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作者:诗南(1-69)TXT下载

作者:诗南
类型:    校园
主角:夏星,易楚辞

文案:

夏星认识易楚辞那年她18岁
大一开学,报到处人声鼎沸,男孩白衣黑裤,神情冷淡,侧脸线条清冷俊逸
她听见寝室女生对他的评价,两个字——难追
夏星点头表示赞同,这个男生报道时站在她身后,连看她一眼都不屑
只是开学第二天,夏星就收到了“难追”男孩发过来的微信:【喝多了,出来接我】
夏星:“?”
小朋友我脑子里真的有很多问号?
.
不久之后,夏星知道,原来清冷的人追起人来,他能比火还热烈。
-纯欲脸精小仙女&明冷暗骚校园男神
-初恋文,暧昧期长,文案文名20.2.28,封面出图20.4.16
————接档文《他听不到》专栏求预收————
暗恋多年,戚柚终于如愿那天,池亦林向她提出三个要求——
不公开关系,不在生活上有过多干涉,最重要的,是不准在公共场合里有亲密接触。
要求虽无礼,但少女心事得偿所愿已是奢望,戚柚对此严格遵守,从未逾矩。
直到偶然一次,戚柚去他公司,听见秘书这样介绍在场的另一位女生:“这是池总女朋友。”
手里东西放下,戚柚转头,走得干脆利落。
连滴眼泪也没流。

池亦林一直以为戚柚非他不可。
他仗着这份偏爱肆无忌惮,看着她从明艳动人的夜莺变成栖在他手里任他宰割的鸟儿。
他哄她,骗她,玩弄她。
直到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情感。
漫天雨幕下,他跪在戚柚面前,一身傲骨折碎,只为求得她的原谅。
他看着她,眼神克制隐忍:“你说,你到底怎么才肯原谅我。”
眼里曾经的爱慕褪去,戚柚语气冰凉残忍:
“死也不会。”
池亦林往前挪动膝盖,未等开口,便看见戚柚转身走向不远处,毫不留恋的投入另一个男人的伞下。
黑色商务伞下,男人一身正装,脸上情绪漠然,出口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凌厉:
“自重,她现在是我的人。”
那男人是他的顶头上司,也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哥
——池亦礼

那时候我一度以为自己已经从爱情的悬崖上摔死,是池亦礼,敞怀将我稳稳的接起。
他一遍遍吻我,然后再一遍遍告诉我:
他爱我。

《摘星》小说精彩试读:

地铁播报声音响起时,夏星在梦里正越过最后一层台阶,一只脚伸出去直接踏了个空。
几乎是瞬间,她从梦中惊醒。
掌心里手机震动,夏星滑开屏幕,看到舒玥刚发过来的信息:[人呢?]
往上,有她前半个小时发来的几条消息。
暑假新生群一建舒玥就加了夏星好友,今天是S大开学报道的最后一天,寝室里只剩下夏星还没到。
伸手拉着箱杆固定了下行李箱,夏星腾出一只手,打字回复:[刚刚不小心睡着了。]
舒玥:[……]
经过一个暑假的闲聊,她对夏星的日常生活已经有了个大致了解,问:[昨天又给花店直播了?]
夏星:[没。]
花店是夏星母亲生前开的,夏星现在开学没时间亲自打理一个花店,请人又没意义,干脆直接把店关了,只在周末她放假时开放。
昨晚睡前她心血来潮看了个鬼片,家里就她一个人,房间过于空荡,看完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窒息害怕。
最后磨蹭到了凌晨四点才睡。
舒玥没再追问,甩手给她分享了个链接:[建议看点h色清醒一下:)]
夏星点开链接,看到右上角的黑色加粗字体——《荒谬》。
骨科,1v1,高…。
“……”
「初次见面,他的口口口地口口她口口,殷红的口口正被一只口口地大手拉扯口,突然,他……」
……
“呵——”
猝不及防间,夏星听见旁边人嗓里溢出了声轻笑。
声音很低,从喉咙里发出,像是一时没克制住。
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
她抬眼望过去。
入目所及之处先是男生尖细的喉结,往上看,男生闭着眼,长睫微垂。离得近,夏星能看清他眼皮上那道很窄的褶皱。
仿佛刚刚那一声是夏星听力失误状况下产生的错觉。
如果忽略了他此时微动的眼皮,的话。
“……”
夏星收回视线,看着屏幕右上方的“荒谬”两个大字,突然觉得,是真挺荒谬的。
地面光滑,行李箱上的滚轮左右滑动,夏星伸手又拽了下箱杆,回复舒玥:[不用了。]
舒玥看到回复,难得反思了一下自己这行为是不是有点过于生猛。两人假期里聊天次数不少,但大多都是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话。
她一时拿捏不太准夏星的接受尺度。
没等她纠结完,收到了夏星的第二条回复:[我更爱看视频。]
舒玥:“……”

