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哭渣攻的白月光 佐川川 小说TXT下载

作者:佐川川
类型: 娱乐圈,竞技,穿书,爽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崔有吉

文案:

清冷钓系美人受&大狗勾暴暴攻【击剑体育竞技娱乐圈穿书打脸虐渣火葬场甜爽文】
得知自己其实是一本狗血花市bl文里的贱受。渣攻心上已有教授白月光,只是把他当作替身用来走肾。
崔有吉:不愿再笑……-
按照原文剧情,他将为渣攻放弃演绎事业退圈做家庭煮夫。上辈子穿越仙侠文辗转又回到现代的崔有吉表示:
去他妈的心中无男人,拔剑自然神!
-所有人都觉得崔有吉既舔狗,又贱
崔有吉:一场误会网友不相信,直到后来爆出某影帝、金融巨鳄、学术教授…..都是他背后的男人,他们纷纷陷入沉默。
面对媒体采访,崔有吉说:“别再打听我的情感史了,往后我将会专注事业。”网友:“……”
什么事业?拍一部又一部的烂片?直到后来崔有吉站在打破世界纪录的击剑奥运领奖台上。
全网震惊,原来竟是这种事业!-
与此同时,崔有吉还要面临学业上的挂课危机。于是他每天风雨无阻地去找夏教授改论文。
教授总是一副圣洁高冷的禁欲面孔,在第五十二次把他的论文无情退回来后——崔有吉:“妈的!管你是不是渣攻的白月光,老子今晚就要把你弄哭!!”
教授淡笑着说:“还有这种好事。”崔有吉:“?”
-全S大的学生都知道崔有吉倒追偏执校草阮树已经很久了。
而阮树暗恋的人是教授夏如冰。结果某天他们发现崔有吉和夏教授一前一后地从保健室走出来,教授眼尾通红,似乎刚被气哭。
众人:肯定是崔有吉在恶意报复!!然后下一秒,他们就看见夏教授主动牵起了崔有吉的手。
众人:“……”小丑竟是我自己。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阮树神魂俱裂,发现自己的吃醋对象竟然不再是夏教授,而是崔有吉……

*封面是攻,前世+今生渣攻24k火葬场
双洁注:本文防盗百分百

内容标签:娱乐圈 竞技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有吉 ┃ 配角:┃ 其它:一句话简介:击剑后,我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
立意:弘扬奥运击剑精神

《弄哭渣攻的白月光》小说精彩试读:

