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他受宠若惊》作者: 舒悦凌(完结)TXT下载

作者:舒悦凌
类型: 宫廷侯爵,天作之合,重生,复仇虐渣
状态:已完结
主角:李凤卿,慕容麟

文案:

全文完,完善内容修bug改错字中】
【预收《前相好是我师尊》求个收藏=v=】
李凤卿被人操控一生落得个魂断乱尸坑的下场,没想到最后替她收尸的竟然是她爹的死对头慕容麟。一朝重生,她只想远离这些是是非非,哪知早已身在局中……
‘亲爹’谋反,她当着慕容麟的面一刀送人归西;大成公主前来和亲,她直言有她就够绝对三年抱俩;慕容麟昔日救命恩人前来投奔,她立马给人安排抛绣球,美其名曰“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北风吹狂沙起,她送慕容麟上战场“你且宽心,有我在,京都这些老不死的折腾不起来”……
【红尘多少长情/事,不过一句爱你懂你和敬你】
——————————————————————
——————————————————————
下本开《前相好是我师尊》求收藏:
【清冷毒舌颜控女仙尊VS温柔雅骚腹黑小徒弟】
“修仙吗?包吃包住管分配,还附带双修售后服务。”
“修修修!”
人魔合体的君靖岚被属下背叛,醒来变成了人尽可欺的废柴,机缘巧合参加了九临仙山的招生大会。被人打骂垂死之际,一阵清冷威严的声音打破了会场结界……
众仙心有余悸:“仙尊,此人根骨奇差,不是修仙的料啊!”君靖岚泪眼汪汪:“你们才根骨奇差!全家都根骨奇差!”
墨颜羽不怒自威:“确实根骨奇差!这么些年占着茅坑不拉屎,九临仙山就算是养老院也都快破产了,本尊不介意你们去人界修几个道观当吉祥物。”
在众人呆滞的眼神中,她转身搭上君靖岚的手腕,拉着人离开会场,边走边问:“你可愿做本尊弟子?”他好可爱脸蛋好嫩好白,想捏想捏想捏!
君靖岚连忙点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背靠大树好乘凉,看谁以后敢欺负我!
墨颜羽盈盈一笑,步子加快。搞到了搞到了搞到了!奶呼呼的小徒弟,看谁以后再说本尊弟子都是些歪瓜裂枣的!本尊打爆谁的头!
本文又名:
【我死后前相好对我念念不忘】
【师尊‘杀我’以证道,‘我娶’师尊踏五界】
【我被师尊仙屋藏徒】
【师尊的修仙售后服务倍儿顶棒】

《王爷他受宠若惊》小说精彩试读:

京都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的大雪,夜间天地浑然一片苍茫雪色,亮如白银划破黑暗。
几名孩童在街上嬉戏打闹着,白雪落在他们的身上,模糊了视线,喧嚣了玩闹。嬉笑声裹挟着雾气,银白的雪花不一会儿便在追逐中抖落了下来,身后的地上踩出大小不一的浅坑,没一会儿,就又被天际间落英般的大雪覆盖。
嬉闹和追逐声在一座府邸前停下。
孩童们好奇地盯着府邸前的那位老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老者一身素白的衣衫,双手搓着哈了几口热气,而后端详地看着他们,神色顿了下,忽而道:“来,娃子们,过来。”
老者唤了声,抬手示意了下。

孩童们互相看了几眼,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时,一个胆子大的上前了几步,转动着黑色的眸子抬头看向老者,没有一丝怯懦的意思。
后面那几个站在原地低头窃窃私语。

老张看了眼跟前的小孩,摸了摸他圆滚滚的脑袋,最后一手捏着他的小脸笑盈盈道:“来,给你,新年快乐!”小孩本能想避开,但很快便放弃了,因为他看见老张怀里的糖果和碎银拿了出来,一只手递向自己。
“谢谢……”
把门前另外几个好奇的孩童叫过来,老张每人给了一些碎银,打发他们去别处闹。
今夜不但是除夕,也是这座府邸主人回来的日子。主人喜静,不爱热闹。他自然是要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要仔细打理好的,不能出一点意外状况。

老张是王府的管家,同内院的林姑一样,负责料理王府的相关事宜。此刻他正在张罗下人,忙着挂彩灯,点缀王府外围。
“偏了偏了,往左边一点!”老张对着木梯上的下人大声道。
“哎呀,再往回一点点!”
“再高一点!”
“再往下一点!”
……

