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病弱皇帝抢亲了》作者:翠黛(1-42)TXT下载

作者:翠黛
类型: 宫廷侯爵,情有独钟,重生,甜文
主角:顾苓柔,萧渊

文案:

上一世顾苓柔嫁给了镇北侯世子,婚后琴瑟和鸣,是世人眼中的一对眷侣
但镇北侯世子造反成功后,直接迎接她的表姐进宫,封了她的表姐当皇后。
而自己,沦为冷宫弃妃,染病而终。
原来自己一直是表姐的一个替身。
夜半缠绵时,世子嗓音低哑,叫的从来都不是“阿柔”,而是“阿蓉”。
一觉醒来,顾苓柔发现自己重生在了和镇北侯世子定亲当天。
想着这辈子不能重蹈覆辙,顾苓柔准备悔婚。
却不想,自己还没悔婚 ,竟然就被抢婚了。
*
当今天子萧渊体弱多病,在镇北侯世子定亲当天公然抢夺臣妻。
京都人都暗叹顾苓柔命苦,嫁不了自己心上人,被抢去伺候一个阴晴不定的病秧子。
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要守寡。
已经咸鱼的顾苓柔:那就准备躺平当太后吧!
但顾苓柔惊奇地发现:
镇北侯世子怎么被流放边疆了?
自己的表姐怎么出家当了尼姑?
原本病弱的皇帝陛下怎么超长待机了?
*
宫人们亲眼看见,在外面杀伐果断的皇帝陛下,眉眼温柔地望着皇后娘
将鱼刺全部挑出来,喂到皇后嘴里:“卿卿,我亲手做的鱼,好不好吃?”
#重生后我成了病弱皇帝的白月光#
【病弱.腹黑心狠.纯情皇帝VS重生.不信爱情.理性美人】
【阅读指南】
1.男女主姐弟恋,双重生,年龄差两岁
2.谈恋爱为主,打脸虐渣是顺便
3.架空,勿考究
—–
【预收文案】
赢钰是秦国二公子,十岁到晋国为质。
他在晋国受尽屈辱,是晋国三公主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予了他温暖。
他一直生活在黑暗中,而三公主就是他生命中的那道光,所以他愿意为她倾尽所有。
直到他的嫡长兄秦太子出使晋国
席间,三公主含情脉脉,与太子谈笑风生
看着太子与自己相似的眉眼,赢钰才知道自己只是兄长的替身。
过去的那些关怀,不过是三公主施舍给他的怜悯罢了。
*
三年后,秦太子突然亡故,二公子赢钰登基,秦国大军兵临晋国国都
晋国投降,赢钰将三公主强取豪夺进宫,困在咸阳宫
轻纱帐内,总能传出铁索和银铃的声响
既然得不到她的心,那便困住她的人。
秦王宫里的人都知道,晋国三公主姬如玉是秦君的掌心宠
秦君对她百依百顺,惟命是从
直到有一天,姬如玉将一把刀刺入了赢钰心口
鲜血飞溅,宫闱失火,从此秦宫再无三公主。
而这时,赢钰才知道,再华贵的囚笼也困不住她。
#替身暴君的追妻火葬场#
【偏执暴君VS心机美人】
文案留于2021.08.26

《重生后我被病弱皇帝抢亲了》小说精彩试读:

夜幕降临了,一轮圆月悬挂在高空,又大又亮,有轻柔的晚风吹过,将顾府中四处挂着的红色帷幔吹的呼呼作响。

顾苓柔正坐在铜镜前沉思,她刚刚洗过的头发还带着淡淡的花香,墨发随意披散在身后。镜中美人虽未施粉黛,但有着极为红润的小脸,一双楚楚动人的凤眼,修长的柳眉,白皙的皮肤越发将她衬托得姿色无双。

她环顾四周,明日便是她和当今天子萧渊成亲的日子,现在府中入目全是喜庆之色,但是心中确丝毫喜庆不起来。

本想着这一世能够逍遥自在地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自此远离夫妻间的情情爱爱,不曾想到,事情远远脱离了她预定的设想,她怎么就要当皇后了呢?

