,他还特别善于伪装。
说实话,如果他是原身,他也会被顾羿骗得团团转。
可他不是,他得稳住。
“我不是不想问你,是今天早上起床,我就发现我的作业都已经做完了,”苏蔼演得很逼真,他自己都快要信了这鬼话,“我还以为是狗牙帮我做的,结果我一看手机,浏览器上都是搜索历史,我觉得只有梦游才能解释这次事件,你觉得呢?”
顾羿若有所思的听完,听完过后,他勾起嘴角,抬手揉了揉苏蔼的头发,“我也这么觉得。”
苏蔼心里松了一口气,面上没有表现出现来。
顾羿收回手,眼里的冷意层层叠叠,他看着苏蔼,好奇怪,小废物怎么开始撒谎了呢?

  • {{attr.name}}:
小说库

在他心头降落 屿薇 小说TXT下载

2021-11-21 15:19:14

小说库

踏魄行之千寻篇 净之铭 小说TXT下载

2021-11-22 11:30: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