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嫁给了前任的死对头 橘子小罐头 小说TXT下载

作者:橘子小罐头
类型:  天作之合,甜文,爽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珞珞,傅承之,谢齐玉

文案:

成亲半载,沈珞珞对傅承之可谓是尽心尽力,喜欢至极。
可是,傅承之却一次一次与她冷脸相待,甚至想方设法与她和离。
都说人心是肉长的,捂着捂着就热了,可她的夫君却如磐石一般怎么捂都捂不热。
她不明白,也不理解。
直到有一日,一个女子出现,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就是个被算计的替代品。
于是,她毅然决然的写了和离书,还狠狠的甩了他两耳光。
沈珞珞:狗男人,她不奉陪了。
起初,没了她,傅承之觉得简直不要太好。
直到一日,看见沈珞珞明艳动人的与他的死对头站在一起,他的心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男二视角)
整整十三年,谢齐玉找到心心念念之人时,她已嫁作他人妇。
这时,她正身处深渊之中,被夫君算计,婆家不喜。
他义无反顾的跳入其中,将她带从深渊拉入光明之中。
谢齐玉:为了她,纵使让这个天地倾覆,都在所不惜。
经年以后,沈珞珞才知道,原来她的一生,早就被一人吃得死死的,而她却浑然不知。
小剧场
园中,团子拿着一幅画指着落款处‘吾爱栀栀’几个字软糯糯的道:“父亲,这个叫栀栀的是谁啊,我要告诉母亲,你偷偷藏人。”
谢齐玉望了一眼画像上的小人,“这是你母亲幼时的名字,小声点,别让她知道了。”
团子哦了一声,“原来你小时候就喜欢母亲啊。”
沈珞珞站在廊柱后面,拿着琉璃盏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
【观赏指南】
1:SC HE (男二上位)
2:追妻火葬场,挫骨扬灰的那种
3:架空,架空
排雷:前期男主渣,后期强取豪夺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珞珞,傅承之,谢齐玉 ┃ 配角:许知怡,梁元启 ┃ 其它:

《和离后嫁给了前任的死对头》小说精彩试读:

