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分配烂尾楼》作者:月亮上爬(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月亮上爬
类型: 情有独钟,末世,未来架空,基建
主角:周郁

文案:

灾变三十年后,国家卫星广播,力邀荒野中的幸存者回城市,开启新文明的全面建设征程。
周郁是建筑社畜女,加班猝死后重生在十八岁末世少女的身体中。
她既不懂种田,也不会打猎,对陌生的世界一无所知,听见广播后立刻收拾包袱,进城找组织去。
组织代表曾昀光展开城市地图:“看上哪个房子,就给你分哪个!”
然而满目苍夷,全是比前世烂尾楼还不如的破房子。
周郁选了栋小别墅,耗尽全部能力筑巢建窝,将之恢复成水电暖网齐全的人居之所。
可树大招风,被强拉进入中州城重建指挥部。
曾昀光挖人开条件:“衣食住行全包,工资平齐我的级别,五险五金外还有绩效奖金,工龄从今天开始计算,危险工种十五年便可提前退休,并享受全额待遇。”
最后还有一条,绝不加班。
周郁成交,随口问:“国家什么都包,那给分长得帅又能打的男朋友吗?”
后来,周郁诚挚邀请曾昀光:“工作十五年,国泰民安未来可期,咱们一起退休,共享之后美妙的老年,不,青年生活。”

《单位分配烂尾楼》小说精彩试读:

树木高大,密林不见阳光。
周郁在灌木丛中趴着,数到一千才看见一个灰扑扑的兔影子。
她握紧手中的草绳,只要那兔子踩过来,她一拉绳,地面陷落,兔子必然会落入三尺深的陷阱中。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当她拉开陷阱,野兔子确实掉了下去,但人家强劲的后腿凌空一蹬,飞跃出三米远后安全落地。
周郁哀嚎一声,又是这样,又是这样!这鬼地方为什么连野兔都那么妖?
更妖的是,野兔子回头讥诮地瞥她一眼,然后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周郁刚结束在工地连蹲的三个大夜班。
她心情放松,想立刻回家洗澡吃饭睡觉觉,可低血糖导致头晕却令她猛然栽倒。
这一倒下去再爬起来,便从快三十岁的建筑专业女社畜,变成一个干瘦的少女。
少女可怜,穿着乱七八糟的皮毛衣裳,头发粘成一团团的发臭,身上脏得看不出皮肤的颜色,只有腰上挂了一个小包。
匕首,零碎的铜钱,一张写着周郁名字的身份证,华国某省某市黎明寨人,出生年月是2042年3月3日。
除此外一无所有。
周郁感叹同名同姓者的可怜,但最要紧的是她身在一个蛮荒陌生的森林之中,到处都是高大的植株,以及各种听也没听过的生物叫声。

这地方的环境相当好,草高林密树木深,没看错的话,灌木丛里开得比她脑袋还大的花应该是玫瑰。
周郁渴了,但走了大半个小时,并没听见任何水声。
无可奈何之下,她用手指沾了些灌木树叶边缘的露水润口。
只一口而已,又苦又涩不说,舌头立刻痛痒起来,明显是水里有毒素的反应。
周郁不想再死,赶紧抠喉咙,硬抠出大包的唾液,然后用力吐,直到口腔里再没有异样。
这一番折腾,身体感觉到饿,肚子咕咕大叫起来。
她摸着这身体瘦落眶的眼睛,尖得能戳死人的下巴,只有皮和骨的四肢,估摸着原主人应该是饿死的。

现代社会物资极度丰富,饥荒这个词已经成为老黄历。
所有人都在强调健康饮食的环境下,多吃一口都是无法自控的罪证。
周郁为了减肥,经历过惨绝人寰的断食和轻食期,可现在,她开始怀念高碳水的主食,五花肉的主菜,如果能再来一杯奶茶就更好了。
越想越饿之下,她用匕首在灌木林的外沿挖了个坑,上面覆盖树枝和树叶做成的盖子。
她的想法很简单,植物有毒不敢吃,但兔子或山鸡什么的随便抓一只就能充饥了。

然而,她在灌木林下趴了一个小时,确实来了一只山鸡。
但那是鸡吗?身高超越一米,体长超越一米五,嘴壳锐利似铁钩,脚爪坚硬得踩碎了石子。
不说拉陷阱,那鸡闻着周郁的味道就往灌木丛里冲,若不是她不要命地钻树缝,就被叼出去吃了。
所以这鬼地方的鸡,也是吃肉的。

周郁不死心,擦干满身的汗和血,歇了半个小时后重新换地方设陷阱。
她榨干了身体内仅存的力气,将陷阱挖了三尺深,一尺见方,专门对付体型小又温顺的动物。
不负她的期待,这次等来的是兔子。
可纵然是兔子,也发生了文章开篇的那一幕。
周郁的自尊心彻底被击溃,撑不住地瘫倒地上,流着眼泪道:“连兔子都武装到牙齿了,还让人怎么活?”
要不然还是死吧,说不定死了就能回去呢?

