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公的小青梅 Lili银河 小说TXT下载

作者:Lili银河
类型: 江湖恩怨,三教九流,青梅竹马
状态:已完结
主角:洛辞卿,单柔雪,小槐花

文案:

督公是体面人,就是会突然哈哈大笑,或者呵呵的笑。单柔雪不是体面人,她一看见督公就想揉他。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辞卿;单柔雪;小槐花 ┃ 配角:罗生;萧不晚 ┃ 其它:1127座的星星

一句话简介:三个人的青梅竹马

立意:爱可以治愈一切

《督公的小青梅》小说精彩试读:

大魏三十二年春,当朝公主魏落落逃婚。
这是魏落落第三次逃婚,为了一个比她爹还老的男人,那个老男人大家都认识,他叫金百炼,没错,就是白云清的师傅。
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老鳏夫一枚,其实没啥魅力,但是小姑娘喜欢,一见钟情,真是见鬼的爱情。

魏落落二十二,金百炼四十六。
足足隔了两个十二生肖。
可魏落落说,年龄不是问题,反正她天生体弱,指不定死在金百炼前面,届时还得劳烦他抖着胡子替她送终。

京畿外的某座山头,一个手持砍刀的飒爽“老头”,一个红衣少女,三个吃瓜群众。
乍暖还寒,山风一吹,众人皆是一哆嗦。
金百炼终于被少女的真情打动,他得带她去闯荡江湖,到边境,到山川湖泊……远离高高的宫墙,侠情与自由万岁。
目的达成,魏落落擦去半落不落的眼泪,喜笑颜开,连嗓音也雀跃,“老头,你得教我功夫,本公主,不对,我可不想成为你的累赘。”
金百炼有些为难,这么简单就给白丫头添个师妹,万一被霁月那小子知道了,指定又得挖苦老夫我。
那语调他都能想象到,【呵,说什么一生不收徒,老头你说话不算数,毫无信用可言,罢了罢了,和糟老头计较什么呢……】

远处有马蹄声,单柔雪听力极佳,她率先听见了这声响,从树后出来,掸了掸萝裙,脱离吃瓜三人组,清了清嗓子。
“诶,我说四师叔,您和公主来日方长,有话留着慢慢说,先逃吧,追兵来了。”
罗生和小槐花也从树后出来。
罗生和单柔雪同门,他此次来京,本是看望云清,归途偶遇单柔雪,就这样被她拉来“看戏”了。
小槐花也和单柔雪同门,还是同乡发小。她此次来京,完全就是被单柔雪哄骗,单柔雪说跟着四师叔闯荡天涯,有吃有喝,惬意得很。
然而,实际上,一路风餐露宿,东奔西走,好吧,路上风景很好,行侠仗义受人敬戴的感觉也不赖,四师叔确实,挺厉害!!!
“那师叔和落落先行一步,你们也快些撤离,不要逗留。”
老三就这三个徒弟,如今都在他这里,站一排真热闹养眼,金百炼有些悔不当初,如果当时给白丫头添些英俊的师兄弟,她就不会被霁月那小子哄走,闹得红颜薄命的下场。
真想念白丫头啊。
四师叔望着天空发呆,不知在感慨些什么,慢吞吞的,单柔雪有些急了,推着他二人往前走,“快逃吧,追兵真的来了,已经很近了。”
“师兄!”单柔雪唤罗生,后者意会,从怀里取了两个面具,她将面具连同包裹一起递给魏落落,“红色扎眼,易被识别,找机会换上这件布衣。面具四师叔知道怎么戴,快走吧!”
魏落落抱拳行礼,“谢过了!”
三个同门抱拳回礼,整齐划一,“有缘再会!”
金百炼感慨,老三训徒有方啊,就连行礼都这般整齐,三兄妹高高瘦瘦,眉清目秀的站一排真养眼,真是羡慕……
不合时宜的感慨,在三兄妹看来就是磨蹭,一向最温柔的小槐花也忍受不了,大吼道,“四师叔别发呆了,快走吧,别拖累我们师兄妹替你殿后,小槐花最讨厌打架了。”

