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片导演》作者:妄鸦(已完结) TXT下载

作者:妄鸦
类型: 灵异神怪,无限流,系统,悬疑推理
状态:已完结
主角:宗祈

文案:

穷困潦倒的小主播宗祈某日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恭喜您获得恐怖片导演系统内测资格,签下具有发展潜力的演员,拍出符合您美学的作品吧!]
宗祈:?垃圾广告,删了
当晚,他就被拉进一个恐怖片拍摄现场,被告知不拍完电影就会死。
好在演员要兢兢业业走剧本,导演只需要站着看戏。
因为给的实在太多了,宗祈没有丝毫犹豫就光速改行。
把马甲一披,成了和演员斗智斗勇,人人喊打的幕后黑手导演。
他在片场干过的缺德事包括但不仅限于——
现场手把手给鬼化妆,教演员怎么骚操作改写剧本,关键时刻立马跳反……
平时这么嚣张,一般掉马都会很惨。
宗祈没想到,他没等来演员们的联手报复,反倒等来一个被他无数次破坏计划的冤大头。
男人摘下眼镜深阖双眼,面孔俊美冷淡。
沾满颜料的画笔从青年漂亮的下颚线勾过,极具危险意味。
“你把我的笔弄脏了。”
他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开口:“为了惩罚,我也要弄脏你。”
【表面儒雅温和实则疯批冷漠绿茶艺术家x吐槽役机智可爱开朗乐观小太阳】
【幕后黑手流现代灵异架空,不恐怖,有无限流的感觉,但不完全有】
【文名是个意外,本文不是悬疑探案文(跪)】
【非爽文偏团宠,主角就是个善良的普通人,和上本风格不一样,看清楚性格再入坑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系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宗祈 ┃ 配角:郁尘雪 ┃ 其它:微博/网易云:@妄鸦鸦
一句话简介:谁能凭爱意要太阳私有
立意: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悬疑片导演》小说精彩试读:

