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作者:岁枝(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岁枝
类型:    甜文
主角:颜词,许星

文案:

许星喜欢了颜词三年。
每喜欢颜词一天,她就会折一个星星,在里面写上祝颜词平平安安。
那天雨夜她躺在颜词怀里折星星,颜词随口说了句:“星星,将这玻璃瓶装满,我们就结婚。”
颜词一句玩笑话,许星却当了真。
星星瓶满。
她没能等到颜词求婚,却等来了颜词和旁人的绯闻。
最后,她将装满星星的玻璃瓶送给了颜词。
她说:“阿词,我们就到这儿吧。”

颜词解决完该死的绯闻后,开始着手联系求婚团队,却没成想许星跟他提了分手。
颜少爷从小天之骄子,何等的心高气傲。
现在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居然就被甩了。
他当即表示:“好啊,爷不伺候了。”
颜词觉着他不能一直当舔狗,他得等着许星来找他。
接着他在办公室抽了三天三夜烟,就在烟头遍地时,助理推门:“颜总。”
“她来了?让她在休息室等着。”
颜词决定晾一晾许星,顺便换身衣服,继续伪装冷静的成功人士。
“不,许小姐真走了。”
“???”
我他妈等着你哄我,没想到你真走了。你早说,我就哄你了。
后来,他找到许星,本打算放两句狠话,却一见到许星发红的眼眶就泄了气:“对不起,我以后继续伺候你,行吧。”

婚后某天。
“阿词,你记得那瓶星星吗?”
颜词动作一顿,接着又装作没事人继续帮许星吹头发。
“我感觉好奇怪,说实话,”许星说:“我总觉得那瓶星星越到后面装得越快,我都怀疑是不是我太想嫁给你,半夜梦游爬起来折好装进去的。”
“没错,”颜词淡淡说:“你当时喜欢我到发疯,半夜起来叠星星。”
哦,因为那他妈是我数着日子装的,顺便为了更快娶你,我一天折十个星星装进去,还得防着被你发现。
注:,完全看不了虐的把第二十章跳掉就行,后面就不会再虐了。
2.此文短文,预计不过15w,希望大家不要养肥

《失焦》小说精彩试读:

湾洱市,傍晚。
乌云压过半边天,细细密密的雨珠顺着风一点点坠下,打湿了花瓣和枝叶,天色模糊又朦胧。

丝丝缕缕的寒气顺着窗檐渗透进来,许星瑟缩了下,她瞥了眼外头暗沉的天气,又重新低头完善这副图的最后一点细节。
马上就结束了,就可以回家。

突然,一阵尖锐的女生的笑声传入许星耳中,她手中的笔晃了下,一道本不属于这幅画的线显现在纸上。
许星皱了皱眉。

“咚咚。”
“进。”
吱呀一声,木门缓缓打开,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可爱女孩缓慢挪到许星旁边。

许星放下手中的笔,抬头问:“青青?”
声音轻柔温和,像融在了这暖黄的灯光里,莫名让人心神静下来。

“馆长,我害怕,要是搞砸了怎么办?”
凌青眼底漫出水雾,白皙细嫩的手指紧紧捏着裙摆,深蓝色的讲解员职业裙被汗濡湿了一大片。

“资料背完了么?”许星站起身来,从身后的木色书架里抽了一本书,随意翻了一页,
“考你一个,介绍一下《清明上河图》?”

凌青条件反射开始背书:“《清明上河图》画卷,北宋风俗画作品。传世名作、一级国宝……”

“背得挺好的,”许星抽了张纸巾,轻轻拭去凌青眼角的泪珠:“别哭了,妆都要花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剩下的就是听天命。”
顶上暖黄的灯光淡淡划过,勾勒出她的身形。鸦羽似的长发垂在腰际,纯白色连衣裙刚刚过膝,露出一截白皙修长的小腿。

凌青点点头。
“时间快到了,”许星抬眼看了下挂钟,时针即将划向七:“我们出去准备一下。”