目送二人走远,罗生提议不走正道,穿树林出山,免得遭遇官兵被盘问一番。
小槐花欣然接受。
单柔雪却眉头紧蹙,罗生问她,“柔雪怎么了?”
“有一匹马的蹄声太快。”
单柔雪听声判断,“半柱香后他会追上四师叔,只需拖上半个时辰,待后续官兵一到,寡不敌众,师叔他们很难脱身。”
罗生道:“四师叔武功高强,三两招便结果了那人,不会被拖住的。”
单柔雪道:“如果那人使诈呢?用毒或者暗器。”
小槐花听明白了,“师姐,不如咱们先发制人,替师叔结果了那人。”
擅自行动太鲁莽,不符合流云堂的规矩,如果被发现,只会让流云堂与朝廷的关系雪上加霜,罗生呵斥道,“三师妹你也跟着胡闹,你不是最恨打架吗,咱们先出这个林子再说,到前面接应四师叔也是一样的。”
“我不!”单柔雪道。
“我也不!”小槐花犹豫两秒,也跟着道。
“师兄你若不愿跟着胡闹,在此等候便好,我们打完就来找你,”单柔雪拍了拍小槐花的肩,叮嘱道,“速战速决,万一咱们打不过,立马就跑,先保命,总还有别的法子的。”
“好的师姐,虽然小槐花讨厌打架,但是不会让你一人作战,不管发生什么,小槐花永远都是站你这边的。”
“真乖,回巴蜀后买桃花酒给你吃。”
两位师妹意气相投的统一战线,小槐花还拿树枝在地上划拉出一道线,她们在线的这头,他在线的那头。
如同小时候一般幼稚,罗生黑着脸跨过那道线,“届时记得分我一瓶。”

布置好陷阱后,三人戴好面具,慢行上路。不久一匹汗血宝马露面,马背上的人一身飞鱼服,官帽漆黑,东厂还是锦衣卫?
人迹罕见的山路上,突然出现三个样貌平平的男人,其中两人的衣着身形,明显是女儿身,事出蹊跷必有诈。
洛辞卿奉旨追拿逃嫁出宫的公主,率领二百厂卫一路追查至这座山头。追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哪里需要他出手,又哪里用得上两百厂卫,真是兴师动众,闹得人尽皆知,可皇帝下旨,不得不从。
马蹄碰到陷阱前一刻,马停了。
洛辞卿驾马回头,他居高临下,问那位打头的高个男子,明显是男人的那个男人,“你们因何事上山?”
听嗓音是东厂的人,单柔雪注意到他的眉目上挑,肤色白净不见血色,一副常年晒不到太阳的可怜样。
她目光难以从洛辞卿脸上移走,无意识的抢答道,“上山采药。”
很好,嗓音也伪装了,比他爷们多了,原来她也知道自己戴的是一副男人面具!
洛辞卿挑眉讥笑,“可三位的后背空空如也,难道现如今的采药人皆不带药篓?”
罗生挡在单柔雪面前,隔绝洛辞卿看她的视线,“官爷有所不知,我们要采的药极其珍贵稀少,双手即可带回。”
“哦,这片山头居然有这种药材,本督倒是十分好奇,”洛辞卿拔剑指向罗生,好声好气的威胁道,“不若拿出来叫本督瞧瞧?”
罗生回头望小槐花,小槐花双手攥紧,然后低头拒绝对视,他只得望向单柔雪,“老二,把老三手里的药材拿来给官爷瞧瞧。”
小槐花低语,“师姐慎重。”
单柔雪拿走她随手摘的野草,以及藏在掌心的药粉,这药粉撒到人身上可使皮肤慢慢溃烂,遇到火源就会自燃,带着沾上它的人一起化为灰烬。
“我知道他好看,可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
“不是我的菜,师姐,我有一种直觉。”
“什么?”
“我觉得我们可能认识他。”
“怎么会?”
两人不知在嘀咕些什么,洛辞卿看一眼落日,不能耽搁太久,“姑娘,药材凭空变不出来。”
“官爷说笑了,”单柔雪看一眼罗生,谁让罗生只有一副女子面具呢,方才还给了魏落落,早知洛辞卿眼力这么好,在汗血宝马的飞奔之下还能注意到异常,她们就不戴面具了,“在下和三弟哪是姑娘啊,只是有些难以启齿的癖好,想必官爷定能理解。”
“理解是理解,但本督依旧对你们有许多疑惑,”一匹马可以带下两人,“不如你跟本督走一趟吧,本督在京城的手下也有些癖好,你们定能相聊甚欢。”
什么癖好,怕不是各式各样虐待人的酷刑,东厂的牢子,出名的有去无回。
“官爷您瞧,这便是我们采的药材,”单柔雪用肩膀挤走罗生,自己站在洛辞卿的剑下,“本打算留着治病救人,村头的王老头正指着这药救命呢,但今日相见也是有缘,如若官爷实在喜欢,我们兄弟三人便把这颗找了半天的雪花草送您可好?”
拿棵遍地可见的野草糊弄他,洛辞卿倒是有些想笑,“雪花?为何叫这个名字?”
“是第一位发现它神奇药效的医者给起的名。”
“不就是姑娘自己吗?”洛辞卿收了剑,探身拉她上马,“再让你胡说下去不知得拖到什么时候,委屈姑娘与本督同乘一骑了。”
“官爷又说笑了,我不是姑娘。”
“不是便不是,”洛辞卿尽量不碰到她,鼻尖传来淡淡的脂粉香气,他刻意离单柔雪更远,然后斜睨马下的男人,“二位若想探望这位兄弟,可以去东厂自报家门。”

