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有点疯 文狍 小说TXT下载

作者:文狍
类型: 欢喜冤家,相爱相杀,东方玄幻
状态:已完结
主角:向谷

文案:

向谷一早就听闻,逍遥宗的大师姐脑子有点问题,对妖有一种偏执的杀念。

向谷自认是个尊重性格多样性,兼收并蓄,包罗万象的进步分子,从不对他人生活指指点点。

哪怕掌门派他和这位师姐一起迎接妖族使团……

哪怕这位师姐给妖族使团安排了一桌全妖宴……

虽然生活一地鸡毛,但向谷还是觉得人应该向前看,困难嘛,克服了就好。

直到某天,他发现自己可能也是个妖……

向谷:你不要过来啊!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相爱相杀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谷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某天发现自己是妖族间谍怎么办?

立意:勇于战胜命运

《师姐有点疯》小说精彩试读:

“哟,向谷回来了?”
“这离年终考核还有一周呢,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该不会是想到办法买通安长老了吧?”
甫一踏入宗门地界,向谷耳边便时刻围绕着师兄师姐满怀关切的问候,他与旅伴勾肩搭背一路自人群中走过,对这些玩笑话也不甚在意,嘻嘻哈哈地回嘴。
“反正也通不过考核,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关系?”
“师兄是不是想起来还欠我一袋灵石所以不想这么早看到我?”
“哈哈,师姐也太看得起我了,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能买通安长老的办法吧?”
这时有个声音从人群里突出来——
“我!我有办法!向谷!我有办法能买通安长老,让你通过年终考核!”
此话一出,山门前霎时安静了片刻。
向谷嗖一下蹿到那人眼皮底下去。
“这位师兄……”
向谷殷勤地奉上一枚笑脸,“借一步说话?”
“别呀,”一帮师兄弟这会儿也围了过来,“让我们也听听呗,我们也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打动安长老的?”
被众人围绕的感觉显然令那位师兄有些得意,他理一理袖子,有意卖关子,“这个么……你们知不知道有使团要来访的事情?”
众人摇了摇头,做洗耳恭听状。
“妖族要派遣使团来逍遥宗友好交流,需要有人接待,掌门已经定了大师姐全权负责,另外还需要一位助手,掌门有意让安长老前去。”
听到这里,大家其实都心头敞亮,但还是好好地听那位师兄讲完。
“咱们大师姐那个脾气,应该没人不知道的吧?就算是安长老也犯悚啊,所以安长老这几日一直在物色人选替他去,不过至今还没找到哪个勇士愿意担此重任。”
说话的师兄伸手拍了拍向谷的肩膀,“师弟啊,其实要论入学的年份,我该喊你一声师兄才是,你偷闯禁书阁得罪了安长老这事,要想回转,寻常法子大概是难办了,唯有抓住这次的机会,我觉得你真该上点心,鼓起点勇气来,毕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众人的视线一时间齐齐望向向谷。
这是向谷待在逍遥宗的第十年。
按照逍遥宗的规矩,寻常外门弟子,只要三年内表现合格,就能晋升为内门弟子,唯有向谷是个例外。
七年前,他偷闯禁书阁被安长老抓住,自那以后,这位刚正不阿的长老每年都给他的德行评价一个下下等。
