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魄行之千寻篇 净之铭 小说TXT下载

作者:净之铭
类型: 言情,架空历史,武侠
状态:已完结
主角:龙城,凌熙

文案:

江湖圣地千寻宫正值“花月云天游”之际,龙渊之境却遭神秘人秘密送信,言及千寻宫安危,甚至提到了二十年前覆灭的玄天门。为查明真相,保护千寻宫安全,龙城前往千寻宫赴“花月云天游”,在此过程中,龙城相继结识宫主凌熙、萧辰、欧阳傲天等人,并牵扯出传说中的上古之力,风后魄。千寻宫中,暗潮涌动,各派相聚,却陆续有掌门被袭击,这一切都指向玄天门。可是玄天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随着明暗周旋,真相慢慢浮出水面。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城,凌熙 ┃ 配角:萧辰,凌羽,欧阳傲天,盛颜,莫之轩,白向欢,慕云平,楚君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江湖世界,侠骨柔情,正邪抉择

立意:成长

《踏魄行之千寻篇》小说精彩试读:

千寻宫自建宫千百年来,始终被视为江湖圣地,不管江湖纷争何如,她自若一朵遗世独立的莲,安然于流逝的岁月之中。每逢十年春分时节,恰天地芳菲正盛之际,千寻宫便会大开山门,遍邀江湖各派和四方游子入宫游玩。
此盛会名曰“花月云天游”。
林荫偏道上,两匹骏马飞驰奔走,一碧一苍两抹颜色在树影斑驳间闪现。不多会儿,碧裙少女拉住缰绳,巴掌大的娃娃脸上,孩子般的稚气还未脱尽,杏眼灵动,一颦一笑间尽是可爱精灵。腰间的碎铃铛热热闹闹唱了一路,霎时间静下来反而显得周边寂寞不少。
“师父,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千寻宫啊?”白向欢抱怨道。
自无邪院出发已五日了,却连千寻宫的大门都没见到。白向欢心疼地扯了扯身上的百蝶穿花薄纱裙袂,这已经是换的第二套衣裙了。本想着在最好看的千寻宫穿上最好看的衣裙,可眼下已有两件浪费在了路上,真是可惜。要是再不到千寻宫,新买的衣服都要穿完了。
想到这里,白向欢气恼地看向还在苦苦钻研地图的年轻男子。正是因为怕误了行程,所以他特意选了一条近路,可误打误撞竟不知行到何处了,眼下来竟连个人都看不着。
男子似是察觉到身边的怨气,略微心虚地抬起头,憨憨一笑:“快了,快了。等我们走出这片林子,上了大道遇见人,自然水到渠成。”
莫之轩这话说得极为坦诚,偏偏他一笑时便会露出两个十分可爱小酒窝,故而此刻看上去简直人畜无害,纯良无辜,让人不忍责怪。可白向欢作为无邪院首席弟子,得莫之轩亲传,自然知道这副人畜无害的面孔下是怎样一副鬼怪心肠。
莫之轩从包袱里摸索出一大水壶递给白向欢,宽慰道:“这是千寻宫新任宫主继位以来第一次举办花月云天游,想来定是格外隆重。你且宽心,我保证咱们能在千寻宫开山门的第一日,准时到达!”
春日里的暮色总是来的更快一些,隐于霞光中的千寻宫显得苍穆而神秘。无人知道千寻宫终于何处,只知从山麓始,便入了它的地界。千寻宫钟灵神秀,自入山门便是满目荫郁,未尽雕饰的石路依着山势蜿蜒,颇有返璞归真之感。往里走上千百步,便隐约可见漫野的桃色,阳春三月,正是桃花馥浓的好时候。桃林尽头,就是千寻宫正经八百的宫门了。雕五凤白玉华表之后,红漆杉木镶金铜扣宫门之前,分设迎宾登记处,各处各色,缤纷琳琅。
宫门之外,寂静安然;宫门之内,身着罗裙的宫人步履匆匆,披甲挂胄的守卫神色严慎,别有一番天地。
