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紫微星(花滑竞技) 十二山 小说TXT下载

作者:十二山
类型:  强强 竞技 系统 成长
状态:已完结
主角:云初安

文案:

云初安在获得冬奥会花滑冠军后,一心只想退役躺平当个咸鱼没想到穿进了一本狗血小说里成了天赋型主角的对照组,三次从国家队被退回。
废物点心?花瓶美人?
不!这是满级大佬重回新手村。
人人都说云初安是冰上的天降紫微星,从初次出现在人们视线再到职业生涯结束她从未下过领奖台,在本国花滑式微的时代,她撑起了半个花滑事业,在冰雪铸造的世界里,她眼含热泪表情虔诚从此奔赴神坛。
*
我问崇高的太阳
怎么比霞光更亮
太阳没有回答
可我的心却听到:“燃烧!”
—К. Д. 巴尔蒙特《生活的遗教》
【高亮提醒】
1、主角无原型、比赛规则等参考现实加上私设完全可以当架空看。
2、笔者不专业,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系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初安 ┃ 配角:黎枕 ┃ 其它:纪礼丽
一句话简介:满级大佬重回新手村
立意:唯有理想与热爱燃烧不灭

《我真不是紫微星(花滑竞技)》小说精彩试读:

“初安,你真的要退役嘛?”
云初安没想到在自己快要上冰面去完成自己退役表演时,这个问题还会被陈春问起。云初安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考斯滕又看了看冰面,没有说话只轻轻点了头,陈春看着云初安的动作叹了一口气,这是难得他们两个没有争吵的时候。
白水晶一颗颗绣在前襟,这是第一次云初安在进入场地之前没有穿外套而是直接露出考斯滕,鹅黄色主调清澈灵动,海蓝色前襟鲜亮介于妖媚之间,上面烫钻和白水晶相得益彰更显得明艳高贵。
云初安滑上冰面,顶光打在她的身上,这一刻她像是立在冰雪落满山尖的一只小云雀。
云初安绕着冰场滑行小半圈,她的姿态优雅,冰刃于冰面上丝滑而流畅,整个人的身姿成了极其夺目以流畅感抓人眼球的线条,随着小提琴曲《云雀高飞》的响起,云初安向前滑行伴随着平静优雅的管乐,她像一只春的精灵手牵着手带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踏进杂花生树的园林。
“扮演”云雀的小提琴单独奏出一段上升琶音时,云初安身姿向左,右足刀齿点冰,左后内刃起跳,她微闭双眼,张开双臂像一只于暮春三月、草长莺飞飘逸空灵之境扶摇而上的小云雀。
程东双眼盯着冰场上的翱翔的小云雀,嘴巴微张小声的说:“3F+3T”,程东被云初安带入了她的世界,彷佛在春光明媚的山谷中,小云雀盘旋而上,乐得自在逍遥,她每一处肢体动作都在阐释着音乐,展示着一只云雀的美丽。
“2A+3T”程东数着云皇的动作,她的动作在花滑上说不上最难的,但是能算上最富有灵气的将艺术表演拉到极致让人如临她境。
云初安于索契冬奥会一战成名,在本国花滑式微的情况下站上领奖台拿下冠军从此便从未下过领奖台,被粉丝誉于本国花滑天降紫微星—云皇。
今天是云皇的退役表演,程东作为喜欢她三年的粉丝来到了现场,程东因为云初安从对花滑一窍不通到如今能清楚的分辨花滑的六种跳跃,程东攥着裤子看着冰面上的云皇,感觉有眼泪要快流出来。
2A加燕式旋转姿势变化将程东的注意力拉回,他猛地抬手擦了一把眼睛,微红眼眶还是暴露了他的情绪。
管乐甜美的吟唱加上小提琴的华彩,而静谧的氛围并没有被打破,云雀在小提琴空灵的独奏中远去,于是消失在无边天际,唯有山谷还留着云雀飞过的痕迹。
程东闭上眼脑海里是一只金色的云雀踩着花露在无尽的黑暗振奋羽翼,它带来了黎明与希望而现在它飞向了金色的天空,不再回来。
程东没想到自己一个快要三十岁的大男人会在云皇结束表演的时候哭的泣不成声,程东跟着周围的人一样起立鼓掌,程东扭头看了看周围的人,大多数都是和自己一样,红了眼眶,同他们内心中这个本国花滑无冕之王告别,同这个有她的时代告别。
再一次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再见了,云皇!
*
云初安晃了晃脑袋,肘关节处传来一阵刺痛。她抬手望了下手臂,乌青的淤痕一大片一大片的浮现在白得过分的手肘处显得格外触目惊心,这种程度的乌青在云初安过去的岁月中十分常见,就是这些淤痕伴随着她每一个春秋。云初安一时间不感觉奇怪身上会有乌青,看这个样子还远没有要做冰敷的程度。
云初安按了按淤青处,被疼的呲牙咧嘴。
不对呀!自她退役之后随着自己的心愿一直在家里躺尸当咸鱼讲道理也不应该莫名奇妙的出现这么大一片淤青吧,关键是昨天睡之前都还没有。
云初安抿着嘴沉默着推着手上的淤痕想要将其推散开来,一阵哐哐当当的吵闹声从门外传出。
好吵。
“云初安!你还能睡?不得不说你心是真的大,但凡长点心的人都不至于像你这样,你才从国家队退回省队,怎么?我省队庙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连省队都不想再呆下去?”这一阵谩骂伴随着叮叮哐哐的砸门声直击云初安的脑海。
好吵。
“行!你长本事了,你厉害你一直跟你宿舍里杵着,最好一辈子别出来!”
好吵。
云初安皱着眉慢慢打量起这里,她自退役后有过几个代言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这里明显不是自己的房间。