“直播间的朋友们,现在我已经到了指定地点。我把手机举高点,大家看看这是不是这里?”
宗祈看了眼直播间上显示观看的一百五十三个人,心里一片愁云惨淡。
就凭这半小时加一的直播人数,想达到每个月平台给主播设置的最低观看量还不知道要多久。
达不到保底观看量,他这个月饭钱就没着落。新房东也已经放话,如果这周六还不补上拖欠的房租就把他连人带行李一起扫地出门。
穷,他真的好穷,穷到家了。
宗祈是一位不幸倒霉被延毕的大学生,兼小直播平台在职探灵主播。
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直播这一新兴行业开始崭露头角。
有专门播游戏的游戏主播,有专门播唱跳舞蹈的秀场主播,甚至还有天天和粉丝接麦聊天的聊天主播。
探灵主播则属于户外主播的一种,平日里的直播内容就是专门去城市里各个灵异地点探索并直播,给观众们带来刺激感。
宗祈没别的特长,就是性格比较乐观,还有长得好看。
结果平台和他签合同时根本就没关注他有趣的灵魂,最终起了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他那张脸。
就因为这张脸,直播公司甚至还给他量身定制了一套计划书。
谁也没想到的是,宗祈拿到公司下发的手机,默默把平台各个直播区域钻研了一遍,发现自己和其他多才多艺主播们的差距后,一声不响地选择了进驻户外探灵区。
所有人:“……”
暴殄天物啊!
宗祈对鬼神谈不上信不信。
因为他从小到大身边都没有发生过任何非自然现象。要真碰过鬼那他就信,没见过这个问题就待定,总之就是华夏式薛定谔的唯物主义。
等见了鬼再金盆洗手那也行嘛,还能增加人生经历,血赚。
至于宗祈为什么身为在读大学生却在当主播,主要还是因为他今年被延毕了。
一切都源于两个意外缺少的实践学分。
好歹论文和答辩过了,只需要等到九月份开学的时候回去补修缺失的实践学分就可以拿到毕业证。
至于他的本职专业……
宗祈是学导演的。这个专业属于毕业即失业,没有人脉混不进剧组想吃口饭都难。
所以在此之前,没有毕业证的宗祈只好走上了网络直播这一条不需要任何门槛又可以混口饭吃的职业不归路。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涌出寥寥几条弹幕。
【嘿!还真是江州的枣花仁心精神病院!主播,瑞思拜啊,我敬你是条汉子】
【牛,昨天大伙们才说这地方全网的探灵主播没几个敢来,今天就给整活了】
【哪有主播不敢去的地方,之前那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爱心幼儿园他不也去了,别看主播还在上学年纪小,这胆量绝对妥妥的,比不少社会大哥都厉害】
【就是,唉,就是主播的直播间人实在有点少。这么良心的主播现在真不多见了,希望能等到大火的那一天】
……
这次宗祈选择的探灵地点正是江州市枣花仁心精神病院。
这间精神病院在江州市可谓大名鼎鼎。
只要是提到江州的怪谈,就绝对绕不开这家医院。
很显然,直播间里不少观众也清楚这一点。
但知道归知道,必要的介绍还是不能少。
于是宗祈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自己加工版添油加醋的背景介绍。
“二十年前,这间精神病院发生了一场扑朔迷离的大火。”
他将高处医院陈旧墙体上焦黑的痕迹展示给直播间的观众,“具体这场火的起因无法考证。有说是因为当时一场意外的医疗事故意外走火,也有人说是因为医院方私底下收钱办事,关进来了不少正常人,怀恨在心所以故意纵火。”
“总而言之,当时火灾造成的损失极大,有不少因为病情严重,被锁在房间内的精神病人都被活活烧死在了烈火里。”
“大火之后,医院迁到了西郊,只留下这一栋孤零零的老楼。多年来,这栋荒废的建筑物也出现过不少闹鬼的传闻,最出名的应该还是当初那个探灵直播事故。”
和平日里开玩笑的语调不同,为了创造气氛,宗祈沉下声音平铺直叙,搭配着背后焦黑的大楼,真有那么凉飕飕的感觉。
别说,这一套还真挺管用,一下子就把不少观众唬住了。
【我对这个地方印象特别深刻,我爷爷总说现在虽然生活质量上来了,但人也变坏了,犯罪率一年比一年高发。二十年前这种起火的新闻都算骇人听闻,哪像现在啊】
【确实。不过我记得有个主播来这里播完后就直接洗手不干了。不过非要说的话探灵这一行都干不长,做了两年以上的一个巴掌都数的出来,希望主播能坚持住】
【我已经开始在屏幕面前抖了】
【这地方真挺邪乎,看了两次直播有点转粉,总之主播一定注意安全】
看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直播效果,宗祈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好了老铁们,主播我从小就是被吓大的,这种前情提要听了没一百也有八十回了,敢做探灵这一行的哪个是胆小鬼?”
他一边说,一边举着手机往前走。
绕开枯草丛和荒地,又猫着腰从断壁残垣里横穿,越过地上脏兮兮缠着的黄黑警戒线,总算来到了医院门口。
医院大门年久失修,两扇破破烂烂的铁锈门正挂在门框上,边缘都卷成了深黄色,只露出内里一条黝黑色的细缝。
宗祈的目光不着痕迹地从铁门边缘掠过。
这地方他几天前才来踩过一次点,来的时候门还敞开着。
