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暗恋的人了 咸蛋一鸽 小说TXT下载

作者:咸蛋一鸽
类型: 甜文,校园
状态:已完结
主角:我,余青野

文案:

我有暗恋的人了
他叫余青野
是个主业打乒乓球副业搞说唱的帅学弟
(就这些,姐弟恋,第一次写甜文,冬天来了随便看看)
第一人称,校园
内容标签: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余青野 ┃ 配角:大鱼 ┃ 其它:无

一句话简介:真亦假时假亦真

立意:冬天就适合恋爱

《我有暗恋的人了》小说精彩试读:

说实话,写这个记录之前,我真的不相信自己还会对人一见钟情。
因为我的生活圈子很普通,偶尔有闪闪发亮的人出现,大多数时候都比较黯淡。
从小学到大学都得过且过,短暂暗恋过别人,又懒得做出行动。
一是因为有点容貌自卑,二是觉得爱情很虚幻,反正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态吧,最后都无疾而终了。
现在社会新闻看多了以后,更是对男性避之不及。
也会在微博和小红书偷偷给帅哥点赞,但并不认为现实生活里存在这种人。
本来我都做好单身到三十再去相亲的准备了,没想到刚读研就遇到了心动对象,对方还是我学弟。
同时是新室友的亲弟弟。
我是搬宿舍的时候碰到他的,研究生被分到了老宿舍,没有电梯,更惨的是,我住七楼。
作为人生地不熟的外校生,行李一大堆。
大部分同学都有家长朋友帮忙拎,但我爸担心车子停在路边被贴罚单,让我自己搬。
我把铺盖卷绑到箱子上以后,撸起袖子一鼓作气,连拖带拽的上了三楼。
作为一个疏于锻炼的懒人,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眼看铺盖卷儿要散开了,我只好停下来歇口气。
看着那些姐妹要么行李轻便,要么有人帮忙搬抬,越比较越心塞。
给我爸打电话,他说自己已经被交警赶走了,正生无可恋的时候,楼道口缓缓走来一个高大的男生。
虽然老宿舍光线一般,但我还是看清了他的脸。
因为辨识度太高了。
长相疏朗周正,一头茂密的短发显得气质格外清爽。
他下台阶的时候,刚好挡住了灯泡,逆着光的五官轮廓就更加深邃了,剑眉星目,高鼻薄唇,瞬间让我回忆起以前的tvb港剧男主。
不知道是谁家亲戚,总不会有这么帅的宿舍管理员吧?
擦肩而过的时候,我那不争气的铺盖卷儿刚好散开了,歪嘴笑的柴犬抱枕又刚好滚到了他脚边。
“……”
虽然我长得很老实,却很喜欢买奇形怪状的东西。
比如汉堡包形状的坐垫,大鹅包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买不到。
帅哥停下脚步,认真看了一眼抱枕,又转过视线看我,然后又看抱枕。
脸上写满了“怪东西,再看一眼”的情绪。
虽是金秋九月,但我觉得气氛已经冻结了,满头热汗都成了冷汗。
刚准备捡起来,帅哥已经弯腰将柴犬一把子抓住了,还顺手拍了两下灰尘。
好绅士哦。
估计看我的行李比本人还壮实,他犹豫的停下了脚步,礼貌询问我需不需要帮忙。
本来我该矜持一下的,但是帅哥帮忙托运,何乐而不为呢?
我爸说过,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然后帅哥帮我拎了最重的行李箱,我抱着铺盖卷儿跟在他后面指路。
“你住几楼?”
“……”我很羞愧的低下头,“七楼。”
帅哥听了倒是没有很介意,点了点头就拎着箱子大步流星的上楼了。
不得不说,男女体格差异还是挺明显的,他单手拎着箱子上三楼,一口粗气不喘,很是气定神闲。
我跟在后面悄悄看他挺阔的背影,帅哥除了脸好看,手也很好看,骨节分明,修长匀称。
我之前对身材好的男生没啥概念,但是看到他结实但不膨胀的小臂肌肉以后。
馋了……
对于没啥见识的我来说,眼前这个已经是天菜了。
不过只可远观,我俩站一块儿,画风很违和。
他估计快一米九,和我说话还得弯腰。
对我来说无比艰辛的路程,他轻而易举就到了,然后站在走廊里看我,“你住几号?”
