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传之半城风月》作者:子规啼雪(完结)TXT下载

作者:子规啼雪
类型: 穿越时空,仙侠修真,甜文,东方玄幻
主角:玄乙,润玉

文案:

文艺版文案:

她来自钟山之巅,披霜带雪,清艳无双,于“情”之一事,偏又没什么天赋,生平最喜不过清茶一杯,看看热闹。

他生来清寒,一世与夜为伴,无尊位,少亲朋。一朝为帝,报仇雪恨,却终求而不得,纵使即为天帝也无可奈何。

一朝穿越时空,当上古烛阴氏公主巧遇远古应龙天帝,两个寒冷之人是否真的能相依取暖?

 

正经文案:

上古烛阴氏公主架子大,嘴巴毒,嘲讽技能满点。生平最爱清茶一杯,怼遍天下无敌手。

直到一朝穿越远古,偶遇远古应龙天帝,这个怼天怼地怼情敌的润玉神君。

怼遍天下无敌手就变成了万人之上,一人之下。

小剧场:

玄乙:呵,天帝能娶到妻子,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润玉:天后客气了。

玄.天帝妻子.天后.乙:叨扰了。

排雷:
本文女主为十四郎大大作品《半城风月》中女主,拆官配扶苍。
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作者马甲号“江城子规”完结文:
《我又回到了修罗场(穿书)》

文案:
穿越回来后的赵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穿书啦!
好吧,穿书不可怕,穿越,她是专业的。
攻略四个男人的修罗场她都闯过来了,这点小风浪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可怕的是,她又穿回了曾经攻略时用的身体!

赵筠顶着旧皮囊,披着姐姐的马甲,潜伏在姐夫身边做任务。而被她渣过的那些男人却一个个的都回来了,虎视眈眈的想掀她的马甲!

风流小叔将她抱在怀里邪魅一笑:大嫂看起来似乎颇为眼熟?
少年将军将她抵在墙角眼神复杂:大夫人与我的义弟生的颇为相似。
轮椅上的未婚夫袖中寒芒一闪:筠筠,是不是将你的腿给折了,你才不会再逃了?
头顶青青绿草原的现任夫君静静看过来,赵筠顶着死亡凝视瑟瑟发抖。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这是一个渣翻天之后捂紧马甲拒绝翻车的可怜女子与一个推波助澜想看她翻车的夫君,以及一群努力掀马甲的前男友的故事!

推荐基友幻言:
《性感修罗场,在线万人迷》by风月作笔
我走到哪,哪里就是修罗场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玄乙,润玉 ┃ 配角:锦觅,旭凤,邝露 ┃ 其它:香蜜沉沉烬如霜

一句话简介:当腹黑天帝遇上傲娇公主

《香蜜同人润玉传之半城风月》小说精彩试读:

自天魔大战之后,十数万年过去。天界与魔界不算两相交好,却也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多年。然而俗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十数万年的安逸使得所有人忘记了曾经的峥嵘岁月,当变故突起的时候,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七政殿里,仙婢侍女往来忙碌着,全无平日仙家的舒缓从容。一个灰衣高髻的老者匆匆从大殿上赶到七政殿门口,连通报一声都来不及,便直直往里闯。

不同于殿外杂乱慌乱的气氛,殿里安静得似一根头发丝掉落都能听到回音似。只有时时落笔擦过纸张的簌簌声。殿内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简单的一案一桌,埋首于书卷中的,是一个面容清俊的年轻人,身着广袖长袍,衣摆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彰显着此人的高贵身份,然而冕服的颜色却不是帝王司空见惯的明黄色,而是少见的水光银。

老者匆匆来到案前,拱手行礼“参见陛下,小仙太巳求见。”

被称为陛下的年轻人尚未回应,身边蓝衣轻衫的少女先嗔道“父亲,何事如此慌张,连通报一声都来不及,在陛下面前太失礼了。”

“邝露,无妨。”天帝终于从文案中抬起头来,“太巳仙人并非莽撞之人,这般形容,可是有重要战况?”

太巳仙人见天帝平静的形容,终于缓定了心神。心里不禁一阵叹息,面前这位遇事素来从容不迫的年轻人名唤润玉,乃是先天帝太微的庶长子夜神大殿。十数年前,还是在先天后荼姚高压及二弟火神光环之下的一个小可怜。可就是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庶子,戒急用忍,暗暗筹谋,一朝得势,杀父帝,囚母神,设计胞弟。手段酷烈,一击即中,由身份尴尬的庶子,一跃成为至高无上的天帝,坐拥天界。当真是了不得!只可惜月满盈亏,于前程自然是无量了,在情之一字上就无法圆满了。却是不知自己的女儿,有没有这个福分?

