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一只恶神》作者:玄黛青(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卡伽
类型: 强强,情有独钟,甜文,爽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朽月(夙灼灵),柳兰溪

文案:

——如假仁伪善当道,吾即为恶——
恶神以前不是恶神,她信世界有光,也曾怀揣希望,愿奔波流离的最后,抵达的是温柔故乡。
后来希望覆灭,信仰沦为一场虚妄,始知世态悲凉,并非人人古道热肠。
恶神一生杀过许多人,可无人知晓她曾为可怜女人挡过刀,也曾耗尽鲜血浇灌一株枯萎的花朵。
神爱世人,无人悯神。
若世间没有希望,她便做自己的希望。
昭昭青炎,烈烈暝火,那是她给自己创造的光。
☆★☆
说也可笑,恶神恨魔入骨,到头来,却爱上了一只魔,心甘情愿被其俘虏。
苦候万年,世世轮回皆为寻尔。
他有一双蛊惑人心的眉眼,他有一张浸蜜含糖的口舌,他从尸山血海和白骨成丘走来,放下屠刀,只为凝望爱人一眼。
“痴心不悔,愿卿垂怜。我来这世间所有的意义,俱在于你罢了。”
“我非为了成佛而向善,我是为了你才向善。”
若问世上何物最动人,且以真心换真心。
☆★☆
食用指南:女主是恶神,嘴硬心软,仇家很多;男主是身披多重马甲的妖孽,非常专情。
甜文,两人双向喜欢,一个负责打打杀杀,另一个负责帮媳妇打打杀杀,顺便扫清一下碍事的情敌。
排雷:1、本文是群像文+剧情,配角较多;
2、前期铺垫较长,故事发展慢,细水长流式感情发展,风格小众。
3、男主马甲众多,大号小号病号废号全开,很没出息地全用在了追妻上。
4、不虐男女主,只虐配角。
重点:本文不坑,会坚持写完,没了。

《俘获一只恶神》小说精彩试读:

穷途末路,夙灼灵单枪匹马深入魔窟,大仇未报便魂碎幽冥。

可笑她一生仓促狼狈,生前过得不像人,死后看着不像鬼。

她是怎么死的呢……

记忆有些模糊了。

像是挨了一掌,中了一刀,最后血竭于木槿花旁。

路过的冥兵来来往往,手执铁链勾魂锁魄,拘灵投胎,偏就不瞧她一眼。

没救了,她入不了轮回。

三魂七魄皆散,如今只靠着一缕残破的元灵在苦苦支撑,只怕再过几日,便如草芥枯死于这纵横交错的陌路旁。

似乎还有很多事没做,可现在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一切变得无关紧要,她已自顾不暇。

在最后一缕心魂消亡于世间之前,权且苟度仅剩不多的时日。

时间好慢,好慢。

她像是一戳即破的泡沫,在等破灭的一刻。

地府阴冷,比之于人间,此处更像人间。

虽说死气沉沉,但没有战乱纷争,血腥杀戮,没有弱肉强食,尔虞我诈。

可这里终究是少了点什么,可能少了万物复苏的生机,少了温热的人间烟火。

她深深眷恋着那片山川湖泊,不断变换的四季美景,浩渺无疆的漫天星辰。

人们的欢声笑颜,家乡屋舍的炊烟,无不印烙在她的记忆里挥之不去,尚留余温。

奈何啊,美梦早就破碎,得不到的,便告诉自己不要期待,不要心存幻想。

自下了地狱,她再也不用亡命天涯,四海为家。

如今倒真成了一无所有,没命活,也无家可归。

无人挂念,无人在意。

一了百了。

……

“父君父君,快来看这里有一抹残魂,看起来挺伤心的。”

不远处,有个没礼貌的毛头小子指着她大喊大叫。

夙灼灵将头埋得很低,暗自啐了一口,放屁,哪只狗眼看出来她伤心了?