其实安长老也不是没有给过向谷机会,最开始的时候,向谷认真诚恳地向他道歉,他也是接受了的,直到再次捉住闯入禁书阁的向谷……
向谷自己也意识到再去请求原谅大抵是有些恬不知耻了,于是之后七年他每年都与旅伴外出,行走天下,也不在意年终考核是不是能顺利通过了。
但这终归不是办法。
逍遥宗,这可是剑修第一师门,是剑修的圣地,能够拜入这里,向谷起初也是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向往的。
外门弟子需要掌握的东西他都已经嚼烂了,如果可以,他也很想成为内门弟子,寻求剑技上的突破。
可是……
一想到要去应付那位大师姐,向谷又有些犹豫。
要说这位大师姐,大概还要从逍遥山这片养育她的土地说起。
逍遥山上逍遥宗,逍遥宗里剑修疯。
这是流传于逍遥山周边地区的一句歌谣,虽然带有玩笑的意味,但也十足写实。
这剑修圣地,同时也是疯子聚居地。
向谷入门十年,见识了各式各样的怪人。
前些年,曾有师兄以雕山来修炼剑气,那人持剑站在山巅,隔着一道深涧,仅凭剑气横扫,便将隔岸的山头雕成一只浑圆的寿桃。
向谷那时刚入门,还会为此等精妙绝伦的剑气掌控以及蓬勃剑气震撼惊叹。
不承想,几日后,有同批入师门的小师妹觉得这景观极为不雅,要求将此山移除或改刀。
照理来说,只是移除或修改一个练剑工具而已,谈不上诉求的诉求,让那练剑的师兄再来几剑不就解决了。
但那位师兄孤寡多年,一见居然有小师妹对他雕的寿桃感兴趣,这识海的活跃程度即刻便从英姿飒爽的仙师,直降到凭实力连冠的寡王。
这家伙装聋作哑,就想等小师妹亲自来找他。
一腔年轻潇洒气的小师妹可不懂老寡王的心思,见诉求无人理睬,小师妹连夜苦修剑气,一个月后便在那只寿桃的边上雕了一只一样的,凑了个好事成双。
第二天逍遥宗就因为制造奇怪景观被修士联盟通报批评。
自觉丢脸丢大发的长老勃然大怒,揪着那位师兄的衣领破口大骂,事后还让他御剑倒挂在宗门门口抄书。
近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能看见那位师兄苦着脸,写下一句又一句的“我无耻,我下流,我无耻又下流……”
笔耕不辍。
诸如此类的事件在逍遥宗算不得事故,只能算日常。
一帮自由的天才每天都在做奇怪的事情,用以消耗自己奇怪的脑洞。
而那位大师姐,更是疯子中的疯子,怪人中的王牌。
还是比较危险的那种类型。
这位大师姐脑子有点问题。
但凡能让她觉得“有点意思”的,无论时间地点,她从来都是拔剑就上。
基本这一拔剑,便要血溅三尺。
除了好战弑杀,她对妖还有一种奇异的执着。
若是让她嗅到一丝妖气,就是翻山越岭,她也一定要将之斩于剑下。
据说,早在大师姐十岁那年,便只身闯入妖的聚居地,造下了血洗万妖谷的骇人传说。
关键是这位大师姐不仅疯劲无人能比,战斗力也是所向披靡。
要和这样一位人物前去迎接妖族的使团……
说句心里话,向谷一直觉得,逍遥宗的掌门,也就是这位大师姐的父亲,大概脑子也有一点问题。
但是没办法,人家有钱有势还有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疯子那都不叫疯子,那叫眼中有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向谷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试试。
毕竟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经历风雨,怎么成为内门弟子!
大不了就是被逐出师门。
就他现在这个状况,同被逐出师门也没什么两样。

