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的假道侣怎么又活了》作者:寄星寒(已完结) TXT下载

作者:寄星寒
类型: 仙侠修真,甜文,爽文,萌宠
状态:已完结
主角:落雪修筠

文案:

落雪是只普通狐狸,意外得了仙逝多年的玄徽真人的一滴血,一口气成仙,被捡回了道宗。
听说人类最爱杀狐取丹,为自保,落雪急中生智说他和玄徽以前是道侣,可惜后来被甩了,这滴血是分手费。
道宗众人自认理亏,恭恭敬敬喊落雪一声师叔祖,再不找他麻烦,落雪每天在院子里悠哉游哉的吃鸡打滚好不快活。
直到有一天,玄徽活了。
落雪:。
落雪:我可以解释!真的!
—————
三千年前,玄徽真人在仙魔大战中以身殉道,只剩一缕意识流浪于归墟。
三千年后,突然多了个声音每天在他耳边叽叽喳喳。
“我可是玄徽的道侣,再啄我我就拔了你鸡毛烤了吃!”
“我可是玄徽真人的道侣!你是哪来的杂碎敢打他名号招摇撞骗。”
“我可是玄徽真人的道侣……”
吵的多了,玄徽终于想起了自己是谁。
回归人间的第一件事,玄徽想好好感谢这个把自己喊醒的人。谁知小狐狸吓得瑟瑟发抖,立马变回原型开始抱大腿。
“仙人我可乖了!毛可好摸了!好多人都特别喜欢我!不信你摸摸看?你摸摸看!”
玄徽:……?
玄徽:那也不是不可以……

《死了的假道侣怎么又活了》小说精彩试读:

