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女配不想宫斗只想吃饭 屿上一痕 小说TXT下载

作者:屿上一痕
类型:  女强,女配,美食,穿书
状态:已完结
主角:徐安安,温岑

文案:

21世纪干 饭达人徐安安一朝穿书到《庶女的逆袭》中恶毒女配云朝徐府不受宠的三小姐身上。为了避免自己落到原书中女配的悲惨结局,徐安安决定低调行事。
第一天醒来,面对丫鬟送来的馊饭烂菜,徐安安咬牙,我忍!在连续喝了两天的稀饭后,徐安安怒道:我忍不了了!
好不容易穿越一次,为了能吃到古代的琼浆玉液,而不是整天与猪食为伍,徐安安决心奋起抗争,凡是阻挡她干 饭的绊脚石统统都得消失。靠着自身强大的干 饭信念,徐安安想方设法抱住亲爹大腿,逐渐在府内如鱼得水,吃穿用度直逼徐府嫡女。
一次,在皇后举办的赏花宴上,躲在角落忙着吃宫里独有最新做出的云酥糕时,一人找到她蛊惑道:“你嫁给我怎么样?”
正忙着的徐安安头也不抬:“嫁给你有什么好处?”
“比如,这样的云酥糕管够,你想吃多少吃多少,宫里御厨新研究出的菜式保证你第一时间就能吃到。”
“成交!”
嫁进王府后,徐安安对皇家的吃食讲究很为满意,不过多久那人又找到她:“你想不想做皇后?”
正比对着食谱的徐安安头也不抬:“当皇后有什么好处?”
“我把御膳房拨给你,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徐安安两眼放光:“成交!”
后来,全云朝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皇后自执掌凤印以来,从不管后宫大小事宜,只管御膳房。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必先抓住他的胃。皇后娘娘果然聪慧过人,难怪皇上多年来只专宠皇后一人,甚至不惜遣散后宫,只为不辜负皇后娘娘亲自洗手做羹汤的一番心意。一时间,众夫人纷纷效仿皇后,以执掌了家中厨房大权为荣。
晚上,吃光了御膳房送来的一桌菜,连个点心渣都没给一脸幽怨的皇上留下的徐安安,闻听传言,一脸疑惑甚至打了个饱嗝:是御膳房大厨做的菜不好吃吗?谁吃饱了撑着亲自下厨房?

内容标签: 女强 女配 美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安安,温岑 ┃ 配角:聂落风,六皇子等 ┃ 其它:完结文人人都觉得我在和对家打情骂俏[娱乐圈]
一句话简介:美食评论家的穿书实录
立意:人生要积极向上,自强不息,努力奋斗

《绿茶女配不想宫斗只想吃饭》小说精彩试读:

