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可餐(穿书)》作者:六月拾玖(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六月拾玖
类型: 情有独钟,天作之合,甜文,穿书
主角:楚妧,祁湛

文案:

书名:媚色可餐(穿书)
作者:六月拾玖
文案:
楚妧穿成长公主,戴着原主举止轻浮的大帽子,
被迫和亲给全书最可怕的人——
邻国世子祁湛。
祁湛性格阴郁狠戾,占有欲极强。
楚妧记得,书中原主便是嫁给祁湛后,又与别人有染,从而被他一刀咔擦的。
祁湛抚弄着楚妧的脸颊,似笑非笑:“听说礼部侍郎送了珠簪给妧妧?”
楚妧声如细丝:“我……我已经扔了。”
祁湛:“乖。”

【阴郁狠戾占有欲极强男主X娇媚软萌治愈系女主】
注:男主心里阴暗,每天都在黑化病(biàn)态的边缘反复游走,爱女主爱的死去活来视之若命。

1.架空1V1,甜鼾,感情线为主,女主没有金手指,性格很软介意勿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妧,祁湛 ┃ 配角:暗送秋波的众人 ┃ 其它:甜甜甜超甜!

《媚色可餐(穿书)》小说精彩试读:

虽是盛夏,湖里的水依然是侵入骨髓的冷。
楚妧被人救上来的时候,已经去了半条命。

荷塘旁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隐隐有啜泣声穿到楚妧耳中,楚妧头脑昏昏沉沉,眼皮像压了铅似的,如何也睁不开。

朦胧中,似乎有手搭上了她的腰,紧接着便是一阵钻心般的疼,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把,楚妧猛地睁开眼,正对上男人略显阴郁的眸子。

男人神情淡漠,暗青色的长袍上沾满了潮气,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发丝略显凌乱的贴在额前,不断地有水珠滴落,模样虽带着几分狼狈,却依旧难掩天人之姿。

是个极为好看的人。

见楚妧醒了,他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道:“跳水威胁我,嗯?”

男人的声音极轻,好似爱侣间呢喃的耳语,可那语声中却透着一股彻人心扉的寒,森森然的让人害怕。

楚妧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男人身上的玉饰革带和周围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让她意识到,自己似乎穿越了。

楚妧动都不敢动,仿佛抱着她的不是男人,而是一匹凶恶的狼,她几乎本能的意识到危险,小声回答道:“我……没有。”

“没有?”

男人低声轻笑,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根根地搭在她的腰上,像捕捉猎物的毒蛇,寸寸收紧。

楚妧疼得脸色煞白,却忍着不敢哭出声来,清亮的眸底染上了水润的雾气,眼眶微微泛红,白皙清透的面颊上甚至能看到细小的血管。

“现在才知道怕?”

楚妧怯懦的模样没有唤起男人丝毫的怜惜之情,反而让他手上的力道又收紧几分,隔着湿润的布料,楚妧几乎能感觉到他指腹上的茧。

他是习武之人,这双手或许还杀过人……
想到这里,楚妧更害怕了,眼眶里的泪颤巍巍的落了下来,也不知是不是疼的。

“刚才的事,我、我不记得了……”
软糯糯的嗓音,又轻又细,听着不像是解释,倒更像是求饶似的。

“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男人这才撤开了手,淡淡道:“不记得最好。”

男人指尖触上她的面颊,缓慢地摩挲着,修长的手被阳光一照,白的透明,难见血色。

脸上的泪被他一滴不落的拭去,他指腹上的茧擦的楚妧皮肤生疼,刚刚擦去的眼泪,没过一会儿便又挂满了她巴掌大的小脸。

男人微微皱眉:“还哭?”

