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囚欢》作者:芊泽公子(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芊泽公子
类型: 强强,天之骄子,青梅竹马,甜文
状态:已完结
主角:玉晴,裴宴归

文案:

权臣囚欢
娇矜钓系美人vs威严冷厉首辅
裴宴归为官的初衷,竟然是为了养活一只娇贵的金丝鸟,可这只鸟却耐不住清苦,在他被贬谪后拍拍翅膀飞走了。
他在暗处看她偎在新男人身边,言笑晏晏,像是根本不记得曾有过他。
最后,他问那个女人是否有一刻爱过自己,答案却是,你猜。
登顶之后他只想做一件事,折翅。
·
落魄的小郡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不过是心心念念着复仇,既然身边的男人已经是颗没用的棋子,扔掉~
大仇得报,本以为可以恢复尊荣,他却拿着一纸文书找上门来,说自己是他出逃的外室,命官差将她抓回王府。
玉晴日常看他和未婚妻秀恩爱,闲暇时搞搞事业,给自己的小侄儿洗脑,千万不能相信那个怪叔叔。
当问起什么时候才能放她走,对方勃然大怒:“孩子都满月了,夫人还想走?”
温馨甜宠,未婚妻只是炮灰,一生一世一双人~
.
预收文《高门宠婢》
十五岁的小公爷,偷偷抱了个奶娃回来,任人这么逼供,都只说是他生的,急死全家老小。
林涵家破人亡后,被人捡了回去,跟在赵墨身后做了八年尾巴,赵墨订亲那天,她被一块糕饼给呛死,从此成为赵墨心头永生难忘的白月光。
一觉醒来,重生在内侍监小太监团子身上,而且还是女儿身,吓得她只想赶紧逃回国公府。
可同屋的小太监郑重警告她,想活命,就必须保守这个秘密。
她没有宫斗的脑子,浑身上下心眼加起来就不超过三个,每天唯一期待的就是放饭,吃了再睡会,看能不能再穿回去。
终于有一天,她弄明白了自己竟然重生到了三年后,而彼时赵家已经反了,是她的亲主子赵墨登上皇位。
凤栖阁上,看着一身矜贵俊雅的赵墨,团子弱弱问道,那个,还能再做回你的尾巴吗。

《权臣囚欢》小说精彩试读:

诱心(1)

氤氲了一室的茉莉熏香,是玉晴一直喜欢的气味。

这一晚上她都没怎么睡着,此时脑子钝钝的疼,双手紧紧攥着被角,身体蜷缩着,娇小得像一只绵羊。

枕头上残余淡淡的沉香,裴宴归天不亮就起来了,离去前告诫她,不要再生事端。

心里绞着一团乱麻,玉晴忍着头疼,回想自己昨日是怎么不要脸的去拦轿……

仗着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敢来自荐枕席,当时他看自己的眼神,简直像要冻穿她的五脏六腑。

这两年,他必是已经厌恶极了自己。

可当初对他的表白嗤之以鼻时,怎么会料到,有朝一日身份会发生这样大的逆转。

如今他得道升天,自己却反成了贱奴。

玉晴告诉自己,要忍耐,否则何必不跟母亲一起逃亡凉州,而是一个人颠沛流离的回来,找故人寻求庇护。

打自三年前,父亲暗地里让她背各种花名册,以及人物关系图,理清朝中微妙的局势,就是早料到家族会有倾覆的一天。

可父亲直到战死,都没有举起反旗。

沈家世代忠君,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实乃令人唏嘘。

·

玉晴记得清清楚楚,所有的关系网络,最终指向两个人,太子姐夫跟恒王殿下。

这是天晟国除了狗皇帝以外,手握权柄最大的两个人。

两年前,光耀华贵的太子殿下,最终被一阉人斩断头颅,残躯悬挂于宣武门前,被烈日暴晒,被秃鹫啄食。

父亲和大哥、二哥当时正在东离国交战,苦苦支撑了半个月,最后援兵补给不至,战死异邦,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恒王带着一众文官上书,说武侯早有反心,且提交了厚厚一叠父亲与西域往来信笺,中心意思就是,武侯要联合西域,带凉州军侵占皇城,给太子殿下报仇,并且取而代之。

一夕之间,玉晴从金尊玉贵的郡主,沦为叛臣之女,等候发卖。

买她们的那户人家,据说是沈家亲眷,曾受过父亲恩惠,将她们安置在一处宅子里就不管了,每月送去生活所需。

可前些日子,父亲的旧部悄悄寻上门,要接她们一起去凉州。

·

她是瞒着母亲,偷跑出来找裴宴归的。

记忆中纤白阴郁的少年,如今仿佛脱下了那层灰暗的壳,变得如日般光鲜灼目。

想起昨夜他的反应,玉晴攥着被角的手指稍稍用力,莹白的手背上,青筋突了起来。

他就像是寒山寺的僧侣,坐在灯下读了一夜的书。

门突然被推开,两个丫鬟走进,催促道:“还要赶路呢,姑娘快起身吧。”