收了手机,夏星抬眼,见对面座位上的女生正满眼星星的看向自己,视线在她和身旁男生脸上来回穿梭,随后落在夏星行李箱的滚轮处。
羡慕道:“你和你男朋友感情可真好。”
夏星:“……”
“。”
“?”
她跟着女生的视线看过去。
男生微敞着腿,手里拎了瓶罐状咖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鞋跟正抵着自己行李箱的一侧滚轮。
二号线的地铁直通S大校门口。
开学季,地铁上的学生几乎人手一个行李箱,夏星家在本地,东西不多,只带了个二十二寸的。
唯有这人身前空无一物
她又去看他的脸。
男生正闭着眼假寐。眉骨微拢,唇角下耷,敛着颚,周身带着股不近人情的疏冷感,一看就是坐的不够舒服。
“不是男朋友。”
夏星收回视线,想到刚刚他那声莫名其妙的轻笑,又跟着补充了句:“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已。”
……
时值九月初,凌晨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泛着股湿漉漉的潮气。晌午时分日光正盛,一下地铁,空气中的燥热感裹挟着湿气砸面而来。
夏星拎着箱子站在树荫下,拨通手机上的未接来电。等待电话被接通的时间,她眼神漫无目的地乱逛。
不远处人声嘈杂,一排排蓝白相间的太阳伞下坐着三五成群的志愿者,耳边是行李箱滚轮压着地面发出的闷响声音。学校正大门口处,有一家三口挽着手臂换着姿势的拍照留念,脸上笑容喜悦灿烂。
光影割裂开来,她站在浓稠的暗影下,与外面那一片喧嚣格格不入。
收回视线,夏星转过身,望着身后枝干粗壮的古老柳树无声发呆。
电话在挂断前被接通,里面传来男人温儒的嗓音:“到学校了吗?”
雨后的泥土混着青草香,夏星吸吸鼻尖,用气音回了声嗯。
猝不及防间,她想到了刚刚地铁上的那个男生。
那声轻佻的,散漫的笑意。
也是这样用气音发出。
地铁出站时夏星又和那个女生相遇,她和夏星道歉:“原来你们不是情侣啊,我看他一路都在帮你抵着行李箱滚轮还以为你们认识。”
她语气里隐有懊恼:“好可惜。”
“……”
脚尖踢着石子,夏星望着石缝里那株早上被雨打得蔫头巴脑的狗尾巴草,脑子里胡七八想着。
如果能再见一次,或许她应该对他说声谢谢。
迟迟没听到夏星的回复,夏庆明也不生气,自顾自地解释道:“爸爸刚刚在开会。”
刚开完会,还有些时间,夏庆明找着话题和她闲聊:“到寝室了吗?”
“还没。”
夏星收回思绪,语气很淡:“刚下地铁。”
夏庆明老生常谈:“生活费不够记得和爸爸开口。”
他对这个女儿亏欠良多,除此之外,也再想不出其他的方式用来补偿。
夏星母亲在她高二时意外去世,去世后没出一个月,夏庆明迎娶了现在这任妻子。
夏庆明公司在邻市,从创业之始就一直与母女二人分住在两地,只在节假日时会偶尔回这边一次。
如今他在那里组建了新的家庭,就更不可能再回到这边。
夏星母亲去世后他曾想把夏星接过去一起生活,没出意外地遭到了拒绝。
夏庆明对此没过多强求,只能在经济方面尽可能的补偿她。
“知道了,还有其他事吗?”
夏庆明张了张嘴,最后叮嘱:“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好。”
夏星眯起眼,看着光影穿透叶间,不自觉地想,如果人要是可以有来生,那她的妈妈今年应该已经一岁了。

