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国的莫里亚蒂 灿烂夜空中的寂静 花雪幸 小说TXT下载

作者:花雪幸
类型: 异国奇缘,情有独钟,西方罗曼,职场
状态:已完结
主角:阿尔伯特·詹姆斯·莫里亚蒂,伊芙琳·蒙特

文案:

某路人:什么?!莫里亚蒂伯爵要订婚了?你说谁?伊芙琳·布鲁克林·蒙特??那个公共场合一年也见不到几次的伯爵家旁系?可恶!为什么是她!难道是看中她会打理公司?啊啊啊那我怎么比得过呀!!丑闻?她?可闭嘴吧你!你当阿尔伯特大人眼睛瞎吗!再哔哔小心被阿尔伯特大人请出去!

正剧动脑风格,简介风格仅供参考,与实物不符概不负责(x)。短篇,十几章就能完结。

努力不ooc,女主视角,想多看威廉路易斯福尔摩斯的可能不合胃口。
内容标签: 异国奇缘 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尔伯特·詹姆斯·莫里亚蒂,伊芙琳·蒙特 ┃ 配角:威廉及路易斯詹姆斯·莫里亚蒂,芙罗拉 ┃ 其它:阿尔伯特的bg同人

一句话简介:与你在一起,我不曾后悔

立意:忧莫yyds!

《忧国的莫里亚蒂 灿烂夜空中的寂静》小说精彩试读:

交易与婚姻

伊芙琳(Evelyn)看着黑夜笼罩中被满屋烛火照亮的宅院,耳边不断回响起玛格丽特刚才一路上兴奋的鼓励声。
她用力地捏住裙子,在终于下定决心后后松开手,大步向宅邸的大门走去。
“咚咚咚”
“请稍等,马上开门。”
伊芙琳的内心突然陷入混乱,今天的衣服没问题吧?应该没有,芙洛拉帮忙换的;头发没乱吧?应该没有,玛格丽特这么精细的人看到乱了一定会说;妆呢?应该也没问题;用什么表情呢?啊?表情?糟了刚刚没想我——额!
金发、佩戴眼镜的青年打开房门吓了伊芙琳一跳。而对方也没想到伊芙琳会被吓着,也愣了一下。
“额,我……”
此时的伊芙琳角色大脑一片空白,完了,全忘了……
“我,我,我,我找阿尔伯特大人。”
路易斯吃惊地看着同样也很吃惊的伊芙琳,不过两人都惊讶于伊芙琳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口吃。“好的,伊芙琳小姐请进。”
他将伊芙琳带到了会客厅门口,或许是在谈论什么事情,又或者刚刚与其他客人结束会面,莫里亚蒂家的长男和次男都坐在会客厅中。
“伊芙琳小姐?”阿尔伯特和威廉起身行礼。
伊芙琳下意识地摆弄胸口的挂坠,面无表情地盯着阿尔伯特,其实大脑的全部思路都用在了组织语言上。
阿尔伯特察觉出伊芙琳异样的眼神,便邀请伊芙琳坐下,并吩咐路易斯端来茶水。
屋内陷入了寂静。
伊芙琳紧张地抓住胸口的项链,看看阿尔伯特,又看看威廉。
阿尔伯特最先开口打破沉默:“上次缴获dp之后的善后事宜,辛苦伊芙琳小姐了。”
“啊我……”伊芙琳轻轻松了一口气:“阿尔伯特大人客气了,能帮上莫里亚蒂伯爵大人的忙,我感到非常荣幸。而且……”
她的眼睛不时在自己紧捏裙子的手上和阿尔伯特碧绿的瞳孔间来回移动。“上次因为威廉大人被绑架而采取的解救行动,其中所查获的dp都是新型,但我有信心,我们捷利康公司的科研团队和生产线,能够将这些毒品转化为伤害更低的阿片类药品。阿尔伯特大人可能不知道,这条生产线是我主张向政府争取的。”
一开始因为涉及大量毒品而担心被控告滥用的公司股东这次也能够不再反对。据自己的了解,实验并不复杂,成功概率很高,如果真能成功,那蒙特家族的名声必定会得到以女王为首的英国政府的首肯。
当然这些话伊芙琳没有说出口,她站起身,诚恳地行礼:“再次,非常感谢阿尔伯特大人。”
“呵呵~伊芙琳小姐客气了,如果真能重新生产为药品,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自然会大力支持。当然,如果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伊芙琳小姐可随时告知。”
听罢,伊芙琳掩饰不住自己的开心。能主动的说要帮忙,不愧是温柔的阿尔伯特大人~
但是……
伊芙琳脑中想起此行的目的。她知道,自己所喜欢的,并不是只是表面上的阿尔伯特。
“不愧是阿尔伯特大人,真的是位很温柔的人。但是。”她小心翼翼地看着阿尔伯特:“阿尔伯特大人的真心,又是什么样的呢?”
阿尔伯特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感兴趣,他靠在沙发上,原本礼节性的笑容逐渐被替代。
这时的伊芙琳便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她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项链的吊坠:“阿尔伯特大人,威廉先生,能说下我的想法吗?”看着对方欣然点头,伊芙琳继续道:
“我身边有两个人,他们喜欢根据报纸上提供的各种案件线索,推测案发过程或者凶手特征。虽然很遗憾很多案件悬而未决,我们无从得知猜测的是否正确,但我们还是发现其中一些案件的共同特点。那就是有些杀人或自杀或意外死亡的案件被害者,高度符合我们之前推理的一些案件的凶手特征。而新的案件的凶手,则与之前案件受害者的亲属朋友高度符合。”
阿尔伯特:“你的意思是说,是来自受害者的复仇?
路易斯:“这会不会是巧合?”
伊芙琳站起来,边讲边在会客厅里来回踱步:“起初我们都是这么想,但我还是觉得奇怪,毕竟巧合和意外多了基本上就是人为。不过也不排除完完全全的巧合。我本想不再研究,但有次我意外得知,有两次案件的当事人,都与阿尔伯特大人——啊不,是与莫里亚蒂家有关。还记得吗?是失去爱子的西装裁缝艾登,和在客人面前突发心脏病死亡的贝尔弗子爵。”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像是在和亲密的朋友讲述一个最近流行的新奇的侦探小说。
“虽然大家都也觉得是巧合吧,但我想确定一下,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咣当”一声,刺激着伊芙琳脆弱的神经。她赶紧看向刚进门的路易斯,他手中的茶壶滑落在餐车上,摔成了无数的陶瓷碎片。
威廉笑道:“请小心一点,路易斯。”
“抱歉,威廉哥哥。”
但他握住一个三角碎片的手并没有放松下来。
伊芙琳心里突然漏了一拍,一定,一定不能表现出来!
阿尔伯特:“伊芙琳小姐,伊芙琳小姐?”
“啊?啊!我,我是说,当然也不是所有我觉得有疑点的案子都能跟莫里亚蒂家牵上关系。毕竟世上的所有事情,也不可能那么简单。”
伊芙琳双手握住吊坠。她看向窗外,停靠在院子外的马车上昏暗的灯光。
