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爱红妆 紫然一生 小说TXT下载

作者:紫然一生
类型: 女强,一代王妃成长记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叶轻,轩辕楚寒

文案:

叶轻,医剖双学,一把手术刀,治得了活人,验得了死人。
同时还是特种部队指挥官,一朝为国捐躯,穿越成了孤女。
轩辕楚寒,晋国最得宠的五皇子,晋国的战神王爷。
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却意外撞出了爱的火花。
一次救人之后,叶轻把自己送上了逃亡的道路。好不容易进了梦寐以求的军营,以为最少也是一名可以上前线的战士,谁知只是一名火头军,连武器都没摸过,白瞎了前世二十几年的修为。
剧场一:轩辕楚寒:嗯,这火头军做的饭菜不错,以后本王的一日三餐由她负责。
叶轻:我很忙,没时间给你做饭。
轩辕楚寒危险地看着她:你要搞清楚你的职责是什么。
叶轻:C官大压死人呀
剧场二:轩辕楚寒:只要查出凶手是谁,条件随便提,包括本王。(疯狂暗示)
叶轻:一千两银子。(疯狂装傻)
轩辕楚寒:难道本王不在你的条件之内吗?
剧场三:
叶轻对了对手指:他们很好看。
轩辕楚寒:难道本王没有他们好看吗?从今天开始,你的眼里只能有本王。
剧场四:
小包子:娘亲,今天晚上我要跟你睡。
轩辕楚寒怒吼:你都三岁了还跟娘亲睡,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小包子眼泪汪汪地向娘亲告状。
叶轻:轩辕楚寒,今晚你睡书房。
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这是一代王妃的成长史。
男主属于禁*欲*闷*骚型,女主专心搞事业。
内容标签: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轻,轩辕楚寒 ┃ 配角:周小亮,墨煜,苏映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代王妃成长记

立意:做得了平民百姓亦能当得了王妃,上得了战场亦能入得厨房

《王妃不爱红妆》小说精彩试读:

