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上官冰瑜 小说TXT下载

作者:上官冰瑜
类型: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状态:连载中
主角:陆菁,苏宛

文案:

女尊1v1.双洁..陆菁是村里有名的大夫,为人善良,村民的病都是来找她看。一天,陆菁在采药的时候看到了浑身是伤的人,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把人背回了小医馆,等到病人醒来,却被赖上了该怎么办??(在线求,挺急的?_?)
内容标签: 生子,情有独钟,穿越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菁、苏宛 ┃ 配角: ┃ 其它:女尊

一句话简介:陆菁×苏宛

立意:甜甜的恋爱

《穿成年代文反派大佬的白月光》小说精彩试读:

陆菁

陆大夫陆菁可是村里头唯一一个大夫,别看她年龄小,但她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为人善良,诊金价格也合理公道,是不可多得的一名心善大夫。
“陆大夫、陆大夫,你快看看我家孩子怎么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喊着嗓子疼。” 来人正是村民齐大娘。
陆菁把了脉后,又看了看孩子的舌头及其喉咙,“得了风热乳蛾,待我开几副药,喝几天就好了。”
紧接着,陆大夫就去医馆内抓药。“蒲公英30克,黄苓30克,桔梗10克,甘草10克。一共10文,水煎服,日1剂,分2次服下 3—5剂痊愈。”陆菁道。
“谢谢陆大夫。”齐大娘付完诊金后后又连忙感谢。
谁不知这孩子是齐大娘的命根子,齐大娘老来得女,对这个女儿可谓是视如珍宝,寻常村民家里的孩子生病了,一般都是挺挺就过去了,实在挺不住才来医馆治病,毕竟看病很贵,能省一点是一点。
村里待齐大娘走后,陆菁诊所内也就没了人。马上开春了,治疗乳蛾的药材也所剩无几,就准备去山上采药。
准备好采药的工具后,陆菁才背上背篓去上山。
“又去采药去啊。”家里农田忙活完了,闲着无的村民们就爱在这聚众唠嗑。
“对,药馆的药材也要没了,正要去采药呢。”陆菁笑笑道。
“路上慢着点,早去早回啊。”这时一旁的李叔附和着。
“好,谢谢李叔。”陆菁说完就背着背篓准备上山了。
“瞧陆菁这丫头,长的文质彬彬,还会医术,可以考虑把我家儿子嫁给她” 李叔转而继续跟身旁人唠嗑。
再说陆菁这边,大约两个时辰后,药材已经基本都采好了。
“就差一剂药材了。”陆菁低语,看看天还不黑,就准备往山里头多走走看。
走了一会,就看到在不远处。正准备走过去时,突然看到一个人浑身是伤地在地上躺着。
陆菁心想:“不会是没气了吧?”
陆菁也没多思考,连忙走上去,用手放在鼻子下面,万幸还有气。
于是连忙采完不远处最后一剂药材,然后再把此人背回小药馆进行医治。

初遇

回到医馆,陆菁将人背到床上,此人还在昏迷着,全身上下无一处好地方,头上也有很多血迹,也不知是什么人,为何会在山上出现。
陆菁给此人简单的擦洗一下,就开始上药,上药过程中才发现是位极为精致可爱的男子。
上完药后天已经黑了,陆菁走出房间,准备去隔壁凑活一晚,等明日病人醒来再做打算。
躺在床上,陆菁也睡不着,陆菁对床特别挑剔,而自己的房间又被伤患睡了,只能在这凑活一晚。反正也睡不着,于是陆菁就想想近来发生的事情。
在前几个月,她穿越了,还是个女尊男卑的世界,想想就很玄幻,她在现代时就无父无母,来到这古代也没觉得有多不甘,不喜欢朝廷的尔虞我诈,于是就来到这个小乡村,拾起在现代的本行——医生,虽说这是个小村庄,但乡里和睦,也算是过上平淡的生活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宛就醒了,觉得头好痛,摸头的时候发现头上缠了一圈绷带。
“这是哪里,我是被救了吗?”苏宛看着这个充满淡淡药香的房间,房间内格外简洁,而自己躺着的床格外的舒服软和,怪不得睡觉时感觉那么舒适~
吱~门开了。
“你醒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陆菁推开门进来。
苏宛在陆菁进来看见她的一瞬间就悄悄红了脸,这女人怎么长了一双勾人的丹凤眼,眼尾很长,略微上挑。
“怎么不说话,莫不是摔傻了?”陆菁有些遗憾的说道,边说边要给他看伤。
“没有,我刚刚只是有点走神。”苏宛有些不好意思,这还是第一次看人看呆了。
“伤口还疼吗?”陆菁在一旁调试药膏。
“好多了,就是头有点疼。”苏宛一边回答,一边偷偷打量她。
“哦,你叫什么名字,怎会昏倒在山里?”
“我,我叫苏宛,昏倒在山里?我也不知道我为何昏倒在山里。”苏宛在回忆时,头又感觉到好疼,双手不禁扶住脑袋。
“停,不用想了,你现在可能是脑袋受伤而引起的暂时性失忆,猛然回忆可能会对病情不利,你先休息下。”陆菁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出房门。
陆菁再进来时,手里端着饭,走到桌旁把饭放了上去,“吃饭吧。”
苏宛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随即就下床准备吃饭。
陆菁吃饭时很安静,细嚼慢咽,更衬得唇红齿白了,不像自己狼吞虎咽,在苏宛印象里,好似就没有如此好看的人。
“今后你有何打算?”陆菁吃完最后一口饭后才开口。
听到她这么问,苏宛也很迷茫,自己该何去何从。
陆菁看他小脸皱的不像样子,也明白了他也没有什么今后的打算。
“在你养伤期间,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等你伤好了,可能就能恢复记忆,那时你再回家去吧,回家后别忘了把诊金付了。”陆菁说完也不等他回答,拿出刚刚她配好的药膏,“这个药膏一起涂抹伤处两次,几日即可痊愈。”
“好,谢谢……”
“我叫陆菁,你可以叫我陆大夫。”陆菁不甚在意道。
“谢谢陆大夫。”苏宛随即回答道。

