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如你所愿! 云岫生花 小说TXT下载

作者:云岫生花
类型: 穿越时空,打脸,快穿,现代架空
状态:已完结
主角:言夏

文案:

“她凭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总有这样一些人,她们愤怒、恐惧、悔恨却又执念极深她们得到同样悲惨的结局。
她们愤怒、不甘,她们愿意付出自己的灵魂只为能逆袭人生。

言夏是一抹孤魂,没有来处没有记忆,她辗转在一个又一个小世界中,替那些执念重新活一次。
我会为你们活出不同的人生。

1、恶毒重生女(恶毒表妹重生后想搞死我)完成
2、古代家暴男(被家暴了怎么办?当然是以暴制暴)完成
3、大女主文中的炮灰女配(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完成
PS:第一个故事狗血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打脸 快穿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夏 ┃ 配角:系统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只要你想,你的人生由我帮你逆袭

立意:为你逆袭,每一种人生都能过的很好

《快穿之如你所愿》小说精彩试读:

言夏睁开眼睛便感觉到后背一阵阵疼痛,她有点懵地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身上有些许脏污,想来是地上沾染的,手心有几丝血迹.
看来自己是被推倒的,且推人者用的力气还不小。
面前二人应当是门卫,其中一名青年门卫面上有些愕然,双手还保持向前推的动作,如果裁的没错就是他推倒了自己。
“看什么看?还不赶快离开!这里可不是你能撒泼打滚的地方!”青年似乎是见言夏没有什么大碍,有些厌烦地说。
似乎对言夏的行为很是不齿。
眸中还含着不少泪水,言夏深吸了一口气,将泪水憋了回去,她意识到穿来的这个时机原主好像在做什么丢脸的事情,好像被厌恶了。
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她深深看了眼将自己推倒的那名青年,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另外一名年龄稍长的门卫同青年对视一眼,俱是错愕,没想到这次这么轻易就离开了,之前可是又哭又闹地闹个好一通笑话才肯离开。
想起这件事,青年门卫厌恶地撇了撇嘴,之前因为心软让她进了门,还害得自己被老板骂了。
今天总算能识趣点。
找了个公共厕所,言夏才开始接受世界信息。
首先接收到的是世界线梗概,其次才是原主的记忆。
这是一个小说衍生的世界,而原主则是书中的女主角,姓名同自己相同,也叫作言夏。
原主出生于小言村,言父年轻的时候有远见,带着一家子进了城,严父肯吃苦脑筋也活泛,没多少年便挣了一套房子出来,原主也是娇惯着长大的,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言父便去世了。
言母身子本就不好,严父去世之后更严重了些,原主为此同打好几份工才勉强维持母亲和自己的生活。
按照原本的轨迹,她会因为母亲的病拿着信物找到霍家而结识男主,后又拿出了自家珍藏的人参治好了霍老爷子的病症,最终和男主相爱。
她的后半生会得到最细致的关怀,最完美的爱情。
而不知为何,世界线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先是原主和男主相认的信物——那枚玉佩丢了,再来原主母亲的病症突然严重,需要立刻进行手术。
然而如果手中有钱言母早就做了手术,为了给母亲做日常的慢性治疗原主只能同时做着好几份兼职,如此也只是堪堪收支齐平而已。
走投无路之际,言夏便想到了那枚玉佩。
六岁时,原主发现了从绑匪手中逃出来奄奄一息的霍易,在经过爷爷的同意之后,把他救回了家,没过多久霍老爷子便找上门来,并留下一枚玉佩,说今后若是有事便可拿着此物上门,霍家定倾力相助。
但是爷爷认为自家并没有做什么,不许言父去霍家讨要什么东西。
当然,这些事也是原主从言母那里听来的,原主确是记不大清了。
就在此时原主发现玉佩丢了,但为了筹到钱原主还是硬着头皮去了霍家。
第一次上门,门卫客气得不得了,把言夏这等当做霍家的救命恩人,但霍易回来之后只冷淡地瞥了原主一眼,然后便叫门卫把原主赶出去,原主想解释,但玉佩的确是丢了,而她也不大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因此只能离去。
回去之后原主细细问了母亲关于那时候的事情,第二次又去了霍家,但霍易只皱着眉,冷声问道:“信物呢?”
原主顿时哑口无言,这些天她把屋子翻了好几遍也没找到,玉佩恐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她苦苦哀求,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从母亲那里听来自己是如何救了他的事情,但霍易早已离去,并且吩咐门卫不许让不相干的人进霍家,言语中不相干的人,显然就是指原主。
再一次失魂落魄地离去,原主的心已经凉了大半,但想到母亲的病原主还是想再试最后一次。
原主忍着屈辱再次上了门,然而这次霍易并不在家,原主受了伤回去被言母发现,言母这才知道女儿为了自己受了这样大的委屈,她抹了抹眼泪坚定说不治了。
原主当然不会同意,母女二人哭诉一番言母还是同意了原主的想法,原主想的最后一个办法是卖房。
那在镇上的小房子,是言父言母最大的积蓄,承载着言家的过往,也是言父最后留下痕迹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言夏不想卖掉。
而自言母病情加重以来不足一月,原主将房子挂上去之后并没有任何人表现出想要购买的愿望,为了尽快出手,原主只能将房子低价卖出。
最终房子还是卖出去了,但严母的身体多年病弱再加上心情郁郁,没过几日便去了,原主简直要哭瞎了眼,可也挽回不了母亲的生命。
原主将母亲和父亲合葬在一起,此刻原主的表姐言雨劝原主回去,原主摇了摇头,镇上的房子已经卖了,自己已经没有家了,还能回哪里去呢?