叶轻躺在简陋的床上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此时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
想她叶轻医剖双学,一把手术刀,治得了活人,验得了死人。
应召入伍,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当上特种兵。无奈最后只能当了名法医,只因老爹是法医,所以希望她能女承父业。
法医这个职业,说白了就是与死人打交道,女生多数胆小,所以从事这个职业的基本上都是男生。
但是虎父无犬女,叶轻在法医界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连局里的男人们都自叹不如,一致认为叶轻比他们还男人。
没有想到竟因劳累过度,睡个觉都能穿越,这个世界简直是扯淡。
好吧,认清现实吧,这里是古代,古得不能再古的古代,没有汽车没有飞机,连喝个水都得从水井里打水上来的古代。
叶轻还以为自己这辈子成了男人呢,从衣着打扮,怎么看都是个男人,谁知道把自个摸遍了,却是货真价实的女孩,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孩,原主也叫叶轻。
原主的父亲,不,应该说是原主的养父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家里没有土地,一直住在县城祖辈留下的已经不知多少个年代的破旧的祖宅里,靠打零工养活父女俩。
至于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就不得而知。或许是因为原主长得太漂亮?
摸摸自个儿脸蛋,手感倒是不错,就不知道长像如何,没有自保能力之前,不得恢复女儿身。
或许是因为这里是贫民窟,男孩子总比女孩子安全得多,又或许养父为了隐瞒什么身世秘密。好吧,想多,养父没有跟原主说过,所以真相就成了永远的谜。
“穿越了?这烂梗用在我身上?”叶轻暴怒的很,却在叹息了800遍之后接受现实。
原主的父亲前几天因病去世了,不管哪个年代,穷人都是病不起的。原主因伤心过度,也走了,留下这个空壳给现代的叶轻。
养父生病期间花光了所有家底,还是好心的邻居帮忙办丧事的,原主连埋葬养父的钱都没有。
望着一贫如洗,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家,叶轻又叹息了1000遍:“还能不能再穷一点。”
穷得如此干净,真怀疑这个家能不能找到一只活的耗子。
看着身板和没长出的胸脯,竟然有十五岁了,好可怜,连个旺仔小馒头都没有,好怀念自己以前36D的好身材。
好饿,原主在床上已经躺了两天了,两天滴水未进,是人都受不了。
赶紧起床,到厨房找吃的,在米缸里只找到一小捧苞米,翻了其他地方一无所获。
话说这个晒干的苞米要怎么吃,在线急,叶轻有点想哭,想吃个饭怎么就这么难。
家里无存粮,原主就算没有伤心去世,一个小女孩又是长得如此漂亮的小女孩,能以什么为生存,活在这个世上。
想整个爆米花,那得先有油,油罐却刮得比脸还干净。
烙个饼,还得有个石磨把它磨成粉。
在不大的房子找了五圈,也没有看到石磨在哪里。
要不去邻居家借点米,但自己又下不了这个面子,平时邻居们已经帮得够多了。
实在是没有力气再翻找了,直接拿石头来砸,苞米用干净的布包头,石头就在上面不停地砸,砸完之后,慢慢的磨,费了牛九二虎之力,终于变成了粉状,却不是粉末,将就吧,那来那么多的矫情。
好在院子里有个水井,不用出去挑水,厨房里还有些木柴,煮了个苞米糊糊,没有油,只放了点盐巴,对叶轻来说却已经是人间美味了。
没舍得吃完,留了点到晚上,万一今天找不到活,晚上得饿肚子。
吃了个半饱,得出去找活干了,不然明天的口粮又没有着落了。
能干什么呢,去码头扛包,看了一眼自个的小身板,算了。
洗了个冷水澡,女孩子最好不要洗冷水澡,对身体不好,叶轻却不想去烧水,因为柴不多了,现在连个铜板都没有,没钱买柴。
就着桶里的水,看了一下现在的样貌,还不错,比前世的自己漂亮那么一点点。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张瓜子脸,嘴角微微往上翘,看人时不笑,也带着三分喜气。
难怪原主的养父要把叶轻打扮成男孩,就这模样,出去不到一分钟,肯定被人抢了。
想念现代的热水器、想念大米饭,唔,命好苦呀。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门找工作去。
六月江南,正是雨时。
半夜里刚下过雨,清早天晴了不多时,便又飘起雨来。
江南烟雨,覆了前面巷子的曲路,蒙蒙雨雾里,依稀有人来。
待人走近之后,发现是同一个巷子的刘进,大家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
叶轻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很自然地打个招呼:“刘进,这么早。”
刘进却只是用余光看了叶轻一眼,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娘不让我跟傻子玩。”
叶轻:“……”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我跟你打招呼,你却用余光来看我,你的礼貌呢?
礼貌:……
叶轻想骂人。好吧,他本来就是个傻子,刘进在出生时因为难产,成了个脑子不灵光的孩子。
你跟他计较,说明你连个傻子都不如,你比傻子还傻。
撑着雨伞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道哪里有活干。
镇上有个码头,平时想找活干的人一般都聚在码头里,等着雇主来雇人,大部份都是在码头搬货。运气好的话,会有活干,运气不好的话,等一天都揽不到活。
看着古香古色的街道,放下心情来感受也是另一番风味,前提是得解决温饱问题。
要不去当兵吧,不知道哪里有得报名,要不去衙门看看?
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呢。
就这么逛了一天,最后终于在一家饭馆找到了工作。
来福饭馆门口明晃晃写着招工:月钱800钱,包吃住。
包吃住啊,住倒是不用,但是包吃呀,自己出来不就是为了口吃的吗,孑然一身在哪里上班都无所谓。
于是乎,叶轻去面试了,竟然面试上了,但不是大堂的小二,而是后厨打杂的杂工,杂工是什么,就是所有别人不肯干的脏活累活,你就得干。
为了口吃了,拼了。