马蹄声走远,罗生和小槐花没有拉下陷阱,毕竟单柔雪也在马上,恐会误伤到她。
“师兄,为何我们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他们是朝廷的人,”罗生去找回藏起的剑,“你把毒药给柔雪了没?”
“给了呀!给了呀!我们快追吧!”

实非单柔雪不愿意撒,而是她怕误伤到自己,划拉一把,风一吹,那不是同归于尽吗?
还没到这种程度吧!
这官爷是属狗的吗,不出一炷香就在弯弯绕绕的林子里寻到四师叔和公主的身影,单柔雪不忍伤马,悄悄摸出匕首割断缰绳。
两人皆有几分功夫在身,虽从疾驰的马背上坠落,但没有伤到要害,只是擦伤了点皮肉。
洛辞卿拔出佩剑,冲向站在悬崖边的女子,“你找死!”
风向刚好,单柔雪撒出药粉,高瘦的男子瞬间跪伏在地,缩成小小一团,黑皮汤圆,糯米馅儿。可不是嘛,他的官服漆黑,但是肤色特别白。
“对不起,官爷,在下每年今日不会忘记烧纸钱给你。”
“本督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如果真有鬼的话,那你来索命吧,是我对不住你,”单柔雪怕药粉沾上手,找了根树枝轻戳他的肩膀,“这毒药会使皮肤溃烂,遇热源便会自燃,待明日太阳升起,你的手下恐怕只能找到一堆灰烬了。”
洛辞卿眼前一片漆黑,他好像看不见了。
“不如把你推下悬崖,给你个痛快吧!”单柔雪撕了片衣衫包裹住手,毕竟棍子戳人太疼了,她最后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免得我来年烧错人,纸钱到不了你那儿。”
洛辞卿怎么都没想到会栽在这座无名山头,栽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手里,并且是在如此稀疏平常的一天。
上天的惩罚,毫无预警。
坠落那一刻,他伸手用尽毕生力气紧紧揽住面前人的腰,平生第一次如此用力的拥抱,也是平生第一次不想放手。
他大笑出声,“姑娘,陪我一起死吧!”
急速下坠,耳边风声呼呼,这种情形下,单柔雪的眼泪还没流出就被吹干了,报应来得真早,人不能干坏事。
但她事出有因,她只是想帮助师叔和公主。
其实,肯定还有别的办法。
是她太急了,没到最后,不该伤人性命。
下坠声忽停,他们落在半山腰的老松树上,单柔雪揉了揉眼睛,“停了,咱们不用死了。”
洛辞卿背部落在树干遭了一击,他忽视疼痛,平生第一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这姑娘是不是脑子不好使,这地方野猴子都爬不上去,而且你忘了咱俩身上的药粉了?”
对了,药粉,可是他的脸和手都没有溃烂,单柔雪从洛辞卿身上起来,扒开他官服衣领往里看,身上也没有溃烂,难不成拿错药了?
洛辞卿不敢推她,怕一使劲两人皆从树上滚落,红着耳根呵斥道,“扒人衣服,你还真是有病!”
单柔雪不再伪装声音,用自己甜妹的嗓音响亮亮的大骂身下这个男人,“呸,你才有病呢!看两眼怎么了,大不了待会给你看回来,不就是几块肉吗?”
“原来真是个姑娘。”洛辞卿喃喃道。