分明死的时候一滴泪都没流。

不甘心而已。

过往的那些恩恩怨怨不是无所谓,而是只能就此作罢。

呵,有什么好伤心的,清清白白来去,无愧于天无怍于地,对得起自己足矣。

可还是不甘。

灵族余孤一死,复仇之事便无以为继。

想他魔族气焰太过嚣张,魔尊烈穹一声令下,所过之处尸横遍地,他们抓了无数俘虏,生饮血活啖肉,践踏全族,不杀其威风难以平抚心头之怨!

她每每想起那幕光景,好比万针扎心,咬牙发誓,有朝一日必定手刃始作俑者,慰亲人在天之灵!

唉,到底是少年意气,栽在了年轻气盛上。

她居然妄想以螳臂当车,也不知哪来的胆量和底气,千里迢迢混入敌营刺杀魔头,一腔热血终究是泼洒在了一面撞不倒的南墙上。

实力悬殊,她毫无胜算。

弱者,除了被摁在地上当垫脚石碾踩,以及成为强者的笑柄之外,别无他用。

她不仅不甘,还有满腔怨悔。

若再给第二次机会,必不会让仇人有活的机会,必不会。

“父君你快来,她说她还不想死。”

方才那男孩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跟前,叽叽喳喳吵得像麻雀。

夙灼灵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气若游丝道:“臭小鬼,我何时说过这话?”

“你已经死了,你才是小鬼!”男孩朝她吐了吐舌头,“别不承认了,我两只耳朵都听见啦!有什么可害羞的,来这里的每一只鬼魂都说不想死。”

夙灼灵残魂渐渐稀薄,她并不想浪费力气和那小子争辩,默默闭上眼,蜷曲着身子卧倒在冥界的某条小路边。

叮铃铃,叮铃铃……

空灵悦耳的铃声由远及近,她顿觉心旷神怡,一身疲惫尽去,满身心的累累伤痕,灵魂深处的纵横裂隙,全在那一瞬间,得到治愈。

正好似有人拿着针线,将一团即将分崩离析的云团慢慢缝合,动作无比轻柔,态度极为虔敬。

夙灼灵正暗暗惊叹是谁,头顶忽而响起一句男人高亢的话语:

“你想活吗?”

她眼皮颤了颤,睁开一条眼缝仰视来者。

那人面容方正,凤眼含威,浓眉斜飞入鬓,再细观其装束,金冕华冠,百鬼蟒袍披身,手执一枚白色骷髅铃铛。

从他这身行头可知对方身份显赫,料想是在阴司中任职的高位地衹。

“你不想活吗?”

见游魂半天不答话,男人又问了一句。

夙灼灵愣愕半晌,唇畔微微翕动,却无法从嘴里发出一个字来。

因滞留冥界多时,未入轮回之列,她此时精魂枯竭,五感六识正悄然弱化。

关于这人的问题,答案很明显。

毫无疑问,诚然是想的。

确实,沦落到地府的亡命之徒,没有一个想死。

可不想死又如何呢?

哪怕是大罗金仙来了也于事无补,她明白自己现在是何种处境,虽卑贱如尘埃,却也不想让别人可怜。

“父君,她说她想活呢,但不愿他人施舍。”

蹲在地上研究她半天的小鬼突然开了口,把她的心声一字不落地复述一遍。

“噢?”那身着百鬼袍的地衹上下打量了眼残魂,咄咄怪讶,问那孩子:“吾儿,你再听听她还想了些什么。”

男孩为了更好聆听残魂的心音,歪起个小脑袋,身子稍稍前倾。

世上怎么可能有人能窥听鬼的心思?

夙灼灵只当方才是这小鬼歪打正着,无非是胡闹之举。

但见小鬼神情严肃,趴地上听了半天,抬起头时,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怎么了?”

