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 Engage 小说TXT下载

作者:Engage
类型: 情有独钟,娱乐圈,打脸
状态:已完结
主角:程观雪

文案:

穿过来就是生死局,程观雪有些头大,千辛万苦保住性命,走投无路,委曲求全给反派大佬当剑侍。
本想着忍一忍,等东山再起,回去继承家业当个海外土财主。不成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被扯进了惊天阴谋。
而这颗心竟然也不知不觉地沦陷了……
主角智商在线,洒脱豁达,恩怨分明,但不与渣滓过分纠缠;
病美人设定(闲着没事吐两口血,但是一直活得好好地,属于一边吐血一边揍人那一挂),
沉迷修炼探秘,享受仙侠人生。

《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小说精彩试读:

远处飘来若有若无的喜乐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嘈杂响动。程观雪眉头皱了皱,头隐隐作痛,缓缓地睁开了眼。

世界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晰角度呈现在他的面前,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空中漂浮的尘埃,当他凝视着那扇雕花檀木的大门,便能看清楚木头的纹理,若是看的再久一些,他的意念便随着目光穿透了大门,见到了院子中正如雪飘落的海棠花瓣。

程观雪有些怔愣,不禁怀疑这是个过于奇幻的梦。于是重新闭上眼睛,然而还不待他重新入睡,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便传入了他的脑海,那声音是布鞋与石板地面摩擦发出的细响,但是在他耳中却是如此清晰。

吱呀~有人推门进来了。

程观雪下意识睁开眼睛看向来人。这几人穿着打扮,具是中国古代的样式。为首一名红衣女子穿着华丽的齐胸襦裙,头发也梳成了精美的发式,即使以程观雪的眼光看来,也当的起一声古典美人。剩余两人皆是同样打扮,周身佩戴之物无一不精致。

眨了眨眼,又看到映入眼帘的风格古拙华美的木床和围幔装饰,程观雪努力尝试回忆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只记得头一天月朗风清,他心情不错在自家楼顶上饮酒赏月,难道是他喝醉了还没醒酒?

程观雪的思维有些打结,搞不明白如今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形。

然而不等他想明白,就听到那几个宫装侍女打扮的女子面上堆笑,十分恭敬地道,“尊上,您醒了!仪式已经开始了,您该更衣了。”

“什么仪式?”程观雪茫然问道。

几个女子对视一眼皆是面露难色,似乎十分惧怕,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最后还是为首的那名女子咬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才道,“回禀尊上,是长公子与…与不笑真君的结契之礼。”

那名侍女说完后,立马观察程观雪的神色,见预料中的暴怒和责难没有降临,那几人似乎十分庆幸。然后立马利落的服侍他更衣穿戴,似乎生怕他反悔似的。

程观雪此时脑中还是混沌一片,下意识任由几名侍女摆弄,心中反复琢磨刚刚从侍女处听到的几个字眼,长公子?不笑真君?结契之礼?

这几个词听着怎么这么耳熟?不笑真君?他不停思索,终于在侍女为他戴好腰间玉佩之时灵光一闪,不笑真君,原不笑!这不是他最近刚看完的那本修真耽美文里的名字么?!

他脑海中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却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自己真的穿书了?程观雪无语凝噎,这本小说三观不正,渣攻绿茶受,如果不是他的名字刚好和男配一样,对于结局有些好奇,他根本不会看的。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程观雪看着古色古香的环境,周围殷勤给自己更衣的侍女,又感受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灵气,和胸腹间丝丝的阵痛。他绝望地意识到了一个沉痛的事实,没错他的确穿书了,穿到了身家优渥,修为高深,长相仙气的悲情炮灰男配身上。

原著中这个与他同名男配哪哪都好,只一点不好,情商低脾气不好,据说因为年少遭变,性格偏执。喜欢原不笑到失去自我,而对方一直没有接受他的感情,他也在沉默中愈发阴沉难测,更加不讨喜。

最后被自己的好兄弟,主角受,翘了墙角,夺走了从小便有一纸婚书的未婚夫原不笑,最后还被主角受设计而死。

原著中的程观雪天资傲人,修为进境神速,不过两百岁便已跻身分神道君的水准,而与他年龄相仿的原不笑和主角受岳霂华两人此时不过一个堪堪突破元婴,一个只有金丹中期而已。

但是程观雪对于原不笑的迷恋是盲目的。这种盲目导致他忽视了对方的修为,甚至忽视了对方那若有若无的敌意和嫉妒。心甘情愿地为原不笑做了不少事。

但是程观雪也不是傻子,一味付出而得不到丝毫想要的回应,反而只是被利用,多少也让他受伤,好几次都几乎想要黯然离去了,但是却被他的好兄弟兼远房亲戚主角受给劝了回来,继续尽职尽责的当工具人。

原著中程观雪的结局是死在主角攻受的婚宴上。他被未婚夫和好友双重背叛,又身受重伤,顿时怒急攻心,口吐鲜血,之后神志不清,意图与二人同归于尽,最后被早就准备在一旁的几个大能镇压,一代天才就这么悄然陨落。

程观雪看这本小说的时候就气的够呛,这个同名同姓之人开局一把好牌,却因为剧情需要强行打的稀烂。他的人设也没有特别脑残的地方,但是每当面对主角攻受之时,总会遭遇降智打击。

程观雪看着整座府邸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而他却不得不面对沉重的现实。

如无意外,今日便是原身的身死之局。

更惨的是,作为读者他知道,程观雪当场其实没有死,而是被他的“好兄弟”岳霂华暗中关押拘禁了好几年,直到被拷打出了很多关于渺云城的信息后,才被轰杀的魂飞魄散。

程观雪心中暗叹,别人穿书都是穿个天命之子,处处金手指,为啥他一穿来就要面对悲情男配的生死局?