新生报到处。
温锌淼看着从外面独自回来的林泽,问他:“易楚辞呢?”
“不知道。”林泽坐下开了瓶水,一口气灌下大半瓶才缓过来胸腔里的那股子燥,“这祖宗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说好了坐一站到南湖大街下,结果我在那跟个傻逼似的等了大半个小时,再一问,你猜怎么着?”
温锌淼:“怎么着?”
林泽木着脸,没什么情绪:“告诉我,还有一站他就到学校了。”
温锌淼:“……”
她觉得不可思议:“这少爷今天是,心血来潮体验生活?”
林泽扯了扯嘴角:“我怀疑他就是在故意玩我。”
他车这几天送修,昨天临时需要接女朋友,就借的易楚辞车。
易楚辞在学校外面有公寓,平时不经常住校,今天早上起晚了点,让林泽帮他盯着报道处这边,没用他过去接。
偏偏林泽自己用人的手软。
S大新生报道分三天,除了极个别的几个同学还没到,大多数同学都赶着前两天就已经报道结束。
他们作为助理辅导员,接待工作自然也随之轻松下来。
林泽早上过来坐到十点半见没什么事,就把这边工作交给温锌淼,自己捡起车钥匙出了门。
易楚辞那边已经坐上地铁,两人就在电话里说好,坐一站,林泽把车停在南湖大街等他。
“……”
温锌淼不太懂他的脑回路:“那这不是你自愿过去接的?”
林泽:“我那还不是担心他坐不习惯地铁!”
他对他的那些女朋友都没有对易楚辞耐心。
结果这人不但坐了,还一路坐回到了学校,放了他鸽子。
温锌淼:“……”
她试着给出建议:“你可以等他回来时对他这行为提出谴责。”
虽然她知道林泽肯定是不敢。
林泽侧眸看向她。
“怎么,”温锌淼故作不解:“我说错了?”
“没错。”
林泽收回视线,语气有些欠:“但你要是不说话,也没人能拿你当哑巴。”
“……”
温锌淼没和林泽一般见识,开口说正事:“你们班人齐了,现在就剩下易楚辞班里还有个人没到。”
“你们班也齐了?”
温锌淼:“齐了。”
“是对双胞胎兄弟,距离太远,听说是坐了一夜的火车,早上刚到。”
林泽没接话,坐在易楚辞位置上,手里滑拉着手机,看着群里的新生备注,对照着信息登录表上的人名开始一个一个筛选那名未到的同学。
行为可以说是相当无聊。
隔壁专业也差一个同学还没到,他们专业今年两个班,此时闲得没事,干脆把温锌淼叫上一起,三个人玩起手机斗地主。
听到林泽“啧”了一声,温锌淼从游戏里抬头:“怎么了?”
“又是这个夏星。”
“夏星是?”
林泽:“阿辞班里的新生。”
他捏着信息登录表给温锌淼科普:“假期建群时就只有这个女生联系不上,填新生基本信息时阿辞联系了一大圈。”
“那后来联系上没?”
林泽:“联系上了,听说是不玩企鹅,平时都用微信,没看到。”
看着群里那个原始的企鹅头像,林泽哼笑一声,点评道:“还挺老干部作风。”
彼时二零一六年刚刚过半,身边的绝大多数朋友都习惯用企鹅,在林泽当时的观念里,只有他爸他妈那种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才喜欢用微信。
温锌淼耸耸肩,对林泽的话不置可否,提醒他:“易楚辞也只喜欢用微信。”
林泽:“那玩意能和正常人比?”
温锌淼:“好的,等他回来我会把你的话如数转告给他的。”
“那你就等死。”
“你真恶毒。”
林泽闻言毫无愧疚感:“你知道的,哥哥这人向来不怜香惜玉。”
“……”
温锌淼朝他小腿上轻踢了一脚,叫他:“林泽。”
林泽刚捡过她手机和隔壁专业两个助导玩上斗地主,歪个身子坐没坐像正愁是出对Q还是对二,闻言头也没抬:“说话归说话,别动你爹。”
“……”
温锌淼闭了闭眼,简直是服了这个傻逼。
“阿辞班里最后一名新生到了。”
“她还知道过来呢?那她可真是——”
转过头,看清眼前女生的面容,林泽到嘴的话转了弯:“那她可真是积极非常呢。”
“……”
手机扔还给温锌淼,林泽转过身子坐正,手里捏了根笔,开始一本正经地走流程。
“姓名。”
“老干部。”
“……”
“啊,错了。”
意识到自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夏星慢吞吞改了口,纠正道:“夏星。”
笔在指间转了一圈,林泽抬起眼,看向桌前逆光而站的女生。
一张粉黛未施的初恋脸,睫毛卷翘,眼尾勾出细细一条,瞳仁干净的像两颗浸了水的玻璃珠子。
纯中沾了点欲,漂亮至极。