“怎么了,是个姑娘怎么了?”面具贴着难受,单柔雪单手撕开扔了,露出灵动的面容。反正都要死了,还伪装个什么劲儿。她见洛辞卿没啥表情,凑近几分不满道,“怎么了,我不好看嘛?”
呼吸声落在唇边,洛辞卿慌乱后仰,“本督瞎了。”
单柔雪急忙追过去,话语间唇瓣不小心扫过他的,像羽毛一般又轻又柔,“你这样讲我真的会生气的 。”
洛辞卿吞咽口水,“本督是说,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单柔雪有些不好意思,她用中指轻轻抵在自己唇边,“那是我们拿错药了,抱歉!”
“不,”洛辞卿义正言辞道,“不必抱歉,没能烧成灰烬是本督的荣幸,实乃此生第一大幸事。”
男人的唇,和手指的触感不一样,反正都要死了,她捧住洛辞卿的脸,在他脸颊上吧唧一口,又吧唧一口。
“官爷,你怎么变成苹果馅儿的黑皮汤圆了?”
洛辞卿脸上烧得很,他别过脸不愿讲话,静静感受山风,鸟叫,眼前的漆黑以及鼻尖的脂粉香气。
单柔雪第一次亲男人,她有些迷茫,如果是平时,她可能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但是在这里,半山腰的老松树上,她似乎不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不属于巴蜀的流云堂,不属于童年的老烟庄。
礼义廉耻在这里显得空泛,她遵循内心的呼唤,凑到洛辞卿面前,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临末还伸出舌尖舔了一口。
洛辞卿过于窘蹙,衣衫快被他攥出洞,“登徒子,反正要死,不如早些同归于尽!”
他凭感觉搂住身上的人,纵身一跃,耳边再次响起呼呼风声,以及女子提高音量的疑问,她再次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想死了之后去阴曹地府找他玩,如果真的有阴曹地府的话。
洛辞卿闭目松开手,一个人下坠似乎更轻松些,身和心都不再被拘束,绑着另一个人没意思,活着的时候不需要人陪,死了更没道理需要。
几不可闻的道一句,“洛辞卿!”
没必要告诉她,活着的时候,名字才有意义。洛辞卿这三个字是东厂督公,当朝一手遮天无恶不作的奸佞。
死了就是一堆烂肉,圣上会推另外几个字上任,代替他成为无恶不作的奸佞,成为一把称手的好刀。
呼呼风声,死亡近在眼前,可坠落前他被人拉进怀里,那人翻身挡在他身下,充当他的肉垫,伴随温热怀抱的还有一句嗔怪。
“怎么不早说?”

  • {{attr.name}}:
小说库

绿茶女配不想宫斗只想吃饭 屿上一痕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10:56:50

小说库

高冷王爷对上冷情军医 乖乖文文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11:38: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