此时侍女们已经带着他穿过华丽的长廊,眼瞅着就要到达庆典大殿。

程观雪阖了手中的折扇,眼眸微垂,没人能看清他的神色。他仿佛只是沉默地跟着侍女往会场走去,却没有人知道那个为了原不笑可以去死的程观雪已经不在了。

在弄明白处境的一瞬间,程观雪想到自己前世作为一个事业成功,相貌俊美,知情识趣却碍于社会压力而不得不选择做一个单身主义的深柜,没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现在真的很后悔。

这一世来的莫名其妙,却也似乎很不容易,他打算好好珍惜这条性命。如果那对渣攻贱受如果还打算欺负到他头上,他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心中有了决断,程观雪眼中不再尽是迷茫,而是多了些灵动之气,与之前阴郁沉默的样子完全不同。

而此时,前边带路的侍女也放慢了脚步,带他走进了一座堂皇宽敞的殿堂。大殿之中熙熙攘攘,气氛热络喜庆。

程观雪一眼就看到了高台之上身着大红喜服的两个男子。

一个眉眼英俊,气势凌人,看向众人的眼神得意志满,周身魔息澎湃,修为已经有元婴初期的水平,不用说,这就是本文主角渣攻原不笑了。

而在他身旁,站立着一位身材纤瘦,肤色白皙,气质温和的男子,这人看起来周身都闪烁着幸福地光芒,修为堪堪金丹中期,想来便是主角受岳霂华了。

程观雪扫了两人一眼便没有再看,注意到宾客人数不少,其中大多是岳家亲朋,当然也有些摩云山庄的修士。

摩云山庄是原不笑所在的势力,乃是魔道巨擘。原不笑是当代庄主第三十九子,并不受宠,但是他忍辱负重,天资惊人,最后弑父杀亲,才掌控了这一势力,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代巨魔。

不过如今的原不笑还是摩云山庄最不受宠的那个魔子,而他老爹戮天魔尊意料之中的没有出席这个结契大典。

岳家这边倒是重视,广邀好友,只不过大多只有金丹水平,元婴修士也不过七八位,至于分神修士,程观雪尝试的调用神识感应一下,不过寥寥两人而已。

这个发现让他心下稍安,他知道,这两人恐怕就是岳家专门请来对付自己的,以他如今的修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跑掉还是绰绰有余。

他心中盘算着一会儿的行动,就跟着侍女无声地走过众人,不料本来喧嚣的大殿竟然也渐渐沉寂了下来,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程观雪是那种天生存在感很强的人。他修为超凡,威压强盛,再此时也并未刻意遮掩,更是抓人眼球。

而且在坐的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三人之间的纠葛,此时皆是神情微妙,兴味盎然。

除此之外,程观雪的外貌也是他成为焦点的原因,他肤色如雪,青丝如瀑,眉眼飘渺如同烟岚,鼻梁翘挺,凤目微扬,端的是生了一副谪仙般的样貌。

往日里由于性格阴沉,喜怒不定的缘故,整个人都显得黯淡无光,气息冰冷,让人惧怕,如今这副皮囊换了芯子,腰背挺得笔直,气宇轩昂,整个人的气质顿时清冷飘渺了起来,让人不自觉间便生出崇敬,产生好感。

他的变化如此之大,原不笑和岳霂华两人面上都流露出惊讶之色。不过原不笑想起程观雪平日里的做派,仍然打心眼里看不上他,满脸的不以为意。

岳霂华微微一愣之后很快调整了表情,关切地问道,“观雪,你怎么来了,我听说你还有伤在身。”讲到这里又迟疑道,“你此来莫不是…”

说了一半又似乎有些胆怯,“其实..你…你听我解释,我和不笑的结契大典…”说到这里,他目光闪烁,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又似乎确有隐情。

岳霂华话说的委屈小意,神态更是楚楚可怜,程观雪一句话都还没说,却似乎已经在欺负他了。

果然,就见原不笑心疼的揽住岳霂华,一脸倨傲的对程观雪道,“程观雪,我知道你对我有意,但是你也清楚,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劝你今日不要多事!”

程观雪一袭白衣无风而扬,脚步不停如同漫步云海,顺着红毯继续向前步去,根本没搭原不笑的话,直到主桌旁才停下。

他神色淡淡,并没有如众人预料那般暴跳如雷,大发肝火。

只见他一撩衣摆反身坐定,这才似笑非笑看着岳霂华道,“岳霂华,不是你自己差人将我从病榻上拖起来带到此处的,如今怎么反而问起我来?”

【作者有话说:新人作者求关注,求收藏(^o^)】

  • {{attr.name}}:
小说库

老公,你行不行啊 寒梅墨香 小说TXT下载

2021-11-30 21:11:25

小说库

拆二代他不干了 清瓦 小说TXT下载

2021-11-30 21:23: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