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除我皆是妖 一栀香 小说TXT下载

作者:一栀香
类型:   奇幻魔幻,甜文,穿书,逆袭
状态:已完结
主角:兮阿,葶蘅

文案:

兮阿入了宗门一段时日后,渐渐发现师门上下不对劲儿。
一日兮阿去后山山坡晒太阳。
大师兄吼着吼着露出了虎头
二师姐蹦着蹦着露出了兔牙
三师兄的蛇尾蜷在树枝
某日兮阿闹着要减重
扯了扯葶蘅的耳朵:“三师兄说我重。”
葶蘅抚了抚她的背,一脸宠溺:“不重,刚刚好,他胡说八道。”心里已经在思考该把他丢在哪里去历练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甜文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兮阿,葶蘅 ┃ 配角:大师兄,二师姐,三师兄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书后我成了师门团宠
立意:身处逆境也要努力生活

《师门除我皆是妖》小说精彩试读:

冰冷刺骨,四肢发麻。这是兮阿的第一感受。
哗啦啦,铁锁被打开,脚步声越来越近。
刺眼的日光从外照到水牢内。兮阿眨了眨眼抬头望向四周,自己的双手正被缚在木桩上,下半身浸泡在水里。
来人一身石蜜丝锦裙,身姿窈窕,脸似芙蓉,后面还跟了一个华服男子。
女子口里说着与她美貌不符的话,狠戾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兮阿。
双手掐着兮阿的下巴,迫使兮阿仰起头:“我的好姐姐,怎么?想好了么?爹爹明日就回来了,这灵骨你若坚持不给的话,那么我只有亲自给你扒了。”
灵骨,水牢,扒骨。一幕幕情节闪现在脑海中,兮阿现在哪里不明白,她这是穿书了。
还穿成书中和她同名同姓的最惨女配。兮阿欲哭无泪,自己只是在看《仙凰》这本书时,吐槽了女主几句心狠手辣,残忍无情,不配为仙。
哪知立马报应在自己身上,成了原书女主被摧残折磨的对象,要知道,自己在现代也是个小宝贝,哪儿受过这样的苦。
看着兮阿露出一幅懵懂无知,纯良无害的表情。兮颜狠从心起,手心向上一翻,覆在兮阿头顶,源源不断的灵力扩向兮阿的七经八脉。
“既然姐姐不说话,妹妹我就当你同意了。”
兮阿双手被缚,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扒去灵骨。
锥心的疼痛霎时袭遍全身,双手因为挣扎被绳索勒出道道血痕,兮阿感觉自己就是案板上被宰的咸鱼,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心里早把兮颜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个遍。
良久过后,兮颜终于松手。满意地看了看自己手中晶莹剔透,泛着点点灵光的灵骨,然后不顾疼痛将其缓缓融入自己体内。
兮阿已经痛的昏死过去,即使被关在水牢多日,身上污迹斑斑,却依旧掩盖不了她姣美的容颜。
兮颜看了看一旁一脸不忍,盯着兮阿容颜的华服男子,扯了扯他的袖子:“辰峰哥哥,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万剑门修炼了呢。”
似是想到什么,走到兮阿面前,手里陡然露出一柄短刃,在刀尖即将划上兮阿脸的同时。
沐辰峰大喊一句:“阿颜不可,修道之人最忌因果,你已经扒了她的灵骨,若再划花她的脸,恐对你日后修为有损。”
兮颜拿丝帕擦了擦手,把短剑收回,定定地望着沐辰峰的好颜色:“我都听辰峰哥哥的。”
兮阿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转移到原身居住的房间,身上仍旧剧痛不已。
明天原身的爹就外出历练回来了,而原身因为被扒灵骨,修为尽失,不能拜入任何大门大派,也就不能给家族带来荣耀。
亲爹便解除了沐辰峰和原身的婚事,逼迫她嫁给杏水村李老爷当第十八房小妾。原身不甘认输,去了一个无名小派修炼,最后在一次宗门大比时被女主一剑穿心,死得个干干净净。
回忆到这里结束,兮阿无误望苍天。惨呐,兮阿菇凉。
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动了动手脚,兮阿疼得龇牙咧嘴。
趿拉着鞋颤悠悠地走到铜镜旁,看着铜镜里的女子,像自己又不完全是自己。
青丝如瀑披散在肩,杏眼黑亮,脸白如瓷,巧鼻微翘,肌肤吹弹可破。捏了捏脸蛋儿,自己以前的皮肤可没这么好。
等坐下来一想到书中的剧情,兮阿现在就想卷起铺盖跑路。
想的正出神,“叩,叩叩。”敲门声传来。
兮阿清了清嗓,坐直身子:“进。”
来人很快进来,一身鹅黄长衫。兮阿想起她应该是原身丫鬟柳儿,不过早就被兮颜收买了。
丫鬟手中的食材盒“咚”的一声,重重地被放在屋内小圆桌上:“你现在不过是个没有任何用处的小姐,你连小小姐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长得好看又怎样,现在还不是一无是处。”
“反正你如今都这样了。”边说边把食材盒掀开,指了指:“想必吃这些也无所谓?”
兮阿从穿书到现在,一口饭也没吃上,肚子早就空城计唱的叮当响。
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有鱼,有肉,还有汤,没毛病。
以这丫鬟的口气,不知那蛇蝎美人平时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喝的是什么琼浆玉液。
慢吞吞拿起勺子舀了口汤送入口中,热汤带来的暖意传遍全身,让兮阿舒服地弯了弯黑亮杏眼。
第二日,兮阿躺在塌上,直到午时,发现身上没有那么痛后,才慢慢起身。