来福饭馆

叶轻找到了工作,心情轻松了不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温饱问题是第一关键,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荒。
这家饭馆不大,二层楼,一楼是开放式的大堂,二楼是优雅的包间。
两个大厨,两个帮厨,三个跑堂小二,一个掌柜,还有一个幕后老板。
不凑巧,幕后老板不在,据跑堂小二周小亮八卦,幕后老板是个年轻的世家子弟,长得可俊了,每次过来后,店里的生意异常火爆,而且来吃饭的基本上是大姑娘小媳妇。
叶轻这个杂工其实是可有可无的,正常来说杂事都是那两个帮厨去做,平时还有一个短工,是附近的大娘,她闲来无事,饭点时会过来洗洗碗,扫扫地之类的,无奈这两天摔伤了,她儿子再不许她过来干活。
掌柜的觉得有时候两个帮厨根本忙不过来,干脆请一个长工,刚把招工启示贴上,叶轻就来了。
掌柜的看到叶轻如此年轻,觉是她纯粹是来捣乱的,那有这么小的孩子过来干厨房洗碗的杂活,而且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是干活的料。
还是叶轻死皮赖脸地说了许多好话,最后还哭惨,家境如何困难,没爹没娘的多可怜,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说到最后,把掌柜的听得眼眶都红了,多可怜的孩子呀,好吧,就给你一个吃饭的机会吧。
掌柜的可怜叶轻,特地叫大厨炒了两个家常菜,让她吃饱再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来过上工。
看着叶轻把两个菜都吃完,还吃了两大碗饭时,掌柜的心又软了,这是多久没有吃过饭了,好可怜的孩子。
叶轻又说了许多好话,直把掌柜的夸得都找不着北了,感觉自己就是这个条街上最亮的仔。
好人呐,这是叶轻给掌柜的定义。
吃得撑了,要消化一下。
不急着回家,沿着街道慢慢逛着,也好了解了解这个时代的状况。
雨后的江南真的美,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春风不解江南雨,笑看雨巷寻客尝,说得就是此刻的场景吧。
突然有人吹着口哨:“哟,这是哪儿来的兔儿爷啊,长得倒是标志,身段也纤细,*起来肯定有滋味,来来来,倌爷,来哥哥教教你怎么做****”
什么鬼?
叶轻顺着声音看过去,是旁边酒楼的二楼窗户传来的。
窗前站着一个彪形大汉,可能喝了点小酒的原因,面带红潮,眼睛色*眯*眯看着叶轻,舌头还伸*出来舔嘴唇,动作十分猥**亵。
叶轻停下脚步,双眼无辜地看着他:“你在说我嘛?”
那大汉没想到叶轻会回答,正常人应该是吓得马上就跑,愣了一下,随即又哈哈大笑:“不是你还是谁,这儿还有谁长得像倌儿的?怎么,你不是吗?不是没关系,哥哥教你怎么当,哈哈哈。”
他这一笑,房间里的人也跟着大笑,笑得十分暧**昧。
叶轻向他抛了一个媚**眼,微笑问道:“不请我上去吗?”
那大汉更加兴奋了,这是有戏了,急忙叫随从下来请叶轻。
看着叶轻被带了上来,大汉就站在门口迎接,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轻,**邪的目光将叶轻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大堂里的食客看到这个场景,直摇头,唉,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子要遭罪了,这个刘长虎可不是个东西,凡是被他看上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直接上手抢,当场抢不到的,就会暗地里使阴招。
大家却无可奈何,谁叫人家家里有钱呢,有也人为了钱,还把自家的孩子送去给他,简直是造孽。
大部份家长只能管好自己家的孩子,没事不要出来逛。
叶轻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目光,说:“不关门吗?”
随从马上识趣地从外面把门关了,并且亲自把守在门外。
包厢里还有4个人,想来是大汉的狐朋狗友。
那几个人起哄着,大汉借着酒兴,目光更加**邪,恨不得上前把叶轻的衣服剥个精光。
看到大门已关,马上想上前抱住叶轻。
叶轻闪了一下,没有被抱住,而是认真地问:“你觉得我像倌儿?”
“那可不,你看你这小脸多嫩。”大汉说着,手抬起来就要去摸叶轻的脸。
可手指还没碰到叶轻的衣角,手腕便被她捏住,大汉皱了皱眉,挣扎两下,竟然挣不开。
这小白脸看着年纪轻轻,身子骨柔弱,没想到力气这般大。
大汉动了真劲儿,另一手抬起,要捉叶轻的手。
叶轻轻松躲过,拉着他的手,将他狠狠地一甩,大汉停止不及,整张脸被叶轻甩到墙上,五官贴着墙壁,鼻孔里,立刻流出两管鼻血。
“你大爷的。”大汉一抹鼻子,怒气上头,冲过去要打叶轻,叶轻轻松的躲开他的攻击,脚步伶俐地窜到他背后,抓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扯,拽着他的头,往墙上又是一砸。