楚妧咬着唇,将眼泪生生憋了回去,模样瞧着委屈极了。

男人轻笑一声,缓缓站起身子。周围的太监宫女都没看到男人刚才掐楚妧的动作,自然也没听到他对楚妧说了什么,看那温柔的神情,还当他是在安慰楚妧呢。

男人横抱着楚妧,淡漠的吩咐:“长公主落水了,快去请皇上来景明宫。”

楚妧脑中‘轰’的一声炸开,‘长公主’和‘景明宫’六个字,让她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本虐文。

书里的女主是大靖长公主,也叫楚妧,从小深受皇兄宠爱,养成了娇纵跋扈的性格。

长公主十六岁那年,在皇兄举办的赏月宴上,遇到了邻国世子祁湛。

祁湛是大邺怀王的嫡子,颇受怀王器重,不过弱冠之年,却已战功硕硕,长公主对他一见钟情,一面求皇帝赐婚,一面对祁湛百般勾引。

终于,在一天午后,祁湛将她圈在光斑驳驳的树影中,指腹缓缓擦过她的唇:“勾引我?”

长公主从此便渐渐沦陷了。
她没过多久便跟着祁湛去了大邺。

可回到大邺以后,祁湛便对她不闻不问,仿佛根本没有长公主这个人,只有在晚上辗转承欢时,才会给她一丁点的温情。

长公主受不了冷落,又拿出了以前在大靖时的做派,与世家公子勾勾搭搭,以求引起祁湛关注。

但祁湛并不在意她,甚至不曾见她,直接下令将她囚在王府的后院中。

一囚便是三年。
长公主甚至知道院外的梅树上又开了几朵花。

终于在那年岁末,祁湛来了。

像是特地换上了与初见时同样花色的袍子,他的眉目一如初见那般俊美,丝毫不见岁月留下的痕迹,很容易就让人想起那天树荫下的吻。

与那些缠绵悱恻夜晚一样,他垂眸凝视着她,指尖绕起她一缕发丝,将杯中的酒缓缓递到她唇边:“妧妧,喝了吧。”

毒酒悉数灌入了长公主的肚中,祁湛冰冷的指尖拭去她唇角的血渍,望着她悔恨不甘的眼,祁湛笑的讽刺。

“你有什么好恨的呢?”
“我有对你承诺过什么吗?”
“是你非要嫁我的,不是么?”

……

想到原书的结局,楚妧便一阵后怕,意识到自己现在很可是能被祁湛抱着后,她的指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抖什么?”
祁湛垂眸凝视着她,幽凉的目光中带着一闪而过的阴鸷。

楚妧没料到祁湛竟是这般敏锐,她缩了缩脖子,将头埋的低了一些,轻声细语的说:“有点冷……”

“冷?那下次还跳么?”
祁湛的唇角噙上一丝淡淡的笑,看的楚妧背脊发寒。

楚妧连连摇头,却在抬眼时,看到了祁湛脖子上两道深深的红痕。
是被指甲挠烂的。

楚妧心差点跳出来,也不知道原女主到底要对祁湛做什么,竟然把他挠成这样,怪不得祁湛如此生气。

楚妧仔细回忆了一遍书中剧情,发现记忆中并没有长公主落水的事。而且书里的祁湛,在大靖时对长公主还不错,是离开了大靖以后,才逐渐暴露本性的。但楚妧看祁湛现在的样子,他似乎已经黑化了呢……

书里长公主只在第三次与祁湛见面时去过湖边,当时长公主偷偷拉祁湛的手,被祁湛甩开了,长公主觉得很没面子,便对祁湛嚷嚷了两句,祁湛直接走了。

并没有落水或是挠人的情节。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楚妧欲哭无泪,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可怕的男主大大,而且按照她刚才推算的时间线,现在的时间点,很可能是皇帝已经指婚了的。
楚妧深感绝望。

楚妧的鼻子抽搭一下,似乎又要哭了出来,被祁湛寒森森的目光一瞧,她又赶忙憋了回去。

楚妧这次落水突然,宫人一时间手忙脚乱没个准备,祁湛本想让宫女扶着楚妧回宫,可楚妧脚软的厉害,站都站不住,更别说走了,只得由祁湛一路抱回了景明宫。

两人刚回到景明宫,皇帝楚衡便到了。

楚衡显然是极为关心楚妧这位亲妹妹的,连銮驾都没坐,就这么一路赶了过来,看到楚妧被祁湛抱着后先是一愣,但也顾不上斥责,忙问道:“妧妧,可有哪里不舒服?你是怎么落的水?”