她甚至都不知道她未来的夫君,也就是当今天子,究竟是何等相貌。

前世她对天子的印象并不深刻,只知道他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很少出席宫中的宴会。当时她作为镇北侯府的世子妃去宫中参加宴会,也只是远远地见上了天子一眼,但也未看清天子的相貌。

所有对天子的了解,都来自于“道听途说”。正是在旁人看来如此病弱、毫无攻击性的天子,却在景佑十五年对太后母族出手,将权利全部收回到自己手中。

就像猛虎突然伸出了利爪,杀得人措手不及。这时世人才知,天子虽看似柔弱,但却有着和柔弱完全不沾边的铁血手腕。

只是身子病弱年华终是短暂的,天子病逝于景佑十六年,也就是推翻太后的第二年。

天子一生都未立后,也无姬妾,因此传位于他年仅五岁的侄子。正是因为新帝年幼,原本被天子压制下去的势力再次蠢蠢欲动,最后江彻终于在所有势力中脱颖而出,篡位成功。

虽不知为何这一世天子会突然让她做了皇后,但估计也和顾家手中的兵权有关。顾苓柔想到接旨时父亲对自己的告诫,不论怎么说,皇家的婚约时毁不了的,只得接受,更何况还是后位。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她不再沉溺于小情小爱,这辈子和江彻再无瓜葛。

更何况,天子身体病弱,按照前世的时间推算,说不定她嫁过去没几年就会守寡。那时候,她再假死离宫过自己的逍遥日子也不错。

顾苓柔想着,便准备上床休息,明日还要早起梳妆打扮。

从明日起,她的一言一行都要代表着皇家颜面了,每想到这,顾苓柔都会蹙眉,心中便觉累得慌。

屋檐上的护花铃被晚风吹得叮叮作响,顾苓柔刚吹灭了烛火,自己闺阁的窗户便被吹开了。

刚坐到床上的顾苓柔有些无奈,只得再次披衣前去关窗。

顾苓柔正准备关窗的手突然一顿,她望向黑暗深处,只觉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不免警觉起来。

“谁?”

“阿柔,是我。”江彻穿着夜行衣,从黑暗深处走出来,他的后背与黑夜融为一体,像黑夜里的鬼魅。

“你怎么来了?”顾苓柔现在一见到江彻便觉得恶心,更何况现在是晚上,江彻大半夜偷偷潜入顾府,显然不会有什么好事,“世子还是请回吧,这里是顾府,可不是什么客栈。”

“阿柔……”江彻听到顾苓柔这么说,眼中流露出些许痛色,他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极力压制着什么,最后道,“我知道嫁给陛下非你所愿,不如我带你私奔吧!”

顾苓柔一听到江彻说的话只觉十分好笑,她竟不知江彻为了和顾家联姻能做到如此地步,居然愿意带着她私奔。

如果换做上一世,她或许会感动得要死。

但江彻说这话之时,顾苓柔早已看透了江彻,将他心底打得算盘看得清清楚楚,因此现在只觉得讽刺。

入情有多深,当明白一切后便会摔得便会有多惨。

“世子今夜可是喝醉酒了?怎么竟说些胡话?”顾苓柔笑道,略带嘲讽地望着江彻,“世子还是请回吧,要是再不走,我可要叫人了。”

隔着黑夜,江彻看不清顾苓柔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到顾苓柔冰冷的眼神,她一点都不在乎他了。

这让江彻十分不解,过去顾苓柔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爱恋,为何几日后就对她如此冷漠?顾苓柔不可能看出他的真正意图,没有哪个女子会拒绝拿性命去救她的人。

难道是顾苓柔不愿意连累她才会对他如此疏离?

江彻心中一喜,随即道:“阿柔可是担心会连累到我?你放心,所有部署我都安排好了,只需跟着我走便是,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世子多虑了。我没有想要和你私奔的意思,并不是我顾虑多,而是我不愿意和你一起。”

顾苓柔暗叹江彻的脑补能力,此刻她也不愿意过多与他周旋,只想着早点休息:“世子要是再不回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便关了窗,上了床。

窗边的黑影许久之后才消失。

江彻离开了顾府,并未急着返回镇北侯府,而是去了凤蝶轩。

此时的凤蝶轩中正莺歌燕舞,好不热闹。凤蝶轩的老鸨认识江彻,见江彻到了凤蝶轩中,急忙笑眯眯地迎上去。

“世子可是来找清蓉小姐的?前些日子她还不断叨念着你呢,你可总算来了。”

江彻不语,只是阴着一张脸坐下,随手便拿起桌上的一壶酒开始喝,似乎铁了心要将自己灌醉。

但还没喝多少酒,手中的酒壶突然就被一个年轻女郎抢去:“妾知世子今日心情不好,特地来陪世子喝酒。”

这年轻女郎生得极为美艳,她穿着红色的纱衣,能隐约看清她袅娜的身段和美丽的锁骨,眼角有一颗美人痣,将整个人衬托得越发妖治。

“你来作甚?”

