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陛下心头宠》作者:旧酿(已完结) TXT下载

作者:旧酿
类型: 宫廷侯爵,情有独钟,天作之合,甜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蔺衡(攻),慕裎(受)

文案:

蔺衡曾在淮北为质时,在太子殿下身边做了五年近侍。
日常端茶送水,掐腰捶腿。
成天换着法子伺候那位贵主不说,遇事还得百般护人周全。
皇天不负,一朝登基称帝,举兵大败淮北。
不屑奉上的金玉珠宝、良驹千乘,只要太子入宫侍君。
风水轮流转,众人唏嘘不已。
落在那位残忍薄情的暴君手中,死相怕是会令人发指的难看。
不成想……
太子殿下到了南憧皇宫,小香汤泡着,小新鲜美味尝着,日子过得比在淮北还滋润。
朝臣纷纷咂舌,明里暗里试探皇帝陛下。
什么时候处置太子,以示战胜国威仪。
国君一张冰块脸未变,两个耳朵尖却赭红。
“此事不必再提了,孤早已将人就地正法,且……..正法了很多次。”
——————————–
1、攻君对外暴戾阴鸷,本质是个无敌忠犬(我真的太控忠犬了)
2、受君是个会撩、会作妖、人前高贵冷艳、人后黏黏糊糊的小可爱
3、逻辑废,甜甜甜就完事儿!
4、架空朝代,会出现哪些设定和官职全凭缘分,不要细究
5、有副cp预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衡(攻)、慕裎(受) ┃ 配角:廉溪琢、纪怀尘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光明和我,都属于你
立意:心怀感恩,自强不息

《我死遁后渣攻他疯了[快穿]》小说精彩试读:

正值寒冬时节,一连多日大雪未停。
殿阙楼宇都被倾上层厚厚的白霜,檐角处也垂挂出粗细不匀的冰棱。
往来宫人皆屏气敛声,持着笤帚垂头清扫积雪,或是擦拭被掩住的琉璃灯盏。
小太监们抬着一顶极为华丽的步辇在宫道上缓缓行进。
尽管手被冻得通红,仍然极力握紧横杆,唯恐一丝不稳惊扰到闭目养神的国君。
随行的掌事公公姜来思忖片刻,还是弓腰低低唤了声陛下。
蔺衡闻声微启眼帘,颔首一望,便瞧见几步外有个不甚寻常的身影。
距上一次见到慕裎,已经时隔三年之久。
他的容貌比那会儿还要让人惊绝。
唇如瑰樱,眸似星辰。纤瘦的身形被雀翎锦裘覆住,端立在皑皑白雪中,宛若不沾凡尘的谪仙。
“停罢。”
小太监们依命顿住步子。
慕裎拢着锦裘莞尔,先道:“拜见陛下。”
话是这么说,却并不同旁人那般跪下叩首。
蔺衡睨他一眼,淡声道:“许久未见,太子殿下的礼数真是一如既往让人称赞。”
不论是语气还是刻意咬重的‘太子殿下’,都夹杂着零星嘲讽意味。
慕裎倒不在意,眸子轻眨,带了些少年气的俏皮。
“我站在雪上,跪下会弄脏衣摆的。”
没有半分拿腔作势,那矜贵姿态仿佛与生俱来。
自打蔺衡登基称帝,从没有人胆敢在陛下面前如此放肆。
姜来公公心下诧然,早先听闻淮北太子与国君有过一段旧交,虽说那旧交有点…..不尽如人意。
然而此刻身份颠倒,太子殿下总该有所顾忌才是。
出乎意料的,蔺衡神情未变,算是默许了他这一举动。
“有干净地方不站偏挑雪上踩,难道指望冻病了,孤亲自给你熬药?”
许是第一次听见他自称为孤,慕裎笑得眉眼渐弯。
“陛下熬的药我又不是没喝过,想来穿肠毒药也不亚于此了罢。
天寒地冻。
那些陈年往事聊起来怕是一天一夜都道不完。
蔺衡哂笑,摆摆手:“孤要去宣政殿批折子了,池清宫赐给你,待会儿会有宫人带你过去。”
话落,抬步辇的小太监门已然继续往前走动。
将要越过人时,步辇上倏然传来一句风淡云轻的:“很冷,多穿点。”