楚衡语声中却带着隐隐压抑的怒气。
楚衡没有问祁湛发生了什么,反而问了楚妧,他心里明显是怪罪祁湛没照顾好楚妧的。

祁湛眼眸微敛,长长的睫毛掩住了他眼底的神色,只有楚妧看得到他眼角流泻出的点点光华。

危险而阴鸷的眼神。

楚妧又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腰上力道的便又紧了几分。
他怎么总掐这一个地方……

楚妧疼得眼泪汪汪,却不敢表现出来,努力用平静的语声对楚衡道:“我、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下水的,还好世子救了我……”

话一出口,楚妧才发觉自己的声音都带着颤,说到最后她干脆也不掩饰了,带着哭腔哽咽道:“皇兄,我好冷啊,水也好冷啊,水里还有一只凶巴巴的团鱼怪,一直在掐我的腰……呜呜,好大一只团鱼怪,可怕极了,皇兄救我。”

楚妧能感觉到,覆在她腰上的手明显僵硬了许多,像是有些慌乱的撤开了。

她骂他是王八?
祁湛挑眉瞧了楚妧一眼,楚妧忙将脖子缩了缩。

倒是楚衡心疼极了,一边吩咐宫女带楚妧去沐浴更衣,一边安慰道:“妧妧不怕,等朕抓到那只团鱼怪,定将他的壳撬了,炖成一锅团鱼汤,好好给妧妧补身子!”

这次不光是手,楚妧感觉到祁湛的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她不敢看祁湛的眼神,慌忙地从祁湛身上跳了下来,在宫女的搀扶下,进了偏殿。

殿内安静了下来。

楚衡转眼望向祁湛,左肩上绣着游龙金爪如钩,威势逼人。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给朕听听。”

祁湛表情波澜不惊:“臣当时刚和长公主分开,不知情况……”祁湛顿了顿,微微俯身道:“但让长公主受了惊吓,是臣的不是,请皇上责罚。”

祁湛的态度挑不出一点毛病,俨然一副请罪的样子。

楚衡心里还是很想责罚祁湛的,虽然是楚妧自己落的水,但祁湛依然脱不了干系,毕竟楚妧是在与祁湛独处时出的事。

只是祁湛的爹,怀王却是个问题。

大邺高宗刚刚驾崩,怀王独揽大权,若不是高宗临终前下了遗诏,要传位给身在大靖的质子,那如今大邺的皇帝,便是怀王了。
祁湛此次来大靖,正是来接质子回国的。

虽说祁湛因为三年前平坊一战受了重伤,渐渐被怀王冷落,至今未曾再上战场,但他到底还是怀王的嫡子,自己若是苛责他,倒让怀王多想,少不了徒惹是非。

楚衡望着祁湛,目光晦暗不明,沉默了半晌,终是压下了心头的怒火,缓了口气道:“罢了,好在妧妧没事,此事朕便不追究了,你先回驿馆换身衣服吧,正稍后差太医给你瞧瞧。”

“臣谢皇上恩典。”

祁湛缓缓走出景明宫,殿外的阳光温和,他苍白的指尖忽然摩挲了几下,似乎还带着方才温软的触感。

撬壳炖汤么?

  • {{attr.name}}:
小说库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作者:骑鲸南去(完结)TXT下载

2021-12-15 22:09:14

小说库

《偏偏招惹他》作者:芒果炸酥(完结)TXT下载

2021-12-16 9:59: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