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水蜜桃》作者:Catchen(完结)TXT下载

作者:Catchen
类型: 重生,甜文,校园
主角:章乃川,仲遥

文案:

我就是你未来
在这场时空交错的重逢里面,他们都以为自己为对方精心编织了一场欲擒故纵……
下篇《空野回音》,老规矩,全文存稿完开。
(校园重生文,日更)

《野蛮水蜜桃》小说精彩试读:

“把喜糖拿上,两盒都拿着吧!”
章乃川从酒店喜宴厅出来,一步一回头,新郎新娘坚持送到电梯口,还一直嚷嚷着往她怀里塞喜糖。

今天是章乃川大学毕业倒计时第九天,作为同学的新娘已经迫不及待举办婚礼了,所以很难想象,还没毕业大家的境遇就已断层。
本来喜庆日子,可章乃川马上要赶去面试,直接穿了西服来婚礼现场,幸好没和司仪撞衫,算她走运。

昨天班级刚拍完毕业照,也是在昨天,章乃川主动结束实习公司的工作,简历转投给一家小工作室。
下午在电话里简单聊了聊,HR说他们是个创业型公司,没什么规模,就连老板也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让章乃川认真考虑。

因为待遇还不错,而且招聘页的一句简介很吸引人。
上面写着——“我就是你未来。”

当时看到这句话,章乃川有种被一击即中的感觉,当即投了简历,所以就算HR让她考虑,还是接受了面试邀请。
把这件事说给朋友希丹听的时候,她说:“章乃川,我发现你真有受虐倾向,放着大公司不干,非去小公司,还有,你拒绝那么多追求者,死守初恋不放,不对,是你单恋才准确,小姐,马上大四毕业了诶,现实点好不好?脑袋别那么轴!”

希丹一向嘴硬心软,听完她数落,章乃川傻笑回应,“你提醒我了,今天他生日。”
“你今年……别再去看他了。”

希丹所说的“看”,是每年仲遥生日,章乃川都要坐一个小时的地铁,穿越整个城市去他念的大学,不刻意相见,只是在学校里转转,好像这样就能无限接近他的生活,无限接近他。

想到每一年的奔赴,章乃川眼睛泛酸,“嗯,不去了。”
……

半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个半旧不新的小区门口,章乃川手捧两盒喜糖,反复确认地址,后知后觉原来工作室在小区里面……
绕楼半圈终于找到门牌号,一楼,阳台改造的入口旁挂着块金属质地的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字:“游弋。”

章乃川深吸口气缓解紧张,对着玻璃拨弄两下头发,踮脚按响门铃,话说这门铃有点儿高,她一□□的身高还要抬手。
等了半天才有人过来开门,凭直觉应该是跟她通话的HR,但超乎一般情况,这位HR是个男生,衣着宽松,长相讨喜,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嘻哈。

“你好,我叫章乃川,来面试的。”
“你好你好,我叫孙大庆,昨天跟你通过电话。”
好喜气的名字。

孙大庆说着侧身,把人往屋里请,“你本人和照片有点不一样。”
“?”章乃川第一反应是回想她的简历照片好像只加了滤镜,没怎么p过吧。
“本人更漂亮。”
“……”

章乃川并不觉得孙大庆有撩闲的意思,因为他说话时根本没抬头,更像是客套话。

“你…你结婚啊?”孙大庆看着喜糖,一时头脑简单。
说到喜糖,章乃川有点不好意思,步子差点迈错,“昂,我刚去参加同学婚礼。”
说着递给孙大庆一盒,他竟然还接了,“同喜同喜。”
“……”

对话尬到脚趾扣地,章乃川特后悔拿喜糖过来。

“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
“谢谢。”
章乃川环视屋里一圈,整个房子格局应该改过,厅很大,放置四个灰色工位,墙体透白,什么装饰品也没有,除了她所在的这间小会客室,最里侧还有一个独立的房间,应该是老板专属。

孙大庆端水过来,章乃川又说了声“谢谢”,礼貌一点没坏处。
“开门见山吧,昨天电话里跟你说了,我们是小作坊,三位合伙人也是唯一三位员工。”
换句话说他不是正统HR,而是合伙人之一。

“你的简历不是我筛的,昨天仲老板在公司,他给我打电话,让你过来面试。”
章乃川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一直保持微笑。

孙大庆掂量掂量糖盒,问:“你是数媒专业对吧?”
章乃川点头。
“我们几个也是学数媒的。”
“这么巧。”

说完章乃川就后悔了,巧个屁……这家“游弋工作室”不就是做数媒相关的吗?