修真界的每一个孩子,小时候都听过这么一个传说。
三千年前仙魔大战,玄徽真人以身殉道,与魔尊同归于尽。死后他的尸骨化为山川湖泊,守护黎民苍生,是整个修真界与人间的英雄。
你可以指着仙门魁首的鼻尖对他破口大骂,但你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说玄徽真人坏话。前者你只会被对方一道惊雷劈死,干净利落,后者你则会被整个修真界高手追杀,尸骨无存。
如果你问有谁是完美的,众人只会异口同声:玄徽真人!
直到两百年前,这位全修真界心中神一般完美无缺的圣人,出现了污点。
他抛弃了自己的结发道侣。
这位前道侣还手握玄徽真人的一滴心头血,又找回来了。
据说对方是位极姝丽的美人,年龄虽已不知几何,看起来却不过十八少年。
他们这些修道之人,过了两千岁的巅峰期,只有法力极高强者,还能维持着少年时的模样。更何况这位举手投足间,毫无灵气泄露,就像是没有灵力一般。
这得是多高深的修为,才能对自身灵力这么收放自如啊。
这位玄徽真人的前道侣,很强。
落雪就是这位前道侣。
此刻,他正蹲在一棵只剩几片枯叶的老柿子树上,蓬松柔软的狐狸尾巴随意耷拉下来,一身绸子般的火红皮毛没有一根杂色,被微风吹得起起伏伏。
夕阳西斜,落雪银白色的右眼如死水般蒙着层薄雾,只有那只蜜糖一样金色的左眼,微微闪烁光芒。
闪烁着绝望的光芒。
完蛋,又迷路了。
按照他的计划,这里应该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城镇,他随便找家店偷一只鸡就能吃一整天,偷两只还能省一只做干粮。
可现在,荒凉破败的村庄,田间杂草丛生,几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有一下没一下刨着田里的土,有气无力。
这里别说烧鸡了,就连只活鸡都看不到。
他堂堂、堂堂……怎会沦落至此。
落雪长叹一口气,从树上跳了下来。
火红的狐狸在半空化为人形,鞋履啪嗒一声踩断脚边枯枝,落雪琢磨着去哪里找点吃的。
这村子荒凉的厉害,他一路向深处走,连瞅了好几家,枯叶堆满庭院,墙角荒草遍布,几个邋遢老汉宁愿躺在路边摇椅上晒太阳,也不肯动手收拾一下。
落雪一边啧啧称奇,一边四处打量。
奇怪,这村子怎么连住宅内都没有妇人。
没人打扫脏兮兮的就算了,最过分的是,这些光棍都不养家畜的。
他有意询问,步子也就慢了些。
此地偏僻,鲜有人来,落雪又生的好看,旁边那几个老头瞥着眼睛瞧他,小声议论着。
“这是哪来的漂亮女娃娃?这这这……怎么到咱们这破地方来了……”
“你这老东西什么眼神,看清楚了,这分明是个男娃!”
“你才是老东西,男娃哪有长这么俊的!没长眼睛!”
眼见着一辈子的老邻居就要为他吵起来,落雪默念声罪过,我可真是一个罪恶的男人。他果断顿住脚步,轻咳了一声。
这几人虽是在吵架,注意力却全都在他身上。此刻只听一道声音如冰雪消融玉泉淙淙,直浇得他们心头的那点火气全都被消了下去,唯余清凉入脾。
“我是男的。”
比少年要略微低沉些的男声,面前人明眸皓齿,肤白胜雪,一头鸦羽般的黑发在脑后扎了个松松的辫子,末端用一根红绸捆着。
走近了看,这身量妥妥男的不会错。
就是这脸长得也忒好看了。
落雪瞅了瞅周围,确定没有年轻人,才简短道:“各位,看到我身上这身衣服没,上好的料子。附近的景永镇青羽楼都知道吧,我是青羽楼的二当家,现在我有事外出,被贼人所伤。你们有吃的吗,只要借我一只烤鸡,等我回去了,我给你们一人两百两银票。”
青羽楼是附近有名的金铺,落雪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一身云锦白衣似雪,端着一幅君子如玉仙风道骨。
哪有骗子会长得比仙人还好看?
而且他还说要给他们两百两银票,骗子怎么会给他们钱呢!
几个老汉齐齐瞅向最边上。
全村都穷的叮当响,这里面,就他家条件最宽裕。
被瞅了的李老头一头华发,两只三角眼浑浊得像是睁不开。他低低的嘟囔了声就知道钱,不大情愿地从摇椅上爬起来,慢吞吞进了对面屋子。
“我这也没有烤鸡,只有几只熟番薯。”
李老头视力似乎不大好,他一边说着在灶里扒了扒,换了好几个方向,才扒拉出来。
这番薯还是热的,落雪肚子恰到好处的咕噜了一声,不禁脸颊一红。
狐落山村没食挑,落雪双手接过,规规矩矩的道了声谢。
指尖悄悄使了个小法术,落雪白玉般的十指干干净净剥下沾满灰的外皮,小心地咬了一口。
温度正好,番薯内里软糯中带着丝丝蜂蜜般的香甜,入口即化。他不大爱吃非肉食,此刻也微眯起眼睛,忍不住又咬了一大口。
“好吃!您这番薯烤得真好!”
虽看不太清,李老头耳朵却不聋,他刚才还不大乐意的脸上也露出些许笑意。
“别急,这还有几个呢,别噎着了。”
落雪便真的放慢了速度,状似闲聊般问道:“老先生,我瞧见田间有男人劳作,路边有男人休息,这村子里的妇人呢? ”
可别是带着鸡鸭鱼肉集体住在村子那头。
凡间一座山头一道规矩,落雪拿不准这里的讲究。
李老头闻声一愣,原本还带着慈爱笑容的脸上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伤心之事,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位小先生不知道,我们这附近,有个妖神。”
那妖神平时不伤人,还庇佑着村里的村民,叫他们年年都有好收成。
可惜这种馈赠不是没有代价的,那妖神吃人,村民们得在每个月圆之夜,选出一个女孩送到山里,不然,妖神就杀光村里人。
李老头还记得他小时候,每十年才送一次,三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变了。