一觉醒来发现跟别人一夜情了怎么办?
崔有吉在酒店卫生间马桶上坐着,旋即意识到还有一件更可怕的事。
镜子里的他一.丝.不.挂。
脸还长从前那样儿。只是头发变短了。
面前华美的大理石地板,全自动浴缸,黑白灰洗漱台,处处散发着高科技的冰冷质感。
——而自己昨天分明还在青云宗,一剑劈开天劫即将飞升。
是幻觉吗?不。
答案显而易见。
他又穿回了现代。
崔有吉:“……”
“叮。”手机发出连环震动。
崔有吉左手如灌了铅,沉重地拿起这块久违的金属物体,右滑接听:
“摩西摩西?”
“阿吉,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张乎乎发出嘿嘿的笑声,“我们已经把阮树狠狠灌醉了,还给他下了药,正在送往你房间的路上。”
这是他们事先的约定,帮崔有吉“助攻”。
而听到“阮树”这个名字,崔有吉骤然冷下脸。
上上辈子他对阮树一见钟情,成为阮树的卑微舔狗,结果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穿越仙侠世界后才知自己其实只是一部名叫《我的高岭之花教授》狗血花市BL文里的工具人男配。
别看这本书名很正经,内容却不正经到几乎颠覆了百分之八十读者的想象。
崔有吉这样的男配,学术上有一个经典的代名词——贱受。
男主阮树家境贫穷,却在小时候幸运地被体校老师看中,后来加入国家击剑队。他天赋异禀,二十一岁便夺下奥运金牌,后来更是开了挂似的一路走上人生巅峰,代言、综艺影视资源不断,名气堪比大明星。
直播中粉丝追问他的择偶标准。
阮树微笑着说自己年纪还小,暂不考虑恋爱。
于是十亿少女的梦碎。
但事实上,阮树是个gay。他的某些私人癖好,一旦见光就会身败名裂。
阮树心中念念不忘大学教授夏如冰,现实生活中还一边养着崔有吉这条替身鱼走肾,用来解决字母圈的生理需求。
他的情感世界,不要太多姿多彩。
小说结尾,阮树和夏如冰在一起了。
而崔有吉,被阮树活生生玩死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尸体绑着石头沉入汪洋海底,无处申冤。
【全文完】
谁也想不到这位外表阳光的金牌击剑运动员竟然是变.态杀人犯。
那时崔有吉穿越前刚上大学不久,还没和阮树发生关系。
如果不是后来看了小说,他也不敢相信。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一切,但崔有吉在修仙世界时差点走火入魔,在梦中体验了一把被阮树折磨致死的痛感。
这种痛苦,仿若心魔般深深烙印进他灵魂深处,毕生难忘。
“对了,你房间号是309吧?”张乎乎问。
崔有吉回过神来,回答:“我在209。”
“奇怪,难道是我记错了?不管了,我现在先把阮树拖过来。”
张乎乎说完就匆忙挂了电话。
“操!你别搞起!!”
崔有吉急出了一声冷汗,想再回拨过去,却显示忙音。
按照原剧情,今晚他会跟阮树上.床,从此被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
几个小时前,他喝醉后走错房间,和另一个人滚床单了。
刚才黑灯瞎火的,崔有吉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没看清那人长啥样。
他只记得对方很软,很轻易就能被自己弄哭,发出支离破碎的呜咽。
现在回忆起来,他内心还忍不住涌起一股微妙的电流感。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崔有吉搭在腿边的手纠结地抠着。
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出去看看。
顺便把卫生间让给对方。
但气氛实在太尴尬。
崔有吉脚趾在拖鞋里抠出了三室一厅,只坐在马桶盖上,竖起两只耳朵侧耳倾听。
“砰!”伴随关门的重响,那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崔有吉猛地站起身。被他撞倒的垃圾桶以嘴啃泥的造型扑地,摔了个鼻青脸肿。
与此同时,他冲了出去。
随手扯过浴巾围在腰间,崔有吉一口气追到了电梯门口。
“喂——咱们聊聊吧。”他大喊。
大半夜把人家草得翻来覆去,崔有吉内心也有些过意不去。
而电梯门正缓缓合上,剩下一条手指宽的缝隙。
崔有吉没看清脸,只见视线里那人衬衣胸前的银质月亮项链在反着光。
电梯缝隙中扔出一卷红色钞票。
大概方才哭得太厉害,男人的声音嘶哑得像被砂纸磨过一般,“不用找了。”
“……”
所以,他被嫖了??
崔有吉一脸被雷轰过的表情。
但如果一个人转世活了第三辈子,他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崔有吉在原地站了半晌,弯腰拾起钱,转身回到酒店房间。
门没关,他一脚踹开。
阮树上身没穿衣服躺在床上,正冷笑着与他四目相对。
床边还贴心地放了几盒套和相关工具。
崔有吉额角微跳。
张乎乎的行动速度,实在超乎他想象。
“滚出去。”
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没心情搭理这家伙。
又在玩欲擒故纵?阮树冷漠地打量着眼前仅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的青年,人鱼线和隆凸的腹肌清晰可见。
对方肤色很白,有一副少见的漂亮眉眼,薄薄的唇线紧抿着。
很高,骨形不大,却很修长有力。从小保持运动的人大多这样。
虽然没有任何与夏如冰的相似之处,但阮树确信这具强壮的身躯能经得起自己高强度的玩弄。
崔有吉没管他,自顾自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穿上。
阮树的眼眸愈发幽深,像一头冷酷残暴的豹子嗅到了猎物的气息。
他感觉到小腹翻涌的滚烫烧灼,哑声道:“你给我下药了?”
现在还不是报复的时候。崔有吉思索片刻,怕人憋死,决定暂时给予其一定的人道主义关怀:
“准确来说不是我。行了,我大发慈悲地允许你可以去卫生间洗个冷水澡再滚。”
阮树却嗤笑一声,轻蔑地瞥着他道:“想被.干就直接求我,我不喜欢口是心非的人。”
崔有吉无语地扫了对方一眼。
他前世由于脾气火爆选择修行无情剑道,直至心如止水、波澜不惊,能自如地控制情绪。
但现在崔有吉发现他错了。
有些人就是欠揍。他必须让正道的光照耀在这片大地上。
他扭动手腕热身的工夫。
阮树已解开裤子皮带,轻抬下巴傲慢道:“过来,自己动。”
崔有吉直接一巴掌糊过去:“你丫脑里没进水吧!”
清脆的啪啪余音绕梁。
阮树被打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只顾愣愣地盯着眼前。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抽出纸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
神情散漫随性,眉宇间隐隐透露着一股邪气。
他从来没见过崔有吉有这样一面。
阮树有些脚软,下意识想往后退。
崔有吉还嫌不过瘾,但这招纯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点废手。
他想了想,脱下拖鞋拿起来继续。
“你——给我住手!!”阮树怒吼。
他试图挣扎反击,却在药效发作的情况下身体虚软,越来越无力。
崔有吉一脸无辜:“抱歉,我这人一旦开始了,就不能停。”
阮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他的脸已经遍布鞋印。再打下去估计要毁容。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全程咬紧牙关不肯惨叫。
“你以后再也…休想…得到我。”勉强挤出一句支离破碎的威胁。
崔有吉厌烦听到他的声音,最后抬腿一个托马斯回旋踢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殴打。
阮树眼珠一翻,双脚蹬直晕死在床上。
门外。
挨着门框偷听的张乎乎面红耳赤,内心震撼。
果然人不可貌相。他怎么也想不到之前努力为阮树下厨煲汤、学习插花瑜伽等人.妻技能的崔有吉竟然是带字母倾向的S级稀有猛1。