养伤

在养伤期间,苏宛就做起了小学徒,有时会帮陆菁整理整理药材,有时也会给陆菁打打下手,想着不能让她觉得自己太没用,要不然等伤还没好就要赶走自己可怎么办?
这天,陆菁又上山采药去了。
真不明白,医馆的病人这么少,有时一天也来不了一个,怎会用得着总去采药?
难道是因为家里没钱,所以陆菁才想着要多多准备药材来等着病人来吗?
看来陆菁生活也不富裕,于是苏宛决定,那就以后少吃一个馒头,给她减轻减轻生活压力,让她觉得自己吃的少干的多,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用之人,这样也不会忍心赶自己走!
想到这里,苏宛忍不住眼圈红了,自己一觉醒来就没了记忆,如今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也没有回忆起来。等自己伤好了,陆菁赶自己走怎么办?届时又该去哪里呢?
等陆菁回来时,就看到苏宛眼泪要落不落的样子,可怜极了。
“怎么了?是伤口疼了吗?”陆菁连忙放下背篓,来到苏宛面前。
苏宛也不大好意思说实话,怕她嘲笑他,就顺势小声说:“嗯,胳膊有点疼,好像肿了。”
这么一说,苏宛还真觉得胳膊好疼,尤其伤口那处,又痒又肿。
陆菁看一会之后,才得出个结论。由于换季原因过敏而导致的瘙痒,是一种常见的皮炎皮肤病。
知道原因后,陆菁就去拿药材,准备再制作一些止痒药膏,紫草有清热解毒透疹的作用,可以治疗血热发疹,皮肤瘙痒,陆菁把它制成药膏后给苏宛涂抹。
药膏刚接触到苏宛胳膊时,苏宛的胳膊不自觉的往后退。陆菁拉住苏宛的胳膊,“别害怕,涂上之后就该好了。”陆菁边涂边给他的胳膊吹一吹,认真又细腻。
她……好温柔啊~
看着陆菁温柔的侧脸,苏宛的心脏扑通扑通跳,怕被她发现,待她涂好,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留下陆菁一人在院子中,不禁纳闷“我怎么了?至于像防狼一样防着我吗?”,随后又一想,这是女尊社会,确实应该这样防着我。
想清楚之后,陆菁也不闲着,走到背篓旁边,把背篓里的药材仔细整理出来。
正准备把院子中其他药材也一并整理的时候,却发现药材基本都被整理好了,原来有个小学徒还是不错的。
于是陆菁开始去做饭。
而这边,苏宛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她怎么就那么的……迷人、好看。虽说自己失忆了,但也能保证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最好看的女人。
等到陆菁把饭端到桌子上时,苏宛的心脏才慢慢恢复。
吃饭时,陆菁难得说了句话“吃饭为何总是看我?有什么事吗?”
“没、没、没。”苏宛慌乱的否定“我是在考虑夹哪道菜。”
陆菁看了眼桌上仅有的两道菜,看着他比平常少了两个馒头,若有所思:哦,原来是挑食啊~

