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迷恋》作者:鱼眠于海(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泡又鱼
类型: 都市情缘,情有独钟,因缘邂逅,姐弟恋
主角:季梨,陆离

文案:

季梨被渣男劈腿那天,暴雨倾盆。
她喝到大醉,遭遇危险时被好心的小帅哥解救。
小哥哥白衬衫,大长腿,细碎头发湿漉漉的眼。
季梨一时酒色上头,就把小哥哥祸害了。
第二天酒力尽褪,季梨惊到当即落荒而逃。
季梨以为再不会相遇,谁知人家千山万水找上门来。
还是一双湿漉漉的眸子,“姐姐,不要你钱,你负责吧。”
这个责她起初一点都不想负,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要负责的!她根本断片了!
弟弟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靠近了她一步说:“姐姐,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大型看门犬+1
公司庆功宴,她喝到微醺,上司开车送她回家。
被扶着走到住宅楼下,她跌跌撞撞手袋都拿不稳。
屋子门自动开了,黑影一晃扯了她进去,掐着手腕,把她又抵回门上,一双黯淡失控的眸子盯着她,薄唇吐出危险的话语:
“姐姐,酒好喝吗?我尝尝。”
*女大男三岁
*1v1,he
=======预收《坏胚》=======
顾纯还没到T大,坏名声已经传遍了T大。
大学开学典礼上,是T大学生会主席谢景之代表发言,白衬衫,戴眼镜,背脊笔直,一看就是品学兼优好学生。
“呵,坏胚!”顾纯站在主席台下嗤之以鼻。
在心里还要加上两句道貌岸然,斯文败类。
顾纯把校纪校规违反了个遍,绩点难看到极点,期末科科要补考。
这烫手山芋最后落到了学生会,说什么也要让小祖宗顺利毕业。
谢景之与她同系,顺理成章被分配了辅导的工作去酒吧捉人。
顾纯正和狐朋狗友玩着真心话大冒险,他把人从卡座提了起来。
顾纯狠咬他一口,“不用你管我。”
“你做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让我来见你?”谢景之拿走她夹在指尖的烟,对她吹了口,神色冷然,做了个口型,“知知。”
丝丝绕绕的烟雾里,顾纯恍惚被拉回三年前。
她还没被顾家找回去,她还叫谢知语,她还能天天见到谢景之。
腹黑斯文败类X装坏小乖乖
======预收《说谎游戏》=======
林嘉屿在酒吧碰上个女孩,一张清纯脸,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她旁边跟着夜场有名的公子哥,顾家二少爷。
少爷转口味了,以往身边全是些妖艳货色,这次简直像食肉兽吃素似的。
他看着小白花紧绷得酒杯都拿不住,喝了几口整个面颊都烧了起来,软软地倒在顾二怀里。
没一会,顾二吃惯的菜来了,他没半分犹豫,把小白花一搁,下舞池撩妹去了。
顾二带来的人,没人敢动,小白花就躺在沙发上,背过身,一抽抽得哭了起来。
一看就是一张白纸没见过险恶,被顾二花言巧语蒙了心。
“嘉屿,帮我送人回去?”
“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帮我下,下周标的不和你们公司抢。”
就为了个标的,林嘉屿算是把自己搭上了,小白花天天缠着他感谢,还要和他分享失恋的苦楚。
安慰了三个月,小白花情伤仿佛好了,再不给他发消息。
结果,还是那间酒吧,还是那张脸,面前一杯长岛冰茶,正和人喝着深水炸弹。
和他见面时候扣子从来都扣到最上面一颗的乖乖女,锁骨纹着鹿角,正露着一截腰,翘着腿一晃一晃。
旁边人问她:“追到林嘉屿没?”
颜鹿瞥了他眼,声音很大:“追不到,太闷了,我换猎物了。”
林嘉屿撇了撇嘴角,轻笑一声就坐了过去,“看上谁了,顾二今天不在,我陪你演啊。”

《蓄意迷恋》小说精彩试读:

季梨通过寻找iphone的功能定位到陈然在T大旁边的酒吧,Clockwork,她以前读书的时候也去过,T大的学生都爱去这家,环境好,酒种多,离学校还近,所以这家酒吧至少一半的顾客都是他们大学的学生。

在进去前,季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裙子,她拿出镜子确认着自己脸上的妆容。

今天她是来给陈然惊喜的,他肯定想不到她能在工作日的礼拜五出现在这里。

她对着镜子,稍微补了一点唇釉,然后嘴角不自觉微微牵起。

一小时前。

“柒柒姐,你看我这样怎么样?”季梨稍微转了个圈,白色裙摆随着气流飘动起来,被她一双素手压了回去,略微遮住她细白的腿。

李柒柒打量着她,“打扮得好可爱啊,一会约会去?”