现在看,倒像被人从里面给掩上了一样,奇怪的很。
探灵直播也是有套路的。
宗祈知道不少同行不仅会提前到灵异直播的地段去踩点,还会自己编写剧本,请一些同伴当演员配合表演,甚至在现场提前安置上自己布置的各类装神弄鬼道具,活脱脱把自己整成导演。
宗祈从来不玩这套。
不仅因为他选的地点基本都是普通探灵主播不敢去的地方,最重要的还是他每次探灵都会出点奇奇怪怪的意外。
例如上上上次他去一条事故多发的公路探灵,不小心被一位过路车辆刮擦到。宗祈直接在大马路上报警,最后警方来了,把司机教育一通后意外发现对方车内贩/毒,于是当场人赃并获将司机铐走。
又例如上上次去幼儿园地下室探险,结果不小心撞破一桩陈年儿童性/侵案件,连人带证据被警方一网打尽。
再例如上次去纺织工厂探险,结果意外发现工厂地下有革命时期留下来的地/雷,惊得上头直接出动特警紧急进行周遭疏散工作。
江州市警察局的高层几乎都和他混了个脸熟,看他的眼神就像看行走的死神小学生柯南。
这一波新带进来的十几个观众不少都是从法制报上追来的,甚至还有上了爷爷辈的人物,戴着老花镜发弹幕,无形中给他宣传了一把。
对此,宗祈本人也很无奈。
这可能就是体质问题,没法改,除非重新投胎。
“既然到了门口,那废话就不多说,探灵正式开始。”
宗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将指针展示给直播间的观众:“现在正好是中午十二点整。大家都知道午夜子时是阴气最重的时候。按理来说,对应的午时应该阳气最旺。”
“但俗话说的好,物极必反,阳气最重的时候反而滋生阴气,因为午时过后就是少阴,暗合了太极图的道理。能够在正午时分存在的阴气必然是阴煞无比,所以这会儿进行探灵,要么就是全身而退,要么就是……”
【这道题我知道,要么就是主播再告破一桩案子,抠鼻.jpg】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夺笋啊!大家给主播留点面子,给大熊猫们留点吃的吧!】
【咳咳咳,欢迎大家收看XX直播平台每周三中午定时播出的探(法)灵(治)节目】
“去去去,你们严肃点,这回肯定不会发生意外了!”
宗祈不满地嘟囔着,伸手去推门。
出乎意料的是,这门竟然推不动。
黑发青年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门里面竟然垫了两层砖。
于是他在手腕上用了点力。
“嘎吱——”
陈旧的铁门发出破碎如同鼓风机般的拉扯声,正好推开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
冷风呼啦啦地从黑暗的内里倒灌了出来,带着陈旧腐朽的气息,叫人寒毛直立。
“门怎么挡着,难道有流浪汉搬进来住?”
宗祈低头看了眼那几块被他推到门边的红砖。
这摆放位置一看就是从里面放上的,搭配着这间废弃精神病院的背景,瞬间清凉了不少。
【这里不仅出过火灾,还闹鬼,哪位流浪汉心这么大敢住在这】
【就是,主播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吗?】
【我来预言一下,肯定不是流浪汉,多半是新的犯罪嫌疑人!】
【没错,历史是会重演哒!】
宗祈才不管直播间弹幕里这些人的耍宝,举着手电筒灵活地跳过门扉,走进了精神病院内。
“现在看到的是应该原本精神病院的走廊和一楼大厅。”
门内一片漆黑,外边正午时分灿烂的阳光在钉着木板封死的窗棂外游弋,没法探进来丝毫。
走廊周围都是破碎焦黑的墙体,从一楼天花板一路卷到墙角,足以见得当年楼上火势之大。
偌大一条幽深的走廊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在弹幕纷纷讨论周围环境的时候,宗祈特意用手电筒往脚下照了照。
这里荒废已久,地上都是厚厚的灰尘,只要有人走就会留下脚印。他三天前来的时候都只是是踩着墙角进来晃了一圈,尽量不给地面造成痕迹。
现在地面上却明明白白显现出一条灰尘被扫开的路。
宗祈暗地里比划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有人拖着什么沉重的东西走过一样。
讨论完环境的弹幕也看到了这点异常。
【嗯?地上的灰尘怎么都没了?】
【看这个宽度,有点像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行时留下的……】
【我靠,楼上这个大哥你联想能力也太强了吧,你这弹幕一出来大中午的给我整出一个激灵】
【好的,今天的直播就看到这里,我先给大家表演一个退堂鼓】
【不是……楼上的你们至于吗?现在播探灵的哪个没有剧本,多半就是主播自己搞出来吓你们的】
“看这痕迹,如果不是流浪汉,那就是有熊孩子进来搞了恶作剧。”
宗祈一锤定音,“大家不要满脑子都是灵异神怪,主播我一身正气,邪祟不侵,妥妥新一代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这话宗祈还真没说错。
他出生在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是全年阳气最旺盛的时候,八字更是命硬,从小到大没感冒过一次,气血充足,手脚一年四季常热,就像可以自己发光发热的火炉。