男人看见幼子的情绪不对,忙搂进怀里安慰。

小鬼抽抽搭搭地抹着眼泪,“父君,她好可怜,你救救她吧!”

“此话怎讲?”男子看了眼残魂,大惑不解。

夙灼灵更是一脸茫然,她是很想自证清白的,分明刚才什么也没做,这个小气包根本是自己把自己弄哭的,若是算起账来,可千万别赖她身上。

小鬼心情平复后,幽怨地瞅了她一眼,“早知你这么可怜,我就不取笑你了。”

夙灼灵一脸不屑地撇过头,心说谁要你可怜,本姑娘上阵杀敌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男孩泪光闪烁,吸了吸鼻子,转头对他父亲道:

“父君,她全族人都死了,她去报仇,结果也被仇人杀了。你说她可怜不不可怜?”

男人脸色一沉,弯下腰问那傲气十足的怨灵:“你生前是属于哪个部族的?”

她说不了话,小鬼抢先回答:“好像叫什么灵族……”

夙灼灵心头一滞,诧异地盯着那个小孩,他居然真的能听到!

“灵族?!”

男人一时心魂大震,追问道:“孩子,你祖先叫什么?”

小鬼的耳根子动了动,转述道:“她说是昭妤。”

他父亲不禁仰天长叹:“唉,可惜了,这最后一脉也没了。”

夙灼灵张了张嘴,想问对方是谁,奈何话到嘴里,全都消音成一段空白言语。

小鬼听懂了她的话,解释说:“我父君是掌管九幽冥府之神,冥君阎胤。你别担心,他一定会帮你的,因为我刚刚求了他。”

阎胤摸了摸儿子的脸颊,摇头惋惜:“小髅,为父帮不了她,她三魂七魄散尽,危在旦夕,不日将耗光仅剩的一点灵气。”

男孩嚎啕大哭,坐地上蹬腿耍性子:“我不管我不管,我喜欢这个女鬼,父君,你救救她嘛!”

夙灼灵:女鬼???

好吧好吧,入乡随俗,她已经不是人了。

“小髅莫闹,阴阳有序,天命无常,切莫妄加干预他人生死,何况,她已无往生可能。”阎胤拍拍儿子的肩膀,耐心劝说。

“我又没说让她入六道轮回,”小鬼眼珠子机灵一转,撒娇说:“父君,你让她一直呆在地府陪我玩好不好?”

阎胤在幼子的软磨硬泡下松了口:“罢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她,也不是不可以留下。不过,本君得费些功夫替她聚魂凝魄,这个小姑娘的情况不容乐观。”

“父君最好了!”小鬼在父亲古铜色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父慈子爱,其乐融融。

夙灼灵对于这样的画面有些陌生,她不知道两个男人之间是可以那样亲昵,‘父亲’这种字眼在她生命中从未出现过。

听说,她母亲是碰了一枚古旧的铜铃莫名其妙怀上的她。

一出生,母亲便扔下她撒手人寰,在族人眼中,她是不祥的怪物,都说她前世的业障太重,故戾怨不消,碍了运途,连累了全族。

夙灼灵这短短的一生都被厄运所缠,唯有死后,第一次得到死神的眷顾。

她被冥君阎胤带回了冥殿,而那个整天吵着闹着要跟她玩过家家的小鬼,是他唯一的儿子,将来整个冥界的掌权继承者,魇髅。

冥殿空旷无人,冥君政务繁忙,时常连续几日不归家,陪伴儿子的时间少之又少。

夙灼灵终于明白为什么魇髅想带她回家,因为这家伙从小到大都独自在阴气森森的角落一人玩耍,好不容易遇见个同龄鬼,还是个残破不堪的将死灵魂。

于是,她当仁不让地成为了遭受迫害的对象。

“阿灼阿灼,前些日子我看了本人间的戏折子,我们一起演绎里面的片段好不好?”魇髅鼓着腮帮子,无比渴望地看着她。

“什么片段?”