今天本来是团建,她们部门的人一同到隔壁的鹿见市泡温泉,这小姑娘泡完还换了一身衣服,李柒柒看着季梨还在旁边对着镜子编发。

季梨穿着偏可爱,毛呢外套的帽子还有一对猫耳朵,看着和她两年前刚大学毕业时候没多大区别,饱满的苹果肌让她颇显稚气。

“嗯,待会就先溜了。”季梨看着镜子摸了一下刘海,下面的一双鹿眸忽闪忽闪,她嘴角不自主勾起,“给他个惊喜。”

李柒柒一听就知道她说的自己男朋友,“你男朋友不知道我们来团建?”

“没告诉他,不然怎么惊喜!”季梨想着一会陈然看到自己会露出的表情,眉眼弯弯,漾起抹幸福的笑。

想到这里,季梨叹了口气,异地可真是不好受。

不过转念一想陈然已经大三了,再过一年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她的心情又雀跃起来。

她还是带着一脸笑意,推开了酒吧的门。

里面还是熟悉的摆设,这个时间人不少,几乎半满座,她环视了一圈,一下就锁定了自己的男友。

他正坐在卡座里,旁边坐着好些同学,桌面上有几个酒瓶,该是来了许久。

陈然坐得靠外面,左边坐着的人完全背对着她,只有扎得高高的丸子头很是显眼。

意识到他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季梨心里有些许不舒服,不过这么多人出来玩,男女混坐也很正常。

季梨宽慰完自己,正准备走上前去say hi,陈然将酒杯放回了桌上,空出的手一挥,就到了旁边人的肩上。

她被钉在了原地,血气正往脑门涌着,她原本雀跃的表情也在顷刻间凝固,嘴角慢慢垮下,直至她轻咬住嘴唇。

距离太近了,完全超过了同学间的距离!

眼睛根本移不开,她想再走近些,再看清楚一点。

跟着她看到丸子头侧过脸,小声和陈然说话,陈然脸上挂着明显的笑意。

她无比熟悉的笑意。

她却在脑子里给陈然找理由,找借口,下意识想为他开脱,肯定是陈然没注意距离感,他本来就是对谁都和气的类型。

随后,她所构筑的所有理由都被打破。因为那个女孩子靠近了些,吻了上去。

季梨没有眨眼,瞪大了眼看着这一幕,她满眼只有这两个人,连他们周围同学的表情都没法看清。

她从外面进来还觉得热,现在却是从头凉到了脚,她平整的指甲正陷入掌心,她却无知无觉。

太讽刺了,她团建完了赶着来给陈然惊喜,他却在和别的女孩子寻欢作乐。

她觉得自己可笑得要死,却根本笑不出来。

亲都亲上了,肯定已经有段时间了。

混蛋!骗子!人渣!

季梨的双手颤抖着,她毫无感觉地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手的震颤传染给了嘴唇,然后传染给心脏,她只有拼命捂住压下,才能避免惊叫声从唇角泄出来。

陈然在回吻,娴熟得像亲过无数次,不知道过了多久,是几秒或是几分钟,他的手扣到了那个女生的丸子头上。

画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她好似能听到接吻的声音。

然而不是那种声音,她只能听到自己不断放大的心跳声,心脏好像快要跳出去,强烈的眩晕感让她看着吊顶的灯光都有了虚影。

“梨子……你怎么来了?”

