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少爷和假少爷HE了》作者:桑飞鱼(已完结) TXT下载

作者:桑飞鱼
类型: 花季雨季,甜文,爽文,校园
状态:已完结
主角:任飞,虞越

文案:

任飞被认回虞家的第二周,亲生父母开始走离婚程序。
后来他才知道,亲爹妈认回他是想在离婚财产分割协议上达到公平公正,认回他前虞家有三个孩子,夫妻二人无法均分,得再找一人凑数。
任飞:Excuse me?
您俩有事吗?您俩礼貌吗?

自古抱错多极品,任飞坚决认为,自己不会是那抱错二者中的极品。
虞越:呵。

CP:任飞X虞越,任飞是攻,主攻。
双学神兼校园男神,全文苏!苏!!苏!!!

【排雷】:攻受长得很像,但无一丝血缘关系,介意者慎入!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爽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飞,虞越 ┃ 配角:预收文《家有仙夫》 ┃ 其它:预收文《那些年被坑惨的气运之子《快穿》》

一句话简介:真假少爷之间不一定得你死我活。

立意:天上不会掉馅饼,脚踏实地才能实现梦想。

《真少爷和假少爷HE了》小说精彩试读:

日渐西沉,星辰与月不知不觉间已悄然显形,碍于春寒料峭,星月之辉有几分冷清。

因年节安静了半月的美食街几日前已恢复热闹,尤其在今日元宵这大好节期,更添几分烟火。

街道上,各色小吃店铺鳞次栉比,所散发出的阵阵香味能诱得人走不动路。

唯一不友好的是过低的气温,即使待在起锅埋灶的店里,身上裹着厚厚羽绒服,于不慎感冒的任飞而言也不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阿嚏——”他鼻子一痒,又打一个喷嚏。

老板娘刚将客人点单的酱猪蹄密封打包好,见状眉头轻轻蹙了下,有些担忧:“任飞,你感冒好像越来越严重,要不今晚早点回去休息?”

餐饮业挺忌讳店里员工感冒伤风,尤其这间店本身一眼能望到边,任飞又是主厨,纵然他口罩不离脸,可一个接一个喷嚏也总归会给进店顾客不佳的印象。

除此之外,老板娘还有点其他心思——

任飞是他雇佣来的厨子,一天六小时活计价格一千八,可谓天价。当然,他炖的酱猪蹄味道对得起价格。如今锅里任飞已将最后一批猪蹄炖上,等到炖好也得在两小时后,若现在让他离开,兴许还能省一半雇佣费。

只是任飞到底是熟人介绍来,太明面上的话老板娘也不好说,此外,她雇佣任飞的这一周,店里生意兴隆,现在客人源源不断她却要将人请走未免有过河拆桥之嫌。

“好。”老板娘还琢磨如何再“劝”,任飞已先一步给出回答。

老板娘微微一愣,旋即胖乎乎的脸上堆起笑,正要客气两句,却又听任飞道:“工资还是按整日结,这两锅猪蹄我配料已经放下,再两小时就能出锅,您守着就成,没技术上困难。”

老板娘顿时笑不出来了。

将两人对话听在耳中的老板走过来,笑呵呵道:“今天辛苦任飞了,钱我还是微信给你转?”

任飞鼻子不太舒服,轻轻颔首声音闷闷答:“都行。”

“那你早点儿回去休息,吃些感冒药,多喝热水。”老板说着已干脆利落用手机微信转账,转完刚想提醒任飞领一下,不曾想任飞已秒解锁手机并领取。

想拦没拦住的老板娘瞪圆眼睛,几度张嘴欲言,被老板眼神阻止,只得暗暗咬咬腮帮子憋着。

老板见任飞动作利索脱下围裙和帽子,拿上背包就欲离开,无半点留恋之意,忙问:“任飞,明天还是八点过来?”