夙灼灵这几日仰仗他父亲收集回两缕魂魄,精气神好了许多,说话也能对答如流。

魇髅声情并茂地张手比划,描述说:“就是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然后拜堂成亲的那个场面。”

夙灼灵:“拒绝。”

魇髅就知道她不肯配合,拿出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哎哎,你讲不讲道理,我父君可是辛辛苦苦帮你四处收集散落的残魂,都好几日没有归家看我了!你瞧你,就是这么忘恩负义对待恩人的儿子吗?”

夙灼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无奈答应了这小子的霸王条款,妥协道:

“可以。但我要当新郎。”

魇髅一拍桌子,欣然应允:“好,就让你当新郎!”

杵在门外偷听的黑白无常笑不可支,过来提醒道:“公子,你将来回想起这段往事会后悔的。”

魇髅满不在乎地一抹嘴:“少啰嗦,快给我们准备道具,再叫一些鬼来‘迎亲’,婚礼要最热闹最逼真的那种!”

阎胤回家时,听到殿外锣鼓喧天,百鬼吹吹打打,欢声笑语围聚一起好不热闹。

他正纳闷地府有什么热闹的喜事,耳边就听到有一些冥兵在偷偷议论——

“快走,我们赶紧过去看热闹。”

“什么热闹?”

“听说冥君的小公子要嫁人啦!”

冥君:……

阎胤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像是一具开裂的泥塑,他那个逆子好像又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荒唐事。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这是要翻天的节奏。

阎胤及时遣散了一堆吃瓜群众,哭笑不得地望着面前一对‘新人’,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那乖儿子,被打扮成新娘子的模样,头上披着红盖头,脸上涂着五颜六色的脂粉,被责骂后那张委屈的小脸十分滑稽。

而夙灼灵,头束红丝带,一身赤色男装英姿飒爽,从头到脚冷毅矜傲,让她扮演新郎官毫无违和感。

不过,这位小新郎官好像是赶鸭子上架,娶了‘媳妇’并不高兴。

不难怪,她的这位‘夫人’乍一看,比女鬼还要惊悚。

“我能听听这是谁的主意吗?”

阎胤这几日操劳得紧,又当爹又当妈,得帮新来的孩子寻找流散的魂魄,还得管控冥界秩序,实在心力交瘁。

但看见殿内这番啼笑皆非的景象,所有辛苦都烟消云散。

他从未见过儿子脸上露出那样欢快的笑容,以前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现在有了伙伴,每次结束公务回到寝殿,儿子再也不会望穿秋水地等他。

“回禀父君,是我的主意。”魇髅那小子很实诚地举起手。

“开心吗?”阎胤问。

魇髅绽开烈焰红唇大笑:“开心!”

阎胤颇为无奈地揉揉额角,“唇红粘牙啦,小蠢货!”

“哦。”魇髅勾起小舌头,舔了舔牙齿,转头问‘新郎’:“相公,还有吗?”

夙灼灵一本正经地低头检查,确认道:“没了。”

阎胤捂脸没眼看,“你就这么喜欢她吗?”

魇髅点点头,咬着指头问:“阿灼可以一直留在这里陪我玩吗,父君?”

阎胤幽幽叹息,“近日,本君又收集了灼灵的其余魂魄,可还差两缕怎么也找不到。”

魇髅一把抓紧父亲的手,急问:“那怎么办,阿灼会不会消失?”

阎胤拍拍他肉乎乎的小手,宽慰说:

“只能拿其他东西填补了,否则她的三魂七魄仍无法凝聚,迟早灰飞烟灭。”

灵族素来最重恩义,有恩必报,有情必偿,夙灼灵心怀感激,躬身致谢:“多谢冥君劳神费心,灼灵定将您今日所施恩泽永记在心。”

阎胤伸手将她扶起,面带慈笑:“这样吧,你既然想谢本君,答应我一件事如何?”