刚出馆长室,许星耳边便全是嘈杂的声音,像针一样,扎得人脑袋密密麻麻发疼。

“今晚念菱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念菱博物馆是许星奶奶留给她的产业,因为开在湾洱市郊区的一个巷子的阴暗角落,所以一向是没有人的。

可是,今晚展厅嘈杂的声音,甚至连她这儿都能听到。

“哦,”凌青一拍脑袋,有些懊恼:“馆长,你看我又忘了,昨晚颜氏财团通知说,这次来念菱参观做决策的除了经理还有颜小少爷。”

许星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一阵笑声打断。
她抬眼,看见一群穿着华贵礼服的女孩,正朝她们这走来。

其中一个女生笑着说:“你这样也太明显了吧,谁参加博物馆还穿高定的,啧啧,这项链未免太华贵了吧,我快被上面的钻石闪瞎眼了。”

穿着车厘子红曳地礼服裙的女生抱怨道:“还说呢,这博物馆也太偏僻了,司机饶了好几圈才到。今天还下雨,青石板上全是泥,我的裙子都脏了,心疼死了。”

旁边穿着白色礼服、长发齐腰的女生安慰:
“行了行了,能搭上颜词这一切都还是值得的。呜呜,听别人说,颜词喜欢穿白裙子、长发齐腰的温柔女生?鬼知道我接这个头发在理发店里坐了多少个小时。”

听到这个名字,许星稍怔。下一秒,女孩们从许星面前走过,曳地纱裙拂过她的脚踝,留下了点点污印。
许星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你哪里来的小道消息?”女生瞥了眼许星,随即移开了视线:“颜词最讨厌的便是这样的女生,哦,还讨厌画画的?你看到刚站我们旁边的,肯定也是得到了假消息。”
“那他来博物馆干嘛?呜呜,那我没机会了。”
“鬼知道啊。”

女孩们的声音渐渐远去,许星弯腰擦拭了脚踝上的污泥。
南方的湿气太重,从门缝里跑出来,钻进皮肤和血液里,到最后连骨骼都透着凉意。

静默几秒,凌青小心翼翼地开口:“馆长,你要不去换身衣服?颜家少爷肯定不知道你画画。”
她怎么感觉,颜家太子爷讨厌的人就是照着她家馆长说的。

“不必这么麻烦,”许星垂眼,静静开口:“青青,我不太舒服,我跟颜氏经理张喜说一声,你一个人讲好么?”

其实哪有什么最讨厌的类型,左右不过是讨厌一个具体的人罢了。
最讨厌么,也好。

凌青咬了咬牙:“好,馆长,我一定会尽力的!”

凌青站在展厅靠近门的位置,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放着资料的内容。她太紧张,手心里已经全是汗珠。

这次讲解关系着念菱的命运。
一个月前,颜氏决定收回念菱这边的地皮,但不知为什么,颜氏又决定给念菱一个机会,颜氏派一位经理来参观,做出关于念菱的决策。

“叮。”
墙上古老的摆钟摇动,时针分针秒针重合在七的位置。

紧接着是一阵脚步声。
凌青抬眼,一道身影映入眼帘,带着外头新鲜花草的香气。

为首的男人穿着件纯白体恤,外套松松挎在手臂上,耳机线弯弯绕绕垂在胸前。宽肩窄腰,手臂线条流畅。
面部轮廓利落分明,身上的桀骜和恣意掩也掩不住。
后边是一群西装革履的人。

凌青松了口气,她之前看过很多颜词的新闻。
具体的有些记不清了,大抵就是说他手段狠戾,在利益方面毫不让步的。但想想也是,若是不狠不戾,又怎么可能年仅二十五就让所有的股东心悦诚服。

她还以为颜家太子爷会是冷酷的西装革履的类型呢,现在看来应该还挺好说话的,念菱应该也可以保下来的吧。

她赶紧迎上去,面带微笑道:“这位就是颜先生吧。您好,欢迎来到念菱博物馆。我叫凌青,今天由我负责给您讲解。”