太巳仙人不漏痕迹的收回打量女儿和润玉的目光,肃颜开口“回禀陛下,先遣的三方天兵,已经在虞渊被妖兵全数歼灭。破军将军带领的两方天兵如今在后方苦苦支援,如非魔界女王派兵驰援,早已步了先遣部队的后尘,即便如此也快顶不住了。还请陛下加派人手。”
“全数歼灭?”天帝终于丢下笔,眉头微皱“这些妖兵究竟是何来头,战力竟如此彪悍。合天魔两界之力,尚不能遏制其发展之势。”

太巳仙人观天帝形容,咬咬牙跪下,“小仙斗胆请求陛下,御驾亲征,为我军鼓舞士气。”

“御驾亲征?”天帝眉头一挑,威压扫过太巳仙人。

龙气威压扫过,太巳仙人浑身冰寒彻骨,心惊之下伏首拜了下去。蓝衣女子见状立即从案侧匆匆来到太巳仙人身侧也跪下俯首,“邝露替父亲向陛下恕罪,父亲并非有意冒犯陛下,只是为军情所震惊,才口不择言的,还请陛下原谅。”

天帝见状收回威压,抬手示意二人起身。“本座知道太巳仙人的用意。只是六界皆知,本座立过上神之誓,此生再不入魔界。如今欲让我入虞渊,实乃违誓之举。”

太巳仙人被邝露扶起,终究还是不敢站起身来,“陛下,小仙知道陛下为难。可事急从权,如今妖兵大肆侵略,生灵涂炭,如若不及时止损,六界危矣。如今魔界鎏英女王已经亲赴战场,驻扎在虞源之外。若我天界天帝此时置身事外,恐怕难堵悠悠众生之口啊。还望陛下三思!”
天帝沉思片刻,长袖一挥,“先退下吧,容本座思忖一番。”太巳仙人还欲开口,被邝露眼神制止,最终还是随着女儿退出了七政殿。

“锦觅。”一声几乎听不清的轻叹隐隐传入风中,恍惚间邝露竟分不清是否是自己的幻觉。

魔界虞源,传说中的不毛之地。终年罡风肆虐,踏进入口,便是一个混沌的世界,雾气终年弥漫,视线受阻。误入此地的生灵,很容易便迷失方向,一个疏忽,便会被平地而起的罡风绞成齑粉。

不知从何时起,虞源的深处开始出现奇异的怪兽,时而化出人型,体内灵力却非仙非魔。力大无穷,法术残暴,其人自称妖族。待六界发现异常之时,妖族已经集结成了大军,在六界大开杀戒,吸食陨落神魔的灵魔气修炼,六界生灵闻之色变。

妖族战力不俗,自身躯体强悍,刀兵很难造成巨大创伤,仙魔之力造成的伤害也有限。而战斗中妖气却对仙魔本身有巨大的腐蚀性,两厢力量悬殊之下,仙魔大军节节败退。

又是一场混战中,破军抗下一击大招,竟被扫到两仗之远。方挣扎着爬起,抬首便见适才对战的牛首人身的妖族已经横刀在前,慌乱抬刀一挡,只听见刀戟相击一声,手里兵器便脱手。对方招式未老,长戟一个转势在手臂上划出长长一道深痕。破军暗道不妙,转眼间,妖气弥漫整个手臂,破军终于脱力,半跪在地上。

“哈哈,区区天界将军,竟如此不堪一击,偌大天界竟无人了吗?”牛首妖仰天大笑,横戟背后,手上集起妖火,“这么轻松的对战好没意思,还是早日送你去见你的同僚吧。”

正欲夺其性命之时,却听到远方隐隐传来的女声“天道俱,日月闭。。”没等念玩,牛首妖莫名感到一阵危机,出于直觉,方退后数十步,便遥遥听到女声最后一句“魑魅魍魉,皆消亡!”朦胧之间,忽觉身上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方圆千里之内,所有的妖族都化为了虚无。

破军挣扎着起身行礼,“多谢女王相助,若非女王及时赶到,我军危矣!”