国君下赐的池清宫,离慕裎所站的宫道,也就横跨了半个皇宫而已。
一路过去,他从饶有兴味欣赏景致渐而变成搓着掌心满腹怨念。
这到底是有多不想看见他?
要是没有宫墙阻隔,半个时辰估摸着都能直接走到京都大街上了。
亏得他还在雪地里站那么久。
等着和蔺衡久别重逢。
好罢。
按照眼下的境况分析,与其说久别重逢,倒不如用大仇得报更为恰当。
数月前淮北与南憧一战,两名骁勇将军接连折损。
边境十六州军心动荡,毫无还击之力,只得狼狈递上降书。
蔺衡率兵亲征,营帐就搭在第二道防线的脚跟底下。
为保全平郡和梧钰两城,淮北国君奉上金玉珠宝、良驹千乘。
三日后求和书信递回来,纸张上书了十六个字。
退兵可以,无需其他。淮北太子,嫁孤侍君。
那恣意洒脱的笔法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南憧国君之手,旨在报复当年为质时伏低做小伺候人的旧账。
大抵在皇族世家中,总有那么几个是命途多舛不受待见的。
蔺衡的生母是陪嫁媵妾,先帝喜好美色,凡是个模样周正的女子都要染指一二。
比那些一夜露水情要幸运些许,至少怀有身孕后还许了个答应的位份。
但这也不妨碍先帝很快将他们母子二人抛于脑后,任其在后宫中摸爬滚打,残喘度日。
那时南憧的实力远敌不上淮北,先帝担忧日后会有灭国风险,便提前将皇子送往淮北为质,以示诚服。
送去的皇子正是蔺衡。
衡,乃权衡利弊也。
必要时舍便舍了。
然淮北一向以文治治国,并无意大肆攻伐。
十几岁的孩子送来,往哪儿放似乎都不妥。
于是淮北国君手一挥,慕裎十二岁的生辰礼物,就拥有了一个沉默寡言、倔犟板正的贴身近侍。


穿过四道宫门,再越过五座石桥,垮着脸的太子殿下终于得以在一间小巧别致的宫殿外停步。
黑金楠木牌匾上落着池清宫三个篆体大字。
青栏玉砌,飞檐挂角。瓦当下还坠有铜铃,风扬起时听得见叮咛脆响。
宫人屈膝:“殿下,日常所需的物什都备好了,您可还有其他吩咐?”
蔺衡早知他要来,所备物什必然是齐全的,这一点慕裎深信不疑。
在雪地里走了那么久,手脚都冻得冰凉。他这会儿只想泡个舒服的热水澡,先搪一搪满身寒气。
“多去取些热水,本宫要沐浴。”
宫人顿了顿,随即恭谨称喏。
刚要走又被人叫住。
“再拿点姜津梅子和奶酒,若是有糖浇山楂之类的,也一并拿来”
宫人再次称喏,行礼告退。
南憧国君大败淮北,扬言要太子殿下入宫侍君这事众人皆知。
即便侍君的意义不仅限于在床榻上承欢,但终归还是战败国送来求和的战利品。
不说谨小慎微罢,怎么着也该收起先前的讲究,摆出一副任人刀俎的模样。
可那位太子殿下却自在的很,不似被迫委身,反而像极换个地方出游的皎玉公子。
更匪夷所思的是,一向手段残忍作风毒辣的国君,对此竟没有丝毫不满。
甚至还隐隐有些纵着人逞尊贵的意味。
宫人到底在背后琢磨什么,慕裎兴趣不大。
他有兴趣的,是方才信步一逛,在后院里间发现的那个温泉汤池。
窗外飞雪,屋内却温暖袭人。白雾四散弥漫,深深一嗅还闻得见舒心的药草香。
他养尊处优惯了,见到现成能够享用的温泉,早褪去衣衫,顺阶轻踏,将冰冷的身子漫进足以让人惬意喟叹的热水中。
如墨一般的长发束上去多半,剩下几缕被蕴湿,乖顺贴在微微透出赭红的后背。
对比映衬之下,愈发显出他肤若凝脂,莹润剔透。
过分精致的眉眼遭雾气氤氲,卷翘长睫上沾了点点水珠。一派倦懒闲散,又平白生出几分魅惑勾人。
慕裎在温泉里泡得心满意足。
直至骨节分明的手泛起褶皱,他才恋恋不舍起身擦拭。侧目往挂衣裳的屏风处一扫,唇角顺带勾起弧度来。
不愧是在身边做了五年近侍的国君,对他的喜好简直了如指掌。
轻薄绵软的亵衣、厚实暖和的大氅、以及尺寸正当的锦靴。
每一件做工都精细无比,滚边浮纹尽显奢华,相当符合太子殿下不低调的脾性。
慕裎的确很吃这套,原本因为路程遥远而生出的愤懑,这会儿也消了十之七八。
随意挑了几件看得顺眼的换上,他哼着小曲儿往主殿慢慢踱,预备去品尝一番南憧皇宫做出来的甜食。