后殿试剑亭忽而旋起的水浪波光粼粼,随之而来一股沁骨清爽的寒气,凌厉不失柔和。莲花池的中央,一少女单足点与王莲之上,近处水面皆已凝霜。月白染蓝的留仙裙在方才的旋风之下微微摇曳,广袖之间沧穹剑冷光闪烁,仍有蓄势而发之姿。少女面容清冷,气质脱俗,清逸如仙,眉眼间透着几分英气,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半垂的眸子里面似淌着星河,浓密睫毛上滚下的水珠顺着洁净柔滑的面颊滑到朱唇边,被一只玉手不经意间抹去。待水波散尽,她轻挑眉峰,像是在等着什么。
稍许,一道俏丽的身影,披着流荧剑的流光俯冲而下,宛如玉镜落空。少女见势,犹豫之下剑指流荧,正面迎击。一阵相持过后,沧穹力压流荧,胜负已然分明。远处观战已久的宫人喜道:
“大宫主胜了!”
少女收了剑,飞跃回试剑亭中,拈起一杯茶喝尽了。
“姐姐,我又输了。”一道不甘心的的婉转女声自纱帘之后传来,接着便见方才持流荧剑的姑娘怏怏而归。纵使她今日特意着了铁甲劲装,也难掩她的清婉昳丽,一双圆眼似沉睡千年的琥珀珠子,纯粹动人,所谓岁月静好,大抵说的便是这样纯真安然的模样。
“输了便输了,何必这样懊恼?”
凌熙瞧着凌羽面上尽是惋惜之色,一对柔丽的抚形眉也耷拉下去,琥珀色双瞳也无黯然无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唉!”凌羽长叹:“姐姐,方才你怎么不躲呢?”
“我若是躲了,照你那样的俯冲之态,非一头扎进水里不可。”凌熙解释道,“此战你不足之处有三。第一,你不该给我喘息之机,在我踏上王莲尚未稳定之时,你便该乘胜追击;第二,未对对阵场地做出正确的判断,莲池之上没有落脚之地,所以必得以轻功为基底而战,你着铁甲上阵,岂不是添加负担;第三,于战况节奏上掌控不稳,你想以坠月这一招结束战斗,可试剑亭开阔,无逼仄之处,更无从借力,自然失去赢面。”
凌羽痴痴望着凌熙,笑道:“姐姐教导的是,凌羽记下了!”
正当姐妹俩说话的空当,千寻宫掌事宫司素水自岸边而来,绣云雁百褶裙边随着她的步子摇曳,仿佛要飞起来似的,鲜活得很。
“参见二位宫主,素水有事回禀。”
“过来吧。”
“宫主,按照往届‘花月云天游’的宾客数量预判,迎松栈的房间本该够用,可是宁心传信说,今年往千寻宫来的人数比往年多了两倍不止,所以我和江璃商议,想辟出位于迎松栈西侧的敬远馆,再设居所,一来两处相近,无分厚薄;二来此地离后殿也远,不会侵扰到二位宫主。”
凌熙思忖片刻,道:“敬远馆……也好,只是敬远馆与迎松栈之间并无连接之处,若有走动,怕是不便。你安排下去,于迎松栈和敬远馆之间搭建三处回廊,开通这两处与芳菲苑的围墙,各自设门,铺设石路连通便可。至于各处护卫,你与江璃安排过后再报给我看。”
“是。另外,合虚府递来拜帖,江首尊说因府中有事,合虚府不能前来赴会,还特意送来了贺礼表示歉意。”
“一个都不来?”凌羽不禁吃惊。
合虚府是江湖首尊江思非的府邸,花月云天游这么大的事,合虚府不出面,于双方而言都不算有脸面。
素水压低声音:“听宁心说,是因为江家大小姐江梓月偷偷出走,结果失踪已近半月,合虚府上下都急疯了。”
“这么大的事,江湖上竟没有消息吗?”
“江首尊最重礼规,又谦逊低调,必然不会因此大肆张扬,况且闺中千金走失,传出去毕竟于名声有损。”
“既如此,让宁心调度各部,隐秘相帮吧。”凌熙道,“各司的进程如何?”
“回大宫主,一切都好。倾央最近一直在培训宫人,以确保礼仪无失;芝湘已经着手制作新食谱单子了,除了一日三餐,还添了各色点心清饮,过几日做好后会请宫主品尝;江璃自山门始便已设防,后山防卫暗哨有琉璃亲守,统一部署与班次轮换只有二位宫主和江璃三人知晓;长安也早早备好了各种药品,分设宾客各房,待敬远馆开,三日之内便可尽数供应完毕;宁心在宫外统计来客的名单,这份名单会每日更新并送给宫主查看,直到大开宫门那一刻止;我这般也一切顺利,大宫主吩咐的身份玉牌也已经准备好了,只待宾客来时,刻上名字即可。”
“很好。司仪司、司膳司、司卫司、司生司、司情司、司常司……”凌熙一点一数,“告诉大家,按部就班就好,不必太过紧张。”
素水粲然一笑:“是,多谢宫主体恤。”