但谁曾想这是原主见言雨的最后一面,因为没过几日,她便与这世间死别了。
那是一个雷雨天,原主黯然神伤之余被几个尾随的混混强了,第二日只有一具浑身青青紫紫的尸体出现在小巷子里面,坏掉的摄像头,满地因雨水冲刷而呈现淡红色的血液,漆黑的夜让这具案子成了未解之谜。
言夏抿了抿嘴唇,强迫自己从原主充斥着绝望和痛苦的记忆中抽离出来,原主的愿望是让母亲好好地活下去,至少不要让她在痛苦和焦虑中离开。
那么换肾是势在必行的了,那么钱从哪里来呢?
眼下自己穿来的节点正是原主第三次去霍宅后,言夏整理了一下衣服,忽然想起原主记忆中的一件事,她垂下眸子,唇角泛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言夏回来的时候言母正在缝补衣裳,看着言夏沉凝的脸言母心中有些揪痛。
言母知道因为自己的病情才让言夏这么辛苦。
若说心中自责那是不可能的,若不是自己,这孩子不会把自己逼的这么紧,或许不会这么痛苦。
只是看着言夏在自己面前每天还装得轻松的样子,言母也只好假装不知道。
言母笑了笑,眼中有着疼惜与怜爱,“小夏你回来了?饿了没有?妈这就给你把饭菜热一下。”
原主懵懂不明,还以为自己把母亲瞒的很好,以为母亲还是父亲活着的时候的母亲,以为自己在父亲去世的时候能够镇定,沉稳地为父亲操办后事,带着母亲寻医。
她以为自己已经好好地撑起了这个家,只是她忘了自己还是个孩子,忘了自己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原主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落得那样一个下场?
言夏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无从解答,正是因为存在着这么多的不公、怨恨自己这样的人才会存在,自己能做的就只有在此刻的时光里好好完成原主的心愿,解了她的意难平。
“妈你不要乱动了,医生都说你最近要好好养着身体了,过一段时间等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换肾了,到时候你想做什么好吃的都行。”
顿了顿,言夏看出言母的面上的不以为然,看来是对换肾不抱希望,想来也是,若不是这么些年一直没有做手术的钱也不会将病情拖到现在,以致于必须即刻换肾。
“钱的事情不用担心,还记得我们家以前那个大人参吗?我拍了照拿到中药房去问,中药房的人说可值钱了,千叮咛万嘱咐要把那个卖给他呢,他出的钱足够做手术,还剩下一大笔,妈,我们有钱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把工作辞了,只在家好好照顾你。”言夏面上漾出浅浅的笑。
原主家中的确是有一株大人参,是言父从山上弄来的,因着当时不缺钱,也没想卖了,而前些日子表姐言雨找上门来说是有人愿意出几千块买了那株人参,这个机会还是她求来的,不然这人参根本不值那么多钱,劝着原身赶快把人参交给她。
原主和言母对人参没什么了解,对言雨的话深信不疑,同意了她的提议,但言夏接受收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发现那株人参明明就是极品人参,根本不是几千块能买得到的,言雨在说谎。
或许她口中的那个人根本就是她虚构的。
言母微微一怔,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女儿这般的笑容了,这样想着眼底有些湿意。
“小夏呀,妈妈没关系的,活到现在妈妈已经很满足了,妈妈也想你爸爸爸了。”言母心中疑惑但仍是温柔地说着。
“这辈子有一个爱我的丈夫和一个这么好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就是这些年辛苦了我的夏夏,妈妈没用。”
言母平时根本不会说这些话,因为原主听不得,那样小的年纪就为了这个家奔波,言母已经成了原主的精神支柱,她没办法听到言母说这些可能会离开自己的假设。
“妈你别担心,我说的是真的,不然过几天你就能看到账户上的钱。”言夏看出言母心中对这事并不相信有些无奈地说。
“但小雨不是说那只能卖得上几千块吗?”言母问道。
言夏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表姐听错了吧。”
言母看女儿有些闷闷的,像是一幅被伤透了心的样子,却忍不住在自己面前强撑着,顿时心中也有些怀疑,难道是言雨那孩子想赚个差价?
但从小夏口中所说,这中间差的可不止一星半点,要真是这样,那小雨孩子心也太黑了吧。
言母心中有些发寒。
“小夏呀,最近挺忙呀。”
蒋红看见言夏一身洗得发白的衣裳就忍不住啧啧,这么水灵灵的一个小姑娘就因为她妈的病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子,整日里穿得破旧,一天就没个消停时间。
若是自己的女儿,定要好好宠着,必须用漂亮衣服好好打扮打扮,只是可惜了自己没有一个这样的女儿,想到自己家中的臭小子蒋红心里就有点不顺。
唉地叹了一声气,果然还是女儿最贴心。
这小夏让人看得怪心疼的,可再心疼房租也是不能少的,正巧前几天打麻将又输了,收了房租刚好能把家里的老头子的嘴巴给堵上。
不过前提是今天这房租能要的回来,想到这里蒋红不禁有些烦躁,每次收这家房租都要费一番力气。
“小夏啊,这房租你可要交上了,阿姨家要靠这个吃饭的呀。”斟酌了一下蒋红还是开口了。
“蒋姨再宽限我几天,五天内我一定把房租交上。”
现如今别说手术的钱了,就连这个月的房租也交不上了,言夏叹了口气,还好房东不是个不通情理的,愿意宽限自己几天。
“系统?”言夏试着在脑海中叫着,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言夏叹了口气,自己果然是小白菜。
也幸好自己没有想着依靠系统来完成任务。

  • {{attr.name}}:
小说库

原来是判官大人! 萧十一浪 小说TXT下载

2021-12-1 22:04:35

小说库

重生小祖宗她又帅又撩 冰糖橙子汐 小说TXT下载

2021-12-2 9:26: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