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夫君柔弱不能自理》作者:陈十年(正文完结)TXT下载

作者:陈十年
类型: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主角:霍停云

文案:

佛生一直有个秘密,为此痛苦许久:她并非真的幽王妃。
霍停云原本的未婚妻,在嫁过来的路上遇上山匪劫道,不幸身亡。恰好那日佛生被追杀,九死一生,躲进了那顶花轿,被抬进幽王府,做了幽王妃。
幽王霍停云孤名在外,听闻克死了三任未婚妻,病秧子一个。佛生只等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便功成身退。
霍停云并不似传闻中的那般,反倒温柔解意,待佛生非常好。
佛生便更有愧疚感。
那日霍停云遇袭,佛生咬咬牙,还是没好意思扔下他。
等他醒过来之后,佛生意欲坦白真相,一走了之。
“我不是你的王妃,你的王妃她死了。我是假冒的,抱歉。”
哪知道霍停云听后,一点也不意外:“我知道。因为她是我派人杀的。”
佛生:“多……”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
佛生:“!”
霍停云道:“那夜你重伤回府,是我替你上的药。”
佛生愣着:“你不是说是婢女……”
霍停云道:“我会对你负责。”
“一生一世。”
*半吊子可爱女杀手×假病弱真心狠手辣王爷
*1V1双C轻松甜文

《我那夫君柔弱不能自理》小说精彩试读:

雷声轰隆,暴雨如注。

已近子时,因着暴雨,城内住户早已休息。一眼望去,一片漆黑,只剩幽王府灯火通明。

“快!将王妃抬进来!你,去请周大夫来!”幽王府护卫总管向古顾不上撑伞,任凭雨打风吹,有条不紊吩咐着。

整个幽王府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多说一句,除了雨声拍窗檐,再无旁的声音。

这已经是第四任出事的幽王妃。

幽王霍停云,大良朝唯一的异姓王族霍氏当家家主。霍停云身体不好,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自小便是以各种名贵药材这才能吊着一条命。

这原也没什么,只是大良有冲喜一说,意指那些身体不好的,或是得了重病垂危之人,替他们自己寻一门亲事,或是在小辈中寻一人成婚,以大红喜事做冲刷晦气病气之意。

前三任幽王妃,便是为幽王冲喜。结果才定下亲事,还未等到过门,她们不是天灾就是遭了人祸,个个死于非命。

因此,便传出了……幽王克妻一说。

一时间,没人再敢嫁给幽王。

前些日子,幽王病情忽然加重,在床榻上躺了一个月有余,这才转醒。皇帝担忧不已,下了决心,找来了白鹤寺的大师合八字,广招天下适龄女子,若是有人胆敢瞒报,便重重处罚。

八字合来合去,合到了南州刺史的次女头上。经大师仔细一掐算,生辰八字天造地设,且女方命格硬得很,一定能冲过这个喜。

皇帝当即下旨,赏赐了南州刺史黄金万两,并言,若是幽王好转,便与他升官进爵。

圣旨一下,南州刺史不从也得从,只好含泪将女儿送上了花轿。

要说也是奇了,这一位在出嫁之前还真就活得好好的,一点事没有。幽王府众人正要松一口气呢,便听闻,送亲的队伍在途中遭遇山匪劫道,王妃重伤。

众人一颗心七上八下,等着大夫的诊治结果。

方才王妃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遍体鳞伤。只怕是凶多吉少。可周大夫医术精明,兴许还能妙手回春。

天空一道炸雷,檐下的风灯竟熄了。

简直像个不幸的兆头。风灯皆是做过防风处理的,哪这么容易熄灭?

不同于众人的神色惶惶,向古神色冷厉:“来人,换盏灯。”

才说罢,便听见雨声之中细微的脚步声与咳嗽声靠近,恰好与门打开的声音碰在一处。

周大夫打开门,众人退至一侧,为来人让路。

脚步声渐近,在朦胧夜色中,终于瞧得分明。一袭玄色宽衣,略显瘦削,面容稍显苍白,一看便是久病之人。只是这分病态,更为其五官增添了几分易碎的美感。

向古三步并作两步,行至霍停云跟前,将人稳稳搀扶住:“王爷怎么过来了?天凉,您应该注意自己身体。”

霍停云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碍事,只可惜喉间剧烈的咳嗽与这话“不碍事”相去甚远。

“她怎么样了?”霍停云看向周大夫。

周大夫拱手行礼:“回禀王爷,王妃的命保住了。”

闻言皆是松了口气,霍停云苍白的面上露出虚弱的笑意,这才问向古是各种情况。向古从实说来,送亲队伍一共三十余人,除了王妃,无一人生还。当时王妃还是躲在花轿之中,这才躲过一劫。

向古道:“这些山匪,实在太过猖狂。待明日,属下便去夷平了他们。”

霍停云只道:“也好,为民除害。”

他说罢,经风一吹,又剧烈咳嗽起来。周大夫不悦皱眉,连忙将人请进室内休息,将其他人也遣散。

一出热闹,总算到此为止。

*

周大夫扶霍停云坐下,“王爷也是,怎么出来得这样急?也不带件披风?明知道自己受不得凉。”

霍停云微笑,有些无奈:“人命关天,一时忘了。”

他看向床榻之上的女子,一双娥眉微蹙,脸色有些许苍白,唇上血色尚未恢复,不禁又担忧道:“周大夫,她不会再有什么事吧?”