凭借自己在逍遥宗浪迹十年的经验,向谷成功借到了一件法宝,或许能够助他度过此次的难关。
是一种能短暂麻痹修士灵觉的香料。
能够被派遣到人族这边做使者的妖,至少都已经修成人身,再加上这种麻痹灵觉的香料,只要交谈的时候不露马脚,大师姐应当也觉察不出什么。
向谷这样的思路也是全靠门派里的各位师兄师姐支招,大家对那位大师姐也是向来仰望而不曾交往,了解不多,七嘴八舌一通讨论,其实全在瞎掰。
就算是瞎掰,向谷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硬着头皮上了。

向谷清早就收拾好自己,御剑来到约定的山谷,准备迎接使团。
那位大师姐比他到得还要早。
向谷远远就能看见一道银发黄衣的倩影坐在石头上,悠闲钓鱼。
等他再走近些,眼前一幕之赏心悦目,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明黄道袍上绣着银色仙鹤,栩栩如生,翩翩欲飞。
道袍松垮裹着女人高挑丰腴的身子,露着香肩和一双细白交叠的腿。
一头银发宛若高山之上最洁净的一捧雪。
“你就是向谷?”
等他靠近,女人托着腮,笑盈盈地向他望来。
“向谷拜见大师姐。”
好看归好看,向谷可没胆子多看,一落地便恭恭敬敬地行礼。
“嗯,”女人并不多话,含笑应了一声,便专注望向微荡涟漪的水面。
向谷看着她悠闲垂钓的姿态,忍不住为自己捏把汗。
逍遥宗的水潭里可不养肉鱼。
这山谷深涧中水清如镜,水面漂浮淡淡的凝雾,细看就会发现,水面之所以涟漪不断,宛如正下细雨,便是因为水上雾气不住凝结成滴,汇入水中。
这些都是灵气浓郁的象征,这谭中水几乎完全由灵气聚成,能在这潭水中存活下来的鱼自然超凡脱俗。
说它们是些低智能的灵妖应当恰如其分。
向谷眼瞅着大师姐猛提钓竿,喜笑颜开,太阳穴直突突。
这祖宗要烤鱼!
她要在一群妖族面前烤鱼妖!
这玩意儿烤的哪里是鱼,分明是他的下限和使团众妖的良心啊!
向谷干笑两声,终归是敢怒不敢言,“那什么,大师姐你快点吃啊,一会儿使团来了,让人看到多不好。”
大师姐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就我一个人吃,确实不太好……”
她忽然抽出腰间的银色细剑,剑气横扫水波。
向谷看着剑上串着的一大串鱼,忘了合嘴。
“来,小师弟,帮我把这些全都烤了,一会儿给使团来宾一人一条!”
大师姐毫不收敛的大笑声扰乱了山谷的宁静,惊飞数只鸥鹭。

使团的来客有半数以上都是海龟精、鲤鱼精等水生生物,烤鱼拿到手的瞬间,凝滞的气氛一度让向谷以为自己就要成为挑动人妖战争的千古罪人了。
所幸里面还混了一只猫妖。
明眸皓齿的少女吃完烤鱼,舔着手指高声道:“多谢逍遥宗的款待啦!老朽许久没有尝到这么鲜美的鱼了,此次来逍遥宗,能享用到此等美味,也算不虚此行!”
向谷擦了擦额角的细汗,趁着这个机会,取出宗门备好的礼物双手奉上,“不知诸位的喜好,逍遥宗尽心准备了几分薄礼,还望诸位前辈不要嫌弃。”
法宝灵石在前,使团众妖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
“哼……”
打头的一位老龟冷哼一声,一摆袖袍,面无表情地从向谷身边经过。
使团众妖紧随其后,向谷弯着腰,没敢抬头。
“走啦,小师弟,等着我们带路呢。”
孟绮罗像是完全看不见压抑的气氛,朗笑着勾住向谷的脖子,塞给他一串烤鱼。
向谷恶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烤鱼。
“呸——”
鱼肉带着一股浓重的苦腥味,向谷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师姐……你烤鱼之前不先处理内脏的吗?”
孟绮罗惊讶地扬起眉毛,“还要处理内脏吗……好吧,我其实不喜欢吃鱼。”
向谷:“……”
那鱼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向谷很是揪心地磨了磨后槽牙。

等来到孟绮罗一早为使团众人备下的酒楼,向谷才知道什么叫做祸不单行。
他一眼望过去,鲜红绸布上满满当当摆了一桌的佳肴,什么山珍海味、琼浆玉液,应有尽有。
假如忽略那些菜肴上传来的厚重妖气,倒也能算一桌珍馐美馔。
背对着使团众人,向谷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他不敢回头去看使团众人的表情了。
面对这妖族乱炖岗,能有什么好表情啊。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一众妖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在孟绮罗的指引下各自入座,脸上没见什么异样。
向谷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现在众人的灵觉都让那香料麻痹了,只有他自己,因为事先服了解药,还能感受到妖气。
向谷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却也还是惴惴不安的。
可别再出什么意外了。

  • {{attr.name}}:
小说库

报恩之后 我是青苏 小说TXT下载

2021-12-2 9:33:03

小说库

第一公子的艰难爱情 土豆殿下 小说TXT下载

2021-12-2 11:27: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