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他柔弱不能自理 风俞 小说TXT下载

作者:风俞
类型: 宫廷侯爵,情有独钟,市井生活
状态:已完结
主角:李恩,李钰

文案:

近日是个多事的时期,和亲公主被害,御厨掌勺大人的女儿失踪,就连陛下刚认回来的三皇子也不见了踪影…….
【女主篇】
李玉本是皇宫里御膳房的掌勺御厨的小女,被公主哄骗着替其去和亲,结果和亲路上遭遇不测,掉落水中。再醒来时失了忆,还成了镇南将军的小妹李钰,“兄长”还为她招了个赘婿,奈何这赘婿太过好看,她只好认命。可哪知婚后,夫婿的脾气阴晴不定,还病弱娇软的不能自理。
这都不是什么大事,且看她如何赚钱做饭养男人
【男主篇】
本想借着李家小姐的名头躲人,结果发现这不过都是阴谋,但怎么办,他好像丢了心又丢了身,再也无法离开她了。

双处
深藏不漏假书生真皇子赘婿&脑补强大假小姐真厨娘娇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赚钱做饭养男人

立意:民以食为天

《穿成娇弱嘤嘤怪后我干翻全场》小说精彩试读:

始安府城,镇南将军李恩的妹妹李钰失踪了好些天,最后是被人在河滩旁找到的,只见人一身嫁衣,有人猜测这将军妹妹是不是被山贼抓上山成亲,结果恼羞成怒欲跳河逃脱。
就连将军也有此猜测,但人没醒来,一切都还不是定数。
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透过雕花窗镂,投进屋内,这位李娘子躺在一张铺着锦被的床上,有位自称姓张的老嬷嬷,为其定时打水擦身。当她醒来时身上魂清气爽,十分的不真实。
但不真实,在哪儿她又说不上来,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别人跟她说她叫李钰,是将军最疼爱的妹妹,她还有些疑虑,心里仿佛有一声音再告诉她,她不是。可当人拿了画像出来,里头素衣长裙的女子白皙的鸭蛋脸,一双碧眼盈波的杏眸,盘起的乌发……长得简直跟她一模一样,这一副精湛的画像,叫她又不得不信服此事。
“阿妹!”门外穿来急匆匆的声音。她抬头向外看去只见一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这应该就是她哥哥了,只见她这位兄长身穿了件暗灰冰蚕锦青衣衫,腰间系着瓷器蓝仙花纹腰带,留着长若流水的发丝,眉下是深不可测的眸子,身材伟岸,不愧是军营里的将军。
“……兄长。”她弱弱地应声,接着捏着帕子好一阵咳嗽,旁边的张嬷嬷帮她抚背,咳了好一阵,她才停下来。
将军投过来关切的目光,柔声道:“阿妹,这记忆没了不要紧。你从小身子弱,这一定得把身子养好才行,记得按时喝药。”
她点头,却没什么精神,眼睑投下一片睫毛的阴影。此时虽然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见着了自家哥哥,但她始终心里空荡荡的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她这副模样也被将军看了过去,将军道:“阿妹可是有什么心事?”
“说不上来,可是兄长,阿妹……”这心里头始终感觉奇怪呀!
“兄长懂了,你还是想与那位穷书生在一起是吗?”
她听这话,脑子里混成一团,心里疑惑,他在说什么?疑惑间,她懵懵的抬起头看看自家兄长,没做回答。
可将军显然误会了她眼神中意思,只以为那是期待的目光,将军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站起身朝外走去。
躺在床上,她将锦被拉上来蒙住脸,脑子有些晕乎的想,这究竟是要干什么呀……
日子倒是一天天过去,从小体弱的李家娘子身子竟然一天天好了起来。李将军来探望自家妹妹时,都不禁惊叹这也算是是因祸得福。
这天,李娘子起身,在张嬷嬷的伺候下洗漱完毕,穿戴好后,与其出了门。
出门前张嬷嬷道:“娘子不如带把伞,万一等会儿下雨淋湿受了风寒,奴也不好向将军交代呀。”
李钰看了看天空,天上没有一点云,心想,嬷嬷真是老糊涂了。她拒绝了张嬷嬷的建议,空手踏出了将军府。
张嬷嬷没再说什么,只叹了口气,自己把伞带上了。
她见张嬷嬷如此,心头一股暖意涌了出来。她听他人说,她出生后母亲便已亡去,接着就是父亲上了战场牺牲。这张嬷嬷或许在她至小到大的成长中,都充当着似母亲般的身份吧。
始安府城,市井繁华。铺着青石砖的大街小巷,行人车流来往不断,街旁的小摊小贩,吆喝不停。
李娘子走在大街上,总觉得旁人将目光不断的向自己投来。不久,就证实了她的感觉没有错。她耳朵或许没有万里耳那样灵,但是也不至于到了耳背的地步。
她走在路上,听到一对的中年妇女在那嚼着牙巴,背地里谈论着他人。而这他人恰好不好,是她自己。
“那将军府的娘子可真是不害臊!”
“那可不是吗,被劫匪抢去了清白,回来就要逼着人家当上门女婿,我看谁愿意捡她这双破鞋啊……”
李钰没与其争辩什么,只是想这些人在传什么谣言,太不道德了些。但你又能拿这些人怎么样,大衍朝的律法里可没有这一条。