这句话,恍然将她拉回现实。

她看着陈然,他甚至马上推开了旁边的女孩子,手扶着沙发,站起来,看着她。

他似是羞愧地掩住了脸,眸光里的惊恐也被仓皇无措所替代。

季梨努力将手放下去,攒紧了手心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过了一会,她紧抿的嘴唇张开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她说完换了个双手抱臂的姿势,语调轻松,鞋子里却连脚趾都是紧绷的,仔细看就能看到高跟鞋露出的脚背上有青筋凸起。

不来哪能看到陈然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在酒吧都能亲上了,指不定背后还做了什么事。

她的理智在告诉自己,这种出轨的人就该马上甩掉,再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时间。

可她迈不开腿,脑子里除了怒气,更多的居然是厌恶,她和这么个脏东西恋爱了两年,想起来有些作呕。

她瞥了眼附近的人,里面不乏她以前见过的学弟学妹,他们通通移开了目光,不敢与她对视。

看来就她一个人蒙在鼓里。

陈然还没讲话,被推开的学妹来回看了季梨好几遍,露出的表情无辜又无害,她声音都是怯生生的:“学长,这是谁啊?你姐姐吗?”

季梨差点被气笑,她偏头睨了她一眼,学妹便瑟缩着往陈然身后躲。

呵,装什么呢!

季梨连个眼神都懒得赏给她的,转过脸回到陈然这边,眼神轻蔑,“你喜欢好妹妹?”

陈然被她的表情刺伤,但还是走上前,急切地说:“我可以解释的,梨子你听我解释。”

季梨冷静得不像话,连怒气都没漏出来半分,她还是那个表情,只是眼睛睁大了几分,她淡淡地:“你解释。”

“我……”陈然看着她好似温柔又耐心,他却没法接下去说。

季梨看他这样,不知是嘲笑他还是嘲笑自己地勾起了唇角,微微摇了摇头,跟着吁出一口气,好整以暇地抬眼看着陈然,“唉,你就直说你劈腿了,是不是?”

这句话声音虽然不大,却一下吸引了周遭人的注意力,不少人侧目过来。

陈然听着零碎的议论声,他眼神闪烁,局促不安了起来,跟着低声和季梨商量,“我们出去说,这里人多,别在这吵。”

“怎么,大少爷嫌丢人了?”季梨怎么不知道他想什么,她捋了捋刘海,甚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刚才接吻怎么不觉得丢人?”

一直瑟缩在陈然后面的学妹此时装腔作势地向后退了一步,像被季梨吓到了一样,小声吐槽:“怎么这么强势……”

季梨看了绿茶学妹一眼,抬起下巴,把轻蔑写在脸上,“有人和你讲话了吗?”

绿茶学妹脸一红,她看了眼季梨,又看了下陈然,陈然完全没看她,她识趣地躲到陈然身后,只是手臂轻轻滑过陈然的衣摆。

陈然的那圈同学听了她这话,倒抽了几口凉气,窃窃私语了起来。

“白、白学现场?”
“陈颜这不是送人头么?”
“季家大小姐确实挺强势的。”

陈然一字不漏全听了进去,他没理那边,还是定定看着季梨,“梨子,你听我说。”

季梨拧着眉,一脸不耐烦地催促:“你倒是说啊,我一直等着呢。”

陈然垂着头,语无伦次,“我一时糊涂,我喝多了酒,我就是异地太辛苦了……”

“辛苦啊。”季梨舌尖捻着这个词,她漫不经心地:“这么辛苦就别谈了,分手啊。”

“我不会再犯了,梨子。”陈然慌了神,他伸手想去抓住季梨纤细的手腕。

季梨没让他碰到自己,快速后退了一步,看着他的手抓空,皱着眉嫌弃道:“脏!”

陈然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随后视线移到季梨脸上,她以一种嫌恶的表情看向自己,仿佛他是什么脏东西,会污了她的手。

绿茶学妹趁机拉住陈然衣袖,语气轻轻软软地唤:“学长……”

陈然也来了脾气,他快速收回悬空的手,他的眼白因为愤怒起了些红血丝,“行啊,分就分,你这公主脾气我早不想伺候了!”

季梨被气笑了,她翻了个白眼,便垂下眼不再看他,直到视线凝住一处,她不由咬紧了自己有些干燥的嘴唇。

“等等。”季梨抬起头已经换上了轻松的表情,她对着陈然的背影,不紧不慢地:“你身上这手表我送的,皮带扣我送的,不还给我?”

陈然回过头,看季梨一脸的认真,他张着嘴错愕了一会,才憋出一句:“季梨,你有病吧?”

