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唢呐的女孩 落土 小说TXT下载

作者:落土
类型: 天作之合,悬疑推理,古代幻想
状态:已完结
主角:萧元月,石瑞卿,容青

文案:

唢呐一响,谁与争锋?!
纵使波折重生,亦初心不改。

——–
内奸,白城破,萧元月带着弟弟逃出,进京投靠叔叔萧静然,成为唢呐班子里的小台柱,唢呐声绝。萧元月想报仇,奈何……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元月,石瑞卿,容青 ┃ 配角:萧静然、赵义、王婶、承恩侯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就是一吹唢呐的

立意:出身不是问题,保持本心,努力才有收获

《吹唢呐的女孩》小说精彩试读:

冲天的唢呐声响起,哀转久绝,盖住了呢喃的诵经声,黄纸漫天。
萧元月作为唢呐班子里的小台柱,鼓着腮帮,眯着眼,卯劲儿地吹,这声音似乎让飘到她喇叭口的黄纸又向上飞出一段,就像她现在的心情,
飞扬。
青铜色的唢呐在霞光中泛着暗红的光,唢呐吊坠上的一颗绿玉珠子在不经意间发出一丝柔光,她晃了一下,对萧元月说:“月月,开始干活了?”
萧元月手指翻飞按着音孔,一边吹,一边分出神识,对绿玉珠子说:“别急,还没到子时,你再睡会儿。”
萧家班的苗班头撇了眼萧元月,暗想:不应该呀,这娃怎么吹错了一个音?
威远侯府后院,富态的老夫人皱起眉头,对贴身老嬷嬷说:“这唢呐声,怎么听得这么悲呢?”
老嬷嬷低声说:“他们请来了南城萧家班里的台柱子月姐。”
老夫人不满:“就是摆个样子,怎么请这么好的唢呐手,听得我瘆得慌。”
“也没想请这么好的。像咱们这样的人家,丧事定然要请京城三大唢呐班子中的一个,前儿个他们去请萧家班子,给的银钱不多,只够请三个普通唢呐手来,哪儿想萧家班将他们的小台柱派来了。按说这些班里的台柱子轻易不接这样的活。”
老夫人叹气,“算小四最后得了个好运气,也不会有太大怨气,那边你盯紧了。”
“盯着呢,那园子现在封着,四姑娘想逃也逃不了,她说了,现在谁也不见,子时定然自尽,丑时我们进去收尸,不会耽误明天出殡。”
“算她识趣,也不枉我对她好了这些年。你说我怎么觉得这么屈呢,好好的一个郡王妃就这么飞了。”
“算咱们着了别人的道,让四姑娘遇到这样的龌龊事,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三日前,威远侯府四姑娘谢韵与东平侯府的姑娘姚羽然上山游玩,突遇匪徒欺凌,姚羽然跳崖,谢韵被路过的义士救下送回威远侯府。这事儿不知怎么就闹得人尽皆知,老夫人为了侯府的名誉和侯府内的女眷考虑,下令谢韵自裁。
未婚女下葬本应悄悄的,但是因为谢韵已经与东阳郡王定亲,这事还不能就这么了了,所以威远侯府为谢韵办了三日的丧事。明日,谢韵的棺椁就会起灵,葬入威远侯府祖坟的旁边。今夜谢韵必须自尽,躺入棺内。
子夜,专供丧事班子休息的偏房里,传出一些轻微响动,接着,房门慢慢被打开一条缝,萧元月脑袋蒙着黑巾,一点一点探出来,灵动的大眼睛左右看了看,见院子里没人,萧元月身着黑色短打从门缝中挤出,身轻如燕,窜上房檐,矮身在屋脊上轻快地跑动,按着记忆中的图纸,直奔内院中的怡和苑。绿珠别在萧元月的腰间,泛着微光,说:“这附近没有游魂,怕是那位小姐还没死,快,你快去救人!”
怡和苑内的主屋中有微弱的烛光闪烁,房梁上吊着一根白绫,本应躺在棺木中的谢韵此时正站在椅子上,木然地打着底部的绳结,沉鱼落雁般的容貌已如凋零的白花。
两日前她伤痕累累、神情惶然地被人送回来,一向对她很好的老夫人却说:“出了这事,你怎么能活?即便你活了,威远侯府的面子却要丢个干净,你让家里的其他姐妹怎么自处?自裁吧,我会在祖坟旁边给你留个位置。”
她的父亲虽有不忍,但不敢违背老夫人的意思,跪求了老夫人,这才让她多活两日。灵堂已搭了两日,唢呐声响了两日,老夫人发话,明早起灵时她必须躺进去。