“冥君请说。”她道。

“本君见你与吾儿小髅有缘,不如趁早定下婚约,我不在的时候,需要你帮我多看顾这个混账小子。”阎胤说话郑重其辞,听起来像是一种委托。

阎胤有恩予她,于情于理,他的请求不能拒绝。

夙灼灵沉思良久,颔首同意。

魇髅当场乐坏了,在原地挥臂高呼万岁:“太好了太好了,阿灼要嫁给我啦!!”

阎胤会心一笑,如释重负:“如此,本君也就放心了。”

*

从那日起,冥君家中养了个童养媳之事传遍冥界,所有鬼差对此津津乐道,赞扬冥君有好生之德,大发慈悲收留那奄奄一息的残魂,还不辞辛苦替她聚合三魂七魄。

冥君对这位将来儿媳上心程度甚至不亚于他儿子,有传言说他为了帮其聚魂还阳,还请来了神界德高望重的天地之主——枯阳元尊助阵。

无风不起浪,确有其事。

阎胤为了帮夙灼灵缝补三魂七魄,重归六道之列,煞费苦心地将那位万神之上的至尊给请到冥界。

枯阳元尊与地府冥君乃是至交契友,很乐意出手相助。

得知这一消息后,夙灼灵不免受宠若惊,从未被命运眷顾的她,没敢奢想有一天会被天神垂怜。

她和枯阳见的第一面,是在青磷炎谷之中。

那是一条靠近地心的险峻峡谷,里面有条流着青色岩浆的河流,滚烫的液体冒着腾腾热气,场面凶险,四面都是燎舌的焰火。

残魂穿过喷薄的热浪,于万丈深谷的裂隙边缘,窥见了一位白衣无暇的清润少年。

他应该是传闻中那位矜贵的天神,枯阳元尊本人了。

那位神明身后自带金色光晕,在烟雾缭绕之中犹如雾里看花,并不真切,他就那样一尘不染地屹立着,仿佛不存在这污浊的世间。

听说元尊是万相骨,可变化万种法相,并不以真实面目示人。

枯阳好整以暇地在等她上前,极有耐心,看上去既从容又和气。

夙灼灵慢悠悠地飘向他,路上一直在想该如何与之打招呼,若是能讨得他的欢心,待会这位神仙帮起忙来可能会更加尽责一些。

枯阳看这抹残魂上前,先招了招手,亲切问候:“你好呀,小朋友。”

夙灼灵木讷地愣在他面前,多少有些忸怩不安,一时间忘了准备好的礼貌措辞。

好在这位大人物并不在意,低眉含笑,和蔼问询:

“听冥君说,你是灵祖昭妤之后,汝唤何名?”

“夙灼灵。”她惜字如金。

热辣的蒸汽滚滚扑面,两人距离不远不近,视线不甚分明。

“你站过来一些,让本座看看相貌。”枯阳唤道。

夙灼灵很听话地照做,慢慢向前挨近这位性格温煦的神明。

可等她真正出现在他面前,不知为何,对方情绪变得尤为异常,连嗓音都在发抖。

“晚儿,真的是你?”

看枯阳元尊的表情,几乎是要哭了。

但晚儿又是谁?

夙灼灵欠了欠身,“元尊,你认错人了。”

枯阳闻言一怔,方觉在他人面前失了仪态,略微调整心绪后,又敞露笑容:

“抱歉,是本座认错人。”

夙灼灵放下心来,虽是一场误会,但她总似有若无地感受到某种深沉的关注。

在不经意抬眸时,对方视线也不避不迎,反而对她付之夷然一笑。

“可以开始了吗?”夙灼灵迫不及待地问。

“自然,”枯阳顿了顿,转念道:“不过,阎胤只让本座助你修复魂灵么?”

夙灼灵点头:“是。”

枯阳浅淡一笑,“本座有更好的提议你听不听?”