“你还不起吗?那我施舍给你也可以。”季梨拧着眉摇头,比起陈然的咬牙切齿,她则是颇有余裕的高位者。

她眼下有两颗纵向并排的黑痣,在她满脸嘲讽的时候,连痣都是带着刻薄的。

她总是这样,骄傲得和孔雀似的,好像生来就高人一等。

陈然最开始是被她的这种气质吸引,现在却恨透了她这模样。

季梨见他没有动作,她则快速将右手的手链取了下来,在陈然面前晃了下,“这个,你送的,还你。”

陈然不可置信地看着季梨的举动,他熟悉的季梨根本不会像这样计较财务,他完全没跟上季梨的思维。

“不要呀?”

“没关系,”季梨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到一旁,她把绿茶学妹的手抓住,一下给她套了上去,手链碰撞到她手上同款的那个发出细微的磕碰声,她松开手,甜甜笑着,单纯又无邪地问:“不然送给你,很喜欢用别人的东西吧?”

绿茶学妹的眼睛霎时红了,跟着挤出了几滴眼泪,不发一语更显得楚楚可怜。

可周围没有一个人会同情她,大家都被同款的手链吸引住了目光。

四周哗然一片。

“天哪,送女朋友还有小三同款手镯,怎么想的啊?”
“是懒到家了吧!”
“可能有折扣呢?第二件八折?”
“那不是没钱又要装逼?为什么这种人也能有女朋友?”

陈然被说得恼了,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他开始脱表带,嘴里还不服气,“还就还。”

他的手搭在皮带扣上,他迟疑地看了季梨一眼,季梨还是露着笑,看来是真的一点面子也不会给他,他麻溜地解开来,牛仔裤往下一松,他愤恨地把东西扔到地上,“还你了!”

季梨蹲下去把东西捡了起来,跟着她把自己手腕的表也取了下来,和她刚捡起来的那个是一对。

“这对情侣表有人接收吗,我送了。”季梨捏着两支表的表带边缘,尽可能少的接触到自己的皮肤。

她的声音清清脆脆,陈然还没走出几步,这句话理所当然飘进了他的耳朵,他驻足旋身,带着一阵风,连季梨额前的碎发都被吹得动了下,给她面颊带来一丝痒。

“季梨,你!”陈然伸出的食指略微震颤着。

“我怎么?”季梨看到陈然气急败坏,她抬了抬下巴,远离着他的手指,跟着补上一句,“我买的东西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陈然听着周围已经开始说他怎么东西都是季梨送的,他颜面尽失却也没有反驳的底气。

学妹看着陈然满脸的愤懑,轻轻拽了下他的衣袖,连声音也轻轻地:“学长,我们走吧。”

季梨的这一番动静,自然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就连最靠内卡座里的一行人也注意到了。

有个小个子女生刚从八卦第一现场回到沙发上,“看完热闹了,好狠一女的,把情侣手表都随手给送了。”

“说不定也没多少钱,就是解气。”旁边一起八卦的高个女生也感叹,“好A啊。”

“就该这样,我现在都后悔没当场撕了我前任。”小个子女生对着自己男友放狠话,“你要是敢劈腿,我也会这么和你分的。”

“哪能啊!”

坐在最外边的是组局的,盛家的小少爷,盛屿。

他盯着季梨,眉头渐渐皱起,“这个女孩子好眼熟啊,总感觉在哪见过。”

一边的同伴呛他:“得了吧,你看到漂亮的都眼熟,全世界的漂亮姐姐你都见过。”

“不是,我真的见过。”盛屿极力回忆,挖遍自己的记忆角落,还是没想起来,“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

小个子女生:“那个小姐姐眼睛底下有两颗痣,那么特别,你见过肯定记得啦。”

懒散坐在里面,从头到尾只听着外面这场闹剧,一直没讲话的陆离,手几不可察地抖了下,杯里面的酒液轻晃。

他像是慢了一百二十个八拍,这才抬起眼去看热闹。

盛屿觉得稀奇,“怎么,有兴趣?”

陆离收回视线,放下酒杯,恢复那副懒懒倦倦的模样,口气淡淡:“没有。”

  • {{attr.name}}:
小说库

《亿万官宣啦[娱乐圈]》作者:泡又鱼(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0 10:32:33

小说库

《我靠美食系统在星际发家致富》作者:臣夕(完结)TXT下载

2021-12-21 11:04: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