周郁握住仅有的匕首,对着树缝里照下来的夕阳光仔细观察。
刀柄用布条缠绕,已经脏得看不出原色,可见原主人一定是天天用它;血槽深,为了加快血流速度,里面有两根细细的导流线;两刃锋利雪亮,轻轻一挥就能削断树枝。
如此锐利,该能很容易割破动脉吧?
她便比划着,想找个趁手又不会让自己死太慢的位置,然而刀锋刚触刀皮肤上,就听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嘘哨。

周郁立刻擦干眼泪,收了刀,翻身坐起。
确实是嘘哨,人用口舌和气流碰撞发出的声音。
紧接着是树枝和树叶摩擦的声音,仿佛有什么灵巧之物在密林见高速移动。
短短一分钟,嘘哨声越来越近,越来越焦急,而摩擦声也剧烈起来。
她四处张望,很快看见数十米高的树枝上有个人形物抓着树藤,如同荡秋千一般快速地荡过来。
猴子?还是猿?不对,是人!
周郁兴奋了,有人就有活路,起码比她一个人在野林子里自生自灭好多了。
她用力招手道:“哎,我在这里!请你帮帮我,带我出去——”

树藤荡漾,树枝摇晃。
那人果然听见了,放开树藤,落在高高的树杈上。
是个少年,穿着仅遮住身体的皮甲,露出来的四肢修长有力,铜色的皮肤健康,两只眼睛黑得不像话。
有种生猛野兽的感觉。
周郁以为他没听清楚,继续道:“我叫周郁,在森林里迷了方向,请你帮我出去,一定重谢——”
然而话没说完,少年就不耐烦道:“周郁,你擅自跑出寨子做什么?我出门秋猎,辛苦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回来休息几天,全耗在找你上了。知不知道明天还要出门?要今天还找不到你,多耽误事?我用口哨喊你,为什么不回信?到底在搞什么?怎么总给人添麻烦?”

周郁怔住了,所以,是这身体的熟人?刚才那些嘘哨声,是在叫她?
不对,应该是关系不那么好的熟人,否则怎么一见面不是担心,而是责骂?
算了,不追究了,能离开这里是最重要的。
她略调整表情,准备说点好话拉近关系。

不料少年一手拽着树藤荡下来,凑近后一手搂住周郁的腰,带着她晃上十多米的高空,又立刻换了另一根树藤荡秋千。
须臾之间,荡出去上百米。
周郁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等身体凌空而身下无依无靠时,整个人都麻了,四肢不由自主地将少年缠得死紧。
这动作妨碍少年了,令他一个趔趄,差点没坠落下去。
周郁想道歉的,但少年根本不需要,一个凶狠的手刀砍她后颈上,她便什么也不知道地晕了过去。

灯火跳跃,空气里充满烤肉的香味。
周郁醒了,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到房间中有别人在,便紧闭眼睛装睡。
无人说话,但有人拧开了收音机,传出带滋滋电流声的男人音。

“……我们失去了富裕安稳的生活,失去连通八方的交通网络,更失去了工厂、学校和商场;我们没有了便捷的飞机、高铁和动车,一切科研机构转入地下,人类旧文明摇摇欲坠。没有粮食,工业产品严重缺乏,大部分人携儿带女地走出城市,选择走进荒野求生存。我们和野兽搏斗,和变异植物拼命,我们开发脑域,强健身体,重新学习怎么和荒野为伍。”
“灾变三十年,人类失去百分之七十的人口,无数家园被毁灭,无数城市变为废墟。”
“但我们没有放弃希望,我们和绝望拼死抗争,三十年来,国家始终和人民站在一起……”
“十五个野战集团军,历时五年,奔袭上万里,以数万能力者的血肉换来北方战线、南方战线和西方战线的胜利。他们捣毁数百个兽巢,剿灭数万变异植物……”
“这不仅仅是能力者的胜利,也是全国人民的胜利,更是全人类的胜利。”
“跨过艰难的三十年,人类已经无法回到过去;展望未来,人类势必迈入新征程,发展灾变后世代的新文明。”
“希望大家走出荒野,走进城市,为共建城市文明贡献力量……”
“首批进入城市者,国家将为其分配居所,免费注射疫苗,安排工作,有干净的饮水和基本生存的粮食……”
“请有意者至以下城市报到,海城,平城,中州,西城……”