已到了闷热的入夏时节,窗外的蝉鸣声稀稀拉拉,本该打开乘风的门窗此刻却是严闭着。轻纱幔胧的屋内,双手交叠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女子睫毛轻颤,半晌,缓缓睁开,她环顾了一圈四周,失望地叹了口气。
徐安安发现自己穿越了。
当你醒来,发现自己一身古代样式的轻纱长裙,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女子闺房时,很难不觉得自己要么是疯了,要么是穿越进了另一个朝代。
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睡到一半饿昏了头,产生了幻觉。等第三十八次闭眼再睁眼,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停留在原地时,徐安安只得被迫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对于自己在边睡觉边等饭途中突如其来的穿越,徐安安并没有多大惊慌,只格外痛惜她刚下单的佛跳墙外卖。整整两百五十三块的佛跳墙,她忍了好几天今天才终于一狠心下单了外卖,没想到还没尝上一口这值好几百大洋的佛跳墙究竟是什么味道,自己就先穿越到了这里来。
既来之,则安之。
徐安安终于接受了现实从床上坐起,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她的出生点,这间女子闺阁里的装饰极为简单,连摆件都很少,陈旧的梳妆台上只摆着一面做工劣质的铜镜,几支连徐安安都能看出来是地摊货的簪子,一只颜色暗沉杂色过多的翡翠手镯,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连女儿家该有的胭脂水粉也只剩两个已经见底的小盒子。
看来这位原主原来的日子过得很不好啊。21世纪红旗下成长起来虽然日子过的精打细算也没有节俭到这个地步的徐安安不由得心疼了一下原主受到的待遇。
徐安安拿起铜镜照了照自己的面容,铜镜凹凸不平,照起人来像照妖镜只看得出个鬼影,她看了半天也没琢磨出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只是从自身上手摸到的肌肤温润细腻的触感来看,自己现在这张脸应该不俗。
算了,指望不上这古代的劣质铜镜,徐安安放下了镜子,还是先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再说。
徐安安推开了自己房间的木门,看着眼前一片凄凉的景象,不由得沉默了一下。
破败的小院里杂草丛生,要不是她自己还住在这里,这从外面路过铁定以为这是哪家荒废了好几年没人来的地方。她原以为原主的房间里的装修看上去是不怎么样,应该是不怎么得宠,但好歹也有个大家闺秀的出身,现在这荒凉的小院倒是让她又不确定了。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就算不得宠,也不至于住这么破旧的地方吧,难道是她估计有误,这次拿了个三无的开局剧本?
徐安安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只可惜现在她现在得到的信息太少,一时之间也猜不透自己现在的身份。
这院子看起来应该只有她一个人住,连个伺候的婢女都没有,在这里一个人待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出了这个院子去外面看看。徐安安眼神在破旧的院门和院角一棵枝繁叶茂高度已经越过围墙的大树之间游移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稳妥一点,出门看看。
她正探头准备辨认一下前方花园中的小路是通往哪个方向,只听得不远处重重的脚步声传来,竟是朝她这里来的。
徐安安凝神细听了听声音,这脚步声又急又快,听着来者不善。还没等她来得及想个对策,一个身形魁梧的嬷嬷从拐角处直接走进了她的院落。
“三姑娘,今天的饭来了。” 嬷嬷提着一个食盒,一脸不屑,直接把食盒扔到了地上,揭开了盖子。
离得远,徐安安也能闻到从食盒里传来的阵阵异味,饭是馊的,菜只有那一盆少的可怜的青菜也颜色蔫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新鲜的吃食。
一向热衷干饭,认为人活着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干饭的徐安安原本还期待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朝代,会有什么她从来没见过的传统名菜,一看那嬷嬷拿出来的馊菜饭心情一下子就降到了谷底。
她皱了皱眉,看了那冲着她一脸不屑,满是嘲讽的嬷嬷一眼,开口道:“这饭是馊的。”
“馊的怎么了,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敢挑三拣四。真以为自己是徐府的三小姐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嬷嬷碎了一口,当着徐安安的面就开始冷嘲热讽,“装什么清高。老娘每天受累给你个废物送饭,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还摆什么大小姐的架子。我呸。”
徐家的这位三小姐自从生母过世后,就一直不得老爷的喜爱。又在夫人吹了几次枕头风后,眼不见心不烦,干脆被丢到别院里任其自身自灭,每天一日三餐来送顿饭确保人还活着也就是了。
府里的下人惯会看人眼色,夫人明摆着不待见三小姐,老爷也没有特别重视三小姐的意思,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讨主子欢心。原本该一日三餐的送和属于三小姐的吃穿份额是能扣则扣,最后随便拿些吃剩的馊饭糊弄过去也就是了。反正无人过问,三小姐也不是个会闹事的主。
嬷嬷本该放下饭菜就走,谁稀罕在这个破落院子里久待,平白无故沾了晦气,偏偏今天徐四小姐出门撞见了吏部尚书大人家的嫡女夏柔欣受了委屈,回来便发作在她们下人身上,她心里不痛快,这才来徐安安这里找麻烦给自己出口气。
“爱吃不吃,不吃今天也没饭了。”嬷嬷在徐安安身上找回了场子,狠狠出了口气,一踢食盒,趾高气昂地走了。
徐安安对着她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在她看不见的背后狂翻白眼。
根据她对古代阶级地位观念浅薄的了解来看,自己现在就算再怎么落魄也是位主子,这位嬷嬷倒是大胆的很,对着自己鼻孔都快要拽到天上去了。