“什么提议?”夙灼灵眸光微烁。

“本座不仅可以修补你的魂脉,还可帮你铸造一具躯骨重回世间。但是,过程极磨人心智,稍有不慎便会魂飞魄散。你愿意一试吗?”枯阳问道。

现摆在她面前有且仅有一次重生机会,不是生就是死!

与其终日在暗无天日的地府中残喘,何不放手一搏?

夙灼灵不假思索地回道:“愿意!不管多艰难,我都要试一试!”

“好,有骨气!”枯阳不吝赞许,蓦地笑容一收,指着万丈深渊下的青色岩浆道:“那么,跳下去吧。”

跳下去???

夙灼灵侧头看了眼谷底,峭壁之下蕴藏波澜暗涌,四面磷石被烧灼得通体透亮,藏青色的熔浆在蒸腾的白雾里喷涌而出。

热浪翻滚,烟幕磅礴。

脚底的岩浆熔池好似一大锅沸腾的铁水,从高往低倾泄横流,绵延万里。

场面险象丛生,碎石掉入连渣都不剩,若跳下去,九死一生。

但她只有眼前这一条路了。

夙灼灵握紧拳头,默默走到裂谷的崖边,望着从熔浆中冒出的炽烈炎气,一咬牙,张开双臂纵身飞跃。

那抹魂灵身影翩然,似一道壮烈的弧线划过,坠入那条声势熏灼的烈烈熔河。

枯阳面容沉静如潭水,但此刻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他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杳无声息的谷底,额上渗出细密冷汗。

如若沉坠的灵魂就此消匿得无影无踪,多半是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经历青磷焰火淬炼的魂灵,坚韧不摧,可浴火重生,直登神境。

这是一条捷径,也是一条死路。

古往今来,没人能踏出地心炎谷一步,葬身火海者不计其数。

等了许久不见响动,枯阳内心焦切万分,几乎想以身犯险下去救人,心念一转间,耳边猝然响起一阵炸裂声。

他几乎站不稳脚跟,四面峭壁动荡,乱石纷纷坠入谷底,顿时激起无数绚烂飞瀑。

那景象壮烈非常,恐怖如斯。

焰云朵朵,烁光炫目如白昼。
烟柱林立,闪电激奔似狂蛇。

自天地初开以来,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恢弘盛大的焰火奇观。

烈焰宛若一朵朵绽开的幽冥青莲,无穷无尽地往岩浆源头不断蜿蜒,像特地为谁点亮了一路烛火,迎接神迹。

夙灼灵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人死后还能如此痛不欲生。

在落入谷底的一刹那,她被炙热无比的岩浆吞没,烈火燎舌,舔舐着脆薄如纸的残魂。

疼痛遍袭周身,她四肢痉挛扭曲,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栗。

这抹残魂任由青焰炙烤心神,备受煎熬地躺在熔浆中,怎么也看不清未来。

她想,若能熬过此番撕魂裂魄般的剧痛,想必以后没有什么苦楚是她吃不了的了。

万般皆苦,哪有易事,总得熬过这一关再说吧?

炙烈的焚烤还在持续,她五感近乎麻木,已经疼得没有知觉了。

心灰意冷之际,有那么一个错觉,夙灼灵觉着自己的神魂与青炎不断地融合、消解,俨然已成了岩浆的一部分。

这是要被吞噬殆尽了么……

啊——啊——

片晌,谷底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万道岩浆交织成一股麻花在半空汇聚,隐约可见焰火中的人体雏形。

烈焰炽猛,涤神荡魄。

磷石铸压为骸骨,熔浆灌浇成血肉,她在灼灼青炎中睁开双眼——

涅槃成神。

  • {{attr.name}}:
小说库

《死对头他没有心》作者:卡伽(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18 15:54:36

小说库

《王爷他受宠若惊》作者: 舒悦凌(完结)TXT下载

2021-12-18 16:02: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