“噗,哈哈哈……”
“呵呵呵~”
路易斯听到两位兄长的笑声,看到双颊开始变红的女客人,放松了手上的动作。
阿尔伯特:“不愧是蒙特家的伊芙琳小姐,果然名不虚传~”
威廉:“伊芙琳小姐突然说这些没有证据的事实,我们可是不会承认的哦~”
等等!
威廉刚刚说……
事实??
伊芙琳震惊地盯着威廉,半晌才看向阿尔伯特。但阿尔伯特看向威廉的视线中没有丝毫的责怪。他转头继续看向伊芙琳。她马上移开视线。
这,算是承认了吗?!
“我——”伊芙琳突然开始语塞,“我是,我不,我不是来调查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想证实,莫里亚蒂家的,目的……”
“目的?”
声音伴随着气息,在伊芙琳耳边放大。
“啊!”伊芙琳慌乱地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阿尔伯特大人。到底,什么时候!不对,是自己刚刚在组织语言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
“伊芙琳小姐认为我们会有什么目的?可说来,伊芙琳小姐今天说这些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阿尔伯特的声音依然温柔,但在伊芙琳听来,却又十分陌生。
她呆呆地注视着阿尔伯特的双眼,自己的视线无法从他那双美丽又复杂的瞳孔中移开,那是一双如混沌宝石般翠绿的眼眸。
“变革,对吗?”伊芙琳眼中的那双翠绿的瞳孔染上惊讶的颜色。“如果有正义无法战胜的邪恶所存在,是为了坚持自己的正义而屈服于邪恶?还是即使化身为邪恶也要打倒邪恶。阿尔伯特大人选择了后者,对吗?”
“我知道,我无法评价这件事的对与错。但我也知道,走上这条危机四伏的道路,是需要怎样的决心,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为了变革,阿尔伯特大人的第一个对象便是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威廉·詹姆斯·莫里亚蒂——”
突然伊芙琳被一只大手钳住脖子,整个人根本招架不住被摔倒了沙发上。
“啊——额——”伊芙琳身体迅速地被肉眼可见的惊恐占据。
阿尔伯特大人……
“伊芙琳小姐……”伊芙琳不知道阿尔伯特想说什么。是愤怒,是无奈,是惊讶……还是都有。
不能慌,不能慌!阿尔伯特大人只是在提醒我话不能多说,但这也说明我说对了……
颈部的疼痛感也在提示着伊芙琳眼前的处境。玛格丽特就在外面,芙洛拉也守在会客厅门口,他们不会做什么的,只需要,自己只需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好……
伊芙琳心一横,忍受着呼吸的压迫感说道:“我,想,和莫里亚蒂家做个交易。”
趁着阿尔伯特卸下手上的力道,伊芙琳松了一口气,一回过神来担心又被掐,一下子蹦的老远。
“我,我是想,我的能力,莫里亚蒂家已经有目共睹。我的一切,都可以被莫里亚蒂利用。包括,我们蒙特家族的力量。经过上次的毒品事件,我想诸位已经知道了,我的价值,我的权力。”
威廉问:“那么,伊芙琳小姐的条件是?”
伊芙琳的双手再次握紧了胸口的吊坠,一字一句地说:“用莫里亚蒂伯爵夫人的位置作为交换。”
清晰的女声,像平静的湖水中投下的一声巨响,之后却又陷入沉寂。
感受到死一般空气的伊芙琳咽了下口水,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如果不需要,可以随时舍弃。但请放心,我可以以我所有珍视之人的性命起誓,绝对不会泄露任何关于莫里亚蒂家不利的言论。”
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阿尔伯特·詹姆斯·莫里亚蒂伯爵身上,等待着这位交易的当事人即将给出的答案。
良久,阿尔伯特轻轻叹了口气:“伊芙琳小姐既然知道我们所做的皆为邪恶之事,却愿意加入我们,虽不提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您有没有想过,以恶制恶,邪恶,终究还是会留在这片大地上。”
自己,怎么可能没有考虑过……听到他的提问,伊芙琳的心中便有了答案:“我,能听听阿尔伯特大人的回答吗?”伊芙琳的鼻子有点发酸。
“让遗留下来的邪恶,成为正义所能战胜的邪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所以伊芙琳小姐,有这样的决心吗?”
阿尔伯特看着她不安的双手紧握着胸前的吊坠,随后她抬起头,坚定地看着自己:“有。”
这样吗……
思考片刻后,他开口道:“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了,伊芙琳小姐。”
伊芙琳点头:“请讲。”
“如果我将伯爵之位让给弟弟威廉,您还是这个条件吗?”
诶?伊芙琳呆滞地细想这句话的意思。
威廉??她惊讶地看向威廉,又看看阿尔伯特。
“威、威廉??”
阿尔伯特耐心地点点头。
等等!这个,威廉,完全没想过啊!“不,不是的!但是,威廉,就——”
伊芙琳想起,明亮的阳光下,一双向自己伸开的手臂。
“就,不可以……”伊芙琳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不是阿尔伯特大人的话,就不可以……”