任飞脚步微顿,微卷刘海遮住的眼睛透出一丝疑惑:“明天?你们不是只预定一周吗,今天是最后一天。”

话一出,老板和老板娘皆怔,随即想起他们的雇佣关系确实仅七天,也怪这七天生意好到离谱,每天数着钱的日子太容易叫人遗忘一些小事。

说起这任飞,在清远区也是小有名气,对他最熟的当属经营酱猪蹄生意的店家。

任家祖上出过一位御厨,一手酱猪蹄名满天下,这酱猪蹄配方便是任家传家之宝,哪怕到任飞祖父一辈任家落魄成草根不得不以杀猪当生计,酱猪蹄的配方还是一代传一代,传到了任飞手里。

按理以任飞如今尚不满17周岁的年纪合该在学校快乐学习,原本这活也不是他做,而是他那位从屠夫转职为厨师的爷爷,自打他爷爷转职成功后,生意蒸蒸日上,不足三年连城区房子首付都赚上了。奈何天有不测风云,前两年老爷子生病,攒下的首付以及外借一些钱全用于看病也没能救回来,为还清债务,任飞满16周岁后接手了老爷子的生意。

苏城酱猪蹄全国有名,因此苏城本地做酱猪蹄营生的店铺也多,即使清远区只是苏城一偏远郊区,同样不乏游客。而在众多酱猪蹄店铺中,任老爷子手握祖传配方,炖出的酱猪蹄更为醇香味美,不知不觉间也发展成了一门营生。

任老爷子过世后,合作过的不少店铺还颇为惋惜,直到任飞接手,同样的配方,同样受欢迎。

“那任飞你接下来有接其他活吗?叔想再预定一周。”虽然任飞要价高,结他工资时心会滴血,可一想到日进账,老板便也释然了。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只要任飞能给他赚钱,他也不介意给任飞多些酬劳。

老板算盘打得噼啪作响,倒是没考虑任飞是否会答应。

任飞摇头婉拒:“抱歉老板,我接下来不接活了。”

“为什么?”老板和老板娘忙问。

任飞用他那带着鼻音的音调慢条斯理回答:“我是高中生,要念书。”

……

寒风呼啸,任飞拢了拢身上的羽绒服,冻得不太灵光的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先是叫上一辆网约车,随后进入微信,提现。

不到两分钟,银行卡到账短信已至,余额:31,112.98,嗯,最后欠魏大爷的三万块可以还了,还完他就无债一身轻,松快!

网约车到的也快,司机是个沉默的男人,上车后两人只简单确认过手机尾号信息便一路无言。

车内暖风吹得任飞昏昏欲睡,不知过多久,司机喊醒他:“帅哥,到了。”

任飞迷迷糊糊睁开眼,车窗外路边的节能灯在寒冷夜色下散发着惨白的光,能够照亮范围有限。

这里是任飞老家十里塘拆迁户临时安置区,他现在也是拆迁户之一,但因为未成年,加上父母早年警方通报失踪,爷爷也在两年前去世,全家只他一口,也没法定监护人,所以经过政府、乡镇大队干部讨论并征得他同意后,拆迁款项决定在他成年后再交给他。

早前借钱给他爷爷治病的邻里乡亲倒不见得缺借他们家那点钱,毕竟拆迁拆一地,基本没哪家差钱,他着急还钱原因有三:一个是无债一身轻;一个是村里不知何时流言四起,说借给他的钱必然都打水漂,他不想浪费时间解释和承诺,干脆以实际行动表示他欠钱会还;最后一个……他马上要回去原生家庭,不想让原生家庭看轻。

没错,原、生、家、庭。

说来也委实叫人无语,他长到十七岁,做了十七年的任飞,突然某一天有一双夫妻开着豪车从天而降,告诉他他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并且发生在他身上的还是特别狗血的抱错剧情,他整个人都懵圈了。

懵圈之后一一看过那双夫妻准备好的“证据”,信了。

回去?其实也挺矛盾。

作为抱错者之一,除他外,自然还有另一位抱错者,也就是任家族谱上真正的“任飞”。

自古抱错多极品,不是自小长在豪门家里的假少爷,便是被认回豪门的真少爷。

当然,任飞身为即将回到豪门的真少爷,他自认品学兼优,德才兼备,谦逊有礼,绝不可能是自古抱错中的那一极品。

那么问题来了,他不是极品,另外一位……或许有一定概率是。

但就目前情况,任家从好几代前就是单传,到任飞这一代上头下面都没了人,整个任家唯他一根独苗苗,如今他被认回去,于道义于人情,虞家,也就是他原生家庭应当也不会让那位真·独苗苗离开。

真·假少爷同居一屋檐下?

