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傻后非要宠我[娱乐圈]》作者:猫机(已完结) TXT下载

作者:猫机
类型: 豪门世家,娱乐圈,励志人生,甜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陆边言,沈纪州

文案:

陆边言作为豪门小少爷,被他爸以“治疗纨绔”的名义冻结银行卡逼迫成团出道。
而竹马兼队长的沈纪州从小就不喜欢他,私下里水火不容。
本以为他俩之间只能活一个。
然而成团当天就眼见沈纪州一个瞌睡摔成了傻子。
沈纪州捂着脑袋,两只大眼睛拧成狗狗眼,眼泪汪汪看着他:“好疼,要抱抱~”
陆边言脑颅地震,“你TM谁啊?!”
医生:“病人脑部受创,引发间接性认知障碍,导致行为略有偏差。”
陆边言一脚蹬飞往他身上拱的某人,崩溃:“那也不能把我认成未婚夫啊——”
从此。
# 某队长在队友直播间撒娇求抱抱
# 某综艺某队长深夜抱小枕头请求与队员同床共眠
# 队内关系恶劣纯属造谣,黑粉滚出来道歉
陆边言抱着怀里的队长宝宝,无语凝噎:“……”
于是他渐渐适应了投喂、哄睡、揉脑瓜的养宠乐趣,却在某个清晨砸吧着被亲得红肿的嘴唇睁开眼时,恍惚间看见床尾杵着一个郁闷且自闭的背影。
“?”
清醒过来的沈纪州转身,弹了弹手中并未点着的烟头,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满眼冷戾:“玩够了么?玩够了就对我负责。”
陆边言内心咯噔一下。
啪——快乐没了。
——小剧场
清醒状态下的沈纪州自恃有病,得寸进尺:“医生说了,引导性治疗,你得顺着我。”
被日夜折磨的陆边言已经佛系,手指抵住他的嘴:“顺着可以,亲亲不行。”
——食用指南
人物无原型。
文案已截图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边言,沈纪州 ┃ 配角: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清醒一点,你是爱豆
立意:追逐永不停歇,所得终将归于欢喜

《死对头傻后非要宠我[娱乐圈]》小说精彩试读:

“大家好,这里是上海大洲娱乐NGC豪门四子成团发布会现场!”
“现在是下午四点,离发布会还有四个小时,现场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据航拍画面显示,四辆豪车组成的车队正从广场方向驶来——”
广场上人挤人,摩肩擦踵,陌生的彼此被迫相拥蠕动,场边围着已经被压变形的保镖大哥人体警戒线。
“别挤别挤!那一排的!拿着沈纪州灯牌的粉丝们!往后退一退——”
也不怪粉丝们热情,沈纪州作为大洲娱乐的太子爷,虽然有意减少曝光,但前些年仅路透就收获了大批粉丝。
最近突然回国,正式出道就官宣成为NGC男团的队长,以他金尊玉贵的身份,突然成团难免引人猜想…
【太子爷突然回国,不单飞?】
【有钱有颜有实力,为什么要成团?其他几个队友完全没听说过,不会拖累太子爷吧!】
【祁霖和俞贝是归国练习生,陆边言是真没听说过,从哪儿冒出来的?】
【给楼上科普,那是海伦地产集团唯一的公子爷,注意重点!独子!独子!】
独子陆边言此时正在缓缓行驶的迈凯伦内昏昏欲睡。
他骨相精致,皮肤冷白,垂着眸都能看出眼尾上扬的桃花眼很是招人。
只不过小少爷头发凌乱,嘴角下压,眉头蹙着,看起来很不好惹。
司机王叔承担这次护送小少爷的艰巨任务,他悄悄瞄后视镜,“少爷,马上到发布会现场了,要不我开慢点儿,你整理下发型?”
小少爷眼皮都不抬,继续枕着鸡窝头睡觉。
他才懒得折腾。
一方面出于对颜值的自信,另一方面,反正外面没有他的粉丝。
几天前他还是锦衣玉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潇洒少爷。
隔天就被他爸以冻结银行卡威胁:“出道!自食其力!不干出一番事业把你空投去撒哈拉种树!”
问题出在他拥有超乎常人的放浪形骸的败家子细胞。
自从十六岁学会了经商,这些年在他手上倒闭的公司产业不计其数。
用一个词可以高度精准的概括他——纨绔。
王叔惋惜地叹了口气,想起董事长的叮嘱,他看了眼倒车镜,试探开口,“那个…沈家少爷的宾利正跟在咱们后边,要不让先他进场?”
闻言,陆边言终于掀开眼皮,从倒车镜里瞥见后边不断接近的黑色宾利。
他重新合上眼,随意把耳机里的音量调大,四仰八叉地躺着继续睡,漠然道:“不让。”
让谁都行,但沈纪州不行。
他成团出道就算了,队长是后边那辆宾利里的沈大太子爷这点他实在不能忍。
毕竟那位在他的成长历程中充当了十多年阴魂不散的隔壁家“优秀小孩”。
他从小到大饱受折磨。
再忍就成神龟了。
王叔知道这事儿不能操之过急,识相的不再多言,轻巧地换了个话题。
“董事长让你出道是为了你好,娱乐圈适合你历练,脸长得好,嗓子也好,将来肯定事业有成,到时心自然就收了,董事长也能放心把陆家交给你。”
陆边言不想说话。
他对娱乐圈实在没兴趣。
他既不缺钱,也不想红。
——等他挣够了他爸给他定下的一个亿目标,就溜之大吉。
不过对钱没多少概念的小少爷对挣一个亿的难易程度也没有概念。
陆边言有点烦,薅了一把鸡窝头,视线落到窗外。
车驶入广场中心,保镖组成的人形墙把挥舞呐喊的粉丝拦在外围,在车内听不到外面的呐喊,但他知道那是谁的粉丝。
“董事长反复叮嘱,成团之后要跟队友和谐相处。”王叔终于还是不放心地唠叨了一句,“尤其是沈家少爷,当初他放狗咬你,是因为你总翻他家院墙,不能全赖人。再说人家三年没回国,你们也长大了,就别计较了。”
“……”
哪壶不开提哪壶,您可真会安慰人啊。
陆边言嘴角绷成直线,摘下耳机,看着窗外。
会场门口人流愈发密集,等待良久的媒体突然动身,霎时之间,粉丝和围观群众如潮般倾涌而来,迈凯伦瞬间被逼停在原地。
在门口等候的经纪人和助理手疾眼快,在保镖的簇拥下将他从人群中解救出来。
陆边言视线完全被挡住,只感觉小腹中了两拳,肋骨被戳了两个窟窿,脚就更不用说了,他今天特意穿的那双心爱的漫威联名限量版球鞋不知何时脱离了主人的脚,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操…”
幸亏粉丝在看清他不是要等的“那位”之后没再猛烈追击。
“那什么——”
陆边言金鸡独立,走得有些颠簸,尴尬中带着些许无语,“我鞋子掉了一只。”
经纪人周源三十来岁,穿了一身马甲背心,看起来像个酒保。他低头注视小少爷撅起一只穿着绿巨人卡通袜的脚丫,“……”
“限量版。”陆边言跟他对视两秒,提醒道:“买不到的,能捡回来么?”
周源打破他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能。”
“……”
“不过放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几天后你会在二手平台看到它的身影,你可以再买回来。”
“?”
陆边言被助理拉走,他好看的眉头皱成川字,“不是,外面都是沈纪州的粉丝,他们捡我的鞋干什么?”
助理是个扎着两啾自然卷的小个子女生,她真怕陆边言生气冲出去骂人,战战兢兢地保证,“言哥你放心!我今晚回去就盯着二手平台,看到您的鞋立马买下来!绝不让它落入居心叵测的人之手。”
“……”
陆边言服了,他不讲道理地盘算着把这笔账算在沈纪州头上。
毕竟那是他的粉丝。
身后会场入口传来爆炸的嘶喊声。
他跟随工作人员回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被保镖护着脱离沸腾的人海,往入口方向走来。
傍晚阳光从身后倾斜而下,被簇拥在中心的男人身材高挑,背着光,带着墨镜看不清面容,鬓发描入耳后,能看出他凌冽的轮廓。
黑色高定西服袖口露出一截冷白瑰丽的手腕,隔着几米都能感受到生人勿进的冷颓感。
陆边言莫名脚凉,低头盯了两秒“绿巨人”卡通袜,不知道出于什么情绪,他下意识想躲。
观察四下,趁人不注意,陆边言灵活地拐进了宾客入口的茶水间。
倒不是怕丢人,主要是现在的形象达不到他孔雀开屏的及格线。如果沈纪州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落下一个狼狈的印象,实在有失偏颇。
毕竟这不是他的真实水平。
所有人视线只跟着沈纪州,没注意到他,他听到经纪人和工作人员的声音逐渐远去,松了口气。
“言哥,你躲这儿干嘛呢?”
小助理茫然又认真的声音在走道里回荡,“眨眼就瞅不见人,吓死我了都。”
陆边言无语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这一刻原地去世的心都有了。
你就不能等人走远一点再暴露我的位置么?
走道里熙然的人声安静下来,千钧一发之际心里冒出一个念头。
现在把绿袜子脱了还来得及么?
这么想着,下一秒就见小助理递来一只人字拖。
眨巴着眼小心翼翼:“言哥,会场找不到别的鞋,您将就一下?”
他想象了下把绿袜子夹在人字拖里以最大面积向沈纪州展示骚包的绿巨人。
“……”
那是多么刺激的视觉体验。
陆边言神色漠然,摆手表示拒绝。
他气定神闲地迈出脚步,打算在前方人回过头来之前稍显自然地走出茶水间。
转身,手臂猝然传来一丝灼痛,他猛地抽回手。
“嘶——”
“怎么了言哥!”小助理赶紧上前查看,见陆边言捂着手臂疼得皱脸,吓得不知所措,“烫到了啊!要不要紧,严重吗?要叫救护车吗!”
陆边言忍过最初那股灼痛,心说至于么,镇定地摆手,“还能活。”
“烫着了?!”
经纪人周源蹿到门口,一把抓起他的手,“哎哟我的祖宗!知道你现在这幅身子预估价值多少钱吗?比你当大少爷的时候还要金贵,你可别糟践你自己,我赔不起啊!”
白皙的小手臂被烫出一条拇指长的红印。
“茶水间的水龙头怎么漏水了!赶紧找人来修!”周源焦急地吩咐,拉着他往休息室走,“祖宗啊,你没事钻茶水间干什么?这要留疤了怎么办?一会儿就发布会了!”
他为什么要钻茶水间?
陆边言下颌微抬,视线跟停在前方的高大身影对上。
对方已经摘下墨镜,两人无言相视。
三年不见,没想到再次见面是这样的情景,陆边言果然还是能准确地解读出他那表情活像是见了傻逼。
“……”
沈陆两家是世交,从幼儿园到大学,两人成长轨迹重合度惊人。
不过太子爷向来高傲,总冷着脸,不爱搭理人,也不喜欢他。
陆边言对他也真没什么好感。
对面的男人眉眼狭长,五官深邃,摘下墨镜后天然的锋芒无处遁形。
他视线远远落在这边,眼里没什么情绪,却给人难以琢磨的压迫感。
陆边言不自在挪开视线,心说不赶紧走还看什么。
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
不料对方却抬脚走了过来。
身边人都下意识地避让,沈纪州停下脚步,似乎是不太耐烦地皱了下眉。
陆边言还没反应过来,原本在经纪人掌心里的手臂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被一只削瘦修长的大手接了过去。
他愣住了。
霎时,被三番五次叮嘱“这两人有过节,你们平时工作中一定要格外注意”的工作人员从懵逼中回神,瞬间进入备战状态,神经高度紧绷。
不过这种紧张中还掺杂吃瓜预警的微妙期待感。
要打起来了吗打起来了吗打起来了吗……
有的人甚至偷偷拿出了手机。
沈纪州指骨极其漂亮,冷白中透着干净,可惜手心很凉,冻得陆边言下意识要抽回手。
“干什么啊你?”
这是他开口对沈纪州说的第一句话,语气并不友善。
沈纪州手指收紧,面无表情从袖口处撕下一块方形布料盖在陆边言烫伤处,完全没看他一眼,语气淬着冷淡,“外面很多记者,少给公司添麻烦。”
对哦,沈纪州可是大洲的太子,这就是变相地警告他别给自己添麻烦呗。
明星天热又不得不穿正装时会在衣服里贴这种降暑贴,很凉爽,本以为沈纪州这么孔雀的人应该宁愿热着也不屑往袖子里塞东西。
没想到啊。
陆边言抽回手,却没拿掉,五味杂陈地瞪着沈纪州,嘀咕:“你这玩意儿管用吗?你要是涉嫌谋害我,我跟你没完。”
沈纪州无语地看了他两秒,视线往下落在那只绿袜子上,又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
“谋害三岁小孩儿都比谋害你有成就感,还挺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
很好。
他和沈纪州今天必须有一个从这里抬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老规矩,轻松甜饼,日更。
萝bai青菜各有所爱,快乐看文,评论随心就好~
宝贝们看下专栏预收——
一、
《当预知未来会和暴戾Alpha结婚后》
林郁生每天都会做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他被迫和一个脾气暴戾还欲求不满的Alpha每天过着“和谐”的婚后生活。
导致他年纪轻轻就那什么人亡。
为了噩梦不要变为现实,他背离家族身无分文转学逃往偏僻市区避难。
只要过了梦中的年纪,不结婚,就他妈自由了。
然而转学当天就在巷子里撞见了一只发情期的Alpha
Alpha身材颀长,神色淡漠,信息素暴戾又疯狂,和梦里与他撕咬的老攻重合度高达百分之百。
林郁生:“?!”