反而她感觉身后的张嬷嬷在看着她,或许是也听见了,怕她会在意。李钰朝身后人莞尔一笑,让其放宽心。
张嬷嬷皱了皱眉头,眼中不知是什么个感情,好一会儿才开口,
“娘子是否饿了,奴出门时带了些银两,去吃点东西如何?”
被嬷嬷这么一说,她感到肚腹还真有些空了。正在挑着簪花,手停在一朵蓝色的鸢尾上,从荷包里掏出两个铜板递过去,叫摊主包起来。
“娘子慢走。”摊主道。
李钰抬起手,淡淡一笑,问:“老板,我想问问,这府城中哪家饭馆好些?”
摊主见这么个妹子与自己搭话,心里愉悦,便爽快回答到:“自是那仙云楼最好。”
“不过消费高了些,我见小娘子也不像什么小门小户家的,这仙云楼应该能成。”
她听罢抬起手,笑了笑与摊主道了声谢,与嬷嬷一块朝摊主所指的仙云楼走去。
她今儿上身穿了件亮天蓝色机绣半袖斜纹纬锦曲裾袍和梅红斜纱绣套染天香绢,下身一袭深草绿反抢针荆缎丝缎裙。耳上还钩着一对錾花软玉玦,腰上挂了个海棠金丝纹荷包,脚上蹬着一双色乳烟缎宝相花纹云头缎鞋。
就她这一身打扮刚走进仙云楼,楼里的小二便勾着腰背,巴巴地凑了上来,
“娘子,几位呀,包间还是在外?”
李钰看了眼身后的嬷嬷,对小二说到:“两位,在外便可。”
“奴受不起呀,怎能跟娘子同桌用餐呢!”嬷嬷一副惊讶的神情看向她,惊慌道。
“ 嬷嬷安心。 ”李钰抬起手 ,宽慰道,“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做甚。”
都这么说了,嬷嬷也没在回话,只见其两手拢在宽袖间,一副不自在的神情。
小二看了眼主仆二人,道了句“客官请”,将两人引到厅堂中一处光线较好的摆着梅瓶的空桌。
“就上些你们楼里的招牌吧。”得到指示,小二便退去了后厨传话。
张嬷嬷拉开桌间的凳子,搀着自家娘子坐上去。李钰见着嬷嬷没坐进来,皱起眉头道,
“嬷嬷坐下罢,这里你我主仆二人,我兄长都不在,何必穷讲究这么些个礼节。”
可谁知话落,张嬷嬷直接跪倒在她面前,
“奴,受不起呀!”
“嬷嬷这是做甚?”李钰见此状,紧忙将其扶起身。
“……”
见嬷嬷不愿回答,她没再继续追问,也不再强求。她眉头紧皱,心想,不愿坐就不愿吧,也是无所谓。这会儿,她方才轻松的好心情全都被绞散。
不过这心头的不快来的快,去的也快。这菜刚上来,她兴致就被提上来了。
“麻婆豆腐,西施舌,红烧狮子头,茄子酿,白果炖老鸭,芋扣肉,水煮白菜,蒜蓉炒青江……客官请慢用。”上完菜后,小二走上前一口气为她介绍了菜名,见她没什么其他要求,就到旁边一桌结账去了。
李钰拿起筷子抬手夹了一个红烧狮子头在碗中,细细品尝了一番,觉得有些熟识的感觉。不成自己失忆前经常来这……将自己心中的疑惑与张嬷嬷道了出来,哪知张嬷嬷却说,
“娘子以前身子弱,少出门,口味也比较清淡……”张嬷嬷说着顿了顿,脸上慌张地神色一闪而过,“娘子,可是觉得有何不妥之处?”
李钰摇头未答,她总觉得以前应该不像嬷嬷说的清淡,可又无法反驳,难不成是厨子问题,
“嬷嬷知晓府里的厨子可是有换过?”
说不定这以前将军府里请的厨子,和今日里这仙云楼掌勺的厨子是同一人。
“奴,不知。”张嬷嬷在袖下暗暗地拽紧拳头 ,脸上露出踟蹰不前的神色说道。
李钰见她这副神色有些疑惑,但想着张嬷嬷好像也没什么必要骗她。她也就没在意那么多,只摆手招呼来旁边结完账的小二,
“请问一下,你们这楼里的厨子是哪里人?”
“我们仙云楼这位于大厨,可是先前在圣上面前伺候着的宫廷御厨呢!”小二说着,一脸钦佩的模样。
他这么一说,李钰彻底蒙了。这宫廷里的御厨和自己,或者说是镇南将军从小生在始安的妹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奇怪的是,怎的自己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可否让我与于大厨见上一面?”李钰边小心问到,边让张嬷嬷递过去了几个铜板。
这小二看到钱财两眼发光,丝毫不犹豫的将碎银收下,可收下后,却是一副难堪的样子道,
“不是小的,不帮客官您。可这种事与小的说小的也做不了主,待小的帮客官与掌柜的说一声,看看掌柜的确意思才行。”
李钰倒不意外,谢过后,就见小二走进柜台里,帮自己与掌柜说事去了。她继续吃着碗里的饭菜,心道,果然御厨就是不一般,这西施舌香而不腥,这茄子酿香而不腻……真是妙极。自己不如回去后,尝试着做一下。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就连她也是一愣,她怎么会这么想。
这么个想法虽然显得很不合理,但她又感觉很合理。但这个想法跳出后,她又有点惆怅,她想下厨的事,也不知她兄长答应不答应。如果兄长说了一个“不”字,怕是她想了也白想。
就在等小二过来的时间,突然一道欠欠的声音传到她耳中,
“哟,那不是李小娘子吗?”

  • {{attr.name}}:
小说库

穿成娇弱嘤嘤怪后我干翻全场 韦编十三绝 小说TXT下载

2021-12-3 9:28:59

小说库

五代十国豪杰谱 会跑的石头 小说TXT下载

2021-12-3 9:44: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