周郁听得心脏狂跳,她竟然到了灾变后世代?
这时代不仅有变异植株和动物,竟然还有进化后的人类能力者?
最重要的,城市文明在灾变的三十年成了废墟,而现在灾变被控制住,要重新开始恢复城市文明了。
重建城市好啊,毕竟在危机四伏的原野里,普通人难以生存,尤其是她这个细胳膊细腿又对变异兽类和植物一无所知的废材身体。
还是投奔组织,乖乖呆在大城市里,用上辈子建筑专业的知识交换国家给自己分配房子,才是最佳的生存选择。
周郁想听得更详细些,但啪啦一声,收音机被关闭了。

有个少女声音道:“爷爷,别听那破玩意了!城里一片废墟,既不能种田又不能打猎,更没商业买卖食物,咱们去了能干什么?还不如留在黎明寨,有山有水有粮有田不说,农闲的时候还能打猎,就算灾变再来一百年,咱们都能过得去!”
她顿一下道:“周郁个窝囊废,没觉醒能力就算了,还不肯老老实实干活挣口粮,非要私自跑出去。”
又愤怒道:“周诺,像她这种不讲规矩的人就该死在外面,你找她回来做什么?难道你个能力者,还真想跟她这个狗屁未婚妻在一起?当年她爹周良生存心不良地收养你,欺负你年龄小不敢拒绝他,硬把他的废材女儿塞给你——”

周郁差点憋不住地睁眼了,这是什么狗血开局?
废材原身有个好爹,好爹将她托付给超优未婚夫,而未婚夫有个优秀少女爱慕者,形成如今二女争一男的局面?
别了,她生是社畜人,死是社畜魂,还是想办法去城里找组织,做安稳的社畜吧!
就要睁开眼睛。

然而老人开口了,清着嗓子道:“乔乔,多劳多得是寨里的原则,周郁先天体弱,不能每天上工挣口粮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一直针对她,拿原则说事,对她尤其公事公办,令她天天吃不饱饭。这些事她不说,你更不说,我和周诺私下补给她也就没事了。可这次我和周诺出门秋猎,你不仅不补贴她,还公开说话挤兑她。她自尊心强,被你逼得在所有人面前站不住脚才跑出寨子,对不对?”
乔乔毫不知错道:“她不干活还糟蹋粮食,嫌基本口粮难吃又有臭味。我说她矫情,难道说错了?”
老人提高声音道:“你年轻不懂,那我就教你。在灾变里,做人是要讲信义的,否则将无法生存。周良生建起这个寨子,收留这么多人,又为了寨子而死,咱们照顾他的女儿是应该的。至于周诺——”
周郁略松了口气,这老人家听起来不像很不讲道理的人。

周诺却道歉道:“爷爷,对不起,这次是我没处理好,应该在出门前将口粮补给她才对。乔乔虽然态度不好,但向来做事公道,并不是特别针对她,只是她太卑弱而已。至于婚约,我可以一辈子照顾周郁,但不能和她继续婚约了。”
周郁冷笑,什么照顾?是把人照顾得饿死的照顾法吗?谁爱跟这样人结婚谁去,她是不愿意的。
果然,乔乔迫不及待道:“周诺是这样想的,我也是!爷爷,咱们可以把周郁的口粮待遇提高一档,叫她能天天吃好饭,但她必须放弃婚约来交换!”
老人沉默,似在思考。

周郁迫不及待地张开眼睛,哑着声音道:“我同意,但把条件改成送我去城市。”
六只眼发着光地看她,似乎在看什么怪物。
乔乔似不相信道:“你居然愿意?”
周郁口苦,胃肠已经空得不能再空,不得不道:“被你折磨死和解除婚约,我选择解除婚约,所以,能不能先给我弄碗粥来吃?”

  • {{attr.name}}:
小说库

《大佬穿成渣男(快穿)》作者:七彩叶子(完结)TXT下载

2021-12-25 17:17:13

小说库

《电脑病毒崽崽两岁半》作者:小豹砸(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5 17:25: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