身子直了些,林泽轻咳一声,语带试探道:“刚刚我们说话你都听到了?”
“一点。”夏星斟酌了下措辞,开口解释:“我一直站在你们面前,但你们似乎聊得太过于,投入?”
“……”
她语气真诚:“所以我也就没好意思打扰。”
“……”
那你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天使。
想到自己刚刚那一通插科打诨,林泽脸上难得出现后悔的情绪,轻了轻嗓子解释:“我们一般情况下不这样。”
夏星点点头,很配合:“知道的。”
她语气温和平静:“你们只是特殊情况多了些。”
林泽:“……”
林泽哽了下,决定把话题绕回正轨:“身份证件带了吗?”
夏星从包里掏出证件:“带了。”
林泽把笔和新生信息登录表一起推过来:“这个得自己本人填写。”
夏星:“……”
夏星心想,那你最开始问我那一通是问了个寂寞。
夏星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
但她什么也没说,顺从地接过笔,把表格转了个方向,不紧不慢的弯身开始填写。
温锌淼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刚刚还阴阳怪气放言自己向来不怜香惜玉的人,这会儿见到漂亮学妹,连说话声音都跟着轻了三分。
生怕把人给吓到。
最后一笔落下,夏星直起身,听见林泽朝她身后不轻不重地喊了声:“阿辞。”
夏星顺着他的视线转过身。
男生微垂着头站在她身后,距离她一步之遥。注意到夏星回头的动作,懒散掀了下眼皮,复又重新垂下。
神色相当冷淡。
眉眼间却莫名有种熟悉感。
瘦脸,高鼻梁,褶皱很窄的内双。
夏星认出,是地铁上坐在她旁边的那个男生。
那个莫名其妙嘲笑她看小黄文,又一路帮她抵着行李箱滚轮装睡的高冷男。
夏星慢吞吞地盯着他看了一会,脑子里思考着要不要道个谢。
准备收回视线时,她注意到,男生左侧肩头上洇了一圈不是那么明显的淡色水渍。
但离得近,她看到了。
“……”
刚刚地铁上她坐在他的左侧,他的左侧肩头上有一圈淡色水渍。
夏星闭了闭眼,心态有些炸。
为什么她。
一、点、印、象、都、没、有。
“同学。”
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手机,抬起头,眼神戏谑地看向夏星。
他是冷白皮,睁开眼时一双瞳仁漆黑深邃,眉骨明显,愈发衬得整个人干净。
夏星还没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神,此时满脑子都陷在——
“我他妈什么时候睡在了人家身上,”“他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把我叫醒,”“我不但睡在了人家身上还把口水流到了他肩头这辈子就没这么丢人过我他妈直接原地去世死了算了——”的内心活动里。
闻言抬起眼,愣愣地“啊”了一声。
地铁上坐着的时候看不出,此时男生穿着白衣黑裤,脊背挺直的站在她面前,两人身高差距立显。
女生微眨了下眼,长睫忽闪着,模样有些呆。
易楚辞见状,不是很明显地挑了下唇,语气散淡道:
“看够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就因为你睡着,才害得咱们易哥放了小林鸽子

营业惹,写个校园文来和漂亮妹妹们一起过年,日更不定时,有事会在文案请假。
找我玩:-诗南

敲个小黑板,每所大学及学院内有不同规则,这里男主大二,作为助理辅导员带女主班级,后文里都简称助导。
总的来说这就是一篇糖炒栗子味的初恋小甜文,当然,你要觉得它更像是冰糖葫芦那也行。酸酸甜甜,关于大学校园里成长和爱的一点小故事。
希望漂亮妹妹们看文愉快。
啵啵啵!

  • {{attr.name}}:
小说库

《这替身我不做了》作者:西瓜灯(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0 10:15:28

小说库

《亿万官宣啦[娱乐圈]》作者:泡又鱼(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0 10:32: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