寅时二刻,更夫的梆子声刚刚落下,位于常平街的御史府内就燃起了烛光。
原本漆黑一片的街道被这突然亮起来的烛火打破,沉寂在睡梦中的常平街渐渐的苏醒起来。
紧接着便听见远处响起了两三声犬吠。
御史府内的一众仆从早早的就起了身,他们要赶在主家起身之前就将早食与洗漱用物一应准备好,唯恐慢了一步误了时辰。
今日是正月十六,是梁帝规定的上朝日期。
御史府距离宫门有两公里的路程,平日里都是需要在卯时整点出门,才不会耽误了上朝的时间。
小厨房内,一个小丫头正将夜里入睡前保存在灶间热灰里的火种拨开,在火种上面架起已经晒得十分干的木柴,再拾起一把捆好的火绒塞在了木柴下面。
片刻时间,灶间的木柴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温热的气息渐渐的从灶间蔓延到了整个屋子,使得原本冰冷的厨房慢慢的变得暖和了起来。
几个丫头仆妇在厨房忙碌了不到一刻钟便将一切收拾妥当。
那主事的仆妇便带着几个丫头端着冒着热气的早食与洗面盆往桃园去了。
正月里的天气尤为寒冷,待几人走到主屋门口时双颊已是被寒风吹得通红。
几个年纪稍小的丫头微微喘着气,鼻息处不断的朝外散着雾气。
为首的仆妇听见身后的声音,有些不悦的回头看了她们一眼,低声呵斥道:“这才几步就喘成这样,都给我忍住,仔细让老爷夫人看见扒了你们的皮。”
几个丫头听到这话,顿时吓得屏住了呼吸。
双手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物什,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约莫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听得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桂妈妈,将东西都呈进来吧,老爷与夫人已经起身了。”
“是,老奴这就进来。”桂妈妈朝身后几个丫头使了个眼色,率先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一打开,一阵冷风便跟着倒灌了进来,使得桌案上的几支蜡烛的火苗狠狠的晃动了一下,差点熄灭。
屋内的光亮渐渐的暗了下来。
冬葵眼疾手快的跑上前去,取下一个备用的灯罩快速的罩在烛台上,屋内才又开始亮了起来。
“将东西放在那,都出去吧。
沈珞珞只穿了两件薄薄的衫裙站在外间的厅中,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气袭身,使得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顺势望向站在自己身侧的傅承之,见他神情微怔,随之打了一个寒噤,眸中便起了一丝担忧。
她赶紧将架子上的外袍取下来披在傅承之的身上,关切的看着他:“夫君,可有冷到?”
傅承之用余光看了一眼已经披在自己肩头的外袍,没有答话。
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整理着衣袖。
见二人看上去并无不睦之处,桂妈妈便将重心放在了二人里屋的卧榻间。
趁着各自都忙碌着没人注意到她,便往一旁挪了挪,伸长了脖子侧头往里间张望。
怎料,这一幕被站在一旁的冬葵看了个正着。
她立即走上前去挡住了桂妈妈正色道:“我说桂妈妈,夫人都说了让你们把东西放下出去,你却还站在这里不动,是不把夫人放在眼里吗?”
桂妈妈赶紧将视线收了回来,盯着冬葵眼多了些怨怼。
正想反驳几句,却瞥见沈珞珞正冷眼看着她,就有些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陪笑道:“还望老爷夫人见谅,老奴也是奉了老太太的指令前来看看老爷夫人房内情况的。”
“我们这里一切安好,有劳母亲记挂了。”
沈珞珞朝她微微一笑,目光习惯性的追随着傅承之。
见他正背对着自己在面盆前面梳洗着,似乎丝毫都没有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便觉心里有些失落。
但她面上却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害怕被看出不好的端倪。
往日里老太太也在他们二人面前说过许多次孩子的事情,怎奈这个夫君表面上附和着老太太,私底下却根本就不与她同榻。
她也很苦恼,自己一个人那也生不出来孩子啊。
最重要的是还不能让他们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其实他们夫妻二人根本不像表面那样和睦。
夜里关了灯都是各睡各的,从来都没有越过雷池半步。
“多谢老爷夫人谅解,老奴这就出去。”桂妈妈赶紧带着几个丫头退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偷偷的看了一眼傅承之。
见桂妈妈一行人都退了出去,傅承之面无表情的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袍干脆利落的取了下来,顺手搭在了屏风上。
他坐在雕着鱼戏莲花的红木圆桌前抬眸看了一眼沈珞珞,眼底尽是凉薄,语气冷冷道:“不是与你说过,这种事情以后少做。”
他根本不顾及沈珞珞的心情,只觉的自己心里舒坦就行。
端起桌上的一碗清粥吃了几口,就利落的放下了碗筷。
“夫君,今日怎得吃的这样少?待到下朝回府还有三个时辰呢,那时夫君会饿的受不住的。”
沈珞珞坐在桌前为他夹起了一块他最喜爱的栗子糕,满眼笑意的递了过去。
却被傅承之一把推开。
“被你弄得都没了胃口,不吃了。”说完便起身拿着官帽出了房门。
筷子上的栗子糕在重力的打击下,骤然滑落。
本来她的手就被冻得有些微僵,这会没有捏住筷子,栗子糕便失去了钳制,重重的落在了绣着牡丹的桌布上。
瞬间,便散成了粉状。
她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心里涌起了无限的悲凉。
她神情呆滞的看着这个芝兰玉树男人的背影,心头泛起无限的哀伤。
明明是自己的夫君,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始终让她觉得他们之间像是隔了一条长的看不到尽头的河。
这成亲都快半年了,他还是不喜欢自己吗?
她想着过去的种种,实在是不知道他们之间为何会这样。
明明一开始他看自己那眼神分明是在意的啊。
如今总是拒她以千里之外,难道是自己做的还不够?
见两人又开始别扭上了,冬葵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她走到沈珞珞身旁劝道:“小姐,姑爷既然不愿意让你帮忙,你就不要管他好了。”