“705.”
“哦。”
话音落,帅哥淡定的推着箱子走远了。
看他如此轻车熟路,莫非真是宿管?
我还没看清门牌号,他已经咚咚敲门了。
好利落一男的。
没等我感慨完,门开了,美女室友笑盈盈越过帅哥的和我打招呼。
这两人的颜值简直不相上下,甚至有些相似。
我还来不及细想,帅哥又问我,“你还有东西吗?”
我本来打算和他一起下去,他问清放东西的地址以后就潇洒的走开了。
因为他的五官很周正,不说话的时候甚至有点冷峻,没想到来回跑了两三趟帮我搬行李。
好热心一男的。
期间,美女室友也帮我整理了床铺。
最后一趟的时候,他站在门口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鼻梁上还冒着细汗。
我还没对他认真说句谢谢,美女室友居然催他走,“宿管阿姨过来了,你快走吧。”
帅哥的表情瞬间凝固,靠着门框白了她一眼。
看这架势,两人很熟络。
莫非是情侣,我还在揣测以及小小小失落的时候,他不情不愿的叹了一句,“有你这样的姐姐吗……”
“?!”
居然是姐弟?
不过看这颜值,也不稀奇。
宿管大妈通过公用广播催促家长离开宿舍,帅哥离开前,我一个着急,朝着他的背影大声喊了声多谢。
估计我嗓门太大,震得他步伐顿了一下,闷声回了句不客气以后,匆匆下楼了。
一回头就对上美女室友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当然也很感谢她,于是一个深鞠躬,“谢谢!”
之前的朋友说我是个单线动物,总是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也可能是因为学日语,繁文缛节懂得不少,与人相处时,总有点拘谨。
美女室友见状笑得花枝乱颤,“哎呀,小忙而已,你别这么客气。”
她让我喊她大鱼就行,另外两个室友据说要晚上才来,我俩简单收拾好好以后,决定去吃饭。
今天受了这么多照顾,我肯定得请人吃顿饭聊表谢意。
大鱼婉拒两次后,被我的真诚打动了。
我俩刚下楼,就看到站在路边的帅哥。
大鱼后知后觉的和我解释,“我本来约好和我弟一起吃饭的。”
“那……”我本来不好意思插入人家姐弟情,但都帮了我,不能厚此薄彼,“能一起吃饭吗?”
帅哥估计等得有点不耐烦了,鞋跟点了点地,视线落到我脸上,停留片刻后,看向大鱼,“行吗?”
我俩同时望向她。
大鱼又笑,搂住我说,“可以啊,只要你不嫌弃余青野饭量大。”
原来他叫余青野。
他听了这话,不可置否的笑笑。
“对了,你是外校考进来的对吧,我先带你去尝尝食堂。”
大鱼是保研的,对学校的构造了如指掌,余青野也很熟悉,两人悠闲自在的走着,收获不少注目。
我暗中记路线,不知不觉就落到后面,正要跟上大鱼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余青野的声音。
“你不用着急,她是去占位置的。”
他漫步走到我旁边,解释,“食堂这个点很挤。”
“哦。”
我回完,感觉太生硬了,又补了句嗯嗯。
唉,本人真的很少和异性来往,尤其身边还是个帅哥,我都快同手同脚了。
尽量保持从容的心态和他搭话,“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吗?”
“嗯,我大二。”
“哦哦。”
是学弟呢。
余青野忽然转过脸看我。
“怎么了?”
“你很紧张?”
这都被他看出来了?我努力遏制住抹额头的动作。
“还……还好……”
“感觉声音比刚才小了好多。”余青野说完,自己先笑了,“刚才你那句多谢真给我吓一跳。”
我就知道,别看我个子小,爆发力极强,这都是和我爹互吼练出来的。
但我在外人面前,总是有些放不开,好比现在,手心直冒汗。
还得竭力控制视线别往他脸上飘。
不可否认,余青野的长相是我的理想型,清爽干净,端正分明。
最关键是,人很好。
帮我搬行李是其一,不动声色的配合我放缓脚步逛校园是其二。
但我不能再找其三了。
像他这种人,对我来说太遥远了。
因为来得匆忙,搬行李又弄得灰头土脸的,此时路上的学生妹各个青春靓丽,我无比懊恼,出门前至少该拿个口罩的。