白墙孤灯以及散落一地的健身器材,云初安刚刚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对这个房间感到诧异,因为这里像极了自己还在省队的宿舍所以一时间就没有发现房间的异常。
刚刚外面砸门的声音不像陈春,自己也从来没有跟国家队被退回的经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初安换上衣服推开门,刚刚踏出房间就被一直蹲在门外守着的纪礼丽一把揪住了耳朵:“怎么?不跟宿舍里杵着了?舍得出来了?”
云初安抬眼打量着这个一把扭住自己耳朵的女人,170左右的身高让自己在她面前像个小鸡仔,做样子似得一把扭住自己的耳朵,实际上动作十分的轻柔几乎没有疼痛感,她一脸急色嘴里还不停数落着自己可是眼里的关怀却半点做不了假。
云初安脑子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她在关心我?
云初安任由着纪礼丽揪着耳朵不做反抗,脑子里飞快找寻着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没有,在过往的二十一年里找不到关于这个人的蛛丝马迹,她从未出现过自己的生活中。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诡异,云初安闭着嘴打算弄清出这个人目的再说话。
纪礼丽嘴里还在不停数落着云初安,却见她双眼微闭一副神游天际的模样,不由得气上心头对着她脑门就是一巴掌。
纪礼丽照着云初安的脑门就是一巴掌后,又怕给她打疼了急急忙忙又摸了摸云初安的头,黑色柔顺的发丝在纪礼丽的手掌中穿梭,面前的这个孩子也显得有几分过分的乖巧听话。
纪礼丽口里的重话再也说不出半分,这个孩子是自己亲自挖掘又从她五岁带到现在,她很勤奋,勤奋的让人再也舍不得苛责她半分,但在花滑上面她少了些许灵气,匠气颇重。从她被选入国家队再到被退回前后间隔不过半个月,的确这样的打击,云初安也不过是个才十九岁的孩子。对她来说是有些沉重。纪礼丽这段时间时不时就去敲着云初安的房门,看着这孩子到底在做什么,也是怕她一时想不开。这还是从国家队退回后,云初安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出房门,纪礼丽看着她踏出房间的时候,心里那块紧紧压着自己的石头顿时轻了不少。
还好,还好,这算是走出来了。
“出来了,就马上滚去训练,一直娘们唧唧的缩在你那个宿舍有什么用?你能缩一辈子?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纪礼丽的一巴掌拍在云初安的背上:“做人,要把腰挺直了!把你的脊梁给我挺直,堂堂正正的给我站好,不就是从国家队退回来吗?没什么大不了,你还在,你学到的本事也还在,自然是有机会再进国家队的!把腰给我挺直了再说话!”
云初安被拍的一咳嗽,看着面前跟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女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默默点了点头,像!太像了!这安慰人本事一般,一巴掌接一巴掌打鸡血的方式倒是和陈春如出一辙。
想到陈春,云初安一时间有点懵懂的无措感,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而陈春的存在似乎被面前这个女人所顶替,那么陈春去哪里了?云初安的职业生涯有一大半的时间就是跟着陈春,除了陈春,云初安也没有别的较为熟悉的人,她这一辈子围绕着花滑活,除却花滑带给自己最大温柔的人就是陈春,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陈春了自己该怎么办。云初安被自己猜想吓得脸色苍白,双手抠着上衣摆缓解着自己内心的焦躁感。
纪礼丽看着云初安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无色还以为是自己说话太过不小心刺激到她了,纪礼丽默默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沉默的氛围在她们两人之间弥散开来,同行的两人心里各有各的想法一时间氛围还不算太尴尬。
云初安轻咳一声打算打破这种无言的氛围,没想到的是纪礼丽的声音同时响起。窄小的过道中回响着她们二人的声音。
“那个……你知道陈春吗?”
“我会带领你,再次踏入国家队的,别难过了。”
???
纪礼丽看着云初安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发言弄的有些迷茫。
“陈春是谁?”
这小丫头片子是在国家队认识了朋友吗?也没听说国家队有一个名叫陈春的女单选手呀。
呲呲呲——
一阵电流声在云初安脑海里响起。
【能量充盈……系统连接中……对接目标角色,目前进度百分之八十……】云初安被这突然来得电流以及机械音吓到,一时间手足无措,而面前的女人却没有丝毫反应。

  • {{attr.name}}:
小说库

恶毒皇后她成了团宠大佬 北久一 小说TXT下载

2021-11-27 17:05:34

小说库

穿成年代文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上官冰瑜 小说TXT下载

2021-11-27 17:57: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