原本冬葵觉得她家的小姐嫁了一个顶好的夫君。
虽然在年龄上比小姐大了九岁,但那也都不是很要紧的事,想着大些的人稳重些还会心疼人。
最重要的是他身在仕途,是京城难寻的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官居从三品。
按照他们家乡话说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那种。
可自从嫁到了这府中,这一切就颠覆了她的认知。
从新婚第二日开始姑爷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整日里冷冷冰冰没有一丝笑意,对新婚的妻子都是不苟言笑,两人相处的别扭极了。
这可苦了她们小姐了。
昔日在府中多么金贵的一个人,竟然为了迎合他弃了金银钗环,穿戴朴素到与丫鬟无异。
整日里委曲求全,难道这就是高嫁的代价吗?
渐渐的她就对这姑爷产生了怨恨心理,也不再叫他老爷,直接改口成了姑爷。
本以为这样称呼会让傅承之能注意到他们的不满,哪知这人就当个没事人一样,还是依旧我行我素。
真是气煞人也。
冬葵冲着傅承之的背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真是白瞎了这副好皮囊,她暗暗腹诽。
外面正候着的怀安见傅承之出来,立即笑盈盈的迎了上去:“老爷,马车已经套好了,可以出发了。”
傅承之抬头看了一眼仍旧暗沉的夜空,见天边挂着的星星已经不如先前那般明亮,便知时辰已经不早了。
“走吧。”
他抬手将宽大的衣袖挥到身后,信步出了桃园。
待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小,沈珞珞才起身挑帘出了屋子。
她站在檐下眸光定定的看着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人,秀眉微拧。
她有些不明白,自她嫁入这傅府,不仅对婆母照顾的无微不至,更是对夫君心疼到骨子里,也算是尽到了□□的本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按说平日里也挑不出错处,怎得夫君总是对她冷冰冰的。
就说方才那个眼神,都叫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万年的寒潭,冷的她打十个寒颤都不够。
她将双手交叉环抱着自己的双臂上下揉搓着,希望能缓解这一时的寒凉之意。
彼时,一件镶着毛绒绲边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肩头。
里面带着的暖气瞬间便袭满了她的全身。
紧接着便听见冬葵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姐,快进屋吧,这外面冷,当心着凉,可要仔细着身子。”
沈珞珞捏紧披风一角靠在檐下的红漆柱子上,一时沉默无语。
约莫过了一刻钟才道:“冬葵,你说夫君他这会应是已经到了宫门口了吧。”
她一直遥遥望着被黑暗包裹着的皇城方向。
冬葵见她像个望夫石一般立在廊下,就有些不忍心。
她咬了咬嘴唇气愤道:“应是到了吧,小姐,这姑爷着实是太令人生气了,你这身子本就不好,还要起这么早为他忙这忙那,他可倒好,不仅不领情还冷脸待你,要知道往日在咱们府中,小姐可都是有五六个丫鬟仆妇伺候的,哪像现在像丫鬟似得服侍他。”
“休要胡说,夫君本就不喜我们商贾人家,以后勿要在府中提起这些,以免被有心人听去,惹得夫君不快,这里不像沈府任由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还是要规矩些。”
沈珞珞突然站直了身子,转过身冷冷看着冬葵。
她觉得这丫头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开始公然给傅承之脸色甚至是说他的不是。
她知道这些都是为了自己,但是以防落人口舌惹得夫君不快,也只好板着脸训斥她。
冬葵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怒意惊得不敢出声,一边用手捂住嘴巴一边连连摇头。
“小姐,冬葵知道错了,以后会注意的,你可别生气了,生气会伤身子的。”
沈珞珞作势假装瞪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刚刚在罗汉床上坐下,便觉困意袭来,她便褪去鞋袜侧身躺在了上面。
头刚一沾上枕头,便感觉有一阵淡淡的香味入了鼻腔。
她猛地清醒过来,将脸埋在枕头上又闻了闻,更加确定了是这个味道。
她记得这傅承之从来都不是个喜欢香料的人。
身上除了淡淡的皂角味,便没有其他的味道。
如今这个味道已经连续在他身上出现两次了。
莫不是别人送他的?她暗自忖度着。
“不对,夫君他如此清心寡欲,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受别人送的东西,一定不是。”她忽的又摇了摇头自然自语道。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少夫人,老太太请您去寿齐院儿叙话呢。”只听得一个略有些媚态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是墨云的声音!
因为起的太早,沈珞珞便觉得十分困乏,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再听到墨云的声音后,整个人立即精神了起来,睡意全无。
眼前立刻浮现了王氏的面容,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这墨云是王氏最得力的丫鬟,平日里尽得老太太的招抚,所以骨子里就多了一份高人一等的架势,就连对待沈珞珞也略带几丝不在意。
“墨云姐姐请先去回禀老太太一声,我们小姐稍后就来。”
冬葵大声的朝门外的人应道,转过身便见沈珞珞已然开始整理起穿戴来了。
待外面的人走远,冬葵赶紧走到罗汉床前收拾起了傅承之睡过的被褥。
她边收拾边道:“小姐,这老太太又想干什么,这么早就要遣你过去,简直跟个人精似得。”
“她还能有个什么事,无非就是找些不痛快,过过嘴瘾罢了。”
沈珞珞看着镜子中自己这副朴素的模样,深深的叹了口气。

  • {{attr.name}}:
小说库

重生后死对头每天都在撩我 行棹 小说TXT下载

2021-11-24 9:33:23

小说库

嗨!你好 牧遥 小说TXT下载

2021-11-24 9:57: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