他一边和直播间的观众们互动,一边沿着灰尘扫开的痕迹从楼梯走上了二楼。
刚到二楼,就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的插曲。
宗祈不知道踩到了哪里的木质结构,脚下发出刺拉拉的阴森怪音。
在他低头查看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摄像头前飞掠过去,不少守在屏幕前战战兢兢的观众立马吓得哇哇大叫。
“什么黑影?”
看到弹幕后宗祈饶有兴趣地反问一句,举着手电筒,直接就往直播间指示的方向走去。
宗祈是导演专业的。
这个专业听起来很牛,实际上学了才知道属于万金油专业,不仅要上导演的必修课,除此之外诸如表演、摄影、编剧、制片等等这些和拍电影相关的东西也多少要学点。
让他来直播就很屈才,只能在运镜时体现一下。
灯光扫在走廊两边,还能看到铁门上触目惊心的不明黑色痕迹。
看着屏幕上格外悚人的画面,观众们都心惊胆战地吊着一口气,宗祈这位始作俑者则面不改色地继续讲解。
“这些就是当初精神病院的病房,房门外还有铁锁进行加固,至于你们看到的那些黑色痕迹,很有可能是当时无法逃出火场的精神病人们硬生生用手指抠出来的血痕……哦,好家伙。破案了,是老鼠。”
一只肥硕的灰老鼠蹲在灰尘背后,在光线照过来的刹那后腿一蹬,迅速跑得没影了。
一口气还没上来的众观众:“……”
不是,你这也太淡定了吧!!!
接下来的探灵基本没有多少悬念,多半都是弹幕自己吓唬自己。
宗祈一路从病房转到了餐厅,甚至还跑到三楼这个火势最严重的地方看了一圈,到处摸索,吓得弹幕哇哇大叫。
“这儿也就听着唬人,实际上也没什么意思啊。听你们的,先跟着之前看到的地面痕迹过去看看。”
逛了一圈,宗祈觉得这次探灵少了点刺激,于是干脆听从弹幕跃跃欲试想要搞事的建议,重新转回了一楼。
地上还是他进门时候看到的那样。
痕迹从门口一直蜿蜒到一楼深处,最后拐进了位于一楼的废弃厕所里。
宗祈用手电筒朝那边探了探,发现厕所门前远一点的地方散布着脚印。这些脚印十分杂乱,上面又覆了一层灰尘,一看就不是新留下的,估计有些年头了。
“既然指向洗手间,那……”
正在他说话的时候,手机猛然传来两声清脆的“叮咚”。
短信提示音。
宗祈眼皮一跳,下一秒,弹幕朗读器里就传来自动朗读的声音。
【想导出足够惊险刺激的恐怖片吗】
【恭喜您获得恐怖片导演内测资格,签下具有发展潜力的演员,拍出符合你美学的作品,打造属于您的影视帝国吧!】
看到是条短信,宗祈内心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一低头他就看到刚刚还在直播的直播间瞬间黑幕一片,显示连接已断线。
他这台手机是直播平台配发的,性能还不错,就是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电话或者短信发进来的时候会造成直播信号不稳定,断线后短时间内无服务也是常有的事。
这种低级错误宗祈肯定不会犯,他开直播之前就打开了拒收短信和电话的设置。
那这条垃圾广告是怎么发进来的?还能精准锁定他学的专业。
“大数据时代果然没有隐私可言。”
宗祈叹了一口气,切断朗读到一半的短信,直接按下了删除键。
“咔哒。”
短信被主人一键扔到了回收站。
本来观众就少,还在最精彩的地方意外断线,宗祈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待会登陆后台后看到的掉粉通知。
“唉。”
宗祈有些丧气,他长按手机关机键,举着手电筒走进隔间,打算等回来重新连线上了再继续。
然而宗祈不知道的是,在他口袋里,无人造访的手机屏幕没有丝毫征兆地亮起。
【没有检测到潜在问题,启动服务条款,“恐怖片导演”程序开始自动安装】
这一回,弹出的就不是短信提示了。
血红色的字直接浮现在了锁屏界面,一黑一白的阴阳鱼逐渐浮现,契合成太极图案,像是在流淌一般,泛着不详的光芒。
【1%……10%……53%……78%……91%……100%……】
【小程序已自动在您手机上安装完成】
【重启之后唯一获得资格的导演,欢迎您的进入】
几乎同一时间,其他无数台手机后台同样收到提示。
【所有演员请注意,导演“Q”已就位】
与之不同的是,这些手机上的程序全部都叫做“恐怖片演员”。
全世界只有一台手机里的小程序叫做“恐怖片导演”。
遥远之外的地方,画笔在洁白的画布上骤然划下一道深蓝色的痕迹。
男人猛然抬眸,遮挡在平光镜片背后的瞳孔浮着不甚明晰的暗色碎光,凝视着笔尖上浮着的颜料块,神色冷漠。
远处,灿烂的日光从落地窗外移进,沉寂在画室深处。
——有人,比他先一步拿到了那个唯一的导演资格。

  • {{attr.name}}:
小说库

《真少爷和假少爷HE了》作者:桑飞鱼(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33:19

小说库

《我死遁后渣攻他疯了[快穿]》作者:晏长乐(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41: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