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误 斯月一 小说TXT下载

作者:斯月一
类型: 阴差阳错
状态:已完结
主角:白凝辉,梁沐

文案:

白凝辉孀居六年。
一朝风云变,十年前被她悔婚抛弃的前未婚夫梁沐一跃成为新贵、天子近臣。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凝辉,梁沐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情真的会长久吗?

立意: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终身误》小说精彩试读:

六月的天一向变得极快。午前还艳阳高照,转瞬就大雨滂沱。
云阳城外,豪贵们都建了别业,高楼矗立,廊桥相连。不过主人少来,仆役侍婢就惫懒些,逢着大雨全都躲了起来,不见一个人影。
而离官道不远的一处别业,占地不广,却也新巧别致。廊下摆放一张软榻。一个蓝衣女子斜倚,怔怔然望着檐前雨水如注,迷糊人的视线。
她看上去年纪不大,也许比真实年龄更年轻些。懒懒挽了偏髻,斜插一支长长的金柄珍珠簪。耳垂碧玉坠子,左手捏着一把绣有兰草的团扇,有一搭没一搭缓缓摇动。
雨线湿透石阶,拾级而上到她脚边。罗裙的下摆也泅了一团,可她似乎全然不察,双眸仍注视着阶前。
院里的草木都焕然一新,重新突出鲜亮的绿意,承接着清透的雨露。花砖道也被洗净,未铺就的泥地持续溅起短而粗的水注,不及上扬又回归大地。
翘檐外天色青青,连接着迷蒙山岳,好似混在一处。连绵不绝的雨声中,似乎有马蹄阵阵,凝眸听了几声,又停了,恍如幻觉。
没过一会儿,雨势倾盆中有人奔跑而来。
雨太大,王管事纵然撑了伞,膝下也全然湿透。他上了台阶,收伞甩了一把雨水,满脸和气拱手道:“三小姐,方才有一队人马前来避雨。我看他们冒雨狼狈,就让他们进来歇歇。”
白凝辉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别让他们进后院就是。”
她百无聊赖,兴致淡淡。王管事就多提一句:“领头的四男两女,看着都不像一般人。”
新君登基三年,云阳城内不知多少新贵,作为空有虚名的永昌伯府三小姐,白凝辉自然知道与人为善。因此嘱咐道:“让几个伶俐的前去看着。衣裳、汤饭都备起来。”
白凝辉转头又去看雨。
大雨激发层层雾气,在一片幽篁根茎中兴起,云烟缥缈。让人想起十年前那场雨。
江南的雨似乎比北方格外缠绵,湿湿哒哒的总不能忘怀。白凝辉苦笑幽幽一叹,终是起身回房。
连乔和明微正在房中熏衣,把素淡的衣裳拉直平铺在熏笼上,笼中点燃的沉香飘散淡淡的烟,吸骨入髓般浸入衣袖。旁边又有个小笼,熏着摊开的丝帕。
听得声响,见她进来,连乔便问:“小姐下午要熏什么香?”
高几之上的香炉似乎即将燃尽,有气无力地吐出些许香气。
白凝辉过去将回字香饼湮灭,道:“今日下雨,难得草木一新,不必燃香。”说着推开窗扇,她所居的木兰院和池塘仅隔着一条小道。窗外就是一片碧翠,间或三两株菡萏随风摇摆。清透的圆露在翠叶上滚来滚去,煞是可爱。
闻着扑鼻而来的荷花清香,一直萦绕的愁思才逐渐消散。
梁沐也在看雨。
可他看着雨却一脸嫌弃,仿佛这雨下错了,不该下。
可也委实不该下。
若不是大雨阻拦,他此时应到了云阳中的将军府。他的宅邸是今上三年前所赐,身为主人的他还是头一回回来。
游为昆少年心性坐不住,四处张望后大声嚷道:“早知如此,昨天就该听我的跑快些。就不会困在城外了。天知道我现在多想洗个澡睡个天昏地暗!”他伸着两条腿瘫坐在高椅上,仰天长叹。
一路风尘仆仆,众人都已疲惫。冯琼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还没说话呢,你倒嫌弃。幸亏还有人愿意让我们进来避雨,否则你现在就被淋成落汤鸡了。”
坐她旁边的年轻女子闻言拍掌笑道:“那不是正好。正好把这个落汤鸡下锅炖了,给大哥补身子。”
隔壁另一个年轻男子也取笑道:“就他这么个单薄身子没几两肉,炖了只怕还嫌柴。”
几句话说得游为昆跳脚,朝窗边大喊:“大哥你就任由他们几个欺负我!”
梁沐充耳不闻。
严燕刮着脸羞他:“多大的人了还告状。”
游为昆不服气还要与她争辩,却见梁沐往前一步,手紧紧按住窗槛,一言不发。
几人挤眉弄眼,冯琼小声道:“我敢打赌,梁大哥定然又是想起那个狠心的女人了。”
严燕撇了撇嘴,口出怨言:“要是我才不会一直记着她。当年贪恋荣华富贵抛弃大哥,如果我是大哥,一定衣锦还乡让她难堪。”
冯琼深以为然。
初相识不久,梁沐醉酒后曾拽着她喊阿凝,半是喜欢半是含怨,痴痴傻傻。她那时不过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不禁对梁沐心生好感,私下请表哥撮合,却被梁沐婉拒。如今虽和姚玉华琴瑟和谐,可到底心里有股不平,想和那未曾谋面不知姓名的女子比个高下。