赶集

第二天一大早,苏宛还在睡着,陆菁就起了,随口吃了几口饭,就准备去街上采买,把最近采的珍贵药材,卖给街上大医馆。
陆菁是坐车隔壁宋婶的牛车过去的,牛车里有很多人,都是大早上去赶集的,宋婶一家都是以种田为生计,为人善良,刚来这会,陆菁在村里定居都是宋婶张罗的。
宋婶的牛车虽比不上京城的马车安稳,但速度却也挺快,一个时辰就到了。
“大家有什么需要买的,赶紧去买,两个时辰后我们再到这里汇合。”宋婶招呼大家说。村民们纷纷附和,赶集的规矩早就熟烂于心。
陆菁走到一家医馆,把手上的药材给医馆老板换了些银钱,“下次还有什么新鲜药材,第一时间要送到我们家医馆啊。”老板得了几株珍贵药草后乐的脸上都起了褶子。
陆菁,“一定。”
想了想家中余粮也不多了,就买了些米面。
又想起苏宛挑食,陆菁微微一笑,遂又买些肉食和小孩子爱吃的糕点。
等反应过来自己干嘛对那小孩那么好时,手上大包小包都已经拿不下了。“同情,一定是同情,想到才十三四岁的孩子受那么多伤又失忆了,心里指不定多难受呢。”想开后,陆菁也不纠结了。
路过卖衣服的腿又不自觉的走了进去,那小孩那么乖,衣服破了也在穿,顿时陆菁就心软了,估摸着苏宛的身材大小,买了一整套,买身衣服也好,省的来看病的以为我招童工虐待他呢。
殊不知苏宛这年龄在女尊社会都可以嫁人了。
等到回宋婶牛车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陆陆续续的采买完了。坐到牛车上,采买后的村民们明显都兴趣高涨,唠嗑也明显欢快了许多。
“陆大夫,我前些天去看病时,发现你家怎么有个小公子。”众人在唠嗑时也不忘八卦。
“是我家远房表弟,寻找亲戚时发现亲戚都早已去世,无奈之下投奔我这个远房表姐。”陆菁随口编了苏宛的身世,一个小孩在山上浑身是伤,还失忆了也不好对外说。
回到家中时,已是晌午。
一开门,就看到坐在门口打瞌睡等自己的小人,陆菁的心突然就柔了起来。
听到动静,苏宛瞬间就醒了,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陆菁柔声问,“吃饭没呢?”
“还没呢”
陆菁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准备去做饭。
吃过饭后,就听到有人在敲门。苏宛小跑到门口去开门。
“陆姐姐在吗?”来人正是宋婶家的宋公子——宋桃儿,要比苏宛大一两岁,脸上红扑扑的,是个长的挺标志男子。衣服虽然朴素,却也比苏宛穿的缝缝补补的衣服强,瞬间苏宛就自卑了,微微低下了头。
还没等苏宛回答,陆菁就已经走了过来,“宋公子,有何事?”
“这是爹爹刚刚采的荠菜,想着也吃不完,就让我给陆姐姐送过来,虽说不值钱,但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宋桃儿在陆菁来的时候就喜欢上她了,不仅是人温文尔雅,样貌也是极好,就算她不说话,往那一站也是足以让人心动了。
接过荠菜,“代我谢过家父。”陆菁笑道,村里人就是纯朴,就因为自己帮村民们看病,村民们就总会送些东西来感谢。
“那……陆姐姐再见。”宋桃儿微微红了脸就小跑回了家,啊啊啊啊啊,陆姐姐笑起来真好看。

委屈

宋桃儿走后,医馆里又来了两三个个病人。
皆是因为开春,气候变化较大,气温不稳定引起。因为气温变化无常,人体就会容易着凉,出现感冒的症状。
其次,换季感冒也和个人体质有一定的关系。如果体质不好,抵抗力较差,就会出现感冒的症状。
改善抵抗力较差的办法,在古代,锻炼身体是有效提高免疫力的方法之一。
因此,抓了几副药,又嘱托了病人应多锻炼身体,增强体质。
一日无二晨,时间不重临,不知不觉,时间又到了申时(下午四点),陆菁也忙活完了一天的工作。
在吃过晚饭后,才想起来,给苏宛买的衣服及吃食。
“苏宛”
“怎么了?”苏宛疑惑的看着她。
“……路过一家卖衣服的,想来你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就给你买了一套,不知是否合身。”这还是陆菁第一次给别人买衣服。
苏宛上前摸了摸手感,好滑啊,一看就不便宜,“谢谢菁姐姐~”心想:他能叫姐姐,我也可以。
“咳,菁姐姐?平常你不是叫我陆大夫吗?”陆菁有些诧异。
“我……我就是觉得叫陆大夫会把你叫老。”
陆菁关注点也不在这是,而是关注衣服是否合身,“也是,随你怎么叫吧,你先去试衣服看看合身吗”
说罢,陆菁走出房门。
苏宛再出来时,已经完全变了样子,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身穿碧绿长裙,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粉腮微微泛红,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怎么样,好看吗?”苏宛有些害羞的问。
陆菁仔细打量苏宛上上下下,“衣服很好看。”
“……”苏宛失落的低下头,忿忿地咬着嘴唇,衣服好看我不好看吗,越想越委屈,眼眶又要开始红了。
看到他咬着下嘴唇不松开,无奈,走上前,“人更好看。”
闻言,苏宛脸上悄悄爬上了红霞。
“那里有些糕点,喜欢就去吃些吧”
说罢,就看到苏宛不自觉地笑了,开开心心地去拿糕点。
陆菁:“果真是小孩子。”