姜津梅子在冬日吃最好不过,酸中有甜,余味还有一丝丝辣。
温热的奶酒腥味不重,入口浓稠,鼻息间满是后调的清香。
糖浇山楂就更不用说了,琥珀色糖汁和艳红果子交缠,见之便胃口大开。
慕裎生得俊美,就算是拿手直接拈了往唇里送,动作也是优雅的。
一旁的宫人看似垂目静候,实则余光连连在往他身上瞥。
每瞥一次心里都不禁感叹,真不怪陛下纵着,这样的绝色美人,天生就该放在心尖上呵护疼宠。
“对了。”
太子殿下咬着蜜饯发问,嗓音听上去有些含糊。“这个时辰,你们国君在做什么?”
宫人忙端正神色道:“陛下应当还是在宣政殿批折子。”
批折子?
嘁!
蔺衡当年回南憧不到三个月就展开了行动,推翻先帝,肃清朝堂,拔除为虎作伥的皇后一党。
继而颁下数十条利于民生的政策,减免徭役赋税,拨款增进农耕,将土地产权重新规划。
国内恢复稳定后,他登基称帝,同年攻下西川。
蓄兵两年,再度举兵攻下东洧。
至此近无内忧,远无外患。
如今的南憧王朝百姓安居乐业,商贸兴旺发达。在国君的把持下,实力一日强过一日。
晚膳时分还在宣政殿批折子的鬼话,慕裎才不信呢。
他倒也没有闲到自己上赶着找不痛快的地步,耗费一个时辰在风雪里往返,哪有待在燃了炭火盆的屋子里吃美味来得安适。
是以‘不如去找蔺衡一起用晚膳’的念头,在他脑子里转瞬即逝。
“那往日呢?不理政务的时候,蔺衡都会做什么?”
宫人一怔。
在背后议论国君已是逾矩,这位太子殿下竟还敢直呼其名讳。
不过,既然是陛下亲自下令要予以良待的人,自不可同旁而语。
“陛下偶尔会到御花园散散心,品茗赏景坐上片刻。”
“若是心情好的话,还会去奇珍馆瞧瞧新鲜玩意儿。”
“时不时也会把收藏的拓本和书画翻捡出来,临摹仿笔打发闲余。”
听罢,慕裎发自肺腑的叹了口气。
“看来没有我,皇帝陛下的日子过的真是糟糕透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文笔和功底都很一般 见谅
希望你们喜欢
新文预收文案也请看看哟
《我靠做饭俘获君心》
又名:
《辣鸡皇帝他搞错了白月光》
《会做饭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文案】
众所周知,燕宁皇帝明寒亭有个倾慕已久的白月光。
那人霁月清风,不染纤尘。
是整个世间最懂他的人。
可惜命运捉弄,一纸求娶婚书送到北丘,没有盼到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
却等来连带锅碗瓢盆一起打包当嫁妆的替嫁小皇子。
就在所有人都纷纷开盘下注,赌小皇子能在燕宁皇宫撑过几日的时候。
当事者十分镇定的拿起了他的锅……
在那个残暴的恋爱脑皇帝扬言要为所爱之人命债命偿,使尽解数折磨小皇子的时候。
当事者又十分冷静的抄起了他的瓢……
明寒亭看着真·病弱、真·手无缚鸡之力的美人,后槽牙紧了。
偏偏小皇子一笑明眸皓齿,软糯糖糕般的香甜就直往他心尖尖儿上钻。
而最后明寒亭得知钦慕多年的白月光,居然是他搞错了人???
鈦!
去他mua的床前明月光!
还是心上人做的饭菜香!
明·脸疼但追妻·寒·嘴馋且爱吃·亭:“吸溜~”
鞠躬~

  • {{attr.name}}:
小说库

《我死遁后渣攻他疯了[快穿]》作者:晏长乐(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41:13

小说库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作者:桃子九(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51: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