颜词垂眸看了眼凌青,皱了皱眉:“你们馆长人呢?”
音色疏懒好听,并不带半分压迫,只尾音带着点点不易察觉的疏离冷淡。

他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赶紧解释:“刚才许馆长给我发微信,说今天不舒服,让凌青带我们参观念菱博物馆。”

颜词低嗤一声。
“不舒服?”他眉眼稍显冷戾,语气也沉下来:“那就等她舒服了再来,或者直接签协议?”
和方才稍显冷漠丝毫不同,这话可是说得一点也不客气,漆黑的眸子压下来,只压迫得人窒息。

凌青白了脸。
她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开口:“要不您先听听讲解?”
“对呀,颜总,”旁边的男人附和:“我们来这不就是来听讲解的?小青,快讲,快讲。”

“好好,”身上肩负着重担,凌青眼泪都快被逼下来,她强硬忍住眼泪:“大家看左手边,这是《清明上河……”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懒懒的声音打断。
“我给你一分钟,”颜词双手插着裤袋,垂眸看着那幅假的《清明上河图》:“一分钟,她再不来,念菱直接收回。”

凌青到底是没见过这种场面的,眼泪从眼眶中滑落,打湿了精心画好的妆容。
她想着不能丢了念菱的面子,于是擦掉眼泪,又挤出一抹微笑:“颜总……”

我马上去找馆长。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懒散声音打断:“半分钟。”

站在展厅里那些原本打算和颜词搭讪的女孩们都屏住了呼吸。
那个穿着白裙的女孩低声扯了扯身旁人的袖子:“这念菱博物馆和颜词什么仇什么怨?我印象中颜词不会这么咄咄逼人的。”
“不知道啊,我擦,我有点害怕。”

凌青跑着去找许星。

颜词没再倒数了。
半分钟很快便到了,旁边有人提醒:“颜总,过了半分钟了。”

“哦,”颜词瞥了眼说话的人,语气听不清情绪:“你晚上有事?”
那人结结巴巴地回:“没有。”

颜词周身的戾气悉数散去,又恢复了懒散的模样:
“那就等着。”


许星刚刚画完线稿,就看到哭哭啼啼的凌青朝她这边跑过来。

“馆长,”凌青双手撑在桌上,语气里哭腔明显:“你快去展厅,展厅……”
呜咽地太厉害,最后几个字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

许星一愣:“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讲。”
“来不及了,馆长,你快些,”凌青强忍住泪意:“颜总说您半分钟不出现就要收回念菱,不行,我跑太慢了,是不是过了。”

凌青抬眼看了下挂钟,已然过去了五分钟:“对不起,馆长,都是我搞砸了。”
“没事,我们去展厅。”许星淡淡道。
“可是时间过了。”

许星拉开椅子,又抽了两张纸递给凌青:“没关系,他会在那里等着的。”

颜词啊。
又开始吓唬人了。


大厅里静默无声,大家都安静如鸡,生怕发出什么声响惹怒了这位今晚明显心情不好的颜家太子爷。

“颜总。”
不知是谁唤了一声,紧接着是小高跟和瓷砖触碰的哒哒声。

颜词怔了一瞬,但也只是这一瞬,他转过身去。

从博物馆里展出的素色屏风后,缓缓走出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人,黑发似鸦羽,耳垂上是精致的珍珠耳饰,眉眼都温和到了极致。
步子不疾不徐,安静坦然。

原先安静的大厅里响起一些窃窃私语。
“我擦,白白,这人怎么跟你一样蠢,齐腰长发白裙子,是馆长么,这馆长还挺年轻的。”
“你别取笑我了,我下次就穿红裙子。”

颜词只站在原地。
左手自然垂着,右手放在裤袋里,所以谁也看不到他手背因为过度用力而暴起的青筋。

面上的倦懒被打破,漆黑的眸子染上了淡淡的情绪。
浅淡,却明晰。

良久,颜词嘴角勾出一抹自嘲的笑。

她走得这样慢。
不过是确信他会等她罢了。

  • {{attr.name}}:
小说库

《首席之宠》作者:汐檬(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7 11:14:09

小说库

《盛夏》作者:清蒸的甜(正文完结)TXT下载

2021-12-27 11:22: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