忙碌间,一位婢女形色匆匆从远处回来,却不料撞了老张一个趔趄。
旁边挂彩灯的下人从梯子上下来赶紧扶了老张一把,这才让他没摔倒。老张点头致谢,吩咐他们先回去,回头看着眼前的人,沉霜一般地眼睛狐疑的上下打量着。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那婢女低头不敢看他:“张、张管家……”

声音听着有些耳熟,老张弯腰瞅了一眼,是府内琬姑娘的婢女。“是你啊!这大晚上的不待在王府内伺候你家主子,跑出去做什么?不知道王爷今日要回来吗?”
那婢女看了一眼后立马就低下头,诺诺道:“奴婢、奴婢是奉我家小姐之命前去买东西……”

老张闻言才看见她右手背身的地方提着什么东西,忙问:“买什么了啊?”
“红、红梅糕。”婢女小声回道。
老张一愣,“原来如此……红梅糕是王爷最喜爱吃的,你家主子有心了,下次别这么莽莽撞撞的,进去伺候吧。”
“谢张管家。”婢女拿着红梅糕进了府。

老张看着刚刚挂好的彩灯,还有王府内一片祥和喜庆的氛围,不禁喃喃自语:“红梅糕常在,物是人非……”

.

“小姐,刚收到那边消息,说王爷已经回来了,此刻直奔皇宫而去,等见了陛下就会回府。”那婢女双膝跪在地上,双手递上红梅糕,小心翼翼的看着大厅内端坐的女子。
“嗯,下去领赏吧。”荀琬看着桌上的红梅糕浅笑。
这是慕容麟最喜爱的糕点,因为取材必须是刚开没多久的烈焰红梅花瓣,所以制作起来不容易。
她可是花了不少价钱,才重金买到如今这么一点的。

“我今天这身装扮怎么样?”荀琬抓着身旁一个婢女问道。
那婢女被她一抓,小声‘嘶’了一声,强颜欢笑:“很、很好看,小姐,王爷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
荀琬神色一顿,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又问了身旁其他几个婢女,直到大家都一致觉得好看的时候,她才真正的笑了起来。

来容王府这么久,她早就已经摸清了慕容麟的诸多喜好。为的,就是拿下慕容麟,坐上这容王府真正的女主人之位。

慕容麟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子,反而对那种清冷朴素淡雅的女子比较有好感。今天这身衣裳可是她挑了很久的,就连衣裳的花色图案纹路,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
刻意的去模仿一个人,无非是因为那个人过于耀眼,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地位和关注。
李凤卿在慕容麟心里占据了大半的位置,生生将她挤了出来。

没过多久,荀琬的笑声就停止,她忽然想到李凤卿还留在府中。此前慕容麟外出的时候,曾经交代过她,别让人离开王府。
慕容麟对李凤卿很重视,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若非如此,她早就是这容王府的女主人了。好在老天给了她这次机会,趁慕容麟不在的时候,可以悄无声息的除掉李凤卿。
如今慕容麟已经回城,她必须要在慕容麟回府之前,解决掉这个麻烦。

“那李凤卿死了吗?”荀琬偏头问了一句。
身旁立刻有人回话:“回小姐,昨日奴婢去看了,那李凤卿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跟个死人没两样,怕是已经咽气了。”

沉思了一会儿,荀琬起身道:“是这样,你去看看,要是没死的话把人解决了,”荀琬做了一个手势,随即又道:“再找两个人把尸体处理了。记住,别让人发现了。”
“是。”
这样一来,就算慕容麟回来,李凤卿死了,死无对证,慕容麟也不能拿她怎么办。

.

容王府后院内,一间被人遗弃的荒废屋子。那差不多快掉落的破门在寒风肆虐吹刮中,砰砰作响,月光穿过破旧的大门,照在一个看着还算像个人形的‘东西’上。那‘东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原先那几天,一到晚上冷风一吹,‘它’还会抖动,而现在‘它’已经动不了了。

李凤卿从一个正常人到变成现在的‘东西’,只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半个月的时间,摧毁了李凤卿的一切生机和希望。

都说润雪兆丰年,但这样的大雪对她来说,无疑是厉鬼催命,阴差勾魂。
自从被荀琬派人打断四肢后,再加上这冰冷的天气,被关在这无人问津的地方,能活这么久已经够了。在这样一个阖家欢乐的喜庆日子里,没人在意她的死活。这具身体,大概是撑不过今晚了。
原本还有一丝丝清明的眼神慢慢暗淡下去。她想——
怕是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

前几天荀琬又派人将她身上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的伤口捣烂,现今浑身伤口腐烂,还有一些血渍慢慢从身体里流出来,有的伤口甚至已经化脓。脏乱乌黑的头发将她的面容遮盖,如果不是鼻尖还有那么轻微几乎察觉不到的呼吸,可能已经看不出来她还是个活人。
其实,已经跟死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在她自己看来,躯体已经死亡,唯剩下这颗空荡荡的灵魂,还在期待着什么。

风雪还在下着,距离真正的死亡和消散还剩最后一点时间。
黑白无常或许正在赶来的路上。

.

破败的门被人一脚大力踹开,溅起的灰尘像是在宣告着最终的宿命。
一个婢女站在门口,嫌弃的瞥了一眼,尖尖的声音吩咐道:“人就在里面,你们进去吧。”身后的两名大汉立即越过她,进了屋内。

屋内墙壁上血淋淋的刑具,已经足以让两个大汉浑身战栗,借着月光,他们发现了地上躺着的‘东西’,一个出于好奇上前摸了摸,发现已经变冷,甚至还有些僵硬。一个掏出身上的麻袋和捆绳。

“找到了没?”屋外的人开始催促。
“回姑娘,找到了。”先进门的那个大汉回头喊道。
屋外的人不耐烦道:“找到就赶紧的,趁现在没人赶紧装了给扔了!”这地方阴冷潮湿又污秽,没人愿意在这个地方久待。

一个大汉有些不耐烦道:“真他娘的晦气!快点把她弄走,我还赶着回家吃年夜饭呢!”

“哦。”另一个大汉应了声,收回手臂的时候,无意间扫了眼李凤卿黏在脸上的碎发,只一眼,他便发现那碎发下面睁着的眼睛在看他。即便那双已经没有任何情绪和生机的眼神,就那么安静的瞥着他,一动不动,也着实吓着他:“啊——!!!”

“怎么了?小点声,你们是想让王府的人都知道吗?”屋外的人提醒道。

同伴看向他问道:“怎么回事?”
他被吓得不轻,“诈诈诈诈诈尸了——!!”他跌坐在地,双臂撑着身体连连后退,眼底一片惧色笼罩。

“鬼叫个什么!”同伴看他那样子,好奇地上前也瞧了一眼,发现那双眼珠只是空洞的睁着,他动脚踢了踢李凤卿的脚裸,发现没有任何反应,便催促道:“行了,我看这人都咽气了。大晚上的咱也别自己吓自己,赶紧的给扔了,也好拿钱回家歇着。”

那大汉伸手哆哆嗦嗦的嘴里不知道念叨了些什么,然后把自己身上的外衫脱下来给她盖上。
“你这是做什么?一个死人而已!”同伴指着李凤卿身上的外衫问他。
他不敢看李凤卿的眼睛,身子颤巍巍抖了下,小声回道:“再过一会儿就是新年了,大、大哥……”
人死为大,黄泉路上给她留点温存吧。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一声叹息传出。

随后李凤卿便被装进麻袋,捆上绳索。趁着府内没人注意,两名大汉抬着李凤卿的“尸身”在婢女的带领下从王府后门出府。一路急行,将她扔在乱尸坑之后,两人便拿了赏银离开。
那婢女在原地看了眼乱尸坑中的“尸身”,上前解开麻袋,咒骂了一句:“死都死了,还要什么体面!哼,贱蹄子,要不是你,我家小姐早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了!活该!啊呸……”她咒骂了一会儿,又瞧瞧天际间纷纷散落的雪花,双手哈气搓了几下,最后一脸烦躁地离开。

.

风雪继续肆虐的吹刮着,似乎是因为身前作恶太多,所以连最后一点体面也不愿意留给她。呼啸又冷冽的寒风裹挟这大雪纷纷而来,将她身上仅存的‘温暖’剥离。
外衫被风雪吹刮走,说不了话,动不了,只剩下微末的意识还在感知外界。

风雪寒冬夜,魂断乱尸坑。

不远处的爆竹声响起,她因为发现自己可以看见那灿烂的烟花而惊喜,然而下一瞬却怔住,悬浮在空中的身体,使她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她的尸身正躺在一个巨大的乱尸坑中,与四周那些不知名的白骨相伴为邻,与这天地间悲凉落寞凄然为伍。

“终于解脱了吗?”她问自己。
静静地看着远处绚烂的烟火,又看看乱尸坑中的‘自己’,她迟疑了下,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嘴巴哆嗦着道了一声:“…新年、好……”

冷风呼啸着,她感到彻骨透寒。
不该啊——
明明已经是一个孤魂野鬼了,还怕冷吗?
她不解。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惊慌的躲在附近一棵大树后面,忽然又开始嘲笑自己:明明都是个鬼了,还怕个什么!