谢韵打好节,闭眼将脖子套进去,从今往后世上再无谢韵,一身才华将付之东流。
突然,窗棂发生一声响动,谢韵睁眼,见一黑衣人打开窗扇跳了进来,一丝声息也无。还没等谢韵惊叫出声,萧元月揭下蒙脸的黑巾,压低声对谢韵说:“别怕,我是受人嘱托来救你的。”
谢韵这才看出,这是一位少女,大概十四五岁,娃娃脸,白皙红润,水灵灵的大眼睛特别突出。她身材高挑,动作利落,若不是这声音清脆,说她是个漂亮的少年也没错。谢韵连着三问:“你是谁?受谁嘱托?怎么救我?”
萧元月跳上桌子,将那刺眼的白绫解下,缠到自己腰上,随后盘腿坐在桌子上,低头笑着对谢韵说:“我是给你吹唢呐的,你姨母托我今日今时救你出去。”
“吹唢呐的?”她颤声说:“今日我就要出殡,若是没我,老夫人恐要生气,对我父母不利。”
萧元月撇嘴说:“他们都要你死了,你还想那么多干啥。这种事我又不是没遇到过,待会儿给你收尸的人来没见着你,他们会悄悄地往棺木里放些石块,照常出殡。你以后换个名字远离京城就是。”
“我怎么才能信你的话?”
萧元月从侧兜里拿出一个翠色的环形玉佩,“这是你姨母给你的信物,这回信了吧?”
谢韵接过来仔细瞧,发现这正是姨母随身佩戴的一块翠玉佩,跟母亲的正好凑成一对。谢韵信了萧元月,“我跟你走,请先让我给我母亲留个信。”
“别的,一写信不就漏了?被人知道是你姨母救的,你姨母怎么做人,放心,你姨母以后会和你母亲说的。”萧元月跳下桌子,从上衣的侧兜里拿出一个黑色布袋递给谢韵,“我数一百下,你赶紧搜集些值钱的小物件,装到这个布袋子里,然后咱们就走,免得被人发现。”
“好。”谢韵拿过布袋,不到三十下,就抱着布袋跑回来,里面只装了两本书,她对萧元月说:“走吧。”
萧元月楞了下,“你不再带些值钱的?”谢韵说:“这些够了,多了惹人生疑。”
“爽快!”萧元月拉着谢韵悄悄出了房门,随后将谢韵背起,越过一个又一个屋脊,出了威远侯府,绿珠发出不满的声音:“月月,你把我唤醒,就干这事儿?我醒一次可是需要能量的。”
萧元月用神识安慰这位小祖宗:“我没想到我去时这位四姑娘还没死,白把你唤醒了,不过也算做了件好事,我最近得了块不错的玉,给你滋养。”
“是你怀里那块玉吗?那可是块好玉!”萧元月似乎听到了绿珠的口水声,她心有不忍,但还是告诉绿珠:“这是别人的信物,我要还回去的,等我以后挣大钱了再给你买这样的玉。”
“你挣大钱?等下辈子吧!让我先做会儿春秋大梦。可怜我这珠子哟,好久没灵气滋养喽,我的光泽在暗淡,我的灵力在消失,可怜我这珠子哟,碰上一个穷主人。”
“你再睡会儿,我一定会挣钱买玉给你。”萧元月有些苦,母亲传给她这枚灵珠 ,贪吃好色,除了会聚魂,其它啥也做不了,还不时要用玉来滋养,否则就沉睡不醒,脾气比大爷还大爷。
萧元月背着谢韵跑过几个巷子,跳入一户民居,萧元月放下谢韵,敲响房门,谢韵全程没有出声。
在民居里,一位中年管事婆子正焦急地等着,见萧元月带回谢韵,才轻舒一口气。她对萧元月道了声谢后,就对着谢韵行礼:“表姑娘安好。”谢韵彻底放松下来,这是姨母身边的人,她终于有了生机,她稳稳回礼:“王管事安好。”
王管事低头说:“表小姐,夫人让您暂时在这呆着。有两条路可选,一是,毁了容貌,换个身份,嫁给三少爷,三少爷年后回昌州照应族产,您正好可以跟着去,避开京城里的人;二是,偏巧夫人今晚要将老爷的一个远房亲戚嫁给一个江南来的富商,您可以替嫁过去,这富商年轻有为,恰巧有求于我们老爷,您去了不会受屈。”
谢韵想也没想,福礼说:“王管事,请您代我谢谢姨母搭救,我选第二条,三表哥有中意的人,我不能坏人姻缘。”
“好。”“好!”王管事与萧元月同时叫好。

  • {{attr.name}}:
小说库

静候黎明 焉识雨 小说TXT下载

2021-12-4 16:39:40

小说库

人偶师 慕叶潇潇 小说TXT下载

2021-12-4 16:53: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