挑了一件不那么累赘的青色衣裙穿上,用发带挽了个马尾,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
还没来得及开门,门便被大力推开。正是她的好妹妹——兮颜。
兮颜才发现今日兮阿与往日明显不同,一身清爽利落的装扮,头发也只是挽起来了而已,不禁微微愣了一下。
皱了皱眉,这臭丫头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想到来这儿的目的,假惺惺想要上前搀扶兮阿。
不知道这蛇蝎美人又打的什么鬼主意,兮阿往旁边一躲。
一声怒喝从门外传来:“你这逆女,听说灵骨是你自愿给你妹妹的,你现在在任性什么?”
兮阿看到这里顿时明白了。“好家伙,搁这儿等着我呢?”
自己再怎么说也是看了不下几十部宅斗小说的人,是白看的吗?
转过头,拿丝帕擦了擦眼睛,挤出几滴眼泪来。
眨了眨微红的眼眶:“爹爹,我身子已经大好了,可以自己走,刚才我只不过是没站稳。”
兮盛听到这话,想起兮阿从她娘死后就再也没叫过自己一声爹爹,心里难得升出一丝愧疚。
一旁的兮颜见情况不对,立马上前笑吟吟道。
“爹爹,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您一路风尘仆仆,先去吃点东西,咱们慢慢儿聊。”
一行几人来到前厅,兮阿老远就闻到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令人神魂振奋,等走到前厅。
果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八人大的圆桌上,几个琉璃盏中盛满了淡金色液体,正微微冒着灵气。
盘中装满了不同种类的食物,但无一例外都冒着灵气,似乎咬上一口就能原地升仙。
凡尘中,把这些灵物当食材的只有兮家一家,即使是修真界的大门大派也做不到顿顿灵食,灵酒,大多都是辟谷丸代替。
兮盛已经老神在在地坐在上首:“今日呢,主要是宣布两件事情。”
咳了咳嗽:“这第一件事便是兮阿和辰峰的婚事做废,从今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一旁的兮颜听到这话,立马娇羞地看了一眼沐辰峰,沐辰峰也温柔地回望着她。
兮盛看了看兮阿,眼中似有一丝愧疚。
看着兮盛的眼神,兮阿妙懂,第十八房小妾呐。
“这第二件事便是,小阿,为父为你重新定了一门亲事,杏水村的李员外,你明天收拾收拾便跟着他去吧。”
看着兮颜和沐辰峰在这边郎情妾意,好不快活,而自己马上就要去做那李员外的十八位填房,扒灵骨,抢夫婿,这是人干事儿?
奈何现在自己啥也不会,啥也没有,只能默默受着。
但嫁给糟老头子做小妾,这是万不可能的,兮阿大喝一声:“我不同意!”
几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里充满不赞同。
兮阿斩钉截铁:“我也要修炼,踏入仙途,光耀门楣。万选大会我定能拜入修仙门派,到时如果没有宗门愿意收下我,我自愿给李员外做第十八房小妾。”
兮颜见她如此,眼睛眯了眯,心想:“既然你想死个透彻,我便成全了你。”
兮颜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爹爹,既然姐姐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便给她个机会吧!”
兮盛安慰般拍了拍她的手:“还是阿颜你深明大义,既如此,等几日又何妨?”
一旁的沐辰峰装作不经意间瞥了瞥兮阿,有点遗憾,这美人儿他享受不了了。
嘴里却叹息道:“阿颜,你就是太善良,你大可不必如此。”
兮阿想的却是——等万选大会那日找时间开溜,待日后有能力了,再来收拾这蛇蝎美人,还有这狼心狗肺的大渣男。
一回到自己的小院,兮阿看了看周围,把房门关上。
翻箱倒柜把原身所有东西翻了个底朝天。
大多都是些衣裙和首饰。兮阿想了想,修真界没有灵气的首饰可是一文不值。
衣裙倒是可以多带几件,从梳妆匣里翻出一柄短刃。
又拿布包了些桌上的糕点瓜魂,放在包裹里。
看着收拾妥当的包袱,兮阿心里总算有了点安慰,她没注意到门边有人影一闪而过。
静下心来想着书中的剧情。自己会在一次宗门大比时被兮颜一箭穿心,也不知是哪一次大比,怎就死的如此潦草?
小院的另一边。
鹅黄婢女匍匐在地:“小小姐。”
兮颜斜倚在美人塌上,看着刚染好的水红指甲,朝上面轻轻吹了口气:“怎么?那废物现在在做什么?”
“大小姐收拾了些衣裙首饰,并无其他异常。”
“小小姐何必替她说话,直接让她给那员外做填房岂不更省事儿?”
兮颜斜睨了地上的婢女一眼:“她如今没了灵骨,根本不能修炼,与凡人没什么两样,况且。”说到这儿她顿了顿。
“一下子就把她弄死了多没意思,我要让她不仅在凡尘里活不下去,在修真界也臭名远扬。”
似是想到了什么,抚了抚自己的长发:“辰峰哥哥如今也是我的,以后的兮家会是我最有力的后盾,而她——兮家大小姐,一无所有。”
兮阿并不知道另一边院子里发生的事。只是想到如果实在逃不了,哪怕跟着原著剧情随便拜入一个小宗门。
也好过做那十八房小妾,能够长命百岁,悠闲度日真挺好。但一想到自己会在某次大比时翘辫子,兮阿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美妙了。

  • {{attr.name}}:
小说库

夫人予我 融楠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10:30:43

小说库

绿茶女配不想宫斗只想吃饭 屿上一痕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10:56: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