及时赶到救下破军的女子正是魔界的鎏英女王,她手执陨魔杵,挥手示意破军不必意,“破军将军客气了,如今仙魔结为同盟,本就该互相驰援。”凝神看到魔君手臂之后蹙眉道“倒是破军将军的伤势,倒是颇为麻烦。”

“不妨事。”破军挥刀削去被妖气侵蚀的腐肉,面上血色尽失,咬牙站稳。“所幸未伤及筋骨,这妖气如此顽固,竟无法驱除,全无救治之法。我多少天界将士殒命于此。。”言之未尽,眼中已充斥血色,眼看着同僚惨死,悲痛欲绝。

“这妖族确实蹊跷的很,若只是战力彪悍,我魔界战士也非浪得虚名。可这受伤不能治愈,便如同只能挨打,无法还手一般,当真是被动之极!”女王叹息一声,话音未落便见虞渊深处涌出源源不断的妖兵,再次与众人战致一处。

为首的一人,面目狰狞,身高竟有两人之高。转瞬之间,便跃到两人不远处,放声大笑,“尔等血统低劣的杂碎如何能与我等高贵的妖族血脉相提并论,自是奈我不得,又有何可意外?”
“放肆!”鎏英一挥陨魔杵,一道术光击向妖族首领.

只见他轻轻一跃,便躲了开,双目一咪,嘲讽到“若非陨魔杵在手,你即便贵为魔族女王,我族却也不会高看你一分。有有何得意之处。”翻身立定,他朗声大笑“魔界虽然也瘦弱不堪,却还敢与我等一战,不像天界天帝一般。只敢派些虾兵蟹将来送死,自个儿却缩头乌龟一般闭门不出。倒是叫我等笑掉大牙!我看。。”

一语未闭,只见天光大亮,一道金光闪过,妖兽还未有所反应,便被头顶的宝剑贯穿而过,化成一阵青烟消失不见。破军尚来不及喝骂,便见妖兽死在眼前,抬首一看随即跪倒在地,“拜见陛下!”

鎏英面色复杂的看着天帝,拱了拱手,“不知天帝陛下大驾光临,本座有失远迎。”

“鎏英女王不必客气,天魔两界互为同盟。如今女王陛下亲赴战场,本座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天帝与鎏英寒暄完。随即看向破军,“破军,如今战况紧急,不必讲究这些虚礼,快将情形择重报告来。”

待得破军将详情汇报一番之后,天帝蹙眉深思片刻,手一挥,方才斩杀妖兽的宝剑重新回到手中。“破军先带先遣部队退回天界整顿,带本座去探探究竟。”

“不可,陛下金尊玉贵,怎可有失?”破军慌忙阻止。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天帝示意带来的亲兵跟上,便不再多言。

鎏英示意魔界亲兵随后,便一个跃步与天帝并步其趋,“天帝陛下,本座愿助一臂之力!”

陨魔杵与赤霄剑一同开道,很快便杀出一条血路,天魔之兵扫荡剩下的妖族残兵,天帝与女王便直入到虞渊最深之处。

两人到了虞渊尽头齐齐停步,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大门处出现的旋转门。鎏英蹙眉道“不对,虞渊不该是这样的。这门不对劲,虞渊里是没有这个入口大门的。”

话音未闭,只见大门空间一阵扭曲,门内竟涌出妖兵来。二人立即动用陨魔杵和赤霄剑联手灭杀,方击毙却见门内又有妖兵涌出,竟是源源不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开新号新文更新啦,有意向请戳:
《我又回到了修罗场(穿书)》 By江城子规
文案:
穿越回来后的赵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穿书啦!
好吧,穿书不可怕,穿越,她是专业的。
攻略四个男人的修罗场她都闯过来了,这点小风浪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可怕的是,她又穿回了曾经攻略时用的身体!
赵筠顶着旧皮囊,披着姐姐的马甲,潜伏在姐夫身边做任务。而被她渣过的那些男人却一个个的都回来了,虎视眈眈的想掀她的马甲!
风流小叔将她抱在怀里邪魅一笑:大嫂看起来似乎颇为眼熟?
少年将军将她抵在墙角眼神复杂:大夫人与我的义弟生的颇为相似。
轮椅上的未婚夫袖中寒芒一闪:筠筠,是不是将你的腿给折了,你才不会再逃了?
头顶青青绿草原的现任夫君静静看过来,赵筠顶着死亡凝视瑟瑟发抖。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这是一个渣翻天之后捂紧马甲拒绝翻车的可怜女子与一个推波助澜想看她翻车的夫君,以及一群努力掀马甲的前男友的故事!

  • {{attr.name}}:
小说库

《沉香如屑》作者:苏寞(正文+番外)TXT下载

2021-12-17 9:42:52

小说库

《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17 9:55: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