“给我看看你作品吧。”孙大庆把笔记本电脑打开。
“好。”章乃川从包里掏出u盘递过去,虽然她学艺不精,但在班里也算优等生。
“这个文件夹。”她在屏幕上点了点。
视频打开,连续播放了几个作品,其中包括她的毕设。

快进看完后孙大庆点点头,说:“我们现在主做博物馆、展馆的动画导览,还有大学媒体教室的虚拟教学,偶尔会有出差情况,这些你应该都了解了,嗯……你稍等我一下。”
他走到门口,向外喊:“楠哥,仲老板来了吗?”

过了几秒有人过来,章乃川抬头,视线里多了个男生,个子不高,灰衬衫,工装裤,戴着黑框眼镜,虽然清瘦,但还是有肌肉的,他手里还拎着健身包。

孙大庆半个身子撤出门外,举着嗡嗡震动的电话说:“你替我招待一下,我去取快递,桌上有喜糖,面试这姑娘带的,你吃吧,沾沾喜气。”
章乃川心里打鼓,这位是仲老板吗?

清瘦男进来坐,包放脚边,双手交叉撑着桌面,说:“你好,我叫徐广楠,本来仲老板要亲自面你,可他还没到,应该有事儿耽误了。”
姓徐……看来不是。

“你好,我叫章乃川。”
“久仰大名,仲老板从一堆面试申请中钦点的你。”
章乃川皱眉,有些受宠若惊,“是嘛……”

这位仲老板到底何方神圣?单单看上一个小白毕业生。

“你实习的公司……”徐广楠翻着简历,往下看,“大公司啊,为什么辞职?”
“说实话吗?”
徐广楠点头,“当然,如果你方便。”

“上司是个色鬼,我把他踹了。”
“这么酷!”徐广楠笑的时候有两个酒窝,虽然长相平平,却不失亲切感。
章乃川一脸坦然,比起之前面试的叔叔辈领导,她和“游弋”这两位没什么代沟,聊着聊着逐渐放松状态。

徐广楠看了下表,又向外瞄,自言自语道:“应该来了,堵车吗?”
话落,外面响起门开的声音,他起身出去,章乃川伸长脖子听动静。

“仲老板,干嘛去了?”
“堵车。”
“面试那小姑娘来了。”
“嗯。”

说话会客室门打开,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走进来,手指勾着车钥匙,人还没等坐,烟盒先扔到桌上,“啪!”
很轻的烟盒,很重的响声。

他穿了件纯黑t恤,胸口印着工作室logo,破洞牛仔裤能看到裸露的膝盖。

“章乃川。”
“?!”

章乃川像个刚被雕刻成型的雕塑,棱角坚毅地立在橱窗里,与过路驻足的某人隔窗对视。

“不记得我吗?仲遥。”
他坐下来,摘掉帽子,露出精短的头发,手指捻着车钥匙,和章乃川四目相对。

当然记得,怎么会不记得……这个名字从十七岁开始,充斥章乃川人生的每个阶段,甚至包括现在。
她从小生活在戴城,一个靠海的地方,记忆里,整个成长过程都充满了咸湿的味道,直到高一开学那天在新生报到处遇见仲遥,自此青春里多了丝香甜。