夜已经深了,S市依旧灯火通明。
崔有吉打车来到一家老字号火锅店,点了一大桌的菜和九宫格辣锅大快朵颐,吃得大汗淋漓。
他在修真界辟谷上百年,最怀念的便是这个世界的美食。
店里电视机正放着一部叫《爱上你那一天》的言情剧。
隔壁的女客人嫌弃道:“服了,这个男主演技好辣眼睛,不知道还以为在看小破站剪辑的鬼畜区素材。”
崔有吉被她的形容逗笑。
可是等他抬头发现这部剧的男主就是自己,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虽然当初自己凭借击剑体育特长考上崇南大学,但心中一直有个逐梦演艺圈的愿望。
高考后的暑假,崔爸为了奖励他,大手一挥投资了这部自带流量的大IP改编电视剧。
电视剧播出后崔有吉一炮而红,连上两次热搜。
不过却是“黑红”。十条评论里就九条都是在骂他演技烂。
崔有吉吃不下去了,招手叫服务员结账:
“能刷卡不?”
“可以的先生。”
服务员去前台拿来POS机,恭敬地把这张渣打银行的黑金卡放上去。
崔有吉看她连着刷了好几下,忍不住催促道:“好了吗?”
服务员面色尴尬,“抱歉先生,您的卡刷不出来……”
崔有吉不信邪,又掏出皮夹里其他银.行卡试了一遍,全部冻结。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家好像破产了。
无奈之下,崔有吉只能掏出某人给的“嫖资”付账,然后找了家快捷旅馆随便对付一下后半夜。
旅馆的床很硬,连拖鞋都是纸做的。
他辗转反侧睡不着,干脆坐起来盘腿打坐。
但不出崔有吉所料,这个世界没有灵气。他只能意兴阑珊地掏出手机打发时间。
自己修了一辈子的无情剑道,也许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
点开99+的微信。
经纪人:[小崔,《邪魅王爷轻点爱》的试镜黄了,你别太难过[抱抱]]
崔有吉:[。]
在经历过紧张刺激的修仙后,他现在对娱乐圈完全提不起兴趣。
张乎乎:[定闹钟了没!!你答应过帮你泡到阮树以后要陪我晨训的,别只顾着性.福起不来了啊。咱们校击剑队明天要迎接新教练。]
崔有吉目光在这条消息上停留半晌,忽然意识到修真界的剑道,其实与击剑这项运动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许他可以去试试。
崔有吉小时候因为是左撇子被击剑有着执念的崔爸收养。
他在高中时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的称号,并靠其考上了崇南大学的体育专业。
身为击剑教练的小叔也夸他是天才。
明明有着不错的天赋,可是在这部狗血小说的剧情中,“自己”却心甘情愿放弃击剑和演戏,只为担任阮树的专属营养师、家庭煮夫。
他觉得写这书的作者简直脑子有泡。
想到这里崔有吉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在懒洋洋地打字回复:[知道了]后渐渐进入梦乡。
04:00AM
——–
城市另一端,夏如冰却失眠了。
他将接替新教授剩下的期中试卷批改完,分数一一录入成绩册,顺手在“崔有吉”的名字前画了个红色叉。
该学生从开学到现在从没上过这门心理课,再加上旷考,已经挂科。
处理完工作,夏如冰起身,脚步有点发颤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加进两块冰。
他胸前的银质月亮项链随动作微微晃动。
沈航在电话那头明知故问:“你和那个MB睡了吗?”
夏如冰患有x瘾症,自己这些年来不知道给对方介绍了多少形形色色的人。
男的女的,大的小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可全都石沉大海,杳无后续。
估计这个质量一般,又黑又矮的0也不会被看上。
夏如冰说:“睡了。”
沈航大吃一惊。
“你怎么看上他的?”
夏如冰用平铺直叙的语气说:“他很高,皮肤也白,八块腹肌,持久力长,活非常不错。”
一片死寂后。
沈航艰难地吞咽口水,道:“那啥,你描述的和我介绍给你的怎么好像不是同一个人。”
夏如冰:“?”

  • {{attr.name}}:
小说库

修罗场后我成了万人迷 缘求半世 小说TXT下载

2021-12-6 11:49:07

小说库

穿到一九八七 九月篝火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9:45: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