余青野对我的忸怩浑然不觉,依旧慢悠悠的走在旁边,坦然的接受形形色色的视线。
我要是有这颜值,也能昂首阔步吧。
其实我之前不是个容易自卑的人,可是站在余青野面前,就忍不住想东想西。
太不习惯了。
“噗……”
我听到一声轻笑,瞬间侧过脸,正好对上他闪烁的眼眸。
余青野抬手揩了揩鼻梁,压下笑意,“你刚才同手同脚了。”
“……”
完了,今天在帅哥面前出糗这么多次,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忒没见识。
“对了,学姐,你叫什么名字?”
头一次听男生喊我学姐。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学长学姐这个词挺梦幻的。
代表着成熟和理智。
因为长得显小的缘故,没什么威严。
“学姐……”我回味着这个词儿,“我姓蒋。”
“蒋学姐……”
食堂越来越近,已经不断有人超过我们了,大鱼站在门口朝我们招手。
一双手忽然搭到我肩上,余青野的身形几乎盖住我,把我朝路边轻轻推了推,一辆自行车飞啸而过。
我抬起头,看到他沉敛的表情。
“没吓到吧?”
“没……”我立刻道谢,“刚才还好你反应快。”
“那当然,我可是运动员。”余青野朝我挑了挑眉,松开手朝前走了两步,回头笑说,“学姐,你走这么慢,我会怀疑你是担心我等下把你吃穷。”
他主动开玩笑,我顺理成章的接茬。
“怎么会!这才月初呢!”
我们三个人都能吃辣,于是点了很大一份麻辣烫。
在轻松的氛围里吃完饭后,我去结账,结果刚拿出手机,还没凑到显示屏面前,手就被人推开了。
余青野仗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地把我挡到了一旁,利落的扫码。
“你!”
他低头,无辜的耸了耸肩,“怎么了?”
我这才认真打量他,分明是冷峻的长相,却有一双线条柔和的下垂眼,此刻的神情单纯又温润,真的很让人心动。
“……”我懊恼,“说好了我请客的。”
余青野笑笑,不以为意,“下次你再请回来就是。”
这是无形中约好了下一次?
说出来估计没人信,长这么大以来,我几乎没和异性一起吃过两顿饭。
余青野已经是例外了。
我一直信奉不欠人情债,偏偏对方是他。
太快约他吃饭吧,也许会显得生分刻意,万一他觉得我别有用心的话,那可太尴尬了。
可一直拖着,又让我有欠钱不还的负罪感。
大鱼看我为这事儿愁了好几天,终于妥协。
“你要实在觉得过意不去,椰子他们社团明天有比赛,你去当观众给凑凑人气?”
我当时听了还觉得他有点惨,还准备了加油彩带,想着到时候营造出很热烈的氛围。
结果到了场一看,好家伙,大半个体育馆都坐满了。
女生居多,娇柔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余青野说他是运动员,没想到是乒乓球。
难怪他的气质比同龄人沉稳,但是相处起来又很松缓。
虽然不缺人,但我还是留下来看了半场比赛。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走到围栏边和队友商量计策。
我的视线一直跟随他,手里傻傻的举着加油的飘带,然而人潮汹涌,我不足为奇。
返场时,余青野忽然抬起头,视线越过起伏的人影,准确的看到了我以及傻气的飘带。
然后,他笑了,眼眸清清亮亮。
冲我扬起手比了个加油的动作,旋身回到台桌前,气势汹汹的拿下了冠军。
旁边的女生们不断为他欢呼,只有我呆呆的坐着,还在回味他刚才的笑容。
完了,陷进去了。

  • {{attr.name}}:
小说库

我的重生画风不对 狸太守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10:57:55

小说库

露水蓝桥 狐言先生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12:07: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