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一夜满关山 闲雨687 小说TXT下载

作者:闲雨687
类型: 情有独钟,欢喜冤家,爱情战争,甜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沈荨,谢瑾

文案:

女主沈荨,男主谢瑾。
势均力敌的女将军与男将军,婚后文,1V1,SC,HE
沈荨与谢瑾是大宣王朝最年轻,也最耀眼的两名武将。
小的时候两人势同水火,凡事都爱争个高低胜负,成年后一个守西境,一个守北境,有合作有争吵。再后来,被撮合成了夫妻。
某次宫宴。
皇帝:听闻沈将军与谢将军向来惺惺相惜,肝胆相照,朕做主替你二人完婚。
沈荨:呃……
谢瑾:???????!!!!!!! &*%%¥¥@#@
文名出自高适《塞上听吹笛》,原诗: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爱情战争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荨、谢瑾 ┃ 配角: ┃ 其它:双强、家国
一句话简介:另类青梅竹马,双向暗恋
立意:历经千难万险仍不改初心

《风吹一夜满关山》小说精彩试读:

金乌西沉,霞铺天边。
沈荨在官驿中换了一匹马,这才堪堪赶在戌时之前到了上京城外。
再过二刻城门便将关闭,她呼出一口气,翻身下马。
连日阴雨,尽管午间云散雨住,但露了一下午的太阳并没有把泥泞的道路蒸干,因此一路快马加鞭赶来的沈荨形容颇为狼狈,一身铠甲上污泥点点,就连腮上都溅了两滴泥水。
守门的官兵目露惊诧之色,随即又将异色隐去,恭恭敬敬地朝她行了一礼。
“沈将军,请。”
沈荨微笑点头,一手提了掩月长刀,一手牵了马缰,进了高大巍峨的城门。
过了城门,熙攘街市在望,此时正值傍晚,主街两边的酒楼食肆正是上客时分,旁边的一些杂货铺子却忙着关门,车水马龙之中酝出一片繁华尘世的烟火之气。
沈荨顾不得多看,正准备重新上马,前头街道的拐角处忽驶出一辆六轮华盖马车,马车边一人一马,与马车齐头并行,正疾疾往城门方向而来。
马是银鞍灰马,马上之人身姿挺拔秀颀,穿了一身藏蓝色素缎长衫,玉冠束发,寻常不过的文人装扮,却掩不住周身一股凛冽肃杀之气。
沈荨远远看见,遂改变了主意,暂未上马,只牵了马避在街边暗处,拿颈上的布巾蒙了一半脸,头压得很低。
马车很快从她身前驶过,灰马却昂颈发出一声长嘶,前蹄扬空虚踏两步,停了下来。
马上的青年勒紧缰绳,微微俯身,朝避在阴影里的她抱拳行礼,“沈将军。”
这都认出来了?沈荨只得拉下布巾,跨前两步,抬头回礼,“谢将军。”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青年面庞朗若清月,长眉微挑,神情冷漠,鸦睫下一双秋水湛湛的眸子虚虚投在自己身上,闹市之中,夕阳之下,整个人似蟾宫秋镜一般,一袭蓝衣纤尘不染,映得眸中寒色皎皎。
“前日听闻圣上急召沈将军回京,不想今日便碰见了,沈将军来得好快。”青年直起身子,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玩绕着马鞭,墨冰似的双眸掠过她面颊上的两点污泥,停留一瞬,转了开去。
沈荨注意到他的目光,举袖在脸上轻轻一抹。她赶着进宫,此时不想与他多说,只道:“谢将军这是要出城?再晚城门可就要关了。”
谢瑾微一点头,正欲打马离开,前头的马车却停住了,车厢中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语声:“可是沈荨沈将军?”
沈荨只好丢了马缰,前行几步,隔着马车窗帘行礼笑道,“沈荨见过谢侯爷。”
帘子被掀起,须发尽白,精神矍铄的威远侯谢戟探出头来,哈哈大笑道:“果然是你,老夫还赶着出城,就不与你多说了,明儿西京校场北境军将领选拔,你若得空,一定来指点指点那帮小子。”
沈荨躬身,干脆应道:“一定。”