凌熙朝烟雨楼的方向望去,见层层炊烟迎风而起:“走吧,我们一起去烟雨楼吃个早饭吧。再过几日,可就没有这么安闲了。”
雪入春分省见稀,半开桃李不胜威。花月云天游如约而至,各派陆续抵达千寻宫,上到名门望族,下到飘零游子,各方人士从五湖四海而来,共襄盛会。
凌羽站在逸品楼顶,望着从山门而来的一路热闹。素水与江璃侍奉在侧,他们瞧着这般盛况,心中亦暗自欢喜。
素水感叹道:“上一次花月云天游,还是先宫主在世时办的,那时我们还都是孩子,也是在这逸品楼上遥望,看着八方来客,四海宾朋。现在是我们亲自操办,回想前几个月的忙碌,恍然之间竟是十年之久。”
“是啊。”江璃应道,“千寻宫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一想到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还要再这么紧张一次,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素水挥手便要打上去:“当然是高兴!”
凌羽笑道:“姐姐说等到花月云天游过去,咱们合宫去游历。若是江璃不高兴,那就让他留在宫里看家好了。听说风貌险丽,得云蜀王室镇守边境,才安稳富饶,风土人情与中原大有不同。你若再说这样的话,小心我们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千万不要!江璃知错!”
三人嬉笑一番,凌羽忽然想起什么,敛了笑意,问道:“对了素水,太宫主那边有再去请过吗?”
素水摇头:“除了大宫主吩咐过的那次,我又带着您的羽令去请过多次,可太宫主说要清修,一切单凭两位宫主安排。”
凌羽明媚的眸子暗淡下去,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哦,好。外祖母不愿出门,那便算了吧。”
素水不忍道:“太宫主是挂念着二宫主的。”
“我明白。”凌羽嫣然一笑,“只是我希望外祖母也能多挂念挂念姐姐。”
“太宫主她,许是对大宫主期许过高才会如此。”
“是吗……也许吧。不说这个了。走,我们去海棠畔找姐姐。”
千寻宫外桃花林,未入宫门的江湖各派人士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或是一句别来无恙,或是一句如隔三秋,言语似落花般纷繁。
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一袭白衣独立于外,一双像是装着黎明般的深邃温柔的眼睛此刻正警觉地扫视着过往的每一个人,口中念念有词:“见鸣山,逍遥岛,蓬莱洲,离尘寺,卧虎山庄,百草堂……”
白衣少年一一细数登记入宫的人,并未发现可疑之处。他暗自忖度,这么看来还是需要拿到宾客名单这个时辰父亲应该不会来了,还是先进宫再做计划。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先解决另一个麻烦。
少年瞥向身后桃树上的某人,扬声问道:“阁下盯了我这么久,也该现身一见了。”
话音刚落,一锦袍公子从树上一跃而下,轻摇十二骨竹扇,抚下落在肩上的桃花瓣,坦荡荡站在白衣少年面前。少年打量着对面的男子,衣衫上是苏绣,腰间坠的是雕双鱼蓝田玉佩,再看那张极好看的脸,一双桃花眼细长而魅惑,眸子深处可见城府,眉宇间满是玩世不恭。颚角仿佛是由国手亲自雕琢出来的。这样的面容便是男人见了,怕是也要沉浸几许。
“在下百草堂萧辰,未曾赐教尊下大名。”萧辰话里带着挑衅,丝毫不遮掩对少年的敌意。
少年冷声回应:“萧公子有礼,在下龙城。”说话间,手中的赤离剑已悄悄换了方向。
萧辰挑眉,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抬眼看去,只见眼前少年剑眉星目,眼底似有曙光闪耀,轮廓棱角分明,脸庞清瘦俊朗,身姿挺拔修长,一袭干净利落的白衣加身,手持长剑,立于桃树之下当真是气宇轩昂,自带一股浩然正气,泠然不可犯也。萧辰自恃品貌非凡,可若此人在侧,只怕是要收敛掉一半的光彩。