“呵呵~”兄弟三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伊芙琳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这这这这太露骨了吧!!这已经算是告白了吧!求婚了吧!!还是自己这个女孩子先提出来!!!还是伯爵大人!!!!!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简直要被笑死了好吗!!!
但是,阿尔伯特大人低头微笑的样子真好看!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挡住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嘴角。还有棱角帅气的轮廓……
在对上视线的一瞬间,伊芙琳脸红着马上转过头。
阿尔伯特笑道:“我知道了。过几日我会正式拜访伊芙琳小姐家的。”
伊芙琳故作镇静地行礼:“期待您的光临。”
带着女仆从莫里亚蒂宅邸出来的伊芙琳,只觉得脑袋晕乎乎,但还是努力强装镇定,保持平衡,走到宅邸外的马车旁。
在看到玛格丽特下车后,伊芙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满脸通红、嘴角疯狂上扬、伴随着阵阵低声的尖叫蹲在路边。
玛格丽特心想,看样子是成功了!
虽然替自己的好朋友感到激动和开心,但身为从都铎王朝以来就已经授勋的家庭出身的玛格丽特,看到伊芙琳反常的样子又觉得脑壳痛。赶紧先把她哄回车上,吩咐车夫回附近自家的宅邸。
“啊太好了!怎么样~是不是用我教你的说法……”
伊芙琳看着玛格丽特自信到骄傲的表情,面上一滞,虽然时间很短但还是被发现了。
“什么?!我帮你想了那么多你居然没用??”
“对……”反应过来的伊芙琳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当时很紧张没注意到开门的路易斯结果被吓了一跳然后就全忘了……”
“什——啊……”玛格丽特一时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话她,想到这,玛格丽特仍然不失优雅地扶额叹气,“然后呢?你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
(经过这次事件,相信阿尔伯特大人应该知道我的价值……我想以莫里亚蒂伯爵夫人的地位,作为交换……不,不是,就只能是,阿尔伯特……)
玛格丽特语气开始变硬:“你不会连这也忘了吧!”
“没有没有没有!就,好像,直接说,我跟你合适,就喜欢……就想……”伊芙琳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音。
“然后他就答应了??”
伊芙琳点头。
“直接答应的?”
(那如果我让威廉继承爵位呢?也要交换吗?)
伊芙琳摇摇头:“他问我是不是对谁都这么直接……”
玛格丽特叹气:“你还真是大胆,看你外表柔弱,其实很有想法呢。不过也是,否则以你父亲的出生,怎么会成为你们家族公司的大股东之一。”
伊芙琳细声问:“这样,不好吗?”
“你是指什么?”股东的事情还是告白的事情?
“ennnn,都有。”
玛格丽特理所当然地说“没什么不好呀。有想做的事情,又能为之行动,不是件很好的事情吗?”
玛吉……
“而且,他应该也是喜欢你的。”
“真,真的吗!”伊芙琳突然面露喜色,眼中映出马车上的烛光,亮晶晶的。
玛格丽特笑着点点头:“你这样说他都能答应,看来是真的了~”
伊芙琳轻轻地松口气,收回自己刚刚一直盯着玛格丽特的视线。手不由地放在胸口,感受自己乱糟糟的心跳,嘴角勾起一抹控制不住的微笑。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一阵阴影遮住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女孩。
“这位小姐,您的发饰掉了。”
“谢谢你~”女孩刚刚伸出的手却马上缩了回来:“啊抱歉!我刚刚摔了一跤,手上都是泥……”
“不用介意,小姐您拥有的纯洁的心灵,是不会被泥土遮蔽的。”)
威廉站在兄长的身边,一同看着窗外消失在夜色中的马车,问道:“哥哥为什么要同意呢?明明伊芙琳小姐和我们不一样。纵然有着牺牲的觉悟,却拥有着我们没有的牵挂。我们和她,说到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阿尔伯特收回目光:“是呀,为什么呢?”
“每一份力量,即使再小也有有用的时候,更何况是当今新贵家族的大小姐。但也或许……是因为没有,才会想去拥有吧。”他郑重地拍了拍威廉的肩膀,离开了会客厅。
“哥哥……”路易斯不安地开口,但最终还会没有问出来。
威廉笑道:“放心吧,哥哥,是不会变的。”

  • {{attr.name}}:
小说库

春望 问叹感号 小说TXT下载

2021-11-23 11:04:05

小说库

我靠赶海养家糊口 阿茶家的茶 小说TXT下载

2021-11-23 11:34: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