送礼

晴天的午后,暖洋洋的日光照射在大地上,劳累了一上午的人们享受着午后带来片刻的温暖。
陆菁忙碌了一上午,此刻也终于停了下来。
看着天好,准备吃过饭后给邻里送些东西。来到这里,邻居热情,不是帮忙张罗定居就是送些家中种的菜。
于是陆菁看向苏宛,“一会儿我要去给邻居送礼,你要去吗?正好出去转转。”
“好啊。”苏宛一口答应了,他都在这里待了好些天了,都没出去过,这几天都闷的不行。
两人决定好,也不磨叽,拿了几筐鸡蛋就要挨家送去。
村里人也不多,总共就30多户人家,刚搬来时陆菁已经挨家挨户打过照面了,因此,这次去只要送些相熟的邻居就好。
不到二刻,就已经全部送完了。
看着旁边正忙着追蝴蝶跑的人儿,陆菁不禁笑道:“慢点跑。”嘴角微微上扬,有着些许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
玩了一会后,苏宛也玩累了,看陆菁也不像着急回去的样子,索性对陆菁撒娇说:“我们再多玩会吧,医馆里好没意思啊。”
“好,不过在天黑前必须回去。”看来这些天确实闷着他了,陆菁看了看天,还早。
“谢谢菁姐姐~”
所谓玩,无非就是带着小人逛逛,看看风景,毕竟是农村,不像京城那样热闹好玩。
“你看那有条河,里面会不会有鱼啊?”
“会有的,只是相较于冬天,鱼会少些。”春天和夏天有一部分鱼要进行产卵,鱼也需要季节生长,因此,秋季的鱼最多。
“我晚上想吃鱼,好不好菁姐姐~”
陆菁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奈道“抓了鱼,我们怎么拿回去,你抱着吗?”陆菁无情地拒绝了苏宛的提议。
“那,那好吧”苏宛不由得沮丧起来。其实吃不吃鱼都没有关系,就只是想看她宠溺自己的言行与举止。
看着苏宛有些沮丧,心也不由得一紧,“明日带你去京城玩可好,那里玩的可比捕鱼有意思多了。”
“真的吗?”不知是玩的累了还是因为能出去玩兴奋的,苏宛小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自然是真的,我何曾骗过你啊。”陆菁突然想捏捏苏宛的脸,一定很软。等想法变成实践之前,陆菁赶紧握紧了手。
女尊世界男子的脸怎可随意摸,摸了男子的脸可是会出事的啊。
“谢谢菁姐姐,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陆菁顿时也有些被难住了,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是因为他可怜吗,还是因为他长的软萌可爱?
陆菁也不知道为何,索性转移话题,“没有为什么,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医馆吧。”
苏宛疑惑的看了看天空,阳光明媚,哪里像是天色不早了的样子。
看出他的疑惑,“你不吃晚饭了吗?”
苏宛随即明白,“吃,当然吃了,嘿嘿”
陆菁虽面无表情,但心里却忍不住说了一句,“小馋猫”
在回医馆的路上,俩人也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京城