萧辰心中惋惜,这样一个朗朗君子,怎么行阴诡之事呢?
“龙城,果然是个好名字。”
萧辰陡然出手,折扇顺势而开,直向龙城的脖颈抹去。龙城早有戒备,猛向后撤身,躲开了萧辰的攻击。萧辰乘胜追击,可惜再击不得,无奈之下只能和龙城拉开了距离。此番交手已然引起旁人注意,再度出手绝非明智之举。
萧辰扶额啧言:“冒失了,早知他可疑便应该通传宫防。”
龙城听力极佳,将这话听了个全乎,瞬时明白了萧辰用意。
“萧公子,你误会了。”龙城急忙解释,上赶着凑到萧辰跟前。萧辰警惕万分,直臂将龙城拒于千里之外。
“确是误会,既如此,萧某先行一步,我们有缘再见。”萧辰眼瞧着有了台阶可下,便急忙顺着龙城的话草草应付过去,敛起衣袂就要跑。龙城手疾眼快,抢先挡在萧辰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铁了心要力证清白。
萧辰自以为难逃生天,故作大声给自己助威:“我乃百草堂直系弟子,百草堂主杨檀的亲师弟,你若敢伤我,我师兄必定不会放过你!况且你若此刻动手,必会引人注意,英雄群聚,你再难有图谋!你、你好自为之!”
龙城很认真地听完萧辰的控诉,待萧辰说完,他才敢开口自报家门:“在下龙渊之境龙城,龙峥宗主乃是在下的父亲。”
“龙渊之境有何图谋?”萧辰想也不想,张口就问。
“你……”龙城当真是无言以对了。
人尽皆知,龙渊之境乃是江湖大家,立宗百年,素以中正为训。除却江湖首尊江思非的合虚府,说是至崇之位也无不可。而宗主龙峥纵横江湖几十年,乃是盖世英豪,又为上任江湖首尊;宗主夫人是姑苏清贵门族元氏大小姐元亭莘,学贯古今,最是格局宏大,无人不赞。若说龙渊之境有何图谋,天下人也是无有不服的。
此时萧辰也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略一思量,不禁大惊。
“你叫什么?”
“龙城。”
“龙渊之境的龙?”
“龙渊之境的龙。”
“何以为证?”
“赤离宝剑。”
龙城恭恭敬敬将赤离剑递到萧辰眼前。萧辰虽撇头不看,语气却已然温和不少:“你不必给我看,我又没见过赤离剑,哪里知道真假。”
“即使未曾见过,也该听说过赤离剑通体由陨铁而造,身泛玄银,暗透赤光,极为锋利,剑刃未见血色,也可伤人。若萧公子还是不信……”龙城以内力催动赤离剑,赤离剑周身闪烁出赤炎光芒,似有灼人之感,“宝剑有灵,自然是认主的,即便是我父亲,也不能轻易驾驭赤离。”
萧辰见状,自知悔愧晚矣,只恨自己方才怎么说出那般愚蠢的话,他连忙作揖致歉:“萧辰眼拙,竟不识龙渊之境的龙城少侠!”
“在下也有错,让萧公子误会实属抱歉。”龙城回礼。
“龙城少侠客气了,唤我萧辰便可。”萧辰讪讪一笑,“只不过龙城少侠隐匿于此,实在是叫人……”
龙城自知理亏,却又不能说明真实缘由,只得说些半真半假的话来应对:“龙渊之境尚有要务,我与父母约定在此等候。只不过眼下我们约定的时辰已过,想来他们应该是不会来了。所以我正打算进去。”
萧辰惋惜道:“真是可惜,不过我萧辰有幸结识天下第一公子,也算三生有幸。我家师兄方才已携百草堂弟子已入千寻宫了,唯余我一人,若龙城少侠也是独行,我们结伴可好?”
龙城欣然应允:“乐意至极!”
面对坦然热情的萧辰,龙城心里终是有愧。两人同行好过一人独处惹人注目,此番机缘利用实属无奈。龙城心想,若日后事情得以解决,定要向萧辰赔礼道歉。

  • {{attr.name}}:
小说库

反派疯起来连自己的白月光都不要了 一节藕 小说TXT下载

2021-11-22 11:22:34

小说库

我靠撒糖拯救演技[娱乐圈] 舟不泊 小说TXT下载

2021-11-22 11:38: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