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被迫卷入案件中 黍黎 小说TXT下载

作者:黍黎
类型: 都市情缘,豪门世家,情有独钟,异闻传说
状态:已完结
主角:夏枂

文案:

她原来是他的白月光 更名为 白月光被迫卷入案件中
那年京都发生了性质恶劣的分尸案件,死者是一名上着高中的女孩。
夏枂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所有人都告诉自己就是夏枂,而她可能不是,高中的照片和她的样子相差太远了!
沈清回国的时候,已经收到女孩去世的消息,在殡仪馆里,他只能捧着骨灰罐子黯然伤神,只要他没亲眼看见,他就觉得她还活着,苦找了一年多的时间,却发现有人把他的女孩藏在了一个偏僻的城市里!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把人偷天换日!
在找寻真相的过程中,夏枂认识了朋友,找到了从前的爱人,这个爱人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多日的相处看来,这位爱人可能有点问题。虽然他看起来光风霁月,但是眼里的阴狠逃不过她的眼睛,特别是对着那些有过节的人的时候。
更想不到的是,他们可能从小就认识,她甚至是他最灰暗时期里最闪耀的光,虽然认识的过程并不美妙,但也阻碍不了沈清追逐光的心啊。
剧场一:
在几秒的时间里,甚至可以看到这位女性走路的姿态。
“这个女性,你认识?”李显转过头来问,看着沈清怔住了,沈清就站在李显的身后。
他好久没有看见沈清这副样子了,除了刚听到“她”的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天的新闻,“她”确实是走了,沈清是在国外连夜坐了私人飞机赶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安排火化了,因为“她”没有亲人,沈清才有权利留下“她”的罐子。
剧场二:
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夏枂却觉得,她与沈清已经这样走过了无数次,那些刻在她身体里的记忆,现在与之融合,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让她清楚沈清就是那个他,出现在幻影里的那个他。
“我知道那个人是你了。”夏枂说的很肯定,她死死地抓着沈清的手,很用力,却也带着颤抖,但沈清没有让她松开,而是反握住了她。
“是我。”
他把她拉到了怀里,狠狠地抱住了她。
女主坚强温柔白切黑vs表面光风霁月,内里偏执暗黑男主
1v1,sc
文章内容纯属虚构,切勿考究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枂 ┃ 配角:沈清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白月光被神经病找到了
立意:不管你身处何方,总有人披荆斩棘与你相逢

《白月光被迫卷入案件中》小说精彩试读:

“哗、哗、哗”,一颗颗雨滴就像珠帘一般连在了一起,狂风吹起,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波浪。
京都的郊区,一个女孩跑得急促,浑身已经被雨水给浸透,衣服湿漉漉地紧贴在身上,影响着她前行的速度,她望了望背后,树丛夹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有些看不清了,只见一团黑。
她喘着粗气,她是逃过去了吗?
只一瞬,背后贴上来一具沉重的身体,刚想尖叫出声,嘴巴就迅速被一只大手给捂住,只见那人举起了左手,一道闪电从天边划过,女孩看清了那人手里握着的刀刃,锋利又无情,她露出了惊恐的神情,眼睛瞪得快要凸出来了,她想挣扎,奈何对方力气太大,只见那刀快速地没入了女孩的胸口,血液混着雨水泊泊地从胸口处涌出,没一会儿,女孩的双手软软地垂落下来,再无动弹,眼睛却是闭不上了。
这是闻名全国的雨夜屠夫分尸案件,最终因线索不足,歹徒没有被归案,还在人间游荡,令京都以及各级省市都人心惶惶。
那是一年的夏季,男人抱着个装着骨灰的罐子从殡仪馆走出,神情淡漠,仿佛周遭的人都不存在一般,一个年轻的刑警走了上来,刚想伸手拍一拍男人的肩膀,却被无情地避开了。
刑警却说:“逝者如斯,请节哀。”
男人没理会,眼神温柔地看着手中的罐子,指腹一下一下地抚摸着罐子的盖沿,“她很怕寂寞的,我要陪着她。”
刑警见男人的眼里蕴着些癫狂,不禁再次开口:“她已经去了,你的生活还要继续。”
男人突然望向了刑警,带着份偏执,“谁能证明?”男人的声音低沉,那句话直戳刑警的心神。
刑警知道男人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那个案件已经归档封存了,而他并没有权限知道一二,虽然整个案件都存在着蹊跷,但就是查不出来。
刑警也了解面前的男人,只要不是他亲眼看到的,他什么都不信,何况是关于她的!
男人径自上了一辆车子,并没有理会这个发小,扬长而去。
站在原地的刑警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
天空中飘落着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肆意飞舞,人行道上的路人形色匆匆,夏枂瑟缩了一下,用手裹了裹围巾,把脖子围得更严实一点,阻挡着寒风的侵袭。红绿灯一闪一闪地数着数,夏枂紧跟着行人过马路,她望着闪烁的红绿灯,眼前一阵模糊,依稀看见有两个人在热烈地相拥,想看清他们的相貌时一眨眼又不见了,入眼的只有匆匆忙忙的行人,那两个人仿佛是幻觉。
夏枂晃了晃脑袋,这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自从从医院那里醒来后,每次都能在不同的地方看见那两个人,但想要看清时,又会立马消失不见,医生的意见是——部分记忆受限,目前按她的状况来看有恢复的可能。接受了多次催眠尝试都因突然的头部钝痛无疾而终,让她非常苦恼。夏枂知道那部分的记忆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她只有到7岁以前的记忆,对醒来之后的人和事都完全陌生……想着想着她就回到了现在的公寓。
她来到了自家公寓前,从斜挎包里掏出了钥匙,钥匙圈挂着一块小小的破了口的皮制方块,随着钥匙的摆动而晃动着,颜色是浅褐色的,表面有很多皱褶,感觉有些年份了,上面有些字迹也是看不清了,但这个方块是被照顾她的护士放在她的背包里的,后来她就把它做成了挂件穿在钥匙圈上,那她就能时时带着它。
突然隔壁公寓的房门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头,短短翘翘的头发,一看就是没有打理过的,但因为头发细软看起来就像毛毛球一样,一双大大的眼睛正盯着夏枂,睫毛不算长,鼻子不挺拔,但也不算塌,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这是林冬容,夏枂的大学同学。
“哎呀,你总算回来了,枂枂……”冬容的尾音拉得老长。
夏枂无奈地回答,“我不还是回来了嘛,至于吗?”
“你去哪里了呀,那么晚才回来?我家的水管漏水了,夏枂你不回来帮我修,我都没法洗澡。”
“我今天去看医生了嘛,迟了一点,我换身衣服就去找你,你在家等一等吧。”夏枂就这样进了门,砰的一声门还关上了。
有时候真不知道枂枂是不是女孩子,明明长着这么副明艳动人的样子,想装小白花可以,想当霸王花也可,分明能享受被别人供着的福,却是这么好强,什么家电都会学着修一修,冬容候在家里想着。以至于冬容遇上什么事情就只管找夏枂,在她的认知里夏枂好像什么都会,无所不能。
夏枂回到了自家的公寓,把法绒的外套和围巾脱了下来,撸起袖口,在柜子里找到了工具箱就去找冬容了。冬容一见夏枂来了,高兴都来不及,拉着她就往浴室里带。
“你可跟我说说,这次医生怎么说的?”
“你还记得之前跟你说过的事吗?我去找了别家医院的医生,那个医生积极为我治疗了,虽然疗效不显著,但起码他说了我有希望恢复的。不像之前那个主治,对我的治疗非常消极,总是提醒着我没有希望了。但我不信啊。”夏枂一边一下一下修理着破了的水管,一边哽咽着对冬容说。
冬容看着意已决的夏枂,抿了下唇,又松开了“如果你实在坚持,我还是会支持你的,我看网上传的治疗过程还是挺痛苦的。”
“我不怕的”。
夏枂知道自己不能这样糊里糊涂地过日子,既然已经出现幻影了,那就更应该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
徐可的事情已经是一个警告,那条匿名的信息,怕是自己已经威胁到某些人的利益了,她更需要加快脚步!一味地逃避只会滋生一些更严重的后果,她并不想让身边的人陷入危险中,但她也需要掌握主动权,据她的推测,她的记忆应该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环节。有人在阻碍她恢复。
冬容明白这次夏枂是下了决心的。
回想起刚见到夏枂的时候,那是她刚上的大一,冬容报的是心理专业,上专业课的时候,从课室门口那里进来了个转校生,说是转校生其实是迟了来报道的而已,自然卷的头发松松地挽在脑后,鹅蛋脸,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对漂亮的丹凤眼,眼睛里像蕴着光,高挺的鼻梁,不点而朱的嘴唇,简直是妖娆和清纯的混合体,冬容发誓,她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便听见站在讲台上的姑娘用大提琴般的嗓音报着自己的名字,夏枂,这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冬容认识了夏枂,夏枂不认识冬容。之后因为分了同一间宿舍,慢慢熟悉了起来,而后来,因为徐可的事情,就从宿舍搬到了公寓里,冬容也跟着搬了出来。
电脑荧幕前,一个男人正快速地敲打着键盘,桌子上放着很多打开了的糖纸,旁边还放着几颗糖果,那是外国进口的一种水果糖,外硬内软,带流心的那种。这是个嗜糖成瘾的男人。屏幕里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南片区没有踪迹。”
“北片区没有踪迹。”
“东西片区待查。”
男子停下了敲打键盘的手,在桌子上捡起一颗糖果,撕开了糖纸,烦躁地把整颗糖含进了嘴里,却感觉不到一丝清甜,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手上的动作。
在对话框里留下了几个字“继续找。”便从椅子上离开了。
男人正是一年多前在殡仪馆消失的人,那时候谁都告诉他,她已经走了,甚至网络媒体都是铺天盖地的消息,发生那件事的时候,刚好他不在京都,赶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连遗体他都没见着,所以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一年里,他在独自的调查当中遇上了各种阻碍,令他不得不怀疑那个案件其中的意味。或许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而且凶手现下还在逃窜当中,警方到现在都没有将之捉捕归案,让他的心里头莫名的窝火,他的女孩死的不明不白,甚至连全尸都没留下!
男人压抑着心里的怒火,胡乱地翻开柜子,从里面找出来了一瓶药片,囫囵地吃了几片,他的情绪才慢慢镇定下来,自她走后,他的病好像又发作了。
男人滑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地望着架子上的合照,那是他们仅存的一张,他们穿着同款的衣服,女孩笑得非常灿烂,眼睛亮亮地看着镜头,旁边站着的男人正温柔地看向女孩。

  • {{attr.name}}:
小说库

我在废土建大学 晋江疯皮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15:05:21

小说库

翻窗成瘾 佘鹿 小说TXT下载

2021-12-7 15:14: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