三小姐,听称呼自己应该是个有身份地位的姑娘,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等等,不受宠的三小姐?
徐安安看了看院里的布局,突然打了个激灵。
她该不会是穿书到了昨天晚上她看的那本《庶女的逆袭》里的恶毒绿茶女配徐安安身上了吧?
书名叫《庶女的逆袭》,徐安安也是庶女,但逆袭的女主可不是她。她只是一个为了凸显女主和众多男人被女主迷的神魂颠倒的感情线的见证,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工具人。
绿茶女配徐安安原是庶女出身,靠自己的智慧,先宅斗后宫斗,步步高升,后成为皇帝宠妃,放别的文里怎么也该是个爽文女主系列,可惜为了给女主让路,后期被作者强行降智,针对女主干了一系列作死行动,最后成功把自己给作没了。
因为和她同名同姓,后期又鉴于只是女配又被安排了格外潦草的结局,徐安安追文的时候格外能够共情,痛骂作者三千字不带重复,没想到,一朝穿越自己竟成了这位恶毒绿茶女配——徐安安。
想到之后自己可能会面临书中所写的悲惨结局,徐安安不由得为自己鞠了一把心酸泪。既然已经穿进了书里,她得竭力避免自己落到书上写的那个结局,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美食待她品尝,她可不能英年早逝落得一个悬梁自尽的悲惨下场。
她穿来之前正是吃午饭的时候,饭还没吃着就来了这书中世界,又发现自己穿越成了反派女配受到了惊吓,现在继续补充食物来安慰自己受伤的脆弱心灵,顺便再想想自己该怎么避免走向原书的结局。
嬷嬷送来了的饭肯定是不能吃了,徐安安盖上了食盒的盖子,把它提到廊边的一角眼不见为净。
从院子里那棵魁梧的大树翻出院落外,脚踩在安静后巷的青石板路上时,她这才舒了一口气。
她院子外是徐府偏僻常年无人来往的后门口,足可见徐家三小姐平常有多不受重视。现在正值午膳,本就偏远的后巷更是无人在意,徐安安顺利地溜出府邸,提着裙摆,一溜烟窜进了热闹的街巷上。
“卖糖葫芦!卖糖葫芦!”
“新出锅的包子!还热的哩!”
“捏面人!”
热闹的叫卖声传来,各色各样的食物香气一个劲的往她鼻子里钻,徐安安深吸了一口气,感动得差点落下眼泪。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因为环境管控和卫生问题,已经很少能看到这样在街边摆摊的小贩,连本来最热闹的夜市这几年也一年不如一年,对她一个嗜吃如命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没想到,一朝穿越,她倒是能重返古代一享她肖想已久的地摊美食。
徐安安像只掉进了米缸的仓鼠,在整条街上到处乱窜,恨不得把所有美食揽入自己怀中。
“老板,来四个肉包。”把整条街窜了个遍,徐安安选中了刚出锅还冒着香腾热气的肉包。
“好嘞,姑娘,四个肉包四文钱。”卖包子的大哥手脚勤快,两个包子装在油纸袋里递给徐安安。
徐安安正要去接,右手习惯性地一摸口袋想要掏出手机付钱,摸了半天没找到口袋,心里突然一个咯噔。
糟糕!
她怎么给忘了自己现在穿越到云朝,还身无分文,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
“姑娘,怎么了?”卖肉包的大哥举着油纸袋,看着面前俊俏的小娘子面色突变,迟迟不掏钱也不接过包子,有些奇怪。
“大哥,我今日出门匆忙,没带钱。您看能不能先用这个抵账?”徐安安哭丧着脸,从左手取下一个手镯。
这个手镯是她穿来时原主唯一戴在身上的首饰,看着颜色做工比放在梳妆台上的那个垃圾翡翠镯子要好,想来应该能值几个钱。
大哥听了徐安安前半句话脸色不愉,这小娘子衣衫打扮虽然看着普通,但也是贵族女子才穿的起的绫罗绸缎,寻常人家的普通姑娘哪里穿得起这个,怎么着也不会没钱吃两个包子,他这小本生意得罪不起大家女子,但让他白送出去四个肉包,又有些舍不得。听到徐安安想拿手镯换肉包后,大哥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他接过手镯,对着阳光一比照,翠绿色细腻通透,在阳光下泛着温润的光芒,这成色可比他上次路过碧玉坊,看到展出的翡翠玉镯还要好,这少说也得值几百两银子。这姑娘是什么出身?大哥咽了口唾沫,不动声色打量起了徐安安。
徐安安见大哥拿着她的手镯,半天不吭声,有些着急,摸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该不会这个手镯连四文钱都不值吧?不应该啊,这手镯她看着成色还可以,原主是庶女就算不受宠,但徐府出来的首饰在市面上应该还是值点钱的吧。
如果这手镯真的连四文钱都不值的话,她只能忍痛先放弃这几个肉包,先回去想办法弄点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
“姑娘,这个手镯您还是收好吧。这包子今天免费送给您了。”大哥踌躇半晌,一咬牙还是把手镯还给了徐安安。
这姑娘自己看上去不谙世事,不晓得这手镯价值几何,但家里人定不是什么好惹的。这价值几百两的手镯要是被发现抵了四文钱的包子,到时候倒霉的定是自己这个小摊。为了自己日后的生意着想,这四个包子的钱不收也罢。
纵使有些不舍那几个铜板,大哥还是毅然做出决断,把那四个肉包免费送给了徐安安。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如此好运的徐安安,捧着装肉包的油纸袋还有些晕晕乎乎,这位大哥是个好人,等她想办法弄到钱了,一定回来把这四个铜板给补上。
徐安安咬了一大口喷香四溢的肉包,差点又被古代人民做工扎实,不偷工减料的淳朴精神给感动到。
农业社会的劳动人民大都心灵手巧,赚钱不易又格外节俭,自己在家吃饭没什么闲钱出来下馆子,有钱的达官贵人也看不上这种街边小摊。想靠摆摊挣钱,那必须得有点真本事。这大哥卖的肉包,皮薄馅多,一口咬下去基本都是肉,这样实在的用料才卖一文钱一个,这里的一文钱相当于人民币一块,徐安安换算了一下价钱,被云朝过于低廉的物价给刺激的不轻。
她正捧着热气腾腾的肉包,边吃边睁大眼睛跟着人流这个摊看看,那个摊摸摸,一边盘算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赚点小钱维持自己的日常开销时,四周突然一阵骚乱,远处疾驰的马蹄声传来,一个男子厉声喝道:“不想死就都给本小爷滚开。”

  • {{attr.name}}:
小说库

师门除我皆是妖 一栀香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10:49:20

小说库

督公的小青梅 Lili银河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11:11: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