周大夫摇头,“王爷这是不相信周某医术?要说王妃也真是福大命大,我替她瞧过,浑身上下一共受了大小伤二十八道,其中八处刀伤较为严重。除此之外,还有摔伤……也是向古送来得快,若是再晚一些,真要无力回天。”

霍停云轻叹了声:“那便好,天色不早,本王便先回去了,还得劳烦大夫照看王妃。”

周大夫点头应下,送霍停云出门。

闲杂人等都已被遣散,廊上雨声喧嚣,向古扶着霍停云一步一步回自己院子。

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觉此刻的霍停云与先前不同,虽瞧着仍是由向古扶着,可已经是虚扶。霍停云眸色深沉几分,吩咐向古:“查查是怎么回事。”他说话时吐字很慢,却并不显得拖沓,反而有种娓娓道来的滋味,令人心旷神怡似的。

向古应下,主仆二人消失在雨声夜色之中。

*

幽王娶亲受关注已久,在这亲事刚定下之初,甚至有人开设赌局,便赌这幽王妃能否活着进门。

此前自然是不能活着进门压倒性胜利,可昨夜一事,城内早就传疯了,一时间那叫一个愁云惨淡。

幽王妃她活下来了,真是不得了。

“果真和大师说的一样嘞,命硬得很,指不定真能把幽王冲好咯。”茶馆巷陌,津津乐道的便是幽王的婚事。

“要说这幽王也是可怜,自幼便失恃失怙,身体又不好,好不容易长大,这成家一事又诸多坎坷,可怜呐。”说话之人是位年长些的老者,“你们年轻人呐,是不清楚咯。当年老幽王那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意气风发,与当今皇帝情同手足,与幽王妃伉俪情深,羡煞旁人……”

那听众嗤了声:“老人家,那也是过去了,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

那老者摸着自己下巴,似乎认真思索了一些这话,是啊,很多年了……

向古骑着马经过,只冷眼扫过他们,若非还有要紧事,他非要找他们理论一番。

“走。”向古转头吩咐,一行人骑着马出了城。

幽王府内。

霍停云静坐床边,亲自取过浸湿的方巾替少女擦拭脸颊的脏污。已经有婢女替她换过衣物,瞧着比昨日干净不少。

婢女立在一侧,等候差遣。

其实幽王英俊非凡,待人也十分温柔,若非身体不好,一定是不少少女的梦中情郎……只可惜……

“梅香。”霍停云再次唤道,那婢子才缓过神来,慌乱地应了声。

“王爷有何吩咐?”

霍停云抿唇笑道:“你与夏荷好好照顾王妃,若是她醒了,便来告知本王。”

“是。”梅香与夏荷异口同声应下,目送霍停云跨出门。

待人走远了,才松了口气,看向床榻上的女子。替女子擦干净脸之后,二人还惊讶了好一会儿,只听在此之前,没人见过这位幽王妃。

南州地处偏僻,又有崇山峻岭为界,与中原地界联系分隔开。当时皇上定下亲事后,便有人打听过这位刺史之女,传回来的消息是,才女,但长相略平庸。

榻上女子的容貌可与平庸沾不上边,巴掌大的脸上嵌着精致五官,唇略有些突,但更增添几分可爱,冲淡了风情。

梅香凑得太近,被夏荷提醒:“你可别这样盯着王妃,万一……”

梅香不以为意,“看看罢了,王妃估摸着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你瞧王妃这皮肤,吹弹可破的,难不成是南州的水土比较养人?”她摸上自己的脸颊,正欲将王妃胳膊收进软被。

便听闻外头通传:“梅夫人到。”

通传声还未落,脚步声已经迈进了房门,梅夫人声音嘹亮,“王妃没什么事吧?”

梅香与夏荷对视一眼,嫌恶之色尽显。只是面上的礼貌却不能丢,仍旧恭敬福身见礼:“见过梅夫人。”

她们都不待见梅夫人,只因她是霍氏二房的人,若是霍停云死了,又没有子嗣,这王位便顺理成章落进二房囊中。因此二房这位常年爱来晃荡,面上还是一副“猫哭耗子”的模样,讨人嫌得很。

梅夫人径直越过她们,便在床边坐下,打量起床上的女子,她状似无意道:“长得倒是俊俏,若是能与停云生个孩子,那必定是粉雕玉琢的。”

“哎哟。”她自打嘴巴,“瞧我这话,停云这身子,如今又摊上这么个病殃殃的王妃……唉……也不知道日后传宗接代可怎么办?”

梅香偷偷翻白眼,这梅夫人实在是恶心至极。

梅夫人说这话,伸手去碰女子的脸颊,说时迟那时快,众人甚至没反应过来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只听见梅夫人惨叫一声,胳膊搭在床沿,以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势躺倒在床边。

而床上那原本闭着眼养伤的女子,竟坐了起来,警惕地打量着人。

还是夏荷先反应过来,推了梅香一把:“王……王妃?梅香,你快去请王爷过来,告诉他,王妃醒了。”

  • {{attr.name}}:
小说库

《如何举办星际奥运会》作者:星图6634(完结)TXT下载

2021-12-28 12:40:05

小说库

《我在虐文当外挂[快穿]》作者:江色暮(完结)TXT下载

2021-12-28 12:49: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搜索