女童送完了送少女,少女送完了送老妪。这村子也不过百来人,到现在,连壮年妇人都没有了。
“我相依为命的孙女就是去年被送走的,都怪我这个老头子,没什么本事……”李老头掩面啜泣。
这就奇怪了,落雪只听过有修了旁门左道的妖修要幼童,或是贪恋美色的要少女,还是第一次听说只要女人,不论老少的。
他心中失望,低头咬了一口番薯,问道:“这里离云霄宗也不远,为何不去请求帮助?除魔卫道,守护一方安宁,本就是他们的责任。”
李老头抹了把脸上的泪,说道:“几年前就有年轻人去求,可也不知怎么的,全都翻了个山头,又恍恍惚惚的回来了。好在不久前总算是传出去,把仙师给等来了,只是我家丫头……”
仙师……来了?
落雪心中警铃大作,他绷紧后背:“什么仙师?什么时候来的?!”
“今早晨便来了,就在村西口,最近送人了的都去找他了,也就我这种没什么指望的,还能在路边晒晒太阳……”
落雪抽了抽嘴角,什么叫做倒霉时喝凉水都能塞牙……
“仙师来了好啊,那祝你们早日亲人团聚,我还有点事就……”
“打扰一下,老人家,听说您家里也丢了……月落前辈?”
听到“月落”这两个字,落雪知道,他完了。
他干笑着回过头。
身后的少年人看起来与他同龄,正一脸惊喜的走到落雪身前,问道:“月落前辈!您几日前不告而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只需一天时间就能到的云霄宗地盘。
落雪心中苦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们云霄宗天大的喜事,玄徽真人要回来了啊!
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使悲伤中带了点凄然。沉声道:“你知道,玄徽他要回来之事。”
名作邬蝉的少年微微睁大了眼睛,这竟然是真的。
最近门派内偷偷在传,三千年前玄徽真人魂飞魄散,三千年后,他的长命灯突然又燃了。
落雪轻叹一口气,幽幽道:“他回来了,我还留在那里做什么,净碍着他的眼,他嫌恶我的很……”
说罢,脸上顿时露出四分悲伤三分痛苦外加两分怀念一分憎恨,颇为精彩而值得回味。
邬蝉心头一紧,竟觉得不敢再去看他。
修真界众人只道玄徽真人抛弃结发道侣,内里种种却绝口不提,只因这其中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三千年前,玄徽真人与这位月落君相识相爱,月落君将对方视为相伴一生的道侣,甚至在玄徽真人被魔尊所害,身陷囹圄之时,月落君为救他瞎一只右眼,修为散尽。
脱困后,玄徽真人安置好月落君,和他承诺,一定搜集天材地宝,帮他恢复修为。
然而等啊等,月落君没等到玄徽真人回来,却等来他一滴心头血,和分手的消息。
再没多久,玄徽真人便以身殉道了,独留月落君一人。
多么感天动地,历经坎坷,而又虐恋情深的爱情啊。
就是他家玄徽真人有点渣。
邬蝉摸了摸鼻尖,师父常让他去给月落君送吃的,因此两人关系还不错。
他稍微那么小声的说道:“是玄徽真人负了你,又不是你负了玄徽真人,您又何必自行离开。”
落雪薄凉一笑,用一种阅尽沧桑的语气说:“你不懂……”
邬蝉心中了然,鼻子一酸,顿觉双目微湿。
因为月落君爱玄徽真人啊,他怎么忍心让他最爱的人去面对自己完美人生的唯一污点。
落雪沧桑的望着前方,心道:你不懂,因为玄徽真人的这个污点啊,是我瞎编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预收!
《全世界都妄想得到万人嫌[快穿]》在干掉第1000个爱慕他的任务者后,游烛所在世界被定义为sss级最高恐怖世界,管理局选择对这位本应被刺杀的boss进行招安。
“每一位任务者都身怀绝技,你需要证明你的魅力,攻略这世界最冷漠的人。”
“而你的身份是被世界所厌弃的万人嫌,你患有花痴病,皮肤饥渴症,被爱妄想……你痴汉般渴望男人,是被欲望驱使的不堪之人。”
陌生的悸动自心脏焚烧至四肢百骸,妄想被爱,被拥抱亲吻占有撕碎。
“这样啊。”
面颊绯红的美人灰色眼眸游离,舌尖轻舐雪白指骨。
有意思。
——————
后来。
“别急着死遁!世界之子对你是真心的,你不如留下来多陪陪他……”
“?”
欲念爱意褪去,只剩那双冷漠的灰色眼睛。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最恶心有人爱我了。”
————————
世界一:卑鄙阴险的假少爷
被所有人放弃的垃圾,将云端之上拉入泥底。
沾满污浊也要拥有。
世界二:败絮其内的黑月光
真相大白后的泥中花,谎言编织出敷衍梦境。
我愿意欺骗我自己。
世界三:虚伪善妒的仙尊
嫉妒偏执摧毁道心入魔,天牢底绽放出的恶之花。
触之即死,一饮即尽。
世界四:心机浪荡的omega
人尽可夫后被弃如敝履,微笑着愿做你一人的笼中雀。
甘心奉上我所有手脚成为你的翅膀。
……
◆受万人迷又作且渣,会呼吸的都爱他
◆黑莲花不是好人受,疯狗病的不轻攻

  • {{attr.name}}:
小说库

《我被渣攻的白月光盯上了[穿书]》作者:桃子九(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51:44

小说库

《死对头傻后非要宠我[娱乐圈]》作者:猫机(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6:00: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