翌日他从Alpha床上醒来,揉了揉没钱吃饭饿得呱呱叫的小肚皮,缩在被子里泪眼婆娑地冲Alpha伸出五根白嫩的手指头:“…咬一次这个价,昨晚你咬了我三次。”
余瑾怀:“……”
Alpha散懒地倚在沙发上,修长的指骨支着脑袋,轻轻磨牙,看着他纵容一笑:“好啊,成交。”
此后,为防止悲剧发生,林郁生剑走偏锋。
为了转移某人对自己的注意力,开小号装甜美萝莉勾搭他网恋。
为拒绝和不学无术的某人组成一对一互帮小组,熬夜匿名为他定制笔记帮助他成绩飙升。
送衣服送饭卡送床单,成为了Omega界马甲最多、最为余瑾怀操心的海螺姑娘。
余家庄园内。
管家将一沓调查资料放到少爷桌前,Alpha看着那无数默默付出的深情铁证,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最终心疼地缓缓吐出一口气,笃定道:“他果然好爱我。”
“管家,下聘吧。”

  • {{attr.name}}:
小说库

《死了的假道侣怎么又活了》作者:寄星寒(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5:55:46

小说库

《情敌,借点信息素》作者:苏子小姐(已完结) TXT下载

2021-12-10 16:10: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