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影 新晓零 小说TXT下载

作者:新晓零
类型: 灵异神怪,虐恋情深,阴差阳错,复仇虐渣
状态:已完结
主角:青梦,阿惟

文案:

她,不过是一个无心闯入了别人故事里的人。
从没想过,这一生,情爱二字还会与她相关。
她的名字,叫做青梦。

她说:一切都不过只如梦影。
他说:如果我只想要留住这个梦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梦,阿惟 ┃ 配角:白唯,殷杀ect. ┃ 其它:可遇不可求

一句话简介:原来她才是他最想留住的梦。

立意:The Shadow of Dreams

《梦影》小说精彩试读:

第零话 猞猁与白骨

夜黑风高,只听得周围风过树林的哗哗声。
一名少女愤力地挖着脚下的泥土,一只纯白的猞猁在一旁喷出重重的鼻息,显得有些不安。
青梦停下手上的动作,抹了抹额上的薄汗,然后伸出手去摸了摸猞猁耳尖的黑色簇毛,柔声道:“阿惟,不用担心。”
然后她继续和脚下的泥土奋战,不久,她的嘴角轻扬起一丝弧度,“找到了。”说着,她蹲下身子,猞猁仿佛听懂了她的话一般,也靠到了她的身边。她放下手里的锄头,换成一支小巧的铁锹,拿过一边放着的一个青瓦罐,开始小心地剥开剩下的泥土。
泥土下渐渐露出了一截东西,居然是一根白骨。
青梦继续扒土,很快一具完整的尸骨便呈现在她面前,但仔细一看,会发现这具尸骨上所有的手指和脚趾都不见了。猞猁一直在一旁安静地守着,却又不时对着青梦的对面龇牙咧嘴。青梦又摸了摸它耳尖的簇毛,对着它温柔地道:“阿惟,没事的。”
青梦说完便伸出手去慢慢将泥里的骨头一根一根拾到青瓦罐里。
最后是头骨,青梦并没有将其直接放进青瓦罐。而是先用手擦净上面的泥渍,然后,将自己的食指凑到嘴边咬破,挤出几滴血滴到了头骨的正中。看着血慢慢渗进头骨里,青梦这才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她对着面前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影,厉声道:“明晚我会送你下山,但请记着我们的契约。否则,我定将你挫骨扬灰!”
那黑影闻言点了点头,转瞬便不见了。
青梦转头,猞猁正温柔地舔着她手上的伤口。她脸上的厉色转瞬烟消云散,她抱着青瓦罐缓缓站起身来,“阿惟,我们回家了。”
青梦看着自己食指上的斑斑伤痕,心里淡淡苦笑。这还是爹生前她在一旁偷着学来的法子,虽然她也只见爹用过一次。在尸骨的头骨上滴入自己的血,就是和尸体的宿主订立了血契。她想着虽然自己并没有学会多少厉害的本领,但毕竟她体内流着的有一半是阴阳师的血。
说来有些可笑,青梦有个作为阴阳师名声在外的爹,倒还真的只是名声在外,因为她娘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其实是做着捉鬼收妖之类的事。恐怕,她到死的那一天都还不明白自己为何枉死吧。
青梦心里有些淡淡的悲哀。虽然这曾是她幼时和爹之间的秘密,但在那件事之前,她不过也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女孩。她甚至“听不见”也“看不见”。
以前她真的以为因为她是女孩子,爹才从没想要传她衣钵,如今看来却多半是因为她天资愚拙,所以爹有时做事才没有避着她,但却也从未亲自传授她那些秘术。
回忆戛然而止,青梦低头看了看不知何时蹭到她脚边的阿惟,脸上这才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
罢了,罢了。现在的她还奢求什么呢?
往事终究只如梦影。