他长高了,成熟了,高中时候总是一副痞里痞气的模样,因为头发过长,几次被老师点名批评,但这张脸多年如一日的英俊,想忘记太难。

大学四年,章乃川和仲遥只公开见过一面,还是在大一寒假时高中班长组织的同学聚会,那次仲遥只待了五分钟,连饭都没吃就走了。

原本“久别重逢”这四个字对章乃川来说只是在书上学到的普通成语,现实生活中从没经历过,而今天,此刻,想到那封写给仲遥的情书,想到那些告白的稚嫩文字,她舌挢不下。

章乃川不敢直视,眼睛盯着仲遥手里的车钥匙,上面的挂饰好像是一个名牌,反面朝上,看不见名字,但样式章乃川很熟悉,高中时大家人手一个,她那枚高中没毕业就丢了。

手关节轻叩桌面,三声。
章乃川回神后有些慌张,试探问道:“你不会因为我们曾经是同学才让我过来面试的吧?”

“想多了。”仲遥瞥了眼桌角的喜糖,拿过一颗撕开糖纸。
章乃川赶忙解释:“我大学同学结婚……”

糖纸攥进手心,糖块咬在齿间。
仲遥收回车钥匙,划开手机,说:“明天过来入职,薪资待遇就照孙大庆说的,有没有问题?”

这算面试通过了?果然今天是良辰吉日,有人结婚,有人拿到offer。
章乃川一时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又在耍什么心思?”
“……”
左右的双向选择被堵在死胡同,转身过来,章乃川给出第三种回应,她抬头,眼底有些慌。

这句话要是外人听了肯定不太舒服,感觉被冒犯到什么,可章乃川知道,长大以后的他们依然保持着一部分青少年时期的习惯,比如她耍心思时的神情,仲遥每次看见都会揭穿,不留余地。

“仲遥。”章乃川单纯想叫一遍这个名字,当着他的面,阔别多年,名正言顺地叫出口,“我刚才在想,你是不是还记得我?”
不是认识,而是记得。

仲遥没说话,好整以暇地看她。
“你确实记得。”章乃川自问自答。
就冲那句“又在耍什么心思?”

“对了。”章乃川想起什么,“彭涛……”
“下午有事吗?”

要说的话被生生打断,章乃川噎得慌,“没有。”
仲遥起身,“跟我出去一趟,给办公室添点东西。”

章乃川打心里觉着仲遥没撒谎,如果他顾着同学关系,两人之间的重逢绝不是这种场面。

外面门开了,和会议室半敞的窗户形成穿堂风,将仲遥的帽子吹到章乃川手边。
她勾勾手指,犹豫的时候仲遥俯身捻起帽檐戴上。

走到门口他又转过来,视线从章乃川的西服领口到裤脚扫一遍后,皱了皱眉,说:“我这没那么多规矩,以后上班不用穿这样,还有,把你手机里的未接来电存好,我的。”
章乃川马上掏出手机,看到“仲遥”两个字,嗯?他这几年都没换过号码吗?

“完事儿啦?去哪啊?”徐广楠手里拿着冰可乐,边说边打嗝。
仲遥越过他身旁,“去宜家。”
“带我带我,我给你当搬运工。”

仲遥回头一个眼神杀过去,“你走了谁看门?”
“大庆这不回来了吗?”
说话孙大庆满脸红扑扑地从洗手间出来,指着桌上的快递盒,“仲老板,你买的啥呀?这么沉。”

仲遥接过去,扭头对章乃川说:“以后办公室的咖啡交给你。”
原来是咖啡机,章乃川盯着快递箱上的字,点点头。

“走吧。”
仲遥打头,章乃川随后。
徐广楠也紧跟过去,拍拍孙大庆肩膀,“仲老板带我去shopping,你看家!”

“来,我开车。”车钥匙被徐广楠抢去,没抓稳,钥匙掉落章乃川脚边,“哗啦”一声,清脆扰人。
她俯身捡起来,名牌上的字磨损得很厉害,没等看清,钥匙就被仲遥抢回去。

  • {{attr.name}}:
小说库

《蜀道难》作者:不知画(完结)TXT下载

2021-12-14 10:47:29

小说库

《穿成神的新娘后》作者:是鲱鱼不是罐头(正文+番外1)TXT下载

2021-12-15 22:05: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