“我真想知道,若她知道梁大哥成了大将军,会不会后悔万分。”
游为昆也凑过来恨恨道:“若我是那位女子,一定羞愧难当,恨自己有眼无珠。”
姚玉华性情温厚,听他们议论深觉不该如此,就委婉劝道:“姻缘之事如人饮水,强求不来。那位女子既然主动和大哥解除婚约,正是缘分未到罢了。”
冯琼横他一眼,见梁沐无动于衷,在他腰间捏了一把,嗔道:“就你好心!”
突来脚步声,几人收住话音。王管事领着几位婢女端来姜汤,笑道:“请贵客饮些姜汤避寒,莫淋了雨伤风。”
曹振龙和姚玉华同时起身相谢,又问道:“不知此地主人是?”
王管事道:“这里是永昌伯府的别业。”
梁沐突然有了反应,移过视线问道:“永昌伯白敬?”
“正是。贵客识得我家主人么?”
梁沐却摇头。
见他狐疑,曹振龙介绍道:“这是神武大将军梁沐、宁安县主冯琼、原凉州司马姚玉华。”
街巷中老弱妇孺皆知梁沐。
传言他本是世家之后,不过家道早已中落。也不知哪一年起投身并不受尊崇的建宁王,两人更结为异姓兄弟,生死与共。四年前朝廷动荡,九江王诸王举旗谋反,将要逼近京师。建宁王独孤湛趁机募兵勤王,以梁沐为先锋,出师有名势如破竹,在云阳城外让逆贼寸步难进。而先帝却在这场兵变中受惊驾崩,他无子嗣存世,朝廷重臣审时度势拥戴建宁王即位。
独孤湛成为新君之后励精图治,一扫沉疴,朝中又现清明。而新帝登基以来,边疆不宁,时有敌军掠境。幸有梁沐一直领兵值守,年初一战更大破蛮夷,打的他们几年之内绝无还手之力,可谓威名赫赫。
王管事暗自庆幸自己不曾怠慢,更加恭敬道:“贵客驾临实乃荣幸之至。我这就去让厨房整治酒菜,还请将军和县主赏脸。”
姚玉华忙阻止:“老人家不必忙碌,我看这雨一会儿就停。我们急着赶路,多谢老人家费心。”说罢又道,“不知你家主人可在?雨中得助,理该当面道谢。”
王管事闻言应道:“大人们都在京中。只有三小姐在此,不便出迎。还请见谅。”
三小姐?梁沐心弦微颤,不由扭头再去观雨,眼中却闪烁莫名情绪。
雨雾中似有一人袅袅而来,十年前的话犹在耳边:“解除婚约,固是父母起意。我自己也深思熟虑过。梁沐,以你现在的作为行事,我不认为我们还应该继续在一起。”
“是因为我一无所有?”他在雨中质问。
白凝辉淡淡地看着他,一双眼晦暗不明,难知她所思所想。她就那么静静地倚靠红漆廊柱,手上转着素纨扇,简单应了个是,话音虚无缥缈消散在雨中。
“神武大将军梁沐?”
白凝辉歪倒的身躯猛的直起,脸色倏忽冷凛,转着纨扇的指骨也增了三分力。她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梁沐的消息,早知他即将回京,不料今日在此重逢。
“是,还有宁安县主冯琼,凉州司马姚玉华。”
“姚玉华?想必就是姚相之子。”
姚重为今上做藩王时倚重,又曾为帝师。长女原为建宁王妃,而今独宠中宫。独孤湛多任用左右旧人,原本朝中老臣都徒有虚名,不再涉入朝政。
白凝辉重开妆奁,比之得意无忧的人,心中的痛苦烦忧早早爬上她的眉头,显得一脸愁闷。她比十年前失去了光彩和青春,如今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孀居妇人。
窗外还在下雨,渐渐有转小之势。天色也褪去青烟,稍稍变得明亮。
“小姐,你要去哪儿?”
她突然奔走,连乔和明微不明所以,面面相觑,急忙拿伞追上去。
三人绕过回廊,沿着高楼一路向前,行经几重月洞门。直到听见几声低语,白凝辉才缓缓停下脚步。在原地想了一阵,匀了呼吸又转身离开。
“雨小了,我们走吧。”姚玉华一身青衣临窗而立,和梁沐青蓝相照,两人差不多的年纪,不同的风采俊秀。
他和煦笑道:“总算可以赶在今天进城,陛下只怕也等急了。”
梁沐亦微微一笑。目光横扫,庭中无人闯入。
曹振龙已去偏厅招呼随来众人。说话间即要告辞。
就在出门那一瞬,拐角处却现一人身影。见他们转目,白凝辉矜持福身行礼。姚玉华和梁沐等人也拱手还礼作别。
蓝襦白裳从墙根掠过,裳面上的蝴蝶蹁跹忽来去。
梁沐仍追着那道身形发愣,姚玉华笑问道:“大哥认识她?”
“不曾谋面。”
他说话的声音不低,诸人若有所思。白凝辉隐在一旁,正听了个仔细,唇角微微勾起,盯着团扇上的蝴蝶发愣。

  • {{attr.name}}:
小说库

穿成四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 池金银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21:42:24

小说库

我为女帝管后宫 星森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21:57: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