第壹话 雨落初秋:初遇

青梦一直和阿惟生活在这个山洞里,定期会下山一趟,买一些东西。但是,她每天都吃的不多,阿惟又时不时会抓一些山鸡野兔回来。她偶尔再去树林里摘些野果采些野菌,也够她和阿惟果腹了。
偶尔日子实在难以维持,她就乔装一番,下山去摆个摊,替人观相。她心里也很庆幸,至少爹还教了她这门可以糊口的手艺。
青梦很喜欢这样悠闲自在的日子,觉得就这样和阿惟一起相伴老去也很好。这也是她心底一直存着的希冀。阿惟自幼时便伴她左右,他们已相伴了近十个年头,可阿惟毕竟只是一只野兽,青梦也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而且,世人皆有执念。她也一样始终还有件放不下的事情。
这才不得不仰仗自己有的这双眼睛,与鬼怪定下誓约。
每天傍晚,太阳落山之前,她都习惯和阿惟去林子里逛一逛。偶尔,遇上山鸡野兔,也算是他们的意外收获。
初秋,也是某一天她和阿惟出去闲逛时的意外收获。
那天她兴致极好,就走得有些远了。经过埋着初秋尸骨的那个地方,她便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是凝聚在周围的怨气,散不去的,很强的怨气。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一身白衣上都是斑斑血迹,披头散发埋着头正蹲在一棵树下使劲掏着什么东西的人。哦,不,准确的说是一只鬼。
她并没怎么在意,佯作无知,继续往前走去。可是,阿惟却突然变得很是警惕,对着她的身后龇牙咧嘴。
看阿惟的反应,青梦便知道那只鬼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青梦没有回头,脖子上却感觉凉风飕飕,然后她听到那只鬼用喑哑的声音喊着:“帮帮我~帮帮我~”
青梦微扬嘴角回头,一张七窍流血的脸孔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是一张年轻女子的面孔,甚至还隐约可以看出生前秀丽端庄的模样。那张脸孔离她的脸不到一寸,青梦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口中喷出的尸气。
看模样,这人生前定中过剧毒。即便是见惯了各种鬼怪的青梦,在看到她光秃秃的手掌和脚掌的那一刻,也不禁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暗自心惊。
她一早就感觉出这只鬼魂应该是被人下了原地咒,却不想下咒之人竟是用了这样狠绝的法子。
她看向那只鬼的瞳孔,里面有微微的血色,装满了怨恨。
青梦没有太多的迟疑,慢慢张口道:“要我帮你可以。但是,你也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从此你将不入轮回,帮我寻找名叫青冥阳和白熹梦的两只鬼魂!”
那只鬼用流着血的瞳孔死死盯住一脸冰霜的她,竟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
青梦这才微微露出笑意,“很好!记着你答应我的事,我去拿工具。”说完青梦就带着阿惟准备离开。
那只鬼这才似有些惶恐的样子,也想跟着青梦,却没走出几步便再动弹不得。青梦似有所感地回过头去,开口道:“不用担心!我青梦做不到的事情从来不说,答应了的事情也从来没有不做过!我很快就回来!”
那只鬼,便是初秋。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慢慢黑下来。青梦在初秋的指引下,在埋着其尸骨周围的十棵树下挖出了她被砍下的十只手指和脚趾。一只手指和一只脚趾被分别用一根红线绑起来埋下,左手大拇指对应右脚小拇指,依次排列,到左手小拇指对应右脚大拇指。右手和左脚亦然。这样相当于是将此人的魂魄用一种手□□叉的方式捆绑了起来。
如果青梦猜得不错,这十棵树还以初秋至爱之人的血结成了一个圈。这样便可以将初秋永远困住,永世不能离去。
可既然是初秋至爱之人的血,那么那人为何又要用这样惨无人道的法子对付已经死去的初秋呢?
青梦不解。
夜已经慢慢深了,青梦终于挖出了初秋完整的尸骨,和她的手指脚趾一起装在一个青瓦罐里。
话说,那些阴阳师们设下的咒或结界,对没有实体的鬼魂来说确实是很可怕的东西,但却困不住普通人。不过,小时候青梦也曾见过爹忌惮一些很厉害的咒和结界,不敢轻易去将其破坏。但那也是因为爹的道行已经很高了。
爹的名字是传授他那些秘术的一位得道高人取的。冥阳,冥界的太阳。那位高人一直以来对爹的期望就是,希望爹能在他死后继承他的遗志,扫清在人间流连作乱的一切鬼怪。
这样看来,她平平的天资,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她。
初秋要求青梦将她带回城里,将她的尸骨埋在一户官宦人家的后院墙角。
因为夜已经深了,山路难行。于是,青梦抱着青瓦罐先回了山洞。
更深露凉,洞里燃起了篝火,青梦和阿惟偎依着在火前取暖。
初秋则隐匿在山洞阴暗的角落里。
一人一兽一鬼,山洞里静默了很久,只听得树枝燃烧的劈啪声。
这时,将满面血痕的脸孔隐匿在乱发和黑暗里的初秋却突然问道:“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大概因为被下毒时伤了嗓子,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妪。
青梦伸手用树枝拨弄着面前的篝火,显得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
“正好了无睡意。你想说,我便听着。”说完她还往阿惟身上靠去,寻了个舒服的姿势。
初秋这才缓缓开口,前尘往事踏梦而来……
****
我叫谢初秋。
我爹是礼部侍郎谢晋。
那一年,我爹被任命为会试的主考官,我也是在那一年遇到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男子——钱雨生。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娘就去世了,我爹独自一人抚养我长大,从小他就对我管教严格。我始终记得那是阳春三月芳草菲菲的时节,我趁着爹为了忙着准备会试无暇顾及我,而和丫鬟偷溜出去玩。
美丽的春光总是让人流连忘返,而我总贪恋外面新鲜的事物和自在的气息,每次都迟迟不肯回去。我的贴身丫鬟小绿最爱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
“小姐,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
不想她竟一语成谶。不久,果真就出事了。
我始终记得那日阳光明媚,我正在一个脂粉摊前看新出的桃花胭脂。然后,有人从身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我无法形容那一刻我听到他声音时的感受。
他的声音很好听,仿若流水潺潺。而他的人就像他的声音一样。
他说:“姑娘,你的珠花掉了。”
我闻言摸了摸头顶,我的珠花果然是不见了。我有些许尴尬地接过他手中的珠花,低下头去轻声说了一句,“多谢公子。”
他笑了,就如春风拂面,“我只是恰好在楼上看见姑娘头上的珠花掉了,看这珠花精致,想必是姑娘心爱之物。举手之劳,不必挂怀。”
我抬头往上一看,这才发现脂粉摊后面竟然是一家叫金榜的客栈。
我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住在那里的大多都是来参加会考的举子。想必他也是。不知为何,我心里一时有些不辩滋味,最后便带着小绿匆匆离开了。

第壹话 雨落初秋:心结

  • {{attr.name}}:
小说库

露水蓝桥 狐言先生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12:07:29

小说库

冬去春又来 木月河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14:59: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