“好好好!”谢戟笑声朗朗,瞥了一眼马背上面无表情的儿子谢瑾,斥道:“越来越没规矩了,见到沈将军,怎么不下马?”
谢瑾长年驻守北境,三年前便顶替父亲统领了八万北境军,但直到一年前才得封三品怀化大将军,比统领十万西镜军的从二品抚国大将军沈荨低了半个等级。
谢瑾眉锋微凝,正欲下马,沈荨阻道:“侯爷说笑了,咱们哪用得着讲究这些虚礼?天色不早了,您老再不出城可就晚了。”
“也对,”谢戟抚着颌下须髯,目中精芒一闪,“沈将军也赶着进宫面圣吧,我们也不耽搁你了——云隐,还不快走?”
谢瑾闻言,朝沈荨略一拱手,甩下马鞭,策马离去。
沈荨目送谢家父子走远,这才跃上马背,往皇城方向一路急行而去,赶在宫门关闭前进了西华门。
她从沈太后的坤宁宫出来时已是次日清晨,内侍引着她,仍是从西华门出了宫。
回到沈府时,她的两名亲卫姜铭和朱沉也从驿馆赶了过来,沈荨略略交代了两句,先去正院给祖父祖母请了安,这才带着朱沉进了自家的景华院。
朱沉十三岁上跟了她,行事稳妥慎重,两人情同姐妹,几乎形影不离,每次回上京,便歇在沈荨的院子里。
卸了铠甲,梳洗后躺上床,沈荨却又没了睡意。
连着几日昼夜不停地赶路,昨夜又在姑母沈太后的寝殿内说了一宿的事,身体疲惫已极,精神却很亢奋,只是,这种亢奋并不是欢欣鼓动的亢奋,而是对即将发生之事的愤怒、不甘,忐忑和担忧,其中还有着隐隐的慌乱。
似乎是要给接连的秋雨来个下马威,今日的阳光格外炽烈,大清早便明晃晃的,即使隔着厚厚的窗帘和床帷,也晃得人头昏眼花。
沈荨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翻身坐起来。
长期的戍边戎马生涯,让她早就习惯了自己打理一切,不需要贴身丫鬟的服侍,因此景华院里的下人很少,只有两个妈妈和几名洒扫的小丫头,此刻院子里静悄悄的,朱沉那边也毫无动静,只能听到屋外梧桐树上断断续续的鸟鸣声。
沈荨随意将长发挽了个髻,披了外衫去书房写信。
满满一篇蝇头小楷,她一笔一划皆用了十足力道,墨汁自软豪笔尖透过纸背,浸入下层熟宣。
沈荨写完信,出了一会儿神,唤了朱沉进来,嘱咐她即刻派人将信送往西境,这才回了卧室,从箱笼中把一套明光铠捧出来。
这套视若珍宝的银白色明光铠,当年由父亲亲自为她打造,由于使用了上好的皮革与白铜,防护性极高却又极轻便。
心烦意乱之下,她双手有些不听使唤,往常只消半刻钟便能披挂好的铠甲,这次却多了将近一倍的时间。
好在明光铠披挂完毕,她的心也静了下来。
出了沈府,沈荨领着亲卫姜铭上了马,往西京校场飞驰而去。
谢家统领的北境军,在上一次与北境樊国的战争中折损了一万多人,半年前趁着局势平稳,谢瑾回了上京,领着新招募的一万多士兵在西京校场周围扎了营,一日不停地勤勉操练,预计在两月后将这一万余名新兵带去北境。
今日是这批新编军队中等将领的选拔考核之日,沈荨既然答应了谢戟,自然要应约,何况,她对谢瑾这半年来训练出的成果其实也颇好奇,谢戟的邀请可说正中下怀。
作为大宣王朝最年轻、地位和成就最高,也最耀眼的两名武将,沈荨与谢瑾,相互都在暗地里较着劲儿。
大抵是一山不能容二虎,两人从小就看对方不顺眼,这种不对盘也可说是沈家与谢家历来的传统,当然,表面上两家都和和气气,但背地里的明枪暗箭、你争我夺却是少不了的。
尤其是二十年前沈氏入主中宫之位,并诞下皇三子,沈家地位水涨船高,沈荨之父沈焕拿到十万西镜军的兵权后,两家明里暗里的争斗更是越演越烈。
到西京校场时,已过了午时。沈荨进了校场,一眼便看见了端坐校场东台上的谢瑾。
毒辣的秋阳下,谢瑾一身戎装,本是银色的柳叶甲泛着烁烁金光,乌发一丝不乱地束在头顶,未戴头盔,赏心悦目的面容一览无余,只是尸山血海修罗场中杀出来的人,只一个抿唇、一个蹙眉,凌厉杀气便罩过俊丽眉眼,令人无端想要退避三尺。

  • {{attr.name}}:
小说库

乌龙蜜 薛南山 小说TXT下载

2021-11-22 11:49:43

小说库

白月光女配在线改剧情【穿书】 二月枫 小说TXT下载

2021-11-22 12:03: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