只听“咚”的一声,大汉只觉得头骨一震,脑袋顿时懵了。
叶轻趁势将他下盘一踢,鞋尖正中大汉的下巴,大汉脑袋往后一趟,彻底瘫在地上,身上疼的爬都爬不起来。
只是几个间隙,房间里顿时安静异常,大家都反应不过来。
叶轻看着大汉仰躺的摸样,嫌弃地勾唇一笑,走到他的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刚才,说我像什么来着?”
大汉咽了咽唾沫,一句话也说不出。
其他人却被吓得反应不过来。直到大汉喊着:“你们愣着干嘛,一起上呀。”
那四个人会的也只是花拳绣腿,叶轻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打趴了。
“记住,往后莫要乱说话,方才我那一脚要是换个位置踢,你下半辈子,只怕不用讨媳妇了。”她说着,眼睛还似笑非笑的瞄了大汉下腹一眼。
大汉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下*身,眼中露出惊恐的神情。
这人是魔鬼吗?
叶轻看他如此,倒是觉得没意思了。
却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向他招了招手,大汉却不敢向前,只是疑惑地看着她。
叶轻叹了口气,这人真不上道。
于是把手伸出来,做出捏钱的动作:“精神损失费。”
精神损失费是什么大汉不懂,但是钱这个动作却是懂了。
一股脑把身上的钱都给了叶轻,一共1000两银票。
还真是有钱的公子哥呀。
“啧”了一声,拿了钱之后轻飘飘地转身走了。
走之前还说了句:“下次有这种好事记得叫我。”
好事,什么好事,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拿了1000两还不知足,你小子给我等着。
五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叶轻走出了房间,下了楼,一句话都不敢说。
随从就在外面,是听到里面有声音,他以为是叶轻的,没有在意,暗道自家爷还真的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么一折腾,可别把人家折腾没了。
只是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叶轻出来了,完好无损地走了出来,那刚才的声音是谁的?
没空理会叶轻,赶紧跑进房间里看,一屋子的人横七竖八的躺着,特别是自家爷,鼻青脸肿的,这是什么情况,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错过了什么?
一楼的食客们看着叶轻完好无损地走出包间,实在是想不通,竟然还有人能这么轻松地摆脱了魔爪。更是有好事之人特地跑到二楼去探个究竟。
有点闹心,怪不得原主的养父非要原主女扮男装,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话,这张脸就是隐患。
没了心情逛街,那就回家吧。
叶轻把房子里所有办丧事留下来的东西全部清理掉,既然养父已经走了,这些东西也没必要留下了,让过去随风而去。
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生活的地方,再怎么简陋也是个家,明天要不要找个人来翻修一下?
但是突然间变得有钱了,会不会引起大家的怀疑呢,昨天还吃不饱饭,明天就有钱修房子。
锅里还有半碗玉米糊糊,热了一下,留到明天早上当早餐吧,现在的日子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临近傍晚的时候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是对门的周婶,周婶的手里还拿着一碗饭。
周婶看到叶轻开门了,松了一口气:“叶轻你可总算开门了,你再不开门,我可就叫人把门给砸了。”
原来这两天周婶都有过来送饭,但是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开,担心她今天再不开门,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叶轻心里都是泪,周婶你为什么不早点砸门,这样我就不用穿过来了。
没要周婶的饭,她家也不容易,几个孩子要养,自个都吃不饱,还打了满满一碗饭给叶轻。
雪中送碳的情意最是难得,这些恩情,叶轻记在了心里。

  • {{attr.name}}:
小说库

樱桃泡沫 狐言先生 小说TXT下载

2021-11-26 10:41:44

小说库

睡神与无花果 七英俊 小说TXT下载

2021-11-26 11:04: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