班里沉迷小说的女同学能分分钟给他说出一百个极品少爷作妖桥断。

以及,除同他抱错的那位少爷外,他还有两个亲哥哥,据说是一对双胞胎,因在国外留学,所以认亲那天没能赶回来。

想到过两天要回“家”,任飞脑仁就有点抽抽儿的疼。

正埋头走着,冷不丁被人挡住去路,他头也没抬,脚步一拐,往旁边绕去,没料面前的人也跟着挪脚,不偏不倚,拦在他的前路。

“任学神,走路不长眼踩着人怎么办啊?”一个轻佻戏谑的声音响起。

任飞慢吞吞掀起眼帘,首先看到的是一头金灿灿根根立起但量瞧着不是很多的头发,继而是一张平平无奇唯独一双眯眯眼格外醒目的陌生少年面孔。

金发少年旁边,挑染绿白刘海戴着原谅色帽子的少年歪嘴一笑,痞里痞气道:“任学神,我鸣哥这双鞋可是AJ限量版,今天头一次穿,你就给踩脏,清理费多少也该意思意思点?”他说着,手指极有明示意味的搓了搓。

任飞低头看看距离那双限量版至少二十公分的自己的脚,又抬头看看眼前两人,恍然大悟:“你俩碰瓷。”

“啧。”原谅色轻啧一声,“怎么能说碰瓷呢任学神,你看我鸣哥像是缺你那俩钱的样子吗?”

被点名的金毛鸣哥骄傲地抬抬下巴,但,以他比任飞矮了大半个头的身高依然只能仰头看任飞,心里顿时不痛快起来,直言来意:“哥们也不多要,两千就行。”

任飞瞬间面无表情:“没有。”

“别介啊任学神,”原谅色似笑非笑,“上学期末学校可给你不少奖学金,现在还有著名的私立学校重金挖你,如今你可是高升去贵族学校享福,俗话说得好,苟富贵勿相忘,你今儿发达了吃上肉,也带着咱兄弟喝点汤,好歹咱也同校一场不是?”

原本还提不起精神的任飞听到原谅色的话忽而来了点兴致,他问:“你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原谅色:“???”

任飞抱胸,唇角勾起一抹笑:“我猜没有。”

“……然后呢?”原谅色不明所以,“任学神是想给我抄抄?”

任飞没顺他的话,继续说:“这个寒假你都用来看90年代片了吧?这台词,啧,有内味了。”

原谅色挺迷茫地看向金毛鸣哥,心说他一个00后,娱乐以打游戏为主,哪来劳什子功夫看片,就算看片那也得是看现代片,90年代那得代多少沟去哦?

金毛鸣哥简直被原谅色这小弟蠢哭,还有那台词……当真是90风,简直out得不行。

他懒得搭理原谅色,眯起小眼睛危险看向任飞:“任学神,在一中这一年半你张扬也张扬够了,现在出了一中,可没校长主任护着你,识趣的,花钱消灾,不识趣……哼哼……”

任飞眼睫微动,不急不缓道:“所以,现在不是碰瓷,改讹诈了是吗?”

“少废话!”金毛鸣哥已显不耐,而且确实如原谅色所说,他看不上那两个钱,会同原谅色一块过来,纯粹是想揍任飞,而已。

原谅色在一旁亦蠢蠢欲动,比起金毛鸣哥,他不仅想揍任飞,还想要钱。

问:为何任飞那么讨人嫌?

答:太优秀。

某些时候,太优秀也是一种错。

不过,任飞并不觉得他有错,就好比他是绝对不认为自己是自古抱错出极品中的那个极品,也坚信他即使回归原生家庭,也不会变成极品。

他轻轻捏了捏手指。

……

“啊——”

“啊——”

夜深人静,凄厉的惨叫惊醒梦中客无数。

躺在地上,不,应该说,被摁在地上灰头土脸的两人一副见鬼似的模样瞪大眼睛,记忆里那被传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学神形象一点一点破碎、崩塌,最后重塑,定格为眼前这一挑二完全实力碾压的少年身上。

“嘘……”任飞一手原谅色帽子,一手AJ鞋,一左一右封住金毛鸣哥和原谅色的嘴,嗓音微哑含笑:“夜深,可不好扰人睡眠,不道德。”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
【排雷】:本文攻受长得很像,无血缘关系,介意者慎入!

  • {{attr.name}}:
小说库

《竹马超甜》作者:小小爱吃(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28:47

小说库

《悬疑片导演》作者:妄鸦(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37: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