“多日不见世子,妾实在是想世子得紧。”顾清蓉说着就往江彻身前凑。

“我今夜计划失败了。”江彻继续喝着酒,“你起开。”

“妾知道的。”之前她曾和江彻商量好,江彻娶顾苓柔得到顾家支持,等大事完成,便风风光光地娶她。虽这次顾苓柔不知为何临时变卦,但顾清蓉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在江彻面前表现出任何怨念。

现在江彻就是她唯一的靠山,她要靠着江彻离开这个烟花之地,让顾家认会她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因此她必须要稳住江彻对她的感情。

“妾相信世子的盘算,世子就是妾的天,不论如何妾都跟着世子。”

要是往常,江彻或许不会有所触动,但是在今夜,这个特殊的环境下,江彻竟不再抗拒着顾清蓉的接近,只觉自己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眼前的女子皮肤白如凝脂,姿色无双,任谁看了都会心动。

“阿蓉……”江彻将手中的酒壶一放,将面容娇羞的顾清蓉揽腰抱起,便进了离酒桌最近的房间。

杯盏从桌上掉落,染湿了罗裙;轻纱帐滑落,只听得隐隐缠绵低语。

夜渐深,月渐高。

*****

景佑十一年二月二十,宜嫁娶。

“小姐今日真美!”春兰望着自家小姐,由衷赞叹道。

顾苓柔头戴华美精致的凤冠,一席拖地的红色长袍,喜服做工精美,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飞龙和凤凰;一条绣着珍珠的腰带将顾苓柔纤细的腰肢勾勒出来;裙子的下摆上还有用金丝勾成的繁复的云纹图案,自然垂地,更显得尊贵无双。

这喜服相较于上一世顾清蓉所穿的那件,竟还要华美精致一些。

“苓柔,你要照顾好自己!”顾夫人被侍女搀扶着慢慢走进房间,望着自己将要出嫁的女儿,“莫要委屈了自己!”

“母亲,女儿不能长侍于你,是女儿不孝!”顾苓柔见自己母亲拖着病体来看望自己,又想着自己不能长伴母亲左右,心中愧疚不已,拖着繁复厚重的喜服给顾夫人行了一个大礼,“还望母亲一定保重自己的身子!”

“倒是你,万事小心。陛下体弱,性子也阴晴不定,是个不好伺候的主,你……”

“吉时到!”外面有礼官突然叫喝。

春兰为顾苓柔盖上红盖头,便扶着顾苓柔走出房间,顾夫人依依不舍地放开自己女儿的手,不禁落下泪来。

顾苓柔刚被扶着走出房间,便被顾建中握住了手:“别担心,一切有顾家。”

顾建中拉着顾苓柔的手慢慢走,这让顾苓柔莫名心安,顾建中声音很低,但语气中透露着前所未有的坚韧。

这让顾苓柔心中一酸,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父母始终都是爱着自己的。只是这次皇命难违,父亲和母亲也是逼不得已,母亲知道此事后,每日更是以泪洗面。

但此时父亲还是想要告诉她,不管如何,顾家始终是她坚实的后盾。

按照大萧朝皇室的婚仪习俗,皇帝迎娶皇后,皇后的轿辇首先要先绕着京城转一圈才会进宫,昨夜由于江彻夜闯顾府,再加上她自己因为出嫁一事本就心事重重,所以压根就没有休息好。

顾苓柔在坐在辇车上,加之头上又顶了个红盖头,外人看不清新娘的面容,很快便昏昏欲睡,没过多久便开始打盹儿。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等到完全清醒过来,发现轿辇已经到了皇宫。

由于天子体弱,许多婚仪环节都免了,所以此时轿辇停在长春宫外,天子只需将新娘从轿辇上接下,便可直接送入洞房。

顾苓柔头上盖着红盖头,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只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咳嗽声,渐渐地,咳嗽声越来越清晰,离轿辇也越来越近。

在这样的场合,没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咳嗽,加之传言皇帝体弱,想必正在咳嗽之人便是当今天子萧渊了。

轿辇外面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天子似乎怕惊动了辇车里面的人,有意压制着自己的咳嗽,但奈何身子骨太弱,一直咳嗽不止。

只是顾苓柔在轿辇中等了许久萧渊都未将她迎出来,这让顾苓柔对自己未来的夫君不禁产生了好奇:难道萧渊并不想娶她?或许萧渊也是被逼的?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轿辇的帘子突然被拉开,一只纤细的手便向她伸过来。

这手生得极为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美中不足的是,或许因为主人身体不好的缘故,有一种病态的苍白。

“莞莞。”约莫是咳了许久,天子嗓音温润低哑,带着出其不意的蛊惑,“过来。”

顾苓柔眉心一跳,缓缓拉住了那只白皙的手。

  • {{attr.name}}:
小说库

《想搞基建,召唤玩家就对了》作者:秃猫追毛球(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0 10:04:00

小说库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作者:顾了之(1-59)TXT下载

2021-12-20 10:12: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