因为知道今日去京城玩,苏宛起了个大早,天还没亮就已经收拾妥当了。
出门,看隔壁菁姐姐屋子黑漆漆的,应该还在睡,自从自己来了之后,菁姐姐就把自己的屋子让给他,还说因为他伤势未愈,准备过几天再换回来。
结果,自己一住就住了小半个月,身上的伤都已经结疤了,她也没提出换回自己房间,而自己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霸占着她的屋子。
想到这里,苏宛心里甜甜的,心里也有着大胆的想法:去她屋里叫她起床。
心里想着也就这么做了,悄悄推开陆菁的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这哪里是叫人起床啊,分明是想做坏事。
走到床边,陆菁还在睡着,她侧卧着身子,睡的很柔美,身体构成的曲线也让人心旷神怡,苏宛顿时兴奋无比,觉得哪怕让他看一天都行,想起来时的目的,却又不舍得叫醒她。
再说陆菁,在他刚进门时她就醒了,但也没敢动,想看他大早上来她这要做什么,顶着他这火辣辣的视线,陆菁实在忍受不了了,遂装作刚醒来的样子,睁开眼睛,装作很惊讶(本来也很惊讶)。
“你怎么在我房里?”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京城玩吗,我就想来叫你起床。”
陆菁无奈看了看还没亮的天,无奈道,“好,这就起。”
陆菁准备下床,看着待在她屋里不动的某人,心生调侃,“怎么,你要伺候我更衣?”
闻言,苏宛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小跑出去。
大约一刻钟后,陆菁收拾妥当,并准备好了上京的干粮,唤上苏宛,“我已经顾好了马车,现在就可以出发了,今天早上我们就在车上买些早点吧。”
“好”
这次去京城,陆菁可不单单是陪苏宛玩的,而是去京城处理一些事物,再派人寻找苏宛的母父,他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一个未婚男子总待在这里对他名声也不好。
瞧着他白净的脸庞,怎么也不像是农村家的孩子,去京城里找找兴许有线索。
不知为何,想着他回家之后,家里只剩一人,竟会有些心痛。
但已经决定了的也不会改变了,遂干脆就不想了,带着苏宛上了马车出发前往京城。

路途

因陆菁居住的村子较为偏僻,因此赶往京城需要五天时间,而在去京的路上,不到两天时间,苏宛就吐了起来。
苏宛身子弱,在马车里又长时间受到颠簸,属实很难受,因此在第二天的时候就忍不住吐了起来,把早上吃的干粮全都吐了出来。
“菁姐姐,我不想去京城玩了,我们回家好不好。”苏宛此时觉得浑身哪哪都不得劲,难受的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车妇,这附近有客栈吗?”陆菁看着他小脸苍白,忙问车妇。
“大概再有个五六十里就有一个天香客栈。”
“马上就到客栈了,再坚持坚持就到了。”陆菁安抚苏宛道。
就在苏宛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陆菁突然一手放在他膝弯处,一手搂肩,以公主抱的姿势一个用力把他抱在怀里,苏宛的双手也不自觉的环着陆菁。
“菁姐姐”苏宛苍白的小脸上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没事没事,睡着了就不难受了。”陆菁一边安抚,一边温柔的轻拍,像哄宝宝一样哄着苏宛。
许是陆菁的哄睡有了效果,苏宛不一会就睡着了,睡着的苏宛就像小猫一样,头轻轻靠在陆菁身上,双手环抱着陆菁的腰,可爱漂亮极了。
而陆菁的耳朵此刻也变得粉红,“这……算是占人家便宜吧。”陆菁虽说已经二十一了,但她在感情方面还纯洁的如同白纸一样。
在现代,她就从来没交过男朋友,一是因为工作压力大,二是觉得交男朋友太麻烦了,也懒得陷入感情中。
而此时此刻,抱着苏宛,她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让常年劳累奔波,漂泊的心找到了归处。
不到半个时辰,“主家,客栈到了。”车妇唤道。
看着苏宛还在熟睡,陆菁干脆抱着苏宛进入客栈,随手给车妇打了赏钱说道:“歇息一晚,明日启程。”
“诶,好嘞。”车妇拿了赏钱后,直接准备在马车里将就一晚。
虽说自己也不想让苏宛遭受颠簸之苦,但想想为了找到苏宛的家人,处理京城后事,这一趟京城是非去不可。
“掌柜,两间上房。”
“抱歉,客官,如今是进京赶考的时间,房间紧张,只剩下一间客房了。”
“那,附近还有别家客栈吗?”
“没有了,客官,方圆十里,只有我们一家客栈。”
“那就要一间吧。”
“好嘞,客官稍等。”
陆菁把苏宛抱到楼上并放床上时,苏宛还没醒,果真是累极了,索性把苏宛的鞋子和外袍也给脱了,盖上被子,让他好好的睡一觉。
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后,陆菁才下楼,吩咐小二做着饭菜,并在申时送上楼。

 

  • {{attr.name}}:
小说库

我真不是紫微星(花滑竞技) 十二山 小说TXT下载

2021-11-27 17:11:44

小说库

遇见甜系男主播该怎么办 讯白 小说TXT下载

2021-11-27 18:07: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