裴宴归身边统共就两个丫鬟,此刻说话的这个叫慧娘,身材丰腴健硕,看样子至少有二十岁了。

另一个容貌稍微清丽些的,叫青雀。

“两位姐姐,可否先给我件衣裳。”玉晴嗓音本就娇软,有求于人时,会掺着一丝沁甜。

被褥之下,她的身体不着寸缕,被粗粝的面料磨蹭一夜,好几处都泛起红痕。

此时半坐姿势,被子恰好遮住胸口,露出嫩生生的削肩,和两截金玉般的锁骨,几处被刮伤的红痕也被雪白肌肤衬得愈加明显。

床单上,几处血迹浓艳,如盛开的芍药花。

青雀和慧娘不由看呆了。

·

尽管面色苍白,又瘦骨伶仃,亦掩不住豆蔻少女本身引人采撷的鲜嫩感。

玉晴观她二人神情,眼中缓缓蓄起几分笑意。

这一笑,就如春水里被投进一朵牡丹花,立时泛起摄人心魄的淡淡涟漪。

昨晚,她不过往床单上洒了几滴指尖血,那人脸色便变得可怕至极,像要生生吃了自己一般。

“既然如此,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一起好好伺候大人就是。”开口的是青雀,脸色青白交替,十分精彩。

“原来姐姐,你也是——”玉晴的脸红了,是憋笑憋红的,裴宴归啊裴宴归,枉你外表看上去清冷不食人间烟火,原来也是头不挑食的种马。

慧娘有些怪异的看了青雀一眼,默默咽下了嘴边的话。

“你等着,我去取我的旧衣裳来给你。”青雀笑着转身走了。

“给两位姐姐添麻烦了。”她微微垂着头,身子瑟缩成小小一团,看上去柔弱可怜极了。

慧娘只是单纯伺候生活起居的丫鬟,且乐于见青雀失宠,对玉晴态度就好了起来,殷勤的给她倒了杯茶:“姑娘先喝口水,等换好衣服,就可以下去吃早饭了。”

“嗯,多谢姐姐。”玉晴接过水杯,微微抿了口。

此时,母亲她们应该已快到凉州了吧,那里是先帝赐给父亲的封地,至今还由父亲旧部管辖着,虽不富庶,亦能让她们安稳度日。

玉晴眨了眨眼,将那一股子涩意压下,笑着将这杯茶小口小口的饮完。

她缠上裴宴归,其实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回京都那个圈子,即便是无名无份,亦有机会见到很多旧人。

比如受过沈家恩惠的文王,和一直暗地与沈家交好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蔷。

还有三姐姐和侄儿周蹊都在京都,她怎么舍得下——

青雀拿来一套湖水蓝的裙子,布料有些单薄,慧娘看在眼里,没有作声。

玉晴提起裙摆原地转了个圈儿,一双笑眼弯弯的,像两个明晃晃的小月牙儿,脆生生道谢:“这件衣裳我很喜欢。”

若非找周叙打听过她的身份,青雀倒真要被她这句话唬住了。

先帝钦封的玉晴郡主,性子出了名的挑剔,非绫罗不加身,可会瞧上她这一身行头。

青雀不太会装样子,回了她略有些尴尬的一笑。

简单的洗漱之后,玉晴便随她们下楼吃早膳。

驿站的大堂里坐了一圈,都是随行的粗人,没瞧见裴宴归,玉晴不禁有些失望。

“大人是在包间里吃的。”慧娘引她坐下来后,大声介绍道:“玉姑娘已经是大人的房里人了,日后大家伙都要敬着些。”

玉晴正在喝一盅羊奶,闻言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这种事,用得着昭告天下么。

却见对面青雀的脸色有些难堪,心下失笑,这是在拿她当枪使了。

逐一跟他们点头还礼后,心里终是有了几分不耐。

才刚喝完一小碗羊奶,有小厮从楼上溜烟跑下,桌上的人便迅速散去,开始各司其职。

玉晴站起身,目不转睛盯着楼梯方向。

半刻钟后,裴宴归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目光相视的一瞬,他眼里浮现轻微的不愉,仿佛并不是很想见到她。

这时驿站的门大敞而开,浓冬的风灌进来,她不禁轻轻打了个哆嗦。

一晃神的功夫,他已经移开目光,不知在跟身边的人说些什么。

今日他穿一身靛蓝色直襟窄袖袍,人显得修长单薄,目光沉郁,不疾不徐从楼梯上走下,从容中透出一股浑然的矜贵俊雅。

许是昨晚没有睡好,仔细看去,尚能分辨出他眼下一抹淡淡的青色。

玉晴由衷欣慰,自己没有选错人。

世人形容裴宴归,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单就这张脸,已能将京都所有权贵子弟都比下去。

·

马车停靠在驿馆门边,玉晴走到风口上停下,即将擦身而过时,伸手扯了扯他绣了翠竹暗纹的宽大衣袖。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年轻男子不由驻足,好奇的朝她这边张望。

玉晴突然觉得,自己脸皮实在太厚了些,从哪里学得的这些青楼做派,简直罔顾母亲经年的教导。

可想到在相思馆里煎熬的三姐姐,她手心又攥得更紧了些,直到骨节微微泛白,全身都紧绷了。

这是白天,不是昨晚昏灯寒夜,孤男寡女。

当时她放软了身段去求他,对方是怎么回应来着——

“两年不见,表妹着实变得更不要脸了。”

  • {{attr.name}}:
小说库

《当第一美人退婚后》作者:叠叠猫(1-62)TXT下载

2021-12-19 11:40:36

小说库

《想搞基建,召唤玩家就对了》作者:秃猫追毛球(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19 11:52: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