“卿卿!”一个穿着蓝色劲装的男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直接翻身跌在乱尸坑里面。
李凤卿认得他——慕容麟。
他怎么会来这里?

许久未见,但这熟悉的声音却是令她心头一震,眼睛一酸,但好像流不出眼泪。
对了,鬼是没有眼泪的。人是看不见鬼的。
于是她大胆的飘到慕容麟面前,想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

“卿卿……”
那双曾经提剑握枪的手,此刻竟然在乱尸坑里刨尸体!
——他,疯了吗?
李凤卿不可置信地看着乱尸坑内的人。

看着慕容麟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找她尸体的样子。
她不明白,自己因为李霖一事和他背道而驰,甚至还算计派人刺杀他,如今他这般样子是作何?

“卿卿,”慕容麟眼中悲恸不已,看着面前的尸体,轻轻拨开污乱的鬓发,将人搂在怀中,低声抽泣着:“…对不起…对不起…卿卿,若我早些回来……若我早些回来,你就不会……”

不会怎样?
不会死吗?
李凤卿问自己。命运让她无法选择,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或许她会在慕容麟给的机会前服那么一次软,是不是这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

都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这还是李凤卿第三次看见慕容麟哭,他是为自己的死伤心难过吗?
慕容麟年少从军,李凤卿和他聚少离多,也几乎没有看见过他落泪的样子。见过为数不多的两次:第一次是因为收复京都找回老王妃的尸骨,第二次是南夏柱石老国公慕容谭圆寂。
没想到……这第三次,却是因为自己。

“对不起…是我回来晚了……咳咳!咳咳!咳咳!唔——”
慕容麟气血翻涌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在了李凤卿的尸身上。

李凤卿有一瞬间惊愕——
他这是体内盘龙枪的霸道气劲又开始反噬了!
“慕容麟,你、你别……”话说了一半她又停了。
自己都是个孤魂野鬼了,说这些他又听不见。

慕容麟慌张又害怕的替她擦拭这血污,生怕弄脏她的尸身——尽管怀里的这具尸身已经脏乱不堪。
他脱下自己的披风,笨拙地裹在李凤卿的尸身上,小心将她怀抱着,无视这漫天的风雪。

李凤卿看着乱尸坑中间坐着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划过心间。
“我以为我这样的人死了,是不会有人为我伤心流泪的……”

风雪越来越大,似乎是要将慕容麟吞没一般。
然而坐在乱尸坑的人抱着她那具早就已经没有呼吸的尸身,无声的呢喃着。
风雪迷了眼,同时也葬送了她的身和他的心。

忽然一阵狂风刮来,李凤卿没了意识。

意识再次苏醒的时候,是一片漆黑的树林。她只觉得四肢有些僵硬,使不上力气。身旁的马儿见她醒来,低头嗅嗅。
李凤卿攀爬着靠在一棵树上,迷乱的眼神环顾了下四周,前方不远处好像有什么人在说话。

“你……”
“容王爷,对不住了!”
‘噗呲’一声,是刀剑入体的钝感,和一个男人痛苦的闷哼。

李凤卿一手揉着额角,一手试着慢慢聚力,抬手起去抓马缰。眼看就要抓住,哪知马儿嘶叫了一声。

“什么人!”
黑暗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伴随着长刀从人身体抽离再到入鞘的声音。

李凤卿一个激灵,脑袋终于清醒过来,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儿,强撑着身子的不适,站了起来,抓住马缰绳翻身跃上。
死亡的气息逼迫着她,必须赶快离开!

惊恐和离奇伴随着她,迫使她回头看了一眼,那蒙面杀手正追着自己而来,与此同时,那具刚刚倒下的“尸体”此刻正倚在一棵大树枝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而她对那个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尸体”一点也不陌生——
慕容麟!

  • {{attr.name}}:
小说库

《俘获一只恶神》作者:玄黛青(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18 15:58:42

小说库

《九王妃她又又又翻墙了》作者: 暴